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十一章 恶斗

  查文斌也不敢怠慢,敌在暗,我在明,这老猫必定不会就此罢休,都拆了它的老窝了,它等的不过就是一个机会,一个你松懈的机会,查文斌决定做一个引蛇出洞,故意把眼神关注到边上的几个人身上,做出要过去检查一番的样子,,呼了一下“黑子,过来”那大黑狗极不情愿的摇着尾巴跟去了他边上,果然一声“喵~”一个大黑影从房梁上射出,直扑查文斌的头部。

  查文斌已经做好了准备,一个躲闪,可脸上还是留下了一条猫抓的痕迹,接着那黑猫转头又是一下,查文斌的脸上又多了一道血痕,然后老猫站在查文斌前面挑衅的看着他,尾巴竖着老高,黑子作势就要冲上去,被查文斌喝缀“去门口守着”那狗当真就无视老猫的挑衅,摇着硕大的屁股,直奔门口而去,就像一个黑李逵一般,威风凛凛的占据着这儿出去的唯一通道,咧着大嘴,伸出血红舌头,死死盯着眼前那黑猫。

  查文斌举着大蝇口念咒语,不一会儿撒的黄豆开始在地上跳动起来,也是这跳动声,让那黑猫警惕的缩了缩脖子,黄豆跳着跳着逐渐把黑猫围成了一个圈,那黑猫就在圈里面,也不敢乱走动,只是对着查文斌嘶吼着,外面那黑狗看着它被围了,得意的摇着脑袋,还把屁股转过来扭扭,一副小人得志的涅,不过查文斌也顾不上它了,乘着这个功夫,查文斌拿出黑色的咒纸,铺开来,朱砂红笔一张复杂图案的符跃然于纸上,啪的一下按下大蝇椒一挑,蓝色火光一闪,嘴里念叨:“以我之名,赐我真雷,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黑猫放佛听得懂人话,一听这咒语,立马就跟发了疯似地往外冲,也不顾那些黄豆,冲了几次之后,黄豆的阵型似乎有些乱了,眼看就要冲出去的时候,查文斌将即将烧完的符砸了过去。

  “哗啦”一声,一道巨大的闪电划过天空,直接冲破了这不知多少年月的将军庙,直挺挺的劈在那黑猫身上,一时间,火花四溅,连查文斌本人也被震倒在地个雷果真是惊天动地的,查文斌这辈子第一次祭出的真雷让他自己也是气血翻涌,连着吐了几口血,眼看着就要昏迷过去的时候,那只黑猫居然也挣扎着爬了起来,朝着查文斌走了过来,此时的查文斌已经是没有多大力气再反抗了,就等着去见祖师爷了,接着两个角的蜡烛也跟着熄灭了,查文斌预计自己今天可能要走不出这个将军庙了。

  就在黑猫一步一步逼近查文斌的时候,这庙里还有一副太上老君的画像提醒了查文斌,查文斌用尽自己最后一丝力气,挣扎的跑到画像前面,一口血喷到了老君的画像上。

  说来也怪,这口血喷上去之后,北斗七星阵前的香更加烧的旺盛,一股浩然正气忽然就充满了整个大殿,黑子一鼓作气冲了上去,一口叼住老猫,疯狂的死咬着,拉扯着,它把满腔的怒火都发泄在这只猫身上,只剩下可怜的猫叫和它的怒吼声。

  待到第二天鸡叫之后,醒过来的众人一看真个画面,一具已经被撕烂了的猫的尸体,查文斌昏迷在画像地下,老王试探了下,说还活着,赶紧的送医院

  等到查文斌醒来已经是三天之后了,好在无生命危险,医生说是受到极大的冲击伤了内脏,需要好好调养,查文斌毕竟也是凡胎,也受不起这样的折腾,又嘱咐老王回去把猫的尸体烧掉,骨灰埋在桃树下面,老王回去一一照做了。

  一个月后,查文斌出院了,博物馆那边也传过来消息,棺材应该是唐朝末期的,采用金丝楠木铸造而成,而棺材里是躺着的却是一具清朝时期的尸体,身着道袍,道袍上画着藏青色莲花,尚未腐烂,是我省近年来的一大考古发现,考古学家认为具尸体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青莲教的某个人物,奇怪的是藏在这个棺材里还有一只黑色的猫的尸体。

  查文斌再收到这个消息之后,心里明白了七七八八,马上建议老王去挖将军庙的地宫,他说那里一定有大家需要的答案老王也是不敢怠慢,自从见识了查文斌的手段之后,恨不得把他当做真神供养起来,立马回去安排众人着手地宫的勘探。

  以前古代的寺庙或者宝塔多半都会造有一个地宫,用来埋藏一些典籍供物,还有的寺庙里会有舍利子供奉,这将军庙虽说是个庙,但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乃是道家所修建,至于这下面的地宫,我们当地也是一直处于民间猜测,说这将军庙里埋着宝贝,几年前曾经也有几个小混混想做发财梦,曾经打过几个盗洞,无一列外的打下去全是石灰岩,后来不死心还用了炸药,结果一炸药不知道怎么的没放好,把其中一个人的手还给炸断了,之后也就再没人动过这个将军庙的心思。

  老王带着一群经验丰富的考古队,要说找个古墓或是打开个地宫,向来都是小菜一碟,就两汉时期的大墓,恐怕打开的也不下十座了,经历过上一次的危险,老王也学聪敏了,只在白天干活,晚上坚决不参与,因为这将军庙被一把大火烧过,所以要找地宫,还得从以前的遗迹开始,有不少地方都已经看不出,所以光这个勘探之前的原址就花了两个星期。

  这段时间里,查文斌还给那只老猫做了一场超度的法事,三天后又在那颗桃树下,重新插了七颗新的桃木,按照北斗阵型摆好,说是怕万一超度不成,将来又出来害人,索性把它钉死在这里,如今这片桃木已经成了桃园了,只是那里的桃子,永远都是只开会,不结果,谁也说不出个原因来。

  又过了一周,老王的地宫似乎还是一点头绪也没有,没办法,只得再去找查文斌要建议,查文斌本来是不打算参与这考古的活动的,一来那是属于人家官方的事情,二来,这家里也有不少农活要干,毕竟还有人口需要养活,禁不住老王的哀求,查文斌决定去试试。

  大家都知道,过去我们古代人造东西,一直有个风水的说法,风水说法也是源自于易经,跟道家自然有着深厚的渊源,一块好的风水宝地,自然是有高人看过的,比如这将军庙就是二龙相会之处。

  我记得我小时候,年年大旱,都会有来求雨,这求雨是怎么求呢?曾经我跟着其他人一起在求雨的队伍后面看见过,一行人提着锣鼓,领着贡品香纸,去到传说中的龙潭里,杀掉一个白毛大公鸡,摆开香火,然后在地上放一个葫芦,不停的念咒,据说慢慢的这葫芦里就会有水进去,一直到水满为止,然后挑选他们村子里最强壮的小伙子,背着那个葫芦,一路走回去,还不能停,据说那葫芦十分的沉重,走到家,体力稍差的人多半就已经还剩下一口气。

  到家后,把这水放在祠堂里供起来,就能下雨,这求雨活动是我亲眼所见,听老人讲,那葫芦里的水比好比是一座大山一样,沉的不得了,有的人背到家就累死了然而他们求雨的那个地方就是在将军庙里面的一座山上,所以这将军庙的风水可谓是极好,有龙的地方,自然是风水宝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