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中魂 第二十四章 古墓探秘

    在此之前,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马国敬和瘦猴身上,却忽略了这位不显山不露水的画家汪峰。如果这幅画真的和《锦囊天书》有着某种联系,那么汪峰很可能就是最后的犯罪嫌疑人了。然而,再次仔细比对图上的穴位和画上红枫树的位置后,罗洛发现了一个难题。
    画面上的大黑山成一个明显的“人”字形,很像人体图上的两条大腿。在它右边那条山岭上,从下到上依次排列的四棵红枫树,分别对应着人体图上脚心的“涌泉”穴、脚腕的“中封”穴、小腿的“漏谷”穴和大腿的“地机”穴;再往上就到了大黑山的山顶,它所对应的位置应该是“会阴”穴,但那里却没有红枫树。也就是说,大黑山只是和人体图的下半部份相对应,“会阴”穴以上全都没有了着落。事实就是这样呢,还是其中另有玄机?罗洛沉思着,抬起头来问鲁所长:“大黑山上真的有这些红枫树吗?”
    “有啊。但它们的位置和数量,我从来就没有注意过。汪峰不愧是艺术家,观察能力就是与众不同。”
    “它们有多大?”
    “很大,一个人根本抱不过来。”鲁所长一边说,一边伸出双臂比划着。
    一直默默地站在旁边的小秀才,这时突然一拍脑袋说:“我记得小时候听爷爷说过,我们张家祖祖辈辈流传着一个习俗,就是照顾那些红枫树。发现一棵枯死了,就立即在原来的位置种上一棵。”
    蒋超好奇地问:“为什么?”
    小秀才摇摇头:“我也曾问过这是为啥,爷爷说他也不清楚了,总之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
    “你们祖上有叫张千里的人吗?”
    “噢,按照族谱上的记载,他是我们的第一代先人。”
    三人相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罗洛又开始聚精会神地研究那幅画和人体穴位图。工夫不负有心人,很快他又发现了一点名堂:在那幅画上,山顶和最后一棵红枫树之间有一团小黑点,乍一看似乎是作画时无意中滴下的墨汁;罗洛对照人体穴位图,发现那里正是“阴谷”穴的位置,上面同样也有一团小黑点!
    “阴谷,阴谷……”罗洛来回踱着步,嘴里轻声念叨着。忽然,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浮现在他的嘴角上,他推开图和画,对两位年轻人说:“带上武器,出发!”
    鲁所长应声走出门外,又被罗洛叫住了,让他至少带上三支高亮度的手电筒和一些干粮。鲁所长点点头,回所里准备去了。罗洛从桌上拿起那本《锦囊天书》,放进蒋超随身携带的皮包里,两人一起出了门。下楼时,他嘱咐小秀才说:“你今天要寸步不离地守在店里,发现汪峰回来,立即报告!”
    小秀才尽管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一听罗洛对自己委以重任,心里非常高兴,把干瘦的胸脯拍得“咚咚”响:“罗老,我办事,您放心!”
    在前往大黑山的路上,鲁所长一边急匆匆地走着,一边忍不住提出心中的疑问:“汪峰为什么要抛出《锦囊天书》呢?他神不知鬼不觉地行动,不是更好吗?”
    罗洛回答说:“很简单,他已经发现了书里的秘密,《锦囊天书》对他没有用了。如果不把我们的视线转移到别人身上,我们还会怀疑李小军将书藏在大黑山里,去那里没完没了地寻找,他没法获得充足的作案时间和理想的作案环境。他相信我们在短时间内绝对解不开书中的谜,更想不到我们会从他那副画上得到启发。因此,他并不觉得抛出《锦囊天书》是冒险。”


    蒋超插话说:“自作聪明,弄巧成拙,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是许多罪犯共同的毛病。”
    进了大黑山,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三人一边嚼着饼干,一边警惕地观察着四周。这是山里最热闹的时候,几只松鼠在头顶的树上跳舞,一头斑羚从远处山岭上一闪而过;天空中山鹰盘旋,溪水里游鱼闲逛……三人来到一座小山峰上突出的地方,向右边的山岭张望,果然发现万绿丛中几点红,密林中有几棵红枫树,位置和汪峰画的一模一样。罗洛在心里默记下了它们的位置,然后穿过两条山岭之间的山谷,来到右边山岭上。罗洛翻开《锦囊天书》里的人体穴位图,在最后一棵红枫树和山顶之间确定了“阴谷”穴的位置。走到那里一看,三人不禁吃了一惊:正是罗洛上次发现诗碑的地方!
    罗洛很快在附近发现了另外一个人的脚印。跟踪着脚印,他们来到一个隐蔽的洞穴前。洞口四周长着足有一丈多长的茂盛的野草,枯死的草根堆积了厚厚一层,从洞口上方倒挂下来,如同一道天然的帘子,把洞穴遮得严严实实。如果不是有心寻找,根本发现不了它。罗洛刚要带头往里钻,蒋超拦住他,轻声说:“还是我打头阵吧。”说罢他一手持枪,一手拿着手电筒,蹑手蹑脚地往里走。罗洛依然走在中间,鲁所长断后。洞穴开始时不大,得佝偻着腰走路;也很暗,需要三人同时打着电筒。走了大约一百米后,洞穴变得宽敞一些,乱石堆彻的路面也平坦起来,显然是经过人工营造。这时他们的眼睛适应了黑暗,发现洞穴里其实透着微弱的光线,可以看见周围模模糊糊的轮廓,不用担心撞到石壁上去于是他们挺直了腰板,继续搜索前进。
    走不多远,前面出现了一条岔路,领头的蒋超停下了脚步,回头用目光征求罗洛的意见。罗洛让他掏出《锦囊天书》,自己用电筒照着看那幅人体穴位图。从图上看,他们已经走过“会阴”穴,进入人体腹部了;再往前右边是“水道”、“石关”、“步廊”、“库房”等穴位,左边有“石门”、“玉堂”、“神藏”等穴位。罗洛想了想,提议兵分两路。鲁所长自告奋勇单独走右边,罗洛点头同意了,嘱咐他如果碰上汪峰,就将他捉拿归案,至少也不能让他盗走了地下的文物,并约定一小时后在前方两条道路相交的地方会合。鲁所长答应一声,立即离去了。
    罗洛和蒋超转向左边,向着“石门”穴方向前进。走了几分钟,四周光线越来越暗,空气里充满了塞鼻的霉腐气味,令人呼吸不畅。过了一会儿,蒋超又停下了脚步:前面是一堵光乎乎的石壁,已经无路可走了。罗洛轻声说道:“看来我们到‘石门’了。”蒋超点了点头,两人走到那道石壁前,用电筒一照,果然发现有一道很细的缝隙,旁边有一个拳头大小的按纽一样的东西。罗洛左右旋转了几下按纽,只听见一阵轻微的响声传来,石门缓缓移开,罗洛用电筒一照,在它后面是一间阴暗空旷的石厅,电筒光根本没法穿透它的范围。

    蒋超刚迈步跨进门去,突然传来一声异响,有什么东西迎面飞来。罗洛惊呼一声“小心”,两人来不及躲闪,就被几点轻飘飘的东西砸中,笼罩在腾空而起的一团尘雾里了。罗洛一边捂着嘴,一边好奇地一照掉在地上的残渣,笑笑说:“这是机关发出的暗箭,说不定带有剧毒。幸亏时间过得太久,它们早已失去了效力,否则我们就要英勇牺牲了。”
    接着他又沉思着说道:“如此看来,汪峰还没有来过这里。如果他也在这座古墓里,那一定是去了右边的‘库房’。”
    一进入石厅,罗洛就敏锐地感到,空气居然比外面还要清新一些。在用电筒照遍了四面石墙后,他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原来墙上有许多很深的小孔,有的还透着隐约的光。罗洛心想:如果这里就是《遣唐使秘闻录》里那位黑妞姑娘的墓地,那么这样的设计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那位多情重义的张千里为了践行自己的诺言,必定经常来黑妞的坟墓里看望她,空气不流通当然不行。他的这一设想很快得到了证实,蒋超首先在石厅中央发现了一座坟墓。
    坟墓不大,但做工非常精细,每块石头之间的缝隙连一根头发也掉不进去,并用一种涂料粘合。尽管年月已久,依然基本上保持着原貌。坟墓前立着一块石碑,上面自上而下、从右到左刻着这样两行字:
    千秋忠烈侠女颜黑妞之墓
    大唐至德元载十月甲辰立
    墓碑旁边还有一块碑,上面刻的是一篇墓志铭,有的地方残缺了,有的文字模糊不清,但从大意来看,和岩崎博己的记载差不多。铭文最后的落款竟然是“太真道人”,引起了罗洛注意。他对蒋超说道:“‘太真’是杨贵妃曾经用过的道号。杨贵妃的真墓从来没有发现过,引得历代人们对她的下落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成了一桩历史悬案。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可能对寻找贵妃墓提供许多线索。我们得尽快报告有关部门,让考古学家来破解这个谜团。”
    两人匆匆看了看石厅里其他地方,确定这里就是人体穴位图中的“玉堂”穴后,就又继续前进了。进入“神藏”穴时,他们发现有许多文物,为了安全起见,罗洛让蒋超返回“石门”穴关上了石门。越往后走空间越狭小,到后来两人不得不弯着腰走路,和刚进墓穴时的情景差不多。走过一段“瓶颈”后,空间又渐渐宽敞起来,光线也越来越强了。最后到达一个三岔路口,向前是明亮的洞外世界,向右拐又是一条越来越暗的通道。在进入通道和鲁所长会合之前,罗洛好奇地向前走到尽头一看,外面原来是一道绝壁。远处群山起伏,近处白云飘荡。蒋超打开人体穴位图一看,确认这里正是人体头顶上的“百会”穴。
    两人刚要返身往回走,突然发现在路边石壁的一个角落里,坐着一具骷髅!旁边的石壁上有用黑色石头写的一行字,已经有些模糊了,罗洛凑近仔细辨认,写的是:
    人称陈阴阳的中国人陈正男天葬于此,请勿打扰,谢谢。公元1967年8月25日。
    蒋超叫了起来:“难怪人们说他失踪了,原来躲到这里来了,他可真会选择地方。”接着他又产生了疑问,“会不会是他把李大川带到这里来之后,李大川想独占这个秘密,把他杀了呢?”
    罗洛摇摇头:“从他死亡的情形来看,他死前没有任何挣扎反抗,没有留下任何被杀的痕迹。另外从死亡时间来看也和1967年比较吻合,而李大川送他离开的时间是在解放前夕。”
    蒋超沉思着自言自语说:“他为什么死得这么离奇呢?奇怪。”
    因为牵挂着鲁所长,两人匆匆离开了,从右边通道往回走。走不多远,迎面射来一道电光,蒋超高声问道:“是老鲁吗?”那边应了一声。三人会合后,鲁所长一脸沮丧地摇着头说:“汪峰逃掉了。”
    “文物没损失吧?”
    鲁所长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说:“有一个石箱被他撬开了。”
    罗洛一挥手:“事不宜迟,我们赶快下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