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八章 庙的来历

  接下来要讲的“茅山派”,也就是现如今流传在两广江西浙江还有福香港等地的“茅山”实际上,他们既不出于“三茅”也不出于李老君,而是出于白莲教在清朝演化出来的多个小门派。

  一说起白莲教大家似乎都想到了妖术和造反,但是在清朝时期白莲教多数已经转入地下工作也很少出来再做政治斗争,很大一部分已经转化为普通信仰。

  其中“青莲教”是奉行法术最厉害的一支,该门在历史上曾经有掌门人会使用“奇门遁甲”,熟谙变化法术历代信奉者多会使用符咒化水念咒,给普通老百姓看病退煞,所以在百姓中有比较好的口碑。莲教里最擅长的就是降神附体的功夫,当然他们术语称为“神拳”只有清水一碗,燃烧檀香,在水碗上画符念咒,吃水之后,即有神附体,自能打拳弄棒,名为“少林神打”男女皆可学习所以,现在有的“茅山”派才有了“神打”这个功夫。

  现在在南方的法坛坛图上会写有“少林祖师”或者“少林青教主”,就是此派中的祖师,而不是河南嵩山少林寺的和尚!为了隐讳,后世流传的坛图上只写为“少林真教主”,与“白莲真教主”都可看出具有明显的白莲教色彩。

  但是由于他们教门的名字实在惹眼,清政府到处抓他们所干脆就改了名字叫“茅山”,为什么呢?因为白莲教历史上曾经有个头目叫“茅子元”,茅茅相同,暗合此意也说到这里,大家应该有所了解了。

  再说一派的“茅山”祖师相传是弹子和尚说来也奇怪,一个符咒法门怎么是个和尚做祖师呢?说是因这位和尚乃是从一个漂浮来的蛋中所生,天生神异过人。

  这弹子和尚不仅出生离奇,后来的命运也是十分离奇,据说他师从云梦山的“袁公”学习了《如意册》中的法术,袁公其实就是一只白猿,就是“白猿偷桃”故事的主人公说这只白猿看守了天宫的秘籍《如意册》,此书通篇讲的是神异变化之法,而且此法十分简单,易学易会。

  袁公把这书中的内容传给了弹子和尚,随即也把书烧掉了于是,弹子和尚就怀着一身的本领下山开派所以凡有讲神异变化遁地一类法术的多数是出自此“茅山”但是这个门派究竟怎么会叫“茅山”的,无法考证但这个法门和云梦山法术系统必定有很密切的联系。

  以上就形成了现在各地茅山派的各个派系。

  严格意义上讲,正统的茅山派就只有现在正一道一脉,但是查文斌那一脉可以说是个私生子,与正一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后来的战火纷飞,中国道家也逐渐在历史的长河中慢慢走向了支离破碎,真正懂道的人已是寥寥无几,懂点皮毛的就敢自称高人,给人看看风水,做做法事,现在的道士以及道观完全就演变成了一种职业和景点,潜心修道的几乎看不见了。

  言归正传:当天下午我爸爸就带着工具和查文斌去了将军庙,几下子砸烂了那把铜锁之后,这个封闭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大殿再次向世人开放,一股冲天的霉味冲的两人赶紧捂住鼻子,一眼扫过去,除去中间摆着的那口朱漆棺材之外,再无其它,即使在白天,这样的场景也确实是够渗人的。

  查文斌一马当先的走了进去,当他注意到墙壁上壁画时,明显有点诧异,思索了片刻又将目光转移到另外一面墙壁,那面墙壁就是我所见的画满了字符涅的墙壁,只是他这一看就是一个下午,就和入定了一般,我爸爸在边上看着他这样也不敢说话,只能在边上站着,一直到太阳下山,查文斌才转过头对我爸说:走吧!

  我爸也不敢多问,查文斌嘱咐我爸重新把门锁好,告诉我爸他要先回一趟老家,给了我爸一道符,让他贴在大门口,并让他看住我,让我不要乱跑,过几天就回来查文斌就这么暂时消失了三天,那几天我也确实看上去有所好转,能吃点东西,我妈放佛看见了消,整天在家里拜菩萨保佑;三天之后,查文斌再次来了我家,他先是来看了看我,然后示意我爸出去。

  查文斌告诉我爸,根据他的推断,这座将军庙可能有两个来历。

  第一个说法是记载在古籍中的,他回去查阅了师傅留下的手抄本,找到了这么一段:话说将军庙,庙中有三清祖相,瑞兽隐壁,也有一段说法,是为:为将者,杀性过凶,转为煞,善刀喜血,添作血煞,杀生过多,刀身每添亡魂,自身血煞更增三分,久矣,自身煞气有如修炼,渗入血脉,融合一身,常入魔,天下难克故常天子以天子龙气镇压不赚遂杀。

  为煞者死时常具有怨气,故死后常秘密火葬然后人有能耐者,偷其尸葬于深山,畴道士解煞气,引怨气故尝庙,后世道士有难以镇压者,常以三清正气镇压,刻以瑞兽避灾。

  也就是这座庙可能某个朝代这里出过一个将军,死后成魔,为了镇压这座杀神,特地建了此庙进行镇压,因为太平天国时期我们这里几乎是被屠村,所以当时的史料也找不到了,加上文革破四旧,损毁了不少古代遗迹,这个将军是谁也就无从考证了。

  第二个推断:就是这座庙根本就是一个道观,并且很有可能就是由那个传说中法力通天的弹子和尚所建,这里肯定曾经是一个香火旺盛的道观,并且据查文斌观察,此处乃是一条水龙和一条小青龙的两个龙头相碰的地方,按说是风水极好,不该有如此大的冲天晦气。

  查文斌继续说,这弹子和尚西去后,一度将门派传了下去,一直到后来不知出了何事导致这个门派绝迹江湖;一直到后期的太平天国时期,这里的人全部消失之后,又迁移过来一支教派,这支就应该是青莲教了,为了防止当年的清廷对其剿灭,所以号称是茅山巫门“赵侯圣主”的一支,所以将此地改名为将军庙,继续掩人耳目的干些勾当,因为查文斌在那副烧黑的墙壁上隐约看见了青莲教的圣教令图案——白莲花。

  而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却是那副字符一样的图案,据他推断,那是一种道家的特殊文字所写而成,普通人是无法开懂的,若是和道结缘之人则会被摄入其中,极有可能就是传说中天宫秘籍《如意册》,只是以他目前的道行赏无法参透其中的意思,但是即使是如此,也对他的修行境界达到了一个质的飞跃。

  我爸听完后,也是不懂,他最关心的是我到底是怎么了?查文斌说,我并无饿鬼缠身的迹象,打开天眼观测,只看到我头顶有黑云一朵和祥云一朵在上下翻腾,这其中的缘由,也还不能破解,可能需要深入调查才能知晓。

  俗话说不如虎穴恐怕是难得虎子了,文斌决定等到今夜子时阴气最重的时候,再去将军庙一探究竟,这一次他是准备充分的,不光一个人,还特地嘱咐让我爸找了两个杀猪匠手持杀猪刀一块去,那时候农村还没有进行枪禁,我爸就扛着家里的猎枪跟着一块去了。

  文斌还没进大门的时候,就拔出了七星剑和大蝇走在最前面,两个杀猪佬站在门外守着,以防发生不测,我爸则站在他边上,这一次文斌没有选择看墙壁,而是直接冲着那口不知名的棺材去的,他的意识里感觉这口棺材一定是有些问题的。

  开馆之前,查文斌也是先给棺材上了一株香,若是这香能够顺利烧完,则证明这棺材不会有大麻烦,若是香烧到一半灭了,那就说明这棺材里的主已经不太乐意你在这里瞎搅和了,赶紧出去吧。

  香点完后,文斌又恭敬的给棺材作揖,烧了一半的时候,没有丝毫异样,只是那一晚天上的乌云遮住了月亮,显得特别黑,照明的工具是三台矿灯,射在这个不大的庙中,却总是感觉照不到边,放佛有被吞噬的感觉。

  查文斌又给墙壁上有太上老君的壁画上了一炷香,然后就着手开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