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九章 初见考古队

  查文斌是个道士,白法事自然做过的也不少了,这棺材在他眼里就和拆开一个普通柜子没什么区别,用带来的钢钎撬开上头的榫头之后,就准备去挪那个棺材,抬了一把发现沉的很,纹丝不动,就叫来一个杀猪佬帮忙,两个人一人抬头一人抬尾,正要发力的时候,突然发现插在太上老君壁画前的那柱香灭了。

  查文斌暗叫一声不好,示意杀猪佬放下棺材板,低头去瞅那插在棺材前的香,那柱香虽然没有灭,但是也已经马上就要烧完了。

  这事就奇怪了,按说自己怎么也是道家徒弟,这祖师爷的香是贡给他的,这死人没意见,这祖师爷怎么却有意见了呢?查文斌就往壁画那边走了过去。

  就在他往壁画那边走的时候,突然一声枪响划破了天空,这半夜里,黑漆漆的大殿里一声枪响,带来的震撼可想而知,所以人都转身看着我爸爸,我爸眼睛死死的盯着文斌走的方向,枪口所指的位置正是那堵墙壁,猎枪的散弹形成的弹孔瞬间布满了墙壁。

  查文斌问我爸怎么回事,我爸说那里有个白胡子的老头,正要伸手摸你的头,我一看情况不对,就直接开枪了。

  查文斌马上就退了回来,那两个杀猪佬听见枪声,也一并站了过来,四个男人就这样在庙里,查文斌拿出罗盘一放,只见罗盘上的指针来回不停的抖动,这说明周围确实有着什么在影响着,而他这个修道之人却未曾发觉,白胡子老头?

  就在他还在想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快看!”是我们村里的杀猪佬陈耀,大家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刚才那堵墙壁留下的弹孔上居然流出了暗红色的液体,就和血一样,此情此景,别说是杀猪佬和我爸,就连查文斌也是惊吓到了,何况是在这个不明不白的将军庙里。

  四个人就这样站在庙里也不敢动弹,等到硝烟散去之后,除了弥漫的火药味,伴随四人还有无尽的血腥味,两个杀猪佬平日里是对血腥味习以为乘,但此刻却也捂住鼻子,有一个已经忍不住开始干呕了,因为这血腥的冲天。

  文斌皱着眉头,提着手里的家伙就要上前,三支高亮度的矿灯打在墙壁上,雪白的灯光夹杂着斑驳的墙壁和汩汩的血水,说不出寒意从我爸的背脊上升起,赶紧换了个鹿弹跟了上去,这鹿弹平时是打野猪用用的,三百斤的野猪,50米以内击中必死无疑,他也是个胆大之人,此刻也有点双腿打颤了。

  走到墙壁边的查文斌,不敢大意,直接念出道家神咒之一净天地神咒。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

  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

  干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人万千。

  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病延年。

  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

  凶秽消散道气长存急急如律令。”

  三遍神咒过后,庙里的血腥之味似乎小了不少,文斌又招呼杀猪佬过来,拿过准备开馆用的撬棍,一头扎进刚才的弹孔,用力一翘,果然一面砖墙哗啦啦的倒下,接下来的场面另在场的人无不变色,我爸和其中一个杀猪佬直接呕吐起来。

  只见那墙中分明是一个人形的蜡茧,血水正是从上面的数个弹孔中流出,这古庙的墙壁中为何有个蜡茧,事情到了这一步,恐怕也是超出了大家的想象,难道这人形蜡茧中难不成真的是一个人吗?

  就在这时,突然传出了咔咔的木板移动声,还没等大家回过神,对面的蜡茧此刻已经经不住受力,啪的一声倒下来,正好就摔在文斌的前面,文斌大叫一声:不好!赶紧回头一看,那个刚才没有撬动的棺材板已经有了些许缝隙。

  查文斌,一个鹞子翻身,闪到棺材傍边,一把推过去,将已经破了一个缝隙的棺材板重新盖上。

  然后嘱咐两个杀猪匠一前一后的按住棺材板,并且让他们把手中的杀猪尖刀插在棺材板上,然后掏出墨斗,在棺材上用最快的速度弹出一张网。

  传说这墨斗乃是木匠鲁班发明,墨斗困棺据说是为了震住棺材中的僵尸起身,相当于是捆仙索一般。

  做完这一切之后,查文斌过去检查那具茧,虽然裹着厚厚一层蜡,但还是依稀可以分辨出一个人,查文斌打了个后撤的手势,临走之时,锁上大门,然后回了我家里

  去我家之前,要经过一道桥,过桥之前,查文斌拿出三道符,一人给了一张,让三个人拿回去烧了冲水喝下去,等到了我家,让我爸第二天通知村长报警,然后就去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派出所的所长就带着人到村子里来了,打开庙门,所长让法医现场就把那层蜡给揭开,打开一看,里面果真是一具老者的尸体,身着道家长袍,用金丝银线缝制的紫色长袍已经被血水沁的发黑,一夜的空气暴露,皮肤已经开始发黑,据后来所里传出的消息,这具尸体最后被省里的考古队给要了去,过了不久,我们这就来了一个省里的考古队。

  而那段时间,我的病情也是时好时坏,查文斌说得等考古工作结束后才能有答案,因为答案就在那具棺材中,而那具棺材现在已经被保护起来,外人不得进入将军庙范围之内。

  考古队扎在我们村的那段时间,可乐坏了不少村里人,这地本来就偏僻,一群老头妇女吃了饭就围在那里,其中就有不少当年参与火烧将军庙的红卫兵们,一边吐着泡沫吹嘘当年的英勇事迹,一边和村里的妇女们调侃着偷汉子的事,惹的那群省里来的考古队员也是过的不安生。

  没过一个月,考古队里就陆续有人生铂病情也跟我差不多,领头的队长常年跟这些古代的玩意打交道,一看就知道不少,难不成在这里中招了,就开始跟村子的人打听,有没有类似的人,一来而去,就给指到我家来了。

  队长他们都喊他叫老王,一个中年胖子,戴着副小圆眼镜,脖子都短的快要缩进身子里了,眼神却是贼精贼精的那种,老王倒也是个直爽的人,开口就问了我那档子破事,听过我爸讲了当天的事情之后,就嚷嚷着要去见查文斌,结果当天晚上就和爸带着几瓶好酒去了查文斌家。

  这个老王也不知道下过多少古墓野坟,怪事也是见过不少了的,平时也爱研究些旁门左道,所以听说查文斌还是道家掌门,稀奇的不得了,自然也是带着几分敬畏。

  他们去的时候,查文斌正在研究那个墙壁上的字符,原来他已经凭着自己的记忆,把那些字符搬到了自己家,给画了一部分到墙壁上,引得老王啧啧称奇,你们家怎么也有这些东西,惹得查文斌反倒不好意思起来,说了其中原委,几人落座才开始聊开。

  老王说明来历之后,查文斌也不避讳,直接问老王可有从过去的考古中知道这些字符的意思,老王说这些字符从未见过,凭借他几十年的考古经验,这些字符估计是代表着一种已经失传的文字,至于是不是那本查文斌口中传说的《如意册》,那他也不敢保证,但是省博物馆里有一个人对古代文字颇有研究的古汉语专家,他可以带回去让他破解试试。

  查文斌说,那庙里确实是有古怪,只是凭他现在的道行,也无法发现问题所在,但是这古怪似乎有另外一种神秘的力量在保护着,所以暂时伤不了人性命,可能答案就在那口棺材和这墙壁上的字符上。

  老王说,棺材已经被拉回了省里,还在等待组织专家开棺,他从棺材的造型和材料判断,至少有千年以上的历史,而且保存的如此完整,所以省里很是重视,他们不排除这庙里有地宫的存在,只是突然病了这么多人,一时间搞的人心惶惶,也不敢继续工作,只能暂退,没办法,来求查文斌帮忙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