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中魂 第二十二章 深山擒魔

    思绪从遥远的大唐回到现实中,三人才发现森林里越来越暗,肚子也饿得“咕咕”直叫起来。搜索工作没有取得进展,罗洛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下令继续搜索前进。两位年轻人暗暗叫苦,却又不好意思反对。到了一个山谷口,面前出现了两条隐约可见的小路,鲁所长挠挠头皮,回头问道:“罗老,左边一条是采药人常走的路,右边是猎人进山的路,我们怎么走?”
    罗洛抬头看了看,沉吟了一下说道:“猎人猎人,咱们也是来‘猎人’的,就走猎人的路吧。”
    鲁所长答应一声,抬腿便走。谁知刚走了几步,身后的罗洛突然发出一声惊呼:“等等——”
    鲁所长回头一看,只见罗洛重重地拍了一下额头,自言自语说:“真是越老越糊涂啊,差点被人家蒙住了!”然后他把手一挥:“撤!”
    两个年轻人莫名其妙,一听撤退求之不得,也不问是什么原因,转身抬腿就往回走。三人一阵风似的下了山,远远看见龙世泰的家门口聚着一群人,走近一看,苏小玲哭得天昏地暗,龙母也在一旁不停地抹着眼泪。众人一边安慰她们,一边议论纷纷。有人摇头叹息:“太歹毒了,连孩子都下得了手。”有人咬牙切齿:“这个丧天良的,天打五雷轰!”
    连老实人刘立业也忍不住开了口:“想不到我们白果村,竟然有干得出这种事情的人……”
    鲁所长向众人一打听,原来龙家的两个女儿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吃了有毒的糖果,生命垂危,刚被紧急送去医院了。龙母送上从孩子嘴里掏出来的糖果给他们看,并且说,这种糖果不是家里的,她们没有在学校的小卖部买过,也没有老师同学给她们。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恐怕只有她们才知道。罗洛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三人反复看了几遍,看不出什么名堂,于是立即离开了龙家,匆匆下山向医院赶去。
    到了医院,院长带领他们找到了负责抢救的医生,得知大的孩子中毒较轻,已经脱离了危险,小的一个还在抢救中,三人稍稍松了一口气。走进病房一看,龙世泰守在女儿的床前,双手托着下巴正在发愣。见到鲁所长,他一下子跳了起来,抓住鲁所长的肩膀摇晃着,气极败坏地大声说:“鲁所长,查出是哪个狗日的下毒没有?他妈的,老子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鲁所长正不知该如何安慰他,罗洛走上前来,把龙世泰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这件事情百分之百是李小军干的。”
    龙世泰惊讶得下巴差点掉到了地上:“他不是死了吗?”
    “死了还可以活过来嘛。”
    龙世泰愣了片刻,然后摇摇头:“我不相信。他又不是神仙!”
    “今天凌晨有人报案,说在山里看见一个满脸是血的人,在摘野果子吃,定睛一看居然是李小军,吓得他魂不附体。我们听了也不相信,但人家说得有鼻子有眼,不能置之不理呀。我们到了那人说的地方,果然在地上和树上发现了几点血迹……”
    “那也不能证明就是他留下的呀!”
    “我们也这么想。后来再一想,挖开他的坟墓看看有没有尸体,不就明白了吗?打开棺材一看果然是空的,不得不信了。”
    龙世泰半信半疑地问:“可是……他为啥要对我女儿下毒手呢?”
    罗洛微微一笑:“抓到李小军后,不就一切都明白了吗?”
    龙世泰沉思着点点头:“这家伙对哪座山都很熟悉,要抓他可没那么容易。”
    “我们分析认为,对李小军来说,鬼湾才是最安全的藏身之所,他一定躲在里面。我们决定今晚在那里守株待兔,将他捉拿归案。是这样吧,鲁所长?”
    鲁所长听得就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他还是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使劲点了点头。三人同龙世泰握了握手,就告辞了。
    黄昏时分,苏小玲来到医院照顾孩子,身心俱疲的龙世泰就回家了。吃过晚饭,他早早躺在了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临近半夜,他悄悄披衣起床,拿起早已准备好的电筒和一根铁棍,开了房门,来到屋外。这时月上中天,万籁俱静,四面的山峰在月光下显得更加神秘。龙世泰四面看了看,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溜烟钻进了屋后的山林里。
    山林里阴暗不明,但他从小跟随父亲上山打猎,熟悉每一条路径,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他象一只野山羊,非常自如地在林间穿行,很快来到了一条小溪旁边。“哗哗”的水流声在深夜里显得格外清晰,具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不知从什么地方,不时传来夜枭的叫声,令人毛骨悚然。龙世泰蹲下身体,在黑暗中一动也不动,直到确定没有任何异常之后,才重新开始行动。他将电筒含在嘴里,双手揪住野草,滑下了一丈多高的崖壁,来到小溪的谷底。他扒开茂密的草丛,露出了一堆乱石;搬开几块乱石后,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龙世泰松了一口气,将尸体重新盖好,从原路爬了上去。谁知他刚直起腰来,黑暗中突然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龙厂长,晚上好啊!”


    龙世泰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手电筒也滚进了草丛里,森林里顿时一片漆黑。他颤抖着声音问:“你、你是谁?”
    “你刚才看望过的李小军啊。”
    龙世泰发出一声恐怖的大叫,差点昏了过去。这时两束强烈的电光突然出现,划破了漆黑的夜空;光亮中,四条腿一前一后走到他的身边,停住了,接着传来蒋超的声音:“我还以为你不怕鬼呢,原来也经不起吓的。”
    蒋超和鲁所长将龙世泰押回派出所,立即会同罗洛对他进行了审问。龙世泰自知难逃法网,倒也干脆,详细交待了杀害李小军的经过。
    那天龙世泰从鬼湾外面路过,突然听见里面传来一声惨叫,正在诧异的时候,看见李小军从鬼湾里跑出来,惊慌失措地向家里方向跑去,他不禁心里一动。走进鬼湾一看,他顿时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这时李永方还没有死,两眼乞求地望着他,用微弱的声音说:“行行好,救救我……”
    龙世泰看了他一眼,悠闲地点上一支烟,向天空喷出一口烟雾,然后眯缝着两眼说:“李永方,告诉你吧,这儿是你儿子准备把你‘天葬’的地方,今天是他安排你去见马克思的吉日良辰,我一个外人怎么好插手啊?”
    见他不但见死不救,反而说些风凉话,李永方气得只说了一句“你——”,就顿时昏死了过去。龙世泰脸上露出了恶毒而又惬意的笑容,狠狠地“呸”了一声,转身出了鬼湾,去找李小军了……
    听到这里,鲁所长手里的笔“叭”地一声掉到了地上,蒋超也神色为之一变,厉声问道:“你为什么见死不救?!”
    龙世泰一撇嘴,冷冷地说:“救他还不如救一条狗。我恨不得亲手掐死他,才解我心头之恨!”
    “为什么那么恨他?”
    龙世泰顿时目露凶光,脸上杀气腾腾,咬牙切齿地说道:“从十岁那年起,我就恨死了他和他的父亲李大川,发誓要报仇雪恨,让他们断子绝孙!现在我的愿望实现了,我死而无憾,感觉痛快极了,哈哈哈——”
    看着他近于疯狂的样子,连罗洛也难以不露声色了,焦急地等待着他继续往下说。
    “你们也知道我和他家是亲戚,但关系一直不怎么样。在我十来岁的时候,李家算得上是村里数一数二的殷实人家,日子还过得去,我家却全靠我父亲打猎来维持生活,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我姨妈邓云秀是个好心人,经常偷偷接济我们。每次她来我家后,我就能吃上香喷喷的包谷粑,甚至大米稀饭。我母亲也经常悄悄对我说,长大了要记住姨妈的恩情。这些我都牢记在心。
    “一次我家又断粮了,我和母亲每顿只吃一点点咸菜充饥。正当我受不了的时候,姨妈托人带信来说,她有事走不开,让我去她家一趟。我一听非常高兴,也不知哪里来的劲儿,一路上气喘吁吁地跑去了。只有姨妈一个人在家,她让我饱饱地吃了一顿饭,临走时又在我怀里藏了四五个包谷粑,让我给母亲带回去。她在门口张望了一阵,然后叫我从后门走。不料走出李家不远,就和李大川、李永方父子两人狭路相逢了。
    “他们也许是听到了风声,也许是一看我的神色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李大川喝令我站住,老实交待从他家里偷了什么东西。我吓得心里‘咚咚’直跳,低着头一声不吭。他凶巴巴地上前来搜我身上,我一下子双手捂住包谷粑,拼命挣扎反抗。但我一个十岁孩子,哪里是他的对手,结果除了手心里死死捏住的小半个外,包谷粑全部被他缴获了去,还被他扇了一个耳光。在这个过程中,李永方站在原地不动,也没替我说一句好话,显然他是站在他老子一边的。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我的眼泪汹涌而出,但我拼命咬住嘴唇,没让自己哭出声来。从那时起,我就恨死了李大川,发誓一定要让他付出一百倍一千倍的代价!

    “回到家里后,我没把那小半个包谷粑给母亲吃,而是放在了供奉祖宗牌位的神龛上,好让我一看见它就想起曾经的屈辱,就想起自己暗藏在心里的那个誓言。可惜的是,十年前李大川死了,我只好把这笔账记到李永方和李小军的头上。父债子还,天经地义。
    “五年前,我抓住了一个偶然的机会,承包了镇上的砖瓦厂。经过几年的苦心经营,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而李家却江河日下,成了村里最穷的人家之一。只比我小七八岁的李小军,三十岁了还是光棍一条,为了这个和他老子经常吵闹。我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觉得完成心中誓愿的机会来了。我假意和李小军亲近,趁机挑拨他们父子的关系。李小军这个傻瓜哪里是我的对手,很快被我玩弄于股掌之上。李永方死在自己儿子手里,啊,没有比这更爽的结果了!”
    罗洛没有理会他的病态表演,冷泠地问:“据我们所知,李家父子是因为对卖不卖祖传的《锦囊天书》意见分歧才争吵起来的。你是不是以高价购买《锦囊天书》为诱饵,来挑拨他们关系的?”
    “什么,《锦囊天书》在他们手上?!”
    鲁所长不耐烦地一拍桌子:“你别装疯卖傻了,说!”
    谁知龙世泰听了,一下子跳了起来:“谁装疯卖傻?放你妈的屁!老子现在心愿已了,早已视死如归,还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罗洛缓和了一下口气问道:“你真的不知道这回事?”
    “真的不知道。我早已看透了,什么《锦囊天书》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呀,什么得到它就能享受荣华富贵呀,全是骗人的鬼话,我对这一套毫无兴趣。这几年我总算明白了一个道理:赚钱还得靠自己的劳动和能力,神神鬼鬼们是帮不上忙的。”
    罗洛点点头说:“这一点是你比其他人高明的地方,也是你成为锁龙沟首富的唯一原因。请接着说你杀死李小军的经过吧。”
    听见罗洛称赞自己,龙世泰心里一阵飘飘然,于是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出了鬼湾,他觉得这是将李家斩草除根的大好机会。在一种畸形心理的驱使下,他飞快地跑到李家,找到了吓得六神无主的李小军,撒谎说李永方已经死了。李小军顿时傻了,一把抓住他的手,急问怎么办?龙世泰心里感到无比痛快,表面上装作焦急的样子想了想,建议他先到山上躲起来,然后再想办法。李小军这时方寸大乱,对他更是唯命是从,胡乱拿了几件衣服,就一溜烟逃进了大黑山。当鲁所长带人搜山的时候,龙世泰悄悄先一步上了山,在独木桥上做了手脚,然后用事先约好的暗号找到李小军,对他说,自己在独木桥那头为他准备好了一个十分安全的藏身之处和吃的东西,危急时只要跑过去就行了。李小军深信不疑,结果一跤摔了下去……
    一切都在龙世泰的掌握之中,但老谋深算的他担心李家父子没有真正死去,就利用村民的迷信和恐慌心理,鼓动他们将两人草草埋入了地下,心想这下应该万无一失了。不料没过几天,刘家成在鬼湾里被吓死,龙世泰心里不由得“咯登”了一下,怀疑李小军死里逃生了。因为在这之前的一天晚上,当他和老婆在李家睡觉时,曾经听到屋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他要起床去看个究竟,他老婆却怕得要死,紧紧拉住他不让他去。从那时起他就有些怀疑,但又觉得不可能,就没往深处想。听说刘家成进鬼湾前喝了酒,满身酒气,而他应酬多,经常喝得醉醺醺的,很有可能是活过来的李小军报仇心切,把刘家成误当成他了。
    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第二天一早,龙世泰就去鬼湾仔细察看李小军的坟墓,终于发现了破绽:坟墓上的泥土新旧掺杂,显然被人重新垒过了。他的脑袋顿时“嗡”了一下:糟了,自己和老婆晚上在李家说的话,肯定被李小军听见了;他明白了一切,还不恨死了自己?镇静下来后,他作出了正确的判断:刘家成死后,李小军已经成了惊弓之鸟,肯定不会继续藏在鬼湾里了,广阔无垠的大黑山是他必然的选择。
    想到这里,龙世泰立即回家操起一支最好的猎枪,一头钻进了莽莽大黑山里。经过将近一天的艰苦搜寻,终于发现了李小军的踪影,他立即举起手中的猎枪,一枪打死了李小军,将尸体藏在一条十分隐蔽的溪谷下面。他自以为这事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
    “没想到吧。最初我也没想到会是你。”罗洛说。
    “那——你是怎么怀疑到我头上来的?”
    “其实那天你‘打猎’归来,在桥上碰到我们时就露出了一点马脚。你说自己费了大半天时间,只打到一只野鸡,这完全有可能。但是我摸了摸那只野鸡,却感觉它至少已经死了两天了。很显然,你父亲是有名的猎人,你家里肯定经常都有各种猎物放着,那只野鸡是你从家里带出来的,并不是你当天的战利品。当时我以为你撒谎是为了面子,因此也就没有戳破。你做贼心虚,不敢对别人说自己那天没上过山,因为万一有人看见过你,就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因此,还是挂一只死鸡在枪管上,底气十足地宣称自己上山打猎去了最妥当。这就是你的犯罪心理。此外,李小军居然不肯对自己母亲说出仇人的名字,显然是因为他母亲住在你家里,要天天面对你的缘故;他再次逃进大黑山前,还不忘把砖刀送回你家,也是担心被你发现破绽。还有就是,我们发现你曾经夜宿无人居住的李家。这一切反常的情况,都表明你有重大嫌疑。但是直到我们在大黑山里搜索李小军时,鲁所长提起‘猎人’两个字,才使我猛然联想起你的那只死野鸡,省悟到李小军死而复生后,很可能又死在你的手里了。不过反应迟钝也有好处,我们因此在山里有了一个了不起的发现。”
    龙世泰好奇地问:“什么发现?”
    “究竟是什么发现,现在还说不明白。也许你等不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了,所以还是不知道为好。不过有一点我始终没有搞明白:你和你老婆晚上去李家干什么?”
    龙世泰哈哈一笑:“两口子还能干别的什么事吗?”
    “为什么要去他家?”
    “风水先生说,我家的屋基财运好,但人丁不旺,所以我一连生了三个女儿;而李家的屋基恰好相反,财运不好,却是一个生儿子的好地方,所以我和老婆就去了。”
    罗洛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答案,愣了好半天才又问道:“你不是不相信这一套吗?”
    “为了生儿子,我什么都相信。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记着,别在我儿子出世前枪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