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六章 将军庙

  我们村子也是在山区,村子有个很大的庙,还是那种灰砖头的,听我爸爸说,那个庙也不知道是哪一朝哪一代的,据说是曾祖父从外地逃荒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那个庙,不过那时候就已经没人管理了,也不知道是哪朝哪代的,这100年过去后,显得更加破旧。

  文革的时候,这庙很大的一部分都被红卫兵给放火烧了,把整个庙墙砖烧的通红,唯独剩下大殿没给烧毁,逐渐的,后来有人造房子什么的,就去那里挑砖来造房子,但是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用这些庙里的墙砖搭起的房子却很容易倒,砸死过一家人,逐渐的,大家就拿那里的砖来造猪圈。

  我家也还有一块那儿的砖,那块砖在我小时候给摔断了,那块砖很重很沉,一面雕刻着的是麒麟,另外一面是光秃的,按照现在想法,应该是一块浮雕砖,被我爸爸小时候玩给拾了回来,结果毁在我手上了。

  听老一辈的人那座庙讲叫做将军庙,至于我们那个穷山沟里出过什么将军,我还真的就不得而知了,村子里也有个百来户人家,但基本都是从外地迁移过来的,这里的原籍人据说是在太平天国时期被杀了个精光,所以更加没人知道那将军庙的来历,好在立在那儿既不碍事,也不挡道,大家都习惯了它的存在。

  农村的小孩子,小时候除了上树掏鸟窝,就是下水摸鱼虾,或者就是躲猫猫了,我这人天生胆子就大,也不知道什么叫害怕,我有一个根我相差一天的好朋友,叫做李易,因为小时候长的瘦,我们就叫他外号叫猴子。

  我跟猴子有一次就是去将军庙那玩,那个庙总是有一股味道,我也说不上来,有点类似发霉的味道,如果谁家里有老祠堂,特别是有义庄的地方,那种很空旷但是大门紧闭的地方,也能闻到类似的味道,但是我那时候却对那种味道感觉到很好奇,总想找到源头在哪里。

  那一天,我就是和猴子带着比我小一岁的小红霞一块去那儿玩,其实我俩都是小坏蛋,三个玩游戏,就是学医生玩打针,怎么玩呢?

  通常都是我和猴子轮流当医生,小红霞当病人,给她检查身体那时候还不懂男女之事,只知道女娃娃跟我们男娃娃尿尿的姿势不一样,于是这种医生检查身体的游戏就出现了,检查小红霞的身体,给她打针一来是游戏,二来可以让我们知道为什么尿尿的姿势是不一样的。

  这种游戏,我们虽然还很鞋但也知道是不能见人的,连哄带骗的把小红霞骗到将军庙的后面,然后用一颗钵弹珠跟小红霞达成协议,她做病人,我做医生,猴子在边上看,在我正要脱掉小红霞裤子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小红霞妈妈的吼叫声:“你们这些小王八蛋躲在那边干什么?!你们这些天杀的小王八蛋,看我不来收拾你们!”

  我还没来得及捂住小红霞的嘴巴,她就一声答应:“妈,他们脱我裤纸,玩打针的游戏捏。”

  这一声喊叫,我和猴子三魂吓出了两魂半,就转身想找找个地方藏起来,一看四周除了是墙壁就是光秃秃的石壁,往哪里躲去;这要说人命中有此劫难,是想躲也躲不过的,就在小红霞妈妈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的时候,猴子跟我喊道:快,这里有个洞,钻进去!

  转身一看,我们后面那堵庙的墙,最下面的砖被掏出一个洞,大小刚好能钻进一个六岁大小的孩子,我和猴子分别钻了进去。

  等我们钻进去的时候,小红霞的妈妈也已经杀气腾腾的赶到,一边破口大骂我们两个是小流氓一边就拽着小红霞出去,我和猴子在地上坐着大气都不敢出;。

  这一时半会儿,我们两个是不敢出去了,因为我俩要想回家,必定会经过红霞家门口,这往哪里逃艾猴子建议我说,等到天黑了我们在回去,那时候应该是下午4点多,小红霞的妈妈其实是来找她吃晚饭的,农村晚饭都比较早。

  等到红霞的妈妈走了,我俩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在那座古庙里面,一开始进来只注意外面,现在抬头一看,苗的墙壁有不少烟火熏过的痕迹,但是大部分的面貌还是依稀可辨的,这座大殿应该是当时的主殿,天花板的部分是采用镂空木雕,雕刻着太极八卦,葫芦,仙鹤等等,大殿的门市紧紧关闭着的,因为那道门在外面上了一把大铜锁,也不知道是谁,还是哪个年代上的锁,总之我是没见过这个庙门打开的时候,所以也一直不知道这庙里面是什么情况。

  墙壁的四周都画着壁画,其中有两面的壁画都已经分不清是谁了,只有右边的壁画上的人还可以分辨出大概样子,这壁画上的老头手执拂尘,应该就是太上老君了!

  搞了半天,这所谓的将军庙里有道家的壁画,说明这座庙以前应该是一座道观!

  更让我们两个感觉到恐怖的是,整个大殿里空无一物,除了中间摆着一台朱褐色的大棺材,上面的灰已经落了满满的一层,这屋子里那股发霉的味道显得很重很重,好在头顶上有一片亮瓦,外面的光线得以从亮瓦里射出来,还是能分辨出不少东西,但是在这种环境下,我们俩个小孩子就是胆子再大也吓的够呛,尤其是猴子,猴子转身就跑,从那个小洞口又钻了出去,我临走的时候看了一眼被烟熏黑的那扇墙,上面似乎墙壁的纹路好像是一种文字或者符号构成,显得很奇特,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时候的我还没上学,不识得字,但是却被那些像是文字的东西吸引住了,脑子里就剩下一片空白。

  猴子在外面的催促声响起,把我拉进了现实,再看一眼那口大棺材,我也忍不住了钻了出去,猴子问我怎么在里面呆了那么久还不出来,以为我被鬼抓去呢?

  我说很久了吗?猴子说,你看太阳都下山了,这时候我才意识到,猴子出来已经接近半个小时了,而我在里面一个人呆了半个小时但是却一点印象也没有。

  当我们两个路过小红霞家门口时候,不可避免的被她老妈破口大骂是小流氓,不要脸,但我却一点都没有在意,满脑子都是庙里看到的东西,那些像字的东西,那个壁画,还有那口大棺材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大人就嘱咐我们是不可以去将军庙那玩的,我们问为什么的时候,大人总是说不要问,只要别去那边就好了。

  我最奇怪的地方是,那明明是一个道观,为什么又叫他是将军庙呢?我跟猴子打招呼说回去别说我们去将军庙了,不然会挨揍的,猴子吐吐舌头说不会说的,我俩还拉钩了,才各自回家。

  回家之后也没有出现什么异样,老妈总以为我又跑到哪里去野了,也没管,一直到晚饭吃饭,小红霞的妈妈来了我家。

  这一下我知道完蛋了,果然她妈那个大嘴巴就开始说,我和猴子对她女儿如何如何,叫我妈好好管教我之类的,其实那一天我真的没有看见小红霞的屁股,裤子还没脱掉呢,她妈就来了,不过她妈再厉害也想不到,若干年后,猴子还是把小红霞的裤子给脱下来了。

  我妈一边给别人道歉,一边就拧我的耳朵,我很怕我妈,她有三招对付我:拧耳朵,拿竹子的枝丫抽我屁股,还有就是下跪,看今天这阵势,三样我都逃不掉了,果然在小红霞的老妈走后,我已经被拧着耳朵提到半空中了,接着就是下跪,我老老实实的跪着,因为这时候我要反抗,等于招呼竹丫来抽我,我妈也不理我,只是告诫我以后不可以再去那里了,最后还是我爷爷求情在帮我站起来。

  我爷爷很心疼我这个孙子,在那个物质贫乏年代,他总是偷偷的买点零食给我吃,又或者炖肉的时候弄点给我吃吃先,爷爷抱着我给我揉已经麻木的膝盖,我就问他为什么那里是不可以去的翱。

  爷爷说那边闹鬼的,当年红卫兵放火的时候,唯独没烧掉那座大殿,带头放火的人没过多久就被发现上吊在那座大殿的大梁上,从此以后,村子里就锁掉了那庙的大门。

  我问爷爷,那个棺材是谁的,可是爷爷听我提到棺材的时候就显得很忌讳,怎么也不肯说。

  没过几天,我就开始身上出红疹子,然后就是发高烧,上吐下泻,我妈抱着我去医院,医生说是病毒性感冒,又是打针又是吃药,反而我一天不如一天,本来就比较瘦的我,那时候只剩下个皮包骨,还浑身痒痒,一抓就破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