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十四章 掌门

  真假道士得区别其实不在于是否懂得基本套路,而在于手里的家伙事和道缘。

  查文斌就是这样一个人。

  当天晚上,听说姑婆家又去了一个道士,还是救过小姨的那个,看热闹的人使一群接着一群赶过去。

  昨天晚上还吓的要死人,今天也都还想去刺激一番,不过查文斌是从来不会让别人失望的。

  昨天的狼狈场面是已经重新收拾过了,老太太还躺在棺材里睡着,乡还在烧着,下面的长眠灯也还点着。

  外面看热闹的任已经把脖子都要挤歪了。

  查文斌进门后的第一句话就差点吓死一半人:把你妈脸上的纸拿掉,免得憋死她了。

  大表舅也是摸不着门道,这一个死人还憋死道士是封了吗?

  查文斌见它不动,摇摇头上去揭掉了黄纸,再次发话:男人留下,女人全部各回各家,把大门关上。

  一开始那群看热闹的妇女还不愿意走,只是查文斌接下来一句话:想做替死鬼的可以留下。

  说完,宝剑一指刚才拿下的黄纸,蹭的一下纸就着了。

  女人们一看这本事,不然等下真做替死鬼了,其中一哥女人啊的大叫一声就跑,其余地一看,争者做鸟兽散,生怕留下来最后一个做了替死鬼。

  人都走光后,我们这些小孩,自然也是驱逐出去,由妇女们领着回家,留下一群老爷们在超查文斌又发话,今天已经碰过自家娘们的也回去;几个男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在其他人的哄笑中离场了。

  关上大门后,查文斌一脸正色的对着现场的人说,等下全部席地而坐,无论发生什么事,不准发出声音。

  然后,查文斌把棺材里的老太太给抱了出来,放在门板上,又让大表舅给老太太换去寿衣,套上平日里穿的衣服,并且嚷几个男人把棺材抬走。

  无奈姑婆的衣服什么的都已经给烧掉了,匆匆找了表姐的衣服给换上后,就躺在板板上,查文斌示意关掉电灯,交代了等下无论出现什么都不要惊恐。

  接着,摆好案台,法事前不可缺少的几样元素,一一被摆上了台子,只是这一次只有一个灵位和香烛,别无其它。

  查文斌也是席地而坐,双手交叉呈打坐状,没过一会儿就入了定,这一段如果非要让我写,我只能以查文斌的角度来叙述这件事,因为外人只是进过等待之后得到了一个结果,却不知其中的凶险。

  其实,查文斌这一招叫做灵魂出窍,至于为什么要精壮男子,也是借助他们的阳气,使得自己不至于一去不复返,若不是看在外婆面子上,这一超他是不想接的,因为,阴曹地府可不是所有人都想下去的。

  这事要从那段过仙桥开始解释,古人过仙桥就代表是给亲人送到了阴间,从此就是阴阳相隔了,人鬼殊途,送到那里也算是陪了最后一段路。

  这姑婆的仙桥三番四次的过不去,其中的原因并不是姑婆不肯走,而是她根本就走不了。

  这仙桥乃是通往阴曹地府的,这是凡人阳寿尽了,必经之路,所以由不得你过去不过去,阴差都会压着你走,别说她一个老太太,就是一个杀神,也得乖乖的走这一遭。

  原先的那个老道士,充其量只是会做法事的,走走过超搞搞形式,照葫芦画瓢也能懂点皮毛;可这更多的神鬼交道,别说是他,就连查文斌本人也是没有三分把握可以去试试,人跟鬼去商量事情,不是说能不能谈事,而是你连找都找不到这个鬼,何来交道。

  查文斌入定,就是去找这个鬼,因为姑婆的阳寿其实是没有尽的,她是被勾了魂,也就是一些枉死的人,阳寿未粳因为肉身又遭到破坏,不能还阳,魂魄不能进入六界轮回,就在外面飘着,必须找到一个人代替自己受这个苦,才好自己去投胎,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替死鬼。

  这姑婆因为生辰八字恰好和某个枉死的人相配,就莫名其妙的在睡觉的时候被勾了魂去,做了这枉死的替死鬼,因为死后魂魄得在外面替别人飘着,进不了阴间,怎么可能能过这仙桥,她就不会走那条路,所以几次三番都是过不去。

  查文斌也是知道,决定试一试,好在姑婆的肉身尚且完好,若是能找到姑婆的魂魄,再把那个害人的鬼给除掉,姑婆还魂的机会还是有的。

  入定之后,查文斌的灵魂是暂时离开了人间界,去了鬼界,也就是阴届的,至于这本事,这去阴间,自然也不是跟买张火车票一样,需要借助某些,不然一旦走了,这肉身没人守着,被其他东西占了或者在那边遇到什么危险,就可能跟姑婆一样永远醒不过来了。

  留给查文斌的时间其实很短,因为他还没到那个通天的本事,能够来去自如,用阳气护住本体,也就是一炷香的时间,他点的那柱香就是时间表,无论成功不成功,凡间这一炷香结束前,他都必须要回来,否则就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这人都是有三魂七魄的,查文斌是看见姑婆身上还留着一魄尚在,虽然只有一丝尚在,也可以试试。

  话说,这查文斌进入阴间之后,先是看了那剩下的一丝魄,这三魂七魄是一体,只要一魄没走,就代表姑婆离开的不远,或者说仍然在挣扎,先做了一个法术:大日如来定三魂,先把这一丝给定在了姑婆的本体,争取时间,随后就直接奔向阴阳路。

  就在奈何桥的桥头,查文斌见着了两个阴差压着一个魂准备过桥,这个魂是谁的呢?正是勾姑婆魂的那个,查文斌一把就拦下了,这阴差其实是不管的,只是你们这些野鬼能够找到替死鬼回去交差,才不会搭理你们找的是谁,人死后待遇都一样。

  向阴差交代了原因之后,人家也不愿意,因为那头等着交差呢,怎么能把到手的任务给放弃了,查文斌说姑婆还有二十一年的阳寿,是怎么不会给他替死的,阴差说,他们只管带人,不管阳寿,说着就要往那头走。

  查文斌再拦,阴差就要动手了,毕竟你一个修道之人,敢来我阴间抢魂魄,简直是找死来的,这阴差自然也是分个三六九等,这两个阴差算不上什么入流货色,负责抓抓野鬼都是些小罗罗,但是查文斌也没那个把握必胜。

  查文斌往回一看,那头的香都快要烧没了,再不回去,恐怕自己也得留在这里了,往前一看,那头的孟婆都准备在倒汤了。

  大喊一声:“阴差某要走,留下此人!”

  那两个阴差哪里肯听他一个小道的,只顾前去。

  无奈之下,查文斌拿出那祖师留下的天师正道,问道:“两位阴差,可认得此物?”两个人停下回头一看,这鬼界的自然这类东西也是知道的,就又回了头上下打量这个小道:“这东西为何会在你手上?!你是何人?”

  “阴差认得此物?”查文斌本来是想吓唬一下的,没想到对象居然反问他起来来,索性就亮出了那柄宝剑。

  连个阴差一看此人又亮出一柄宝剑来,直往后退了几步,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领头涅的说道:“七星剑?仙道不要再说了,不是我们要为难仙道,仙道即为茅山掌门,自然是懂得阴间的规矩,这人一旦来到此地,还没有能带回去的,不然我们回去交不了差,仙道怕是头顶有三清罩着,也是难走出这冥界的!”

  我滴乖乖,这大印乃是茅山掌教大蝇那岂不是说当年的藏矜法师把掌门之位传给了祖师凌正阳?那为何师祖为何又拿了掌教大印却被赶下山也太离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