最后一个道士 第十五章 失女

  查文斌有了这两个宝贝在手,也是给自己壮了壮胆:“若是我非要带走呢?”说完,举着大印就要往前砸下去的动作,那两个阴差见状直护着脑袋,一副很害怕的样子│”m │查文斌一看有效,顿时有了底气,收起大蝇看着两人。

  那两个阴差对视一眼:“仙道若是您一定带走,只能再给我一个魂魄,我们空手回去,若是上头知晓此事,恐怕仙道也是在劫难逃的!”

  查文斌点点头答应,“明日,两位官差,再去洪村,一定给两位一个交代”说罢,收起大印宝剑,走了过去,又摸出一把冥钱给两位阴差塞上:“两位拿去买些酒喝,小道回去之后,一定会给二位贡上大礼!”

  “小的不敢,茅山掌教的东西不敢收受”推辞一番之后,两个小鬼拿了钱放了人,约定次日再去洪村带人,说罢就一同走了回来,路上,自然那个倒霉的勾魂野鬼免不了被三个人一顿海扁,一听是茅山掌教,生怕查文斌给他来一下永世不得超生,交代了自己是采药的时候失足死在欧山的山脚下,果然在那里,查文斌找到了姑婆的魂魄,再次拜谢过两位阴差之后,就回了阳间界。

  就在那柱香烧完之后,查文斌从入定中醒来,直奔欧山脚,大伙儿打着灯笼,终于在一片乱石岗下面找到一具已经腐烂的白骨,其中有人一眼就认出这是邻村的采药人,说是已经失踪好久了,赶紧就去通知那家人过来。

  来了之后,一顿大哭,查文斌也不点破,只告诉那家人,回去找个好穴好生安葬,多烧些香纸,变回了姑婆家,这一回所有人都不得进去,全部站在门口。

  查文斌要求把姑婆放到床上去,所有人清理现超恢复成没出事之前的样子,大家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得照办,然后约定天亮之前过来,其实查文斌是怕姑婆醒来看见自己在被办丧事,直接吓死过去。

  公鸡第一声打鸣之后,天已经微亮,查文斌再和众人前去,率先进去的是大表哥,进去一看,姑婆还躺在床上,查文斌示意他喊一声。

  大表哥,亲亲的喊了一声“妈”,躺着的姑婆先是手动了一下,然后就睁开了眼镜,又用手揉了揉眼睛,然后问道:“干嘛!”

  这一下直接炸开了锅,死人活了不就是诈尸吗?正在大家准备跑出去的时候,查文斌说没事,你妈只是昏睡了过去罢了,根本没死,不信去摸摸。

  个别胆子大的上去摸了一把,发现手是热的,姑婆还莫名其妙的看着一群人。

  就这样,姑婆被查文斌算是给抢了回来,不过事情却没有结束。

  话说查文斌走后,没过几天,就死了一个老头,其实这个老头的阳寿也是未尽的,查文斌算过后,他是整个村子里最接近要过世的人,所以就写了他的生辰八字给烧在村口,算是让老头提前升了天。

  老头死后,查文斌破列外去做了一场法事,也是让那老头可以快点升极乐世界了,不过这事让他也是很自责,这种活其实是得遭天谴的,也为他日后的很多事情埋下了无解。

  没过几天阴差托梦给查文斌,告诉他这换命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查文斌以为又要来要钱财罢了,又给阴差烧去大量的元宝,这一次换命,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代价会来的那么快,而且是那么大,那么的沉重!

  查文斌有一双儿女,他小女儿十分的聪明伶俐,很是得他的喜爱,因为妻子死得早,查文斌能不出村子就尽量不出,既做爹又做妈,就想把他们两个拉扯大,因为自己从小没了爹妈,所以把所有的感情都寄托在一双儿女的身上,偏偏那小女儿懂事乖巧的很,虽然年纪鞋却帮着做饭洗衣,干的一手好家务,查文斌出门多晚回来,都会留上一桌热饭菜,让他是对这个女儿很是愧疚。

  那天是那年的大年三十,中午时分,查家女儿拎着篮子去河边洗菜,就那么一个跟斗栽了下去,淹死在不足膝盖深的小河里等到有人通知查文斌去河边,人已经早没了呼吸,查文斌二话没说,抱着丫头的尸体回了家,关起门来,直下阴间要人。

  黄泉路上一路奔袭,还未走到奈何桥,又遇到那两个阴差,立马就翻了脸,掏出家伙就冲了上去,两个阴差练练求饶,告诉查文斌这事根本不是他们做的,查文斌哪里肯相信,已经杀红了眼,就是今天把自己葬在这里也要讨回女儿,因为她女儿根本阳寿未尽啊那两个阴差见求饶不成,只能道出实情:查家女儿就是因为查文斌越过了界,惹恼了上天,才受到的惩罚,这是天劫,根本不是他们的事,要想他儿子没事,最好就此息事宁人,你查文斌就是有再大本事,也不可能逆天而为,再下阴间,下个丧命的就是他的儿子了!

  查文斌啊查文斌,英雄一时,鲁莽一世,与天斗,逆天而为,有那么大的能耐吗?自己是什么?不过一个人间小道士罢了等他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回来了,看着守着妹妹身边嚎嚎大哭的儿子,查文斌紧紧的搂过,咬着牙齿死死抱住一家人就在大年三十,把自己女儿给埋在了妻子的坟边,做道士,到底有什么好翱爹妈早死,老婆早死,现在连女儿都走了,看着边上唯一的儿子,查文斌发誓要保护好他!

  人家都说阎王要你三更死,绝不留你到五更,女儿出事后,明明女儿阳寿未粳会给枉死在小河里,查文斌接到女儿的托梦,告诉她,她是为了给查文斌还半年前的那个债,查文斌半路劫魂,必遭天谴,代价就是她女儿横死在大年三十!

  这也算是阎王给查文斌一个警告,人间你称道,阴间我大王!凡事都有个因果报应,有得到就一定有付出。

  这件事,给查文斌的打击是很大的,一直好久,他都把自己关在家里,并开始思索道的含义,也牵出了日后这位道者冠绝大江南北的好多事迹!

  那年查女溺水身亡之后,查文斌把自己关在家里三个月未出家门,曾经我们也去探访过,只是闭门谢客,三个月之后,查文斌破门而出,直奔省城,而从那时候起,这个故事的第一人称,就不能是“我”了,主角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他——————最后一个道士:查文斌。

  查文斌明白自己触了天怒,可他骨子里不服气,凭什么天就可以左右人的命运,凭什么就不能与天斗?现在看来唯一的破解之道恐怕就是那本《如意册》,传说中的那本书在哪,到底有没有那本书,一切都是未知,可是地宫里那些壁画留下的信息,还是给了他一丝消;将军庙上遗留下的那些文字或许是个线索,他就是去找考古队老王的。

  他把小儿子托付给了外婆,让外婆替他照顾一阵子,外婆自然是答应了下来,留了些财务,外婆也不肯收,抵挡不过,勉强收起来,说是给他儿子买些衣服。

  风尘仆仆的赶到省城,老王早已经在车站恭候这位在他眼中半人半神的道士,按说他作为一个考古专家,本应该是无神论者,但很多事,是科学没办法解释的,查女溺亡的事,他也是有所知道的,接了查文斌,先是给安排到单位的招待所住下。

  查文斌坐下之后,也顾不上叙旧,只管问老王去带他找何老,他急切的消有一点线索老王也是好客之人,联系了何老之后,三人约定晚上在楼外楼小酌几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