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五章 马头山的驿站

  那个年代,农村生产队里几乎都有一个杀猪佬,所以找三个杀猪佬倒也不算什么难事,外公出去不一会儿就叫了三个杀猪佬回来,每人都带着杀猪尖刀。

  外公把事情简单的跟三个杀猪佬交代,他们三个各个都是五大三粗,邋里邋遢,一副凶神的样子,接过外公递的烟,又喝了几口酒,等到半夜12点整,从外婆家出发,送着查文斌回家。

  后来,这几个杀猪佬我也去求证过,他们中的2个还在世,他们说那一晚虽然是夏天,但是却感觉有冷风一直在吹,走在路上总感觉后面有人跟着,只是查文斌不许他们回头,不许说话,让他们手握尖刀把他围在中间往前一直赶路。

  等文斌到家后,又给每人发了一包烟,每人拿了一瓶酒和一张符,让三个人回了家,并且把自己关在家里,一关就是七天不出门。

  第二天,外公外婆和小姨提着东西去看他,他都是闭门谢客。

  在查文斌闭关期间,外婆又带着小姨去医院做了个检查,结果一切正常,连当时宣布要外婆准备后事的医生都感觉不可思议。

  一连七天,外婆都去查家等,第八天早上查文斌开门了,外婆走进去,就让小姨给查文斌跪下磕了三个响头,以感谢恩人救命之恩,这查文斌也是个爽快人,再次谢绝了外婆的钱财,外婆死活要把钱给留下,查文斌无奈只好说:“嫂子,你若是真要感谢我,那么你家的那条小黑狗,能不能送给我?”

  别说是一条狗,就是一头肥猪,只要他开口,外婆也会毫不犹豫的送过去,立马点头答应下来,说回头让外公给送来。

  查文斌说:“不是我要贪图嫂子家的什么,只是这条狗开了阴阳眼,又是纯黑之狗,能识得鬼怪,放你们家里养,迟早会惹出事来,放我这里,还能得些用处,嫂子不要怪我就好。”

  后来我听外婆说,那时候小舅舅为了那条小黑狗还在家里闹过脾气,哭过鼻子,只是那条狗还真的就成了查文斌的伙伴又出现在另外一个故事里面,当然那是后话了。

  过了几日查文斌登门拜访,去了外婆家吃了中饭,又分别去了那两户落水小孩的父母家里,询问了小孩打捞上来埋葬的地方,然后就带着小孩的父母一起去坟山。

  那时候小孩死了也就是拿个破席子卷起来,找个小山包,挖个坑就埋了,也没留个什么墓碑之类的东西。

  去的路上,查文斌就问小孩的家人,问他们在小孩死后有没有再过去坟山,小孩的老爹说怕看了伤心,从死后,就再无去过,也是别人帮着去埋的,他们只知道埋在哪座山,其它的都不知道了查文斌,拿着罗盘,一边走,一边算,一行人就一直走到马头山上。

  说起这个马头山,我也是知道的,就在外婆家的大门正对面一座很高的山上,因为形状像一匹马,取名马头山,而且是平地里就这么一座凸出来的大山,感觉是有点怪异的地方。

  等他们爬到山顶,太阳都已经快下山了,终于找到了埋那两个小孩的小土包,已经是杂草丛生,若不是土色有翻新过,还真的看不出这里是一个坟。

  两户人家的人一看自己的孩子躺在这里遭罪,伤心思念就一下子涌现上来,跪在地上大哭起来,查文斌也没有管,只是在坟的周围踩着步子丈量,一支烟的功夫之后,文斌心里有了一点底就叫了两家人站在一起,说要挖开这土堆来。

  两家人当然是不同意了,其中一个小孩的爸爸还要打他,破口就骂:“你这哪里来的假道士,还要挖我家小孩的坟!”

  查文斌也不恼火,对他们问道:“你们可知这是什么山?”

  当然大家都知道这是马头山!

  “马头山?欧马面!对,这座山就是欧马面里的一个驿站,你们两家的小孩刚好埋的地点是在这马背上,给欧马面留在村子里做了一对勾魂的小鬼,永世不得超生!刨出来,我给重新做个法事,移个地方,你们也不想自己娃儿在地下还要造孽吧?”

  村子里也都知道前几天小姨的事,被他这么一说,也有点害怕起来,想着自己娃娃万一真的成了他说的那样,真的就遭了老罪了,死后都不得安宁,商量片刻,两个男人答应了,边上的人就开始挥着锄头刨起来。

  这两小孩埋的并不深,没多久,就给刨到了两个草席子,打开草席子的瞬间,所有人都呆住了,这两个小孩死了有两年多了,不仅没有腐烂,居然还有点栩栩如生,就仿佛和睡着了一般,两家人吓的再也不敢动弹,要知道这是六月天,不仅没烂连味道都没有!

  查文斌“哎”了一声叹口气:“没想到,成了这样,这两个娃娃的尸体不能再带进村子里了,不然迟早要惹一场瘟疫来,如今只能烧了他们,骨灰重新找个地方安葬”谁都知道人死了会烂,可这两个娃娃的涅不是闹鬼了是怎么了?事到如今,只能由着这个道士做主了,哪里还敢多半句嘴。

  吩咐众人去用干柴就地搭一个架子起来,等柴架子搭好,查文斌吩咐将两具尸体给放了上去,又在前面插了三根香,看了一眼之后,点燃了火堆之后,就开始念超度咒,送两个小鬼去往地府报道。

  烧完之后,收拣了骨灰,领了众人下山,又将两个小孩的骨灰葬在了水库边上,还给立了碑,这时候已经是天黑了,然后去外婆家吃了晚饭,就告辞回家了。

  小姨当晚就做了个梦,梦到两个小孩来跟她告别,还给她作揖,让她感谢一个道士,第二天外婆又去问了查文斌解梦,查文斌点点头说那两个小鬼应该是走了的,并且让外婆带话告诫村里人以后不能把死人葬在马头山上。

  虽然小姨没事了,但是经过那么一闹,也经稠体不怎么好,比较容易感冒,一直到她成年了才好转起来。

  查文斌经过那么一件事,渐渐有些名气了,也有不少人家办个丧事的去请他来超度,但是他从来都是分文不痊那个村子里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孩,受到惊吓了去找他,查文斌一般都是一道符烧了冲水喝下去就好,当然他也懂一点中医,有时候不是中邪,而是生铂他也会开点草药,严重的就推荐去医院看了。

  那时候,也有不少人去拜师,想跟他学这么手艺,但查文斌却从不收徒弟,平时也和普通人一样下地干活,上山砍柴,要是没有小姨那个事,大家甚至不知道他是一个道士。

  至于我见到他,那已经是在很多年后了。

  那一年,我六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

  我们村子也是在山区,我们村有个很大的庙,还是那种灰砖头的,听我爸爸说,那个庙也不知道是哪一朝哪一代的,我们的曾祖父从外地逃荒到这里的时候,就有了那个庙,不过那时候就已经没人管理了,这100年过去后,显得更加破旧。

  文革的时候,这庙很大的一部分都被红卫兵给放火烧了,把整个庙墙砖烧的通红,唯独剩下大殿没给烧毁,逐渐的,后来有人造房子什么的,就去那里挑砖来造房子,但是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用这些庙里的墙砖搭起的房子却很容易倒,砸死过一家人,逐渐的,大家就拿那里的砖来造猪圈。

  我们家也还有一块那儿的砖,那块砖在我小时候给摔断了,那块砖很重很沉,一面雕刻着的是麒麟,另外一面是光秃的,按照现在想法,应该是一块浮雕砖,被我爸爸小时候玩给拾了回来,这件事就跟座庙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