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章 小姨的九年预言

  中国道家文化源远流长,至今已有千年历史,高人层出不穷,漫漫岁月长河之中,有多少关于道的记载或湮灭于历史尘埃或流落于民间乡土,曾经辉煌一时的道家如今多半成了旅游文化景点……

  有这样一个道士,他的一生是传奇的,也是曲折的,更多的是无奈的,他救过很多人的命,其中包括我的,也包括我小姨的;从老家很多人那里打听这个道士的一生。

  讲述最后一个道士:查(zha)文斌的一生,由一个小故事引出的一个人。

  查是一个不多见的姓氏,百家姓是这么记载的:查(zha)姓是中文姓氏之一,在《百家姓》中排名第397位一是出自姜氏,炎帝后裔春秋齐国齐顷公儿子被封于“楂”,后代以封邑作为姓氏,成为“楂姓”,后来去掉“木”字边旁,成为“查姓”二是出自芈姓春秋楚国公族大夫封在查邑,后代以邑地名为姓氏。

  第一章 小姨的九年预言

  浙西山区有个村子叫洪村,村子里有一户徐姓人家,当家的男人是个木匠,做得一手好木工活儿,人称徐鲁班,祖上经常干的营生就是替别人家打棺材,到了他一辈,自然也就继承了家业,虽然有个好手艺,但碍于做的是死人生意,也鲜有平常人家的女子看得上他,几经波折,托媒人总算是在邻村给娶了个媳妇儿,那个年代有一样东西欠发达,便是避孕,十年间生了三女二男,这家里人口一多,开支就大,夫妻两人一商量,就给媳妇儿送去给做了结扎。

  徐鲁班是谁?就是我的外公。

  又过了十年,没想到外婆居然再次怀孕了,外公也不知是喜是忧,这自家媳妇明明做了结扎,为何还能怀上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十月怀胎,瓜熟落地,外公也没想到自己40岁的人了,竟然还得了个女儿,他给这最小的女儿取名叫“秀”,也就是我的小姨,那一年是1977年。

  外公老来得女,自然也是欢喜的不得了,待女人满月那天,大办宴席,村间邻里也都来贺,就在一片喜庆之余,这徐家前面路过的一个身着破烂道袍,背着八卦布袋的道士有好事的人就喊退这道士,出主意说这户主人家刚得了个千金,让这道士给算上一算,看看命相那道士倒也爽快,过来瞅了一眼襁褓中的小婴孩,当即掐指一算,却突显大惊之色,把这男主人徐鲁班给叫进了内屋,小声的说道:“主人家,您喜得千金,本来是可喜可贺之事,但小道有一句话,不知道今天当讲不当讲。”

  外公虽是个木匠,但也通情达理的很,笑着说:“你这道士,有话便说就是,不管讲的好与不好,一会儿开席了,都请你喝杯酒!”

  那道士看了一眼徐鲁班,说道:“你这小女儿虽然长的漂亮,但恐怕将来不怎么好养活。”

  外公一听就急眼了,刚得了个女儿,你这不知哪来的道士就在这瞎咧咧,说出这样晦气的话,上去就推了一把:“你这道士太不识抬举,怎么能这样乱说话呢?”

  这道士本来就是衣着破烂,被徐鲁班这么一推,竟然把衣服给撕破了,从他坏里掉出个铜疙瘩来,滚落到地上来。

  里面的嚷嚷声惊着里在房间里待客的外婆,过来一看,一个衣衫褴褛的道士正在跟自家男人纠缠呢,上去分开两人,听我妈说还真是个人物,先是不问缘由的痛骂了一顿徐鲁班的无礼,又跟那道士赔礼道歉,拿出针线给他缝补好了旧衣,说什么也一定要留下人家吃顿饭,那道士推脱不过,便和众人一道入席,几杯小酒下肚,脸色一红,就开始吹自己是茅山掌门,道术了得,不想却引得宾客哄笑。

  不知那道士是喝多了还是怎的,席间众人再次问起这个婴孩的命相,他竟然再次说道:“这小女娃娃是一个短命儿艾不好养活的很,只怕将来有难啊”这众人一听,你这道士怎么好心没好报,还敢口出狂言,特别是外公,刚刚压下去的火头,蹭的一下又窜起来,跑进屋内拿出一把斧头就要砍过去,幸好被众人拦下,在那破口大骂。www.guidaye.com

  外婆这回可是听的真真切切,不免脸上也挂不住了,朝着那道士喊道:“哪里来的野道士,我好心招待你,你却这样诅咒我的女儿!快点滚出去!”

  不想那道士被这般辱骂,却也不恼,摸了摸胸口,又看看天,扫了一眼众人说道:“主人家不要生气,小道也是实话实说,你这个女娃娃,恐活不过九岁,若是到时有难,可以来安县五里铺找我”说完,朝着众人作了个揖,转头边走只留下一行人面面相觑和外公一家人气的直哼哼,虽然大家劝道不要当真,但却在本有点迷信的外婆心里留下一个阴影。

  转眼间已是九年之后,小姨不仅长得健康聪明,而且还十分漂亮,尤其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是讨得大人欢喜,慢慢的外婆家的人对于九年前道士说的那番话已经逐渐忘记了。

  农村地区有不少地方死人了是需要大办丧事,也就是所谓的喜丧,全村的人都要过去帮忙治丧,大家还要大块喝酒,大口吃肉好不热闹,但是一定有一份菜是每家都有的,就是一份白豆腐,所以白喜事也叫做吃豆腐饭。

  1986年的夏天,也就是我出生的那一天,洪村里死了一个老人,在那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有一场白喜事,意味着可以打打牙祭,外公和外婆,带着小姨去吃豆腐饭。

  席间,小姨也跟着吃了不少油水下肚,宴席完毕,一家三口人趁着天上的星星亮光往家里赶路,那户人家离外婆家有约莫两里地,在必经的路上,有一个水库,也就三百来米长,那个水库再我小时候后还时车跑去游泳,每次都是被外婆抓回来一顿好揍,也不说缘由。

  那一段路呢是没有人家住的两里地,走走也就10来分钟,况且这一条路,平时也走的不少那一晚的月亮,星光都特别亮,照的那条小路一片惨白,根本就不需要手电来照明。

  夏天的农村,有一样东西总是能吸引小孩子,那就是萤火虫,小姨在追逐着前面的萤火虫,一边追一边笑,虫子一闪一闪的往前飞,小孩就跟着后面跑;后面的外公和外婆也离着不远,笑呵呵的看着孩子。

  外公抽着旱烟对着外婆说:“是谁说我家闺女不好养的,这孩子自打出生,就连个小病也都不曾生过,我看那道士就是个江湖骗子!”

  外婆叮嘱着小姨跑慢点,没一会儿,就到了家。

  小姨本来小时候是跟着外公外婆一块睡的,长大些后,就把她给安排到她三姐那去睡了,外公有四个女儿两个儿子,大姨和大舅和我妈都已经成家了,就剩下这三姨和小姨以及一个小舅舅还在家里。

  睡觉前的小姨跟三姨说着今天吃席时吃着的好东西,惹得三姨好生羡慕,自从这妹妹降临之后,外公家有点好的,都是尽可能的留着给小姨,就拿吃玉米来说,小姨拿到的永远是靠头的那截,三姨吃的永远是尾巴上那半截,不过小姨确实也惹人喜欢,三姨给她洗了脚,就给抱到床上去了,在三姨陪伴下,小姨很快就入睡了,一直到后半夜的一声惊叫声划破了徐家已经平静了九年的生活。

  在三姨陪伴下,小姨很快就入睡了,一直到后半夜的一声惊叫声划破了徐家已经平静了九年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