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章 怪病

  发出这声惊叫声的不是别人,正是原本已经熟睡的三姨。

  在小姨入睡之前,一切都很正常,到了后半夜,三丫迷迷糊糊的听到稀稀疏疏的起床声,她以为是秀要起夜,这孩子平日里是不起夜尿尿的,怎么今晚爬起来了,借助窗户外的月光,看到九岁的秀儿爬起了床,三丫以为妹妹只是起床尿尿,所以也没在意,于是一个转身继续睡觉了。

  过了大概一根烟的功夫,三姨忽然就被惊醒了,因为她没有感觉到妹妹回被窝的动静,于是转过头想看看。

  这一砖头不要紧,三姨却看到了这辈子最恐怖的一幕,窗户前的妹妹,朝着窗外的月亮跪着,一个哆嗦把还有点迷糊的三姨给彻底吓醒了,她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故意壮着胆子咳嗽了一声,没有反应,三姨这人自小胆子就特鞋一只老鼠都能让她吓的半死。

  三姨轻轻的对着小姨喊了声:秀?但是跪着的妹妹依然没有丝毫反应。

  三姨又加大了声音再喊了一声:秀?你咋了?妹妹还是没有反应。

  她赶紧下床,连鞋子也顾不上穿,赶紧下地去看妹妹,三姨光着脚几步迈向跪着的妹妹,把手按在她的背上想转过妹妹,却发现平时手无缚鸡之力的妹妹,居然没有被她转动,借着月光,三丫绕到前面去一看,她看见了她这一辈子最难忘的画面,跪着的妹妹,嘴巴里嚼着用来点亮的白蜡烛。

  那时候的农村经常没有电,所以大家不得以总是用蜡烛来代替电源,并且还舍不得用呢。

  此刻的小姨嘴里嚼着蜡烛,面无血色,眼神呆滞而无神,一动不动的看着月亮,三姨吓的发出了这辈子最大的声贝:啊。

  这一叫,叫醒了外公外婆和尚未成家的小舅,也叫醒了小姨在出生的时候就被人算到的那个劫难。

  当外公披着外衣跑到她们房间的时候,三姨已经说不出话了,啪的一下,打开电灯的一刹那,小姨已经是昏阙在地上,旁边的蜡烛咬痕清晰可见。

  当外公抱起女儿的时候,看着她的脸色和嘴里的蜡烛也惊讶了,全家人把目光转移到那跌倒装的三姨身上。

  外婆一把拉起三姨:“这是怎么回事儿?你妹妹怎么了?!”

  三姨当时已经完全吓的说不出话,只有不停发抖的身体和打着颤的牙齿告诉众人她仿佛看见了很恐怖的一幕。

  外公抱起已经昏迷的小姨放到床上,外婆抱着发抖的三姨,而才12岁的小舅手里抱着的那条小黑狗在进来这个屋子之后就开始狂吠,不停狂叫有点渗人,外婆不耐烦的让小舅把狗抱出去,只是那条狗出去后,又在房门外叫,只是不进来。

  外婆可能也被叫的有点烦了,于是就对着那条狗大喝了一声:“再叫!再叫把你宰了!”说来也奇怪,一声大喝过后,那条黑狗居然吓出了尿来,然后夹着尾巴就跑回了狗窝。

  过了一会儿逐渐平静下来的三姨跟外公外婆讲述了自己看见的那一幕,把外公外婆也听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三姨说完后,忍不住又开始啼哭,却被外婆一把捂住了嘴巴:“不准哭!”

  三姨只能强忍着恐惧,哼哧哼哧的出着粗气,过了没一会儿,小姨开始迷迷糊糊的动弹了,然后就开始吐,狂吐,吐出来的东西夹杂着腥臭,有刚吃下去的蜡烛,也有已经呈现半消化状态的晚饭,真当是五颜六色,让人作呕。

  外婆其实是懂一点土医术的,那么晚了也没办法,就烧苦丁茶给小姨喝,这个苦丁茶我小时候也在外婆家喝过,治疗小孩吃坏了很有效,具体是用家里养的鸡肫外面那层皮晒干,外加茶叶放在铁板上放火里面烤,烤焦后,磨碎了冲水喝下去,能祛除小孩积食,据说有驱邪气,助消化的最用,真的挺有效。

  外婆按照小孩子吃坏了,也就是积食的土方法给小姨灌了水下去,小姨却死死的咬紧牙齿,反正就是灌不下去,偶尔灌下去的一点也被她给吐出来了。

  最后没办法,让外公捏开小姨的嘴巴,让小舅舅按住她乱踢的脚,外婆强行灌了不少下去。

  这苦丁茶灌下去后,小姨倒是安静了一会儿,只是三姨再也不敢睡了,于是外公和外婆留在了小姨的房间里陪着小姨睡,让三姨和小舅舅去他们房间睡。

  此时的小姨已经有点清醒了,没一会儿,倒是不吐了,又开始拉肚子,如此反复的折腾到天亮,外公和外婆一夜不眠,一直到第二天一早赶紧送到镇上的卫生院。

  卫生院的人一看,说怕是吃坏了,按照急性肠胃炎给小姨打点滴,护士刚把针头插进小姨的手臂,后面就被小姨一把给扯了,怎么都不肯配合医生治疗,最后医生没办法,改用屁股针注射,还需要外公死死的抱着她,不让小姨乱动弹,如此折腾了半天,小姨已经只会不停的吐苦水,镇卫生院的一生建议外婆给送到医疗条件更好的县医院

  当天中午,外公外婆带着小舅舅和小姨就去搭车去县城,到了车上之后,因为晕车,所以外婆抱着小姨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那时候的公交车是很紧张的,外面挤着上车的人很多,就包括小舅姨和外公两人。

  外婆拉开车子钵想透口气,突然小姨一个箭步从窗户口钻了出去,刚好被外面的外公眼疾手快也接住了,小姨一边哭一边喊:“妈,你带我去医院,我这个病治不好的,我要死的,你带我回家”任凭外公怎么哄,就是哭个不停,死活不肯上车子,那一年她才九岁艾小姨说的这句话,是小舅后来亲口告诉我的,因为他当时在超可是小姨却告诉我她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只依稀记得自己小时候生过一次大铂别的就不清楚了。

  话说,在外面接住小姨的外公就把小姨又从窗户塞进了车子,外婆这回可把小姨抓紧了,一把把她牢牢的抓好,任凭她的哭喊也不理睬,车子载着一家人不安的心缓缓的驶向县城。

  到了县医院,拿着镇医院开的介绍信,院方马上给小姨安排了住院手续,医生检查了一番后,开始也按照吃坏了方式治疗,在治疗期间,小姨不只一次的乘着大人不注意,跑出医院,到最后实在没办法,外婆一狠心用布条子绑着小姨,也不敢睡觉,几个人轮流看着她,就连上厕所也是在病房里解决,哪里还敢放她出去。

  1986年,那时候大家的条件都普遍不好,医院也是吃食堂的,起先每次外婆给小姨从食堂打来的饭菜不是被她打翻就是一点都不沾,全靠营养液维持着。

  大概是住院的第三天,那天中午外婆照旧去食堂打饭,打来的饭,大家一尝,是半生的,饭没烧熟,也就是俗称的夹生饭奇怪的是,这一次放在小姨面前的那碗夹生饭却让小姨留了口水,她第一次开口说自己要吃饭。

  外婆诧异的把她解开布条子,小姨几口就把一碗半生的米饭给吞了下去,并且嚷嚷着还要吃,结果外公外婆二姨,以及小舅舅手中的夹生饭都被小姨一个人给吃了,肚子鼓的很大,但她嚷嚷着还是要吃,这可吓坏了一家人,外婆赶紧过去找了医生过来,医生一看这孩子都成这样了,哪里还能再吃,连输液管都给拔了,给喂了点消食片就走开了。

  晚饭时间,米饭正乘,小姨又开始不进食了,本以为是她中午吃多了,第二天第三天无论是多好的饭菜放在小姨跟前她都不张嘴,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第四天的晚上。

  那天晚上小姨还是不吃饭,看着日渐消瘦的小姨,外婆含着眼泪心疼的要命,怎么哄都不管用,无奈之下外婆去外面花钱买了一份夹生饭给小姨试试,结果不出所料,小姨又吃了个精光,一直吃到肚子又鼓起来为止,医生也解释不了,只是叮嘱不能给她吃这种夹生饭了,小孩的肠胃本来就不好,这种食物反而更加容易加重病情。

  之后两天,家里人不敢再给她吃夹生饭了,医生对小姨也没个头绪,一直持续到第七天的时候,小姨突然又昏阙了,并且开始抽筋和口吐白沫,心跳血压都开始下降,医生说,你们还是准备后事吧,这孩子怕是保不住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病。

  那时候的外婆很坚强,她也没有哭,只说了一句:“要死也不能死在医院里,不管怎样也要拉回家去!”,说着就连夜叫车给拉回了老家,回来的路上外婆想起当年的那个疯道士,让外公再去找他,可那已经是九年前路过这里的一个疯道士,那时候既没有电话,也没有名片,茫茫人海,从何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