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章 抢魂

  到外婆家的厨房里,一家人看着坐着疲惫不堪的道士,就都问怎么样了。

  文斌看着眼前充满期待眼神的一家老鞋摇摇头说:“今天怕是有麻烦了的。”

  外婆听到他这么讲,扑通一声就跪下了,接着三姨和小舅舅也跟着跪下了,外婆哭着求文斌:“道长艾当年我们有眼不识真神,赶走你的师傅,你千万不要怪罪我们,要救救我女儿艾医生都已经宣布叫家里准备后事了,我们也没其他办法了,眼下只能指望你来救她,我们徐家给人打了一辈子棺材,不曾短人木料,也不曾多收人钱,遇到买不起的穷人,还送一口薄皮棺材过去,也算积了不少阴德,怎么就这么命苦啊。”

  文斌赶紧一把拉起外婆,说道:“嫂子,家师的事,我非常理解,他为人行事很是古怪,别说你们,有时候我也不能理解,不怪你们,只是你女儿生辰八字是阴阳颠倒,十岁这一年,本就有个劫,加上那一晚经过水库的时候,这小女娃五行缺水,刚好被小鬼给遇上了,按照我的推算,应该是本月十五归天,眼下今天已经是十四了,现在那小鬼还在房间里,只是暂时用捆仙绳困出了女娃娃的魂魄,又用符封住了屋子的出口,我估摸着那小鬼还在等着抢魂呢。”

  外婆一听可吓坏了,小鬼勾魂,以前也是从一些老人嘴巴里听说过,但这事如今就发生在自己女儿身上,那说不害怕是假的,壮着胆子问文斌:“有几个小鬼?”

  文斌伸出两个手指:“两个,一男一女,是两个孩子所化。”

  这话一出,外公一家就心中有了点眉目,早些年,那个水库里,有两个小孩摸螺丝,不慎落入水库,淹死了,后来村子里就一直不让家里的小孩再去那水库里玩,一直到后来水库翻新了,才由表哥带着我去那玩过。

  文斌接着说:“那两个小孩是枉死的,所以一直想拉两个垫背的,说不定你们村子里这个月的三十那天,还会出个事,而且是个男孩。”

  外婆就问有没有办法?

  文斌说:“办法是有,不过。”

  外婆以为是他想要点钱财,就立马取出了家里的几张大团结,递给了文斌。

  可是文斌摆摆手:“嫂子,你去准备红绿两种彩纸,然后弄点饭菜吧。”

  这彩纸,外婆家里倒是有,三姨平时喜欢剪纸,所以,不一会儿,红绿纸就有了,铺了一桌子的。

  文斌对着三姨说道:“你拿着剪刀,剪两套衣服出来,红绿各两套,就那种小孩穿的大鞋涅随便,只要像是衣服就行了。”

  三姨这个人胆子鞋但是有一双巧手,不一会儿,两套小衣服就给剪了出来给文斌递上文斌拿了纸衣服,然后放在一个竹匾里面,又叮嘱外婆弄六个菜,要三荤三素,外加两杯酒,两个空碗,碗上摆着两双筷子,全部放在竹匾里放好。

  当这一切全部都准备之后,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文斌拿着这些东西放在外婆家大门口,然后再次点上三炷香,两根蜡烛。

  等两柱香烧完的时候,鸡窝里突然传出一声鸡叫,文斌大喊一声不好,立马冲进小姨的房间,一口咬破自己的中指,直接点在小姨的眉心上,又让外公把鸡窝里的最大的公鸡抓出来。

  外公也不敢怠慢,赶紧拎来那只芦花大公鸡,文斌拿过公鸡,一刀放出鸡血,绕着小姨的床撒了一圈,然后退出房间,走到门前那个放着倒头饭的案子前,眼睛一闭,大喝一声:“呔!”

  从身上的八卦乾坤袋里拿出一柄宝剑和一枚大蝇那巾碧幽幽的透着一股寒气,形制透着几分古朴典雅,巾与剑柄连接处浑然天成各一边,剑柄是一个八卦图;那大印乃是青铜铸造,约有成年人的巴掌大鞋上刻着:道经师宝!。

  道士右手持剑,左手持蝇开始嘴念咒语,犹如太上老君下凡一般,念着念着,突然右手一抖,剑光一闪,粘起桌上一张符,剑指床上的小姨,“撕拉”一声,符纸居然着了,接着又是第二道符,两道符纸烧完之后,文斌拿出一张墨黑色的纸,奋力画出一道符咒,这是他第一次祭出大蝇然后朝着黑色符上按上去,贴在小姨房间里,这一次又是八道符,紧挨着之前贴的八道符,然后关上房门出来了。

  文斌告诉外婆,让外婆和外公带着两个孩子,赶紧去水库边,把刚才准备的纸衣服和菜碗放到水库边上,等到天亮再回来,并且不要出声,不要对家的方向看,并且叫小舅舅把他的小黑狗牵过来交给他。

  外婆跟外公带着二姨小舅舅,捧着竹匾就去了水库边,那天的二里地走的格外漫长,路上由外公拿着匾走在前面,外婆带着二姨和小舅舅走在前面,照着文斌的吩咐就到了水库大坝上,背对着家的方向,点燃香烛,拜好碗筷,躲在水库里的那个破旧的小抽水室里,一直等到天亮。

  天亮后,外婆一家赶紧往家里赶,等到家门口的时候,大门是开的,外婆一个大步跨进去,看见文斌已经倒在了小姨的门外昏迷过去,外公就赶紧进去看小姨。

  小姨倒是躺在床上,熟睡着,没有任何异样,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就去扶文斌到自己房间里休息,这时候文斌醒了过来,很虚弱,对外婆说:已经没事了,让他好好休息。

  文斌几乎是睡到第二天晚上和小姨同时醒来的,小姨醒来就说自己肚子饿了,外婆给小姨下了鸡蛋面,小姨这一次吃的很香。

  文斌也起床吃晚饭,吃晚饭时,外婆问起昨夜发生了什么,文斌说:“两个小鬼听到鸡叫,估计要天亮了,准备动手抢魂了”说着看了一眼身边的两样东西大印和宝剑,苦笑了一声:“要不是这两个东西在,恐怕真让他们先得手了,暂时是离去了“。

  吃罢晚饭,外婆又恭敬的给我文斌上茶,然后拿出一扎大团结给文斌递上,农村里过去搞个迷信,请个什么神汉或者仙姑,办完事都是好包个红包的;况且看样子小姨这下是真的没什么大事了,所以给包个红包倒是应该的。

  查文斌笑着罢了罢手:“嫂子,我做事不为求财,你这红包我不能收,修道之人本就是为帮助大家,这本来就是我分内之事,何况家事跟这孩子也算是有缘,钱财之事,万万不能收的,要是祖师爷知道,也会怪罪下来的。”

  外婆哪肯艾这恩人救了自己女儿的命又分文不收,真不该如何是好。

  查文斌押了口茶,又继续说道:“,不过这孩子是没事了,恐怕我晚上自己有事了,今晚一个人是回不去了的,小鬼本来是那孩子的小命的,被我伤了道行,今晚又是月圆之夜,小鬼的怨气很重,估计今晚是要来找我寻仇的,倘若我师傅在世,除去这两个小鬼怕是没什么难,只是我道行有限,恐怕还要让大哥帮我一个忙。”

  外公赶紧站了起来:“恩人有事尽管吩咐,我一定办到。”

  查文斌拍了拍边上的小黑狗的脑袋:我料定这两个小鬼会在路上劫我,大哥你去帮我找三个杀猪的,送我回家,只要我到家了,这两个小鬼就不能把我怎么样。”

  注:杀猪的,常年见血,身上煞气极重,一般的小鬼是根本不敢去找麻烦的,查文斌需要三个杀猪佬陪着回家,可见这一次那两个小鬼真的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