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十章 黑猫

  所以老王想请查文斌过去做场法事,查文斌摇摇头说,要是可以做他早就做了,天眼打开,什么都没有,反倒是小忆(我的小名)头上那两团云比较奇怪,用了天罡伏魔咒,似乎都一点作用都不起,一切还是等开馆了之后再说吧,眼下没什么头绪,他也正在想办法,老王看这眼下连掌门都没办法了,只能告辞起身,第二天出了留下几个人保护现超其它人全部回了省里,中招的人也都留在县医院躺着,等候消息。

  一个星期后,老王风尘仆仆的跑到我家,二话没说,拉起我爸就往查文斌家跑,到了查家之后,老王迫不及待的递给查文斌一封信件,这份信是省博物馆的文字专家何老亲笔所写。

  信里何老说:这是一种罕见的古老文字,更像是来自古巴蜀之地,他也只能推断出很小一部分的意思,他说这面墙壁记载的应该是一本奇书的下落,具体的还需要更多时间来破解。

  老王问查文斌何老说了什么,查文斌给了老王信件,老王看了说这事交给何老去研究,虽然目前没有太多线索,但这眼下那群考古队的人都跟中邪了似地,再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总得试一试的,在那个年代官方性质的考古队如果搞封建迷信,恐怕连老王的晚饭也得丢掉,所以查文斌的意思是后半夜再去将军庙试一试,既然棺材被抬走了还有人中招,那就说明,问题的本身可能不止是棺材。

  只能放手一搏了,查文斌又开了一张清单给老王,让他去采购一些东西:有糯米,黄豆,公鸡,以及一些香纸,并且让我爸找几个村子里的猎人,带上锄头和撬棍。

  准备妥当之后,加上考古队的人,一行人有11个,在我家里集中,期间,查文斌再次把我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看了半天之后还是无奈的离开了,在那个年代,考古队代表的官方身份,若是带头搞迷信,恐怕老王也要吃不掉兜着走,但是医院里躺着的那些个人,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离去,所以查文斌决定试一试,虽然没有把握,是阴曹地府,他也要走一遭。

  当晚,一行12人和一条大黑狗,包括考古队的三个人,村里的猎人和杀猪佬加上我爸一共8人,查文斌带着大家准备在半夜动手。

  因为之前,这一批人都是在棺材被抬走之后出的事,所以查文斌已经等不到开棺的消息了,准备先去试一试。

  到了将军庙之后,查文斌按照北斗七星的样子,挑了7个人在庙里坐下,门口站岗两个猎人,然后两个杀猪匠站在他旁边。

  查文斌又给每个人发了一张天师符,嘱咐大家如果感觉到危险来临的时候,不要犹豫,马上将符点燃,这天师符是保命用的,普通人一辈子只可用一次,用来召唤天兵替你抵挡一次邪魔的入侵。

  位置排完后,让杀猪佬给坐着的七个人每个人面前的空碗里,倒上公鸡血,又给每个人递了一根香。

  这个阵法是何解呢,查文斌分析这将军庙里还有一丝道家的力量在镇压着那股邪魔,两股力量不分上下,所以感觉不到任何意向,但在某个特殊时刻,有一方的力量会强于另一方,所以挑了这个十五之夜,阴气最为强盛的子时,在这庙里,准备先用招魂阵,引起这里的邪魔,加启用北斗阵困住它,门口站岗的两人是门神,身后站着的两个是保卫者。

  查文斌心算,就算你是成了精的老妖,这么大一个阵法下去,今晚也得有个几分结果出来。

  摆好阵法之后,又在将军庙的四个角落里点了蜡烛一只,中间的位置,放上倒头饭,燃起三柱香。

  查文斌手持辟邪铃,一边椰一边念着金刚伏魔咒,开始绕着这个不大的将军庙里转圈,每隔三圈,查文斌就扔一张黄纸,如此不停的念着。

  开始的时候,众人开有些紧张,毕竟这种诡异的气氛在这个地方,还多少是有点渗人的,可半个小时过去了,也没多大动静,不免有些放松下来了。

  进行到第四十九圈的时候,查文斌突然睁开双眼,手中的一张符突然就向东南角丢了过去,接着,那个角落里的蜡烛应声熄灭,查文斌大喊一声:呔!接着马上拔出七星剑就朝着那个角落里追了过去,还没等众人回过神,一只黑猫从那个角落里就嗖的一下窜了出来,直接冲着大门口就想出去,身边那条黑狗嗖的一下就冲了上去。

  门口站着的猎人也是手疾眼快,还没等查文斌开口,两个人抬手就是啪啪两枪,这两人平日里都是抬枪打飞鸟的主,两响过后,那只黑猫居然躲过子弹,又一下窜到西北角,接着顺着房梁上了顶那只猫上了房顶,一声喵的惨叫传来,让底下的人打了个哆嗦,黑狗对着那边狂吠不止,龇牙咧嘴的作着凶样,查文斌眯着眼睛盯着上面看道,心想今天若不收了你,日后恐怕还有更多无辜的人栽在此地,嘱咐一声过后,两枚矿灯直射头顶,照的整个大殿惨白一片,两个猎人抬枪又想开打,却被查文斌给拦住了,摇摇头,意思是没用的。

  既然正主今天已经出来了,是说什么也不能让它回去的,查文斌交代地上坐着的七个人,把鸡血撒在自己身边形成一个圈,稳定住阵法不破,然后摆开祭出大蝇飞快的在地上画了一张符咒,用七星剑一挑,瞬间点燃,指刺向阵法中心的位置。

  照说这当着空气一剑刺过去,是什么效果也没的,但是就在一剑刺完,那只猫放佛受到了伤害一般,发出惨烈的叫声,又逃向了西北角,接着两枚矿灯打下西北角,却什么都看不见了。

  就在这时,一阵寒意下来,众人都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接着就放佛吃了安眠药一般,一个个都感觉到头重脚轻,猎人和杀猪佬还好,可是老王没过两分钟已经看上要倒下的样子。

  查文斌暗叫一声不好,大喊,点完自己的符咒,这一句话喊的非常之响亮,一下子就激灵了在场所有人,哗的一下,一十二张符咒一齐点燃,就在点燃的瞬间,还是月亮当空的夜晚,突然传来轰隆隆的雷声,接着就是劈拉的闪电直下,放佛要把这个将军庙劈一般。

  查文斌一个趔趄,忍住心头的一口血,没有喷出来,毕竟十二张天师符一齐点燃,带来的力量已经让他快要受不住这反噬,要紧了嘴巴之后,查文斌一把洒出黄豆,然后掏出一把小旗子,按照八卦的方位排出,就在这时西北角的那根蜡烛也熄灭了。

  这叫做撒豆成兵,也是茅山派里常用的一种法术,此刻剩余的其他人放佛都已经入定了一般,据事后他们回忆,点燃天师符之后,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意识逐渐模糊起来,一直到第二天醒来。

  话说查文斌排好阵法后,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擦了一把嘴角之后,再次用剑点燃符咒一张刺向西北角,又是一声猫叫传出,接着一只硕大的黑猫从西北角走了出来,呲牙对着查文斌盯着,旁边的黑狗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就等着一个机会,若不是被查文斌按着,此刻恐怕已经冲了上去。

  “孽畜!你可认识这大印”说完,查文斌就举起手中的天师正道大印。

  那猫见了大印不仅不后腿,反而往前进了一步,牙齿张的更加厉害,放佛和这大印有仇一般,一个躬身,就直接朝着查文斌扑了上来,黑狗不甘示弱,早就按耐不住了,后腿一蹬,箭一般的射了出去,一猫一狗,顿时打成了一团,那老猫见自己陷入包围,发挥自己灵活的特点,嗖的一下上了柱子,消失在黑暗中不见,只留下黑狗绕着柱子不停的转圈却又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