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七章 渊源

  在看了几家医院都不管用的时候,爷爷知道我的情况,就建议我妈迷信,其实我妈这个人本身也是无神论者,她死活都不肯去,最后还是爷爷偷偷找了个我们当地的神汉来。

  要说那个神汉有没有本事我是不知道,总之他是个卖包子的,平时偶尔也给别人看看风水,华糊弄一般的乡下老头老太太是没什么问题的。

  神汉来了之后,给我一通瞧过之后,说我们家少一样东西,所以镇不住宅子,是被小鬼给吓住了,少了一样什么呢?

  农村的房子里,有一间叫做堂屋,也就是后来我们说的客厅,那时候的房子造型这个客厅都是大门打开进去就是,四四方方的,一般的人家会在这间厅的正面墙上挂一副字画,有的是毛爷爷,有的是神仙,也的是山水,这副画还配有两幅对联,这东西叫做中堂!

  这个中堂画最早是起美观的作用,后来演变成这间屋子是有人居住的标志,告诉那些孤魂野鬼们这里有人住的,不要过来,而那时候我们家恰好刚刚粉刷完毕,也没挂这个中堂画。

  神汉说的有板有眼,我妈这个无神论者也有点动椰就问该怎么办?神汉收了二十块的红包之后给了一道符,烧成灰冲水让我喝下去。

  这道符后来我才知道,符确实是一道符,叫做天师符,但是他的符只有形状,没有烙蝇所以根本就是毫无作用罢了,我喝下去那碗水之后,肚子开始剧痛,出现了抽搐,半夜紧急送到医院抢救才薄了小命,后来那人包子都吓的几天不敢出来卖,怕我妈找他拼命,托人把那红包又给送了回来,再也不敢出来卖弄了,为这事,我妈差一点和爷爷翻了脸,闹的很不愉快。

  后续在医院里,我的情况一直不见好转,一直到后来出现了昏迷,就和当年的小姨一样,医生检查不出具体的病因,转辗了好多医院都一样,外婆知道我生病后,建议我妈去找查文斌来瞧瞧,我妈一开始还死活不肯,最后在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让我爸爸去请查文斌过来试试看,小姨那事她也是知道的,但骨子里一直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那么一说,眼下算是病急乱投医了。

  查文斌来的时候,我已经被接到自己家里,他先是问了我妈的情况之后,就开始问我最近去过哪里玩,不知道怎么搞的,我当时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那个将军庙,但是因为我怕挨骂,所以一直没跟家里人讲过。

  对于眼前这个叔叔,我却又很放心的,我告诉他那天我去了那个将军庙,以及在庙里看到的东西,当我爷爷听见我爬进了将军庙里之后,差点吓得从椅子上落下去,一口一个小祖宗你真是活造孽啊。

  文斌说这件事非常古怪,这孩子看了一下估计中的不是一般的邪,不太看得透,所以今天也没什么办法,要等到第二天去庙里看过才知道,当他听说神汉给我画符冲水的时候,他说那都是骗人的把戏,没有大符的符不仅没有作用,反而会让那些东西招致反感,所以我的病加重了,弄得我妈又是恨得牙痒痒,就要冲出去拆了他们家的包子铺。

  当天晚上,文斌就住在我们家,说来也奇怪,那一晚是我生病后睡的最香的一个夜晚。

  这后面的事情,都是我妈告诉的。

  第二天一早,文斌就由我爸带着去了那个将军庙,当文斌看见庙了之后,退了几步说:“看来还真有些问题,没想到在这里居然看见了这个东西!”我爸就问怎么了。

  文斌也没回答,只是问我爸知道不知道这个将军庙的来历,我爸摇摇头说不知道。

  文斌看着那已经斑驳的墙壁叹道:“这里可能根本就不是什么将军庙!这是个道观,只不过这个道不是正道,是个邪道!”

  说完他让我爸回去找些人,准备要打开这座大殿已经关了多少年的大门,他自己则要回去准备一些东西。

  回到我家里之后,文斌开始跟我爸爸说了一些关于这个将军庙的事。

  那么查文斌到底是何许人也呢?这要从我们国家的道家说起。

  现在流传的道家主要由三个门派构成,分别是正一道,全真道,妙真道。

  其中我们经常在电视里看见或者小说里看见的有一支很有名的道派叫做茅山派,也称他们为茅山道士。

  这个茅山派确实是有些历史的,茅山派是道教教派之一在南朝齐梁于道士陶弘景所创因于茅山筑馆修道,尊三茅真君为祖师,所以称之为茅山派,此派主修上清灵宝和三皇等经书,奉元始天王太上大道君太微天帝君后圣金阙帝君太上老君等为最高神,主张思神诵经修功德,兼修辟谷导引和斋醮。

  在北宋时茅山一派与龙虎山合皂山同为道教三大符箓派,号称三山符箓元代以后归并于正一派,也就是现在的正一道!

  茅山派首席开山掌门就是陶弘景,后来就传给了藏矜法师,而这个藏矜法师后来曾经收过一个俗家弟子叫做凌正阳,传授了其不少道家法门,后来不知是何缘故被赶下了山,凌正阳一生潜心修道,创立了这个发源自茅山的派别:天正道,但是规矩是世代单传,一直很低调,传到查文斌这一代已经是第二十七代,因为历史原因,所以有不少东西也没有传下来,查文斌的那个师傅就给了他一些道家秘法和书籍,以及天正道的掌门大印和那把七星剑,撒手西去了。

  查文斌呢,确切来讲应该是师承茅山一派,据说这大印和宝剑乃是藏矜法师修炼出来赠与被赶下山的凌正阳,然后一代传一代,就成了这天正道的掌门信物。

  文革时期,破四旧,文斌的师傅自然也是属于臭老九的迷信份子,被关棚后活活给饿了个半死,那时候的文斌的父亲是放牛的,看他可怜,偷的带些番薯和馍馍给他充饥,不想被产生队里的人发现了,给扣上一个私通臭老九的罪名,抓取游街批斗,听说文斌的老爹血气方刚死不认罪,被活活的给打死了,他媳妇受不了风言风语也跟着一块去了,留下尚小的查文斌一人,那老道给放出来之后,就收了他做徒弟,文斌资质很高,没过几年,已经有所成,不想师傅死的早,好多东西还没来得及传授,只留下一堆在文革火焰里幸存的手抄本和藏在棚盯上的大印宝剑,文斌拿着这些东西平时里也是私下研究,不敢露出台面,所以有很多环节还尚处在一知半解的状态。

  至于正统的天一道理的茅山派,后来也发生了大变故。

  民间视茅山为朝拜的圣山,道士术士目茅山为求法圣地说来也奇怪,就在全民“我为茅狂”的时候在茅山的周边地区,确切来说是茅山的南部开始有一支巫门也自称为“茅山”在民间也写成“茆山”“峁山”或者“毛山”,他们的信奉的是道教的大神——太上老君而开派的祖师则是被尊为“茅山法主”的李老君,又称“?子老君”如果学过一些法的朋友可能知道有一位法门里赫赫有名的“赵侯圣主”,有的写成“赵侯将军”,这位赵侯在民间的传说中,就是我们“茅山法主”的女婿!

  该派所传法术,大体上走的是正规路线,比如止血平疮画羊子鹭鸶水退煞等等,多数与普通法门相似但是不同的就是一些所谓的“邪术”,比如“玉女喜神”即一种梦交的法术,还有“断子绝孙”一法,“********”一发,另外小说中常被提起的“移魂换影”即是此门中法№外招引山中野兽蛇螈治人,也是在这个法门里秘密流传还要特别讲一下所谓的“养小鬼”香港片里经常提到一些取尸体油炼尸体和养小鬼在茅山中缺有类似的法术,但和小说影视中介绍的完全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