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中魂 第十六章 三座新坟

    在往回走的路上,蒋超告诉罗洛,刚才他接到局长的电话,说是县城发生了一起恶性纵火案,情况复杂,要他明天赶回去参与侦查。
    罗洛说道:“好啊,我也要走了,咱们同进同退。”
    蒋超吃了一惊:“你也要走?为什么?”
    罗洛把他和花书记的争论告诉了他,然后说:“我心里急呀!说什么除了拿鬼湾做做文章外,就没别的发展途径了,纯粹是一派胡言!依我看,花书记急功近利,有点走火入魔了,必须给他浇浇冷水,使他的头脑清醒清醒。因此,我决定明天去找张跛子的儿子,尽快把闹鬼的真相查出来,公诸于众,好让他死了这份儿心!”
    “他会不会产生误会,以为你故意和他对着干?”
    罗洛两眼一瞪:“那又有什么。他迟早会明白我这么做不是害他,而是帮他,更是为锁龙沟的未来着想。”
    “可是你的这番苦心,他未必能理解。”
    罗洛豪气十足地一挥手,半开玩笑说:“宁肯天下人负我,休使我负天下人!”
    蒋超笑了。罗洛的德望、名气和成就固然令人景仰,但他不时流露出来的老顽童一样的性格,却更让他感到亲切。一个七十多岁了的老人,依然永不服输,喜欢和别人较劲,而又不失幽默风趣和豁达大度,这就是罗洛的本色。
    吃过晚饭,罗洛应邀给镇上的干部上了第一堂培训课。他发挥自己精通多种方言的优势,比较分析它们和普通话的区别,把枯燥无味的东西讲得妙趣横生,令人印象深刻,取得了很好的教学效果,大家连呼“过瘾”。
    第二天一早,罗洛和蒋超就离开了锁龙沟。鲁所长把他们送上那辆唯一的中巴车,直到汽车钻进森林里不见了,方才回到派出所。两人都向他保证说,少则五六天多则半个月就会回来,但鲁所长心里还是忧心忡忡。许多案情刚刚露出冰山一角,如同一团乱麻,千头万绪不知该从何理起,他担心自己一个人应付不了。
    很快,鲁所长的担心变成了现实。第三天的上午十一点左右,负责监视李家父子的刘家成气喘吁吁地跑来报告:李永方被他儿子李小军推下山崖摔死了!
    鲁所长惊得一下子跳了起来。无论是秦成芳发疯案还是陈阴阳失踪案,李永方都是关键人物,死了如何是好?他一边匆匆赶向出事地点,一边向刘家成问起事情经过。老实懦弱的刘家成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事情,吓得脸青面黑,紧紧跟在他身后,结结巴巴地说了起来。
    这天上午,刘家成扛着一把锄头,慢悠悠地来到李家附近“执行任务”。不一会儿,李永方、李小军父子就从家里出来了。李永方背着马草背篼,手里拿着一把镰刀,李小军也背着一个背篼,手里提着一把点锄,两人一前一后地向鬼湾进发,看样子是去采药。刘家成尾随他们来到鬼湾附近,看着他们进了鬼湾,他只好在外面守着。一是他害怕不敢进去,二是扛着挖土的大锄头进鬼湾,肯定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刘家成看不见鬼湾里的情形,于是竖起两只耳朵听。很快,他隐隐约约听见李家父子的争吵声,声音越来越大,但他还是没听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过了一会儿,只听见鬼湾里传来“啊——”地一声惨叫,听声音好像是李永方发出来的,吓得刘家成浑身一哆嗦。就在这时,李小军从鬼湾里冲了出来,神色惊慌地向家里跑去。刘家成尽管心里很害怕,犹豫了片刻,他还是放下锄头走进了鬼湾。在路边不远的乱石堆中,他发现李永方仆倒在地,头上满是血迹,没有一点动静了。他吓蒙了,立即一路狂奔来到了派出所……
    鲁所长赶到现场,发现李永方已经断了气,立即派人去叫卫生院唯一的外科医生老张来验尸。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一般的刑事案件,都是由老张临时充当法医。


    鲁所长开始勘察现场。他看到,在对面两三丈高的山崖上,长着一棵杜仲树,树皮刚刚被剥开一道口子。树旁有一块一尺多宽的平地,至少可供两人立足,对经常采药的李家父子来说更是绰绰有余,根本不会有失足的可能。山崖下并排放着两个背篼,经刘家成辨认正是李家父子的,说明剥杜仲皮时他们在一起。从树下一直到李永方死亡的地方,有一条由细变粗的痕迹,后半段洒满了暗红色的血液。这一切都表明,李永方是被人从山崖上推下来摔死的,而这人十有八九就是李小军。
    无论是故意还是一时失手,儿子杀了父亲,这在古老的锁龙沟里都是闻所未闻的事情。很快,听到风声的村民们都赶来了,胆小的聚在鬼湾外面,叽叽喳喳地议论着,胆大的就走进鬼湾来观看,然后把自己的见闻带给外面的人。有人报告鲁所长:他看见李小军拎着一个包裹,已经逃进大黑山去了。
    老张匆匆赶来了,二话没说,立即开始工作。他首先检查了李永方头上的伤口,那是一个乒乓球大小的洞,里面的血都快流干了。除此之外,李永方的脸上也有不少皮肉伤,搞得面目全非。他张着嘴、瞪着眼,脸色有些青紫,右手里还握着那把剥树皮的镰刀。最后,老张作出了李永方因颅内大出血死亡的结论。
    于是,人群迅速分成了两组,一组村民们在老张的指导下,开始替李永方料理后事,另一组由鲁所长和两名民警带领,进入大黑山搜捕李小军。到了傍晚时分,终于有人发现了李小军,发出一声吼叫,大伙儿立即一窝蜂似的追赶过去。李小军慌不择路,从一道山涧上的独木桥上跑过时,连人带桥跌了下去,也摔死了。
    当他们抬着李小军的尸体下山时,村里就像炸了锅,什么样的议论都出来了。每当遇上奇怪或恐怖的事情时,老年人的说法总是最权威的,这次自然也不例外。老人们异口同声地说,李小军在鬼湾里撞了鬼,中了邪,才把李永方推下山崖摔死的,而他自己最后也被鬼追索而死。他们死后,为了能早日投胎作人,必定要找人替死。唯一化解的办法,就是立即将他们埋葬在鬼湾里,让他们和害死他们的鬼魂冤冤相报,就不会出来害人了。
    说这话时,老头们神情严肃,老娘们满脸惊恐,不由得大伙儿不信。本来按照沟里的习俗,人死三天后才能下葬,现在要将李家父子特殊处理,他们公推头面人物龙世泰来向鲁所长说。鲁所长和老张商量之后,同意了他们的请求。

    李家父子死后,家里只剩下李永方的老婆邓云秀一个人,她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已经一病不起。为了不再刺激她,大伙儿没有让她知道这个决定。大家立即行动起来,有人送来死人穿的老衣,有人献出香烛纸钱,四五个木匠一齐动手,赶造了两口简陋的棺材,七八个人壮小伙挥舞锄头,在李永方摔死的地方挖了两个墓坑。天黑了,大家打着火把,强忍着心里的恐惧,连夜把两具尸体装进棺材,然后把棺材往坑里一放,道士敲锣打鼓地唱一番《十王过殿》,众人七手八脚地掩上一层土,就算大功告成了。
    尽管没有发现什么破绽,鲁所长还是有些放心不下,第二天一早,他就独自一人去了李大川的坟前察看。见坟墓还是原来模样,他轻轻舒了一口气。回到所里,他给蒋超打了一个电话,把情况告诉了他。听说李永方死了,蒋超也很吃惊,答应一定尽快赶回锁龙沟。
    然而事情还没有完,仅仅过了五天,刘家成又死于非命!
    那天,离鬼湾最近的一户人家娶媳妇儿,左邻右舍、三亲六戚都去祝贺,热闹非凡。这里的风俗,婚礼在晚宴前举行。黄昏时候,一切都已准备停当,就差主婚人龙世泰还没有赶到,客人们坐在桌旁一边闲聊,一边愉快地等待着。一群小青年坐不住,三五成群地来到屋后的小山坡上,追逐打闹,笑语喧天。从那里往下看,能够看见不远处的鬼湾一角。有人心血来潮,要与刘家成打赌:要是他敢去鬼湾把李家父子坟上的灯架拿回来,就输给他一百元钱。
    一百元在这里是一笔不小的钱,众人一听顿时来了劲,纷纷起哄要刘家成接受挑战。刘家成是沟里出了名的老实人、胆小鬼,风吹树叶怕砸了头,遇事总是躲得远远的,现在一下子成了大家注目的焦点,显得手足无措,只是一味傻笑着。有人生怕看不成热闹,跑回屋里端来半碗土酒,半劝半灌地让刘家成喝下了,说是壮壮胆;有人怂恿说:钱财是小事,重要的是不能输了男人气概,这么多姑娘在看着,说不定你赢了,就有人看上你了!姑娘们也替他打气:死人要经过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变成真正的鬼,现在不用怕李家父子……
    在酒精和金钱的双重刺激下,为了维护男子汉的尊严,为了赢得姑娘们的青睐,刘家成最终鼓起勇气接受了挑战,摇摇晃晃地向鬼湾进发了。
    一开始,大伙儿为他的“壮举”发出一阵阵欢呼,随着他距离鬼湾越来越近,替他担心的人也多了起来。当刘家成的身影在鬼湾的一片黑暗里消失时,人群鸦雀无声,不少人甚至紧张得屏住了呼吸。过了片刻,一声极为恐怖、凄厉的吼叫声,突然从鬼湾里传来,在寂静的夜空里震荡……
    众人惊得目瞪口呆。紧接着,一条黑影从鬼湾里狂奔而出,同时发出怪兽似的嚎叫,令人毛骨悚然。黑影一路上跌跌撞撞,最后跌倒后再也没有爬起来,叫声也随之消失了,四周重新归于死寂。过了好一会儿,众人方才回过神来,几个胆大的互相推搡着下了山坡,走近黑影一看,正是刘家成。只见他瞪着两眼,大张着嘴,表情极其狰狞恐怖,早已失去了知觉……
    鲁所长接到报案后,火速叫上老张赶到了现场。勘察的结果,他们发现刘家成的尸体上有不少皮肉伤,伤口处留有泥土或苔藓,显然是他摔倒时在地面和石头上蹭的。鲁所长感到奇怪的是,在死者的后脑勺上也有一处小小的皮肉伤,却不见泥土或苔藓的踪影。而且一般来说,奔跑的人摔一个倒栽葱不容易。他询问了几个目击者,谁也说不清刘家成摔倒时的情景。好在这些伤口都不致命,老张的结论是,刘家成因极度惊吓而死亡。
    他解释说,人被吓死尽管少见,但这种可能性并不小。当一个人突然遭受过度惊吓时,大脑会指令肾上腺分泌大量的儿茶酚胺,使人心跳突然加快,血压骤然上升,血流如洪水一般冲击心脏,使心肌纤维撕裂,心脏出血,导致心脏骤停而死亡。
    鲁所长点点头,他一路勘察到鬼湾李家父子坟前,发现刘家成的确到过那里,但两座坟上的灯笼还是原样,说明他并没有拿到灯笼,就受到了惊吓。这惊吓可能是来自某种声音,也可能来自某种东西,甚至来自他因为害怕而产生的幻觉。除此之外,鲁所长也别无收获了。
    村民们听不懂老张满口的医学术语,他们只认准一条,那就是:刘家成是被李家父子的鬼魂吓死的,按照老规矩,得立即把他埋在李家父子的坟边,以免出来害人。开始鲁所长没有同意,但当刘家成的父亲、外号“老实人”的刘立业也要求这样办理时,鲁所长只好答应了。
    就这样,在这天夜里,刘家成被匆匆埋葬在了李家父子旁边。三座坟墓在路边一字排开。恐怖的气氛弥漫在鬼湾,笼罩在人们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