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十二章 地宫

  查文斌仔细看过老王已经标出来的将军庙原址,就当场卜了一卦,卦象所示这将军庙确有地宫存在,但在这平地里,确实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查文斌又带着老王爬到了将军庙对面的一座山上,站在了山顶往下眺望,这一看不要紧,差点让老王惊出了眼珠子。

  只见一条蜿蜒的小河从西边流出,在此地形成一个交汇之处,这就是传说中的青龙取水口,东边一座山脉将高耸的脊背绵延千里,却在此地突然降低山势,直插大地,放佛一条巨龙的脑袋忽然地下,正是那个取水口!

  两条青龙于此地取水,可想这个取水口的风水到了怎样一个境界,再看将军庙的遗址被老王用白色石灰粉标记出来,一只硕大的乌龟跃然于地面,乌龟的头部正是指着那个小水潭。

  别说老王震撼了,就连查文斌也被这副景象所惊叹,这是怎样一块风水宝地,乌龟凌驾在两条龙头之上,同时吸取着真龙之气,加上日月精华,别说一只猫要成精,就怕是一只耗子呆久了也能成个王,这里完全符合埋葬一个帝王!

  “三个头,都指向同一个地方,应该就是那里了”查文斌掐着手指,低头私语:“老王,你看见将军庙对面那座小石桥没,如果我猜的没错,地宫就应该是在那座石桥的位置,走我们下。”

  当查文斌和老王再次下山的时候,已经是太阳落山了,两人迫不及待的赶到那座青石板的小桥之处,凭借着刚才的记忆,查文斌挑到河里仔细寻找蛛丝马迹。

  “老王,你看,这块石头上浇筑的是不是糯米峡”因为古代没有水泥这种现代建材,所以在建造的时候,权贵都是用糯米熬制成浆,充当现代的水泥,那玩意的牢固程度是完全可以媲美现代水泥的,曾经在土改的时候,我们那的一些古代墓葬都是用这种糯米浇筑的,都是需要依靠炸药来炸开,可见其坚硬程度。

  这糯米稀倒出来的石头,自然也是难不倒这老王的,考古的他,什么稀奇古怪的没有看见过,确定了地点之后,查文斌跟老王就返回了住地,也就是我家的老房子。

  自从那事情过后,考古队暂时驻扎在我家的老房子里,一来大家也方便照顾,二来还是因为查文斌的原因。

  第二天一早,老王带着人去买了几袋子酸醋,全部装在大桶里,拉到小石桥下面,用瓢一瓢一瓢的往石头缝里浇筑,慢慢的那些石头居然就松动了,不到一上午,松动的石头就被队员们打开一个大洞,果然,这里面别有洞天。

  老王又招呼人抬来鼓风机,往里面送了一个小时的空气,之后用绳子吊着一个鸭子送进洞里,过了约莫10分钟,拉出来,鸭子看上去没什么异样,这才招呼大伙儿进去,打头的自然就是查文斌了。

  几只强光矿灯打进去之后,这地宫的全貌就展现出来了,地宫呈长方形,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天地里,空空荡荡,矿灯扫过墙壁的时候,所有人都停止了呼吸。

  一幅幅的壁画占据了这个不大的空间,老王如获似宝的感叹,这简直就是巧夺天工的国宝,小心翼翼的抬起脚步,一步步的挪过去,鬼才知道,这阴森森的地宫里会不会留下什么陷阱。

  好在是虚惊一超壁画的第一幅是讲一只猿猴在一个洞里,接着就是一个年轻人和猿猴在一起,第三幅描述的是年轻人跟猿猴磕头下跪,一副连着一副,到倒数第二幅是一个白胡子的老头驾着仙鹤西去,最后一副则是一口棺材摆放在大殿中。

  查文斌这个道家弟子,一看就明白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弹子和尚!原来那不是传说,而是真的,他再也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颤抖着走向另一面墙壁。

  墙壁的另一面,描述的是一个道者降妖除魔的画面,虽然有些夸张,但是也足够让查文斌忍不住激动起来,原来这些都是存在的。

  老王的灯光打向正面,一个木制盒子静静的躺在神龛上,整个墙面画的是道家三清,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那个盒子,,修建如此之大的地宫,里面除了壁画,就这么一个小盒子,这里面是什么?恐怕它的价值,已经超过了众人的衡量了。

  查文斌跟老王几乎是同时走了过去,老王专业的套上手套,和刷子,所有人都围了过来,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来了,就在老王清理完毕之前,查文斌建议还是先给三清先做跪拜。

  众人觉得最近的怪事一桩接着一桩,也不敢怠慢,恭敬的祭拜完之后,老王颤抖着打开盒子。

  从外观看,这是一个紫檀木盒,没有任何锁扣,上面雕刻着八卦,查文斌总是觉得有什么不妥当,但也说不出来,就在那里闭目思考。

  老王已经是等不及了,还没等查文斌喊出那句小心,老王已经打开了盒子,一团火光从老王手里燃起,下意识的手一抖,盒子就到了地上,瞬间就给烧的剩下一堆木炭。

  其实这个地宫建造的很稳定,这盒子里面是放了硝和硫磺的,千年过去了,依然很稳定的被老王触发了机关,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这盒子里到底是什么,恐怕只有壁画的人知道了,在深深的自责中,老王看着一脸忧郁的查文斌也不敢说话,毕竟这可能是道家老祖宗的遗物,修道之人,怎么会不想一睹庐山真面目。

  众人回去一分析,不过事情倒是明了了,跟之前查文斌猜的八九不离十,这个地方原本应该是弹子和尚所见,西去后,没有火葬,而是就地埋在了地宫里,后来的青莲教占了这里,打开地宫,拿走了盒子,放了个小机关在这里,也抬出了棺材,这上等的金丝楠木,里面的尸体千年过后都没有腐烂,可是古代皇帝老儿才能躺着的,青莲教的教主,一不做,二不休,拉出了弹子和尚的尸首,不知道处于什么目的居然把尸体给封在墙壁里,自己死后趟了进去,还不给下葬,就睡在这大殿里。

  至于那盒子里的东西,众人听查文斌说起那个传说,都认为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如意册》,至于下落,恐怕还要破解了那一段墙壁上的文字才行。

  照着这个解释,这庙里一正一邪两股力量就应该是弹子和尚和青莲教的教主,那一晚查文斌破了邪气,庙里应该就只剩下道家的力量了,查文斌当机立断,把中招的所有人,也包括我全部又重新安排到了将军庙,做了一场法事,请求老祖宗化解我们身上的邪气,说完也怪,当我们这些中招的人朝着那面曾经埋过死人的墙壁磕头之后,第二天就放佛没事了一般。

  那些壁画,后来都被文物部门给整个给挖了回去,那座地宫也被重新封了起来,大庙也被锁上,后来香火还一直挺不错,经常有人来这烧个香,求个平安。

  查文斌带着好多疑惑回了老家,将军庙的事到此暂时就告一段落了。

  等到我差不多十岁那一年,我们家一个亲戚过世了,她是我外公的表姐,我们喊大姑婆。

  大姑婆是在家里午睡的时候突然就死了,连医院里都没去,下午地里回来的儿子一看,已经没了呼吸,哭天喊地的一嗓子吼,全村人就都去了。

  那时候农村还没搞火葬,所以但凡上了年纪的老人头等大事都有两件,一件是给自己搭一副棺材,也叫做寿材,另外一件事就是给自己选一个宝穴大姑婆身前已经给自己办浩了两件事,所以死后没多久,就入了棺,只是盖子没盖上,供人吊唁。

  淫威是我们长辈,自然也是需要去的,磕头上香之后就跟表哥表姐一块儿去玩了,头一天晚上表哥喊我早点睡,说第二天晚上有道士过来唱大戏,什么戏呢,道士作法事自然最大的看点就是过仙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