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中魂 第十一章 悦来客栈

    鲁所长惊得眉毛一挑,回头向罗洛和蒋超望了望,说声“我去看看”,就随同小秀才从门口消失了。
    两人一路小跑来到悦来客栈,鲁所长敲了敲眼镜的房门,没有一点动静。这时画家汪峰从隔壁探出头来,淡淡地说:“他们出去了。”
    “知道去哪里了吗?”
    “不知道。”
    鲁所长回头看着小秀才,小秀才压低声音说:“我这里有备用钥匙,要不要进去看看?”
    鲁所长想了想,没吱声,转身缓步下楼。没想到在楼梯上,迎面碰见了花书记和眼镜、瘦猴他们。显得兴高采烈的花书记一见他,立即大声嚷嚷地说:“好消息啊,老鲁!马先生在学校的危房里参加了一次会议,就要捐资十万元改建校舍;今天他碰上了秦癫子,又要捐资替她治病。像马先生这样的大善人,以后你要多陪他到处走走,需要帮助的人和事还多着呢。哈哈哈……”
    鲁所长心不在焉,只好“嗯嗯啊啊”地敷衍着。眼镜敏感地问:“鲁所长,你有事找我吗?”
    “嗯,是啊,有点小事情……”
    眼镜热情地说:“那咱们进屋谈吧。”
    说话间来到了门口,瘦猴掏出钥匙开了门,四人依次进了屋。小秀才暗中向鲁所长递了一个眼色,然后不声不响地离开了。
    鲁所长打量着房间,屋里东西不多,一览无余。坐下后,瘦猴打开一包香烟请客人抽。鲁所长一不小心,香烟掉到了地上,他连忙弯腰去捡,趁机瞄了一眼床下,空荡荡的。除此之外,就剩下桌上一件黑色皮革的东西值得注意了。它有拉链和提纽,乍一看像公文包,但它棱角分明的四方外形,说明里面装的是金属物品。
    鲁所长正在琢磨,眼镜又问起找他有什么事。鲁所长眼珠一转,说道:“你已经捐了这么多钱了,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说。”
    眼镜显得很慷慨:“没关系。我来之前父亲对我说,生意是次要的,我的主要任务是替他报恩。只要能够做到的,我们义不容辞。上午我从鬼湾回来,就把遭到精神病人袭击的事儿对父亲说了,你们猜他怎样回答?他说,要想避免这样的事再次发生,不是躲避病人,也不是离开锁龙沟,而是帮助她把病治好。因为躲避病人,病人仍然存在;我离开了锁龙沟,别人还有可能受到袭击……”


    “真是太高尚、太高尚了!”花书记大声感叹着,看看瘦猴,又看看鲁所长,两人都应和着点点头,于是他转向眼镜,神情庄重地说,“马先生,我代表锁龙镇党委、镇政府和一万八千六百六十锁龙沟人民,并以我个人的名义,邀请令尊大人到锁龙沟参观访问,指导我们的工作,并出席后天的撤乡建镇庆祝大会。请你马上转告你父亲。”
    眼镜道了谢,面有难色地说:“回锁龙沟看看,一直是我父亲的愿望。只是后天……时间太紧,他可能来不了。”
    “试一试吧!如果实在来不及,那就下个月吧。由县政府和旅游局牵头,我们锁龙镇承办的全国性会议——‘中国鬼文化与当代旅游业学术研讨会’将在下个月举行,我希望你父亲能够参加。”
    眼镜答应一声,立即起身走到桌前,拉开了“公文包”的拉链。瘦猴连忙端起眼镜刚才坐过的椅子,送到眼镜的屁股后面。鲁所长目不转睛地看着。眼镜拿出一个正方形、银灰色的金属制品,打开,然后坐下操作起来。荧光屏闪烁过后,现出了许多文字和图案。鲁所长暗中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一台手提电脑!

    花书记好奇地走上前去观看。眼镜一边操作一边说:“还是我父亲想得周到。他说这里太偏僻,手机信号不好,让我把电脑带上。到了这儿后,我都是通过网上聊天或发送电子邮件和他联系。”
    花书记说:“这个东西好。我看报纸上说,有的地方农民卖菜,也用起了互联网。相比之下,我们太落后了,必须迎头赶上才行啊。”
    眼镜上了线,发现他父亲也在网上,立即和他聊了起来。
    眼镜:爸爸,您好。
    马建范:国敬你好。
    眼镜:遵照您的意思,我把捐资建校和帮助精神病人秦成芳治病的事对这里的花书记说了,他很高兴,邀请您来这里参加后天的撤乡建镇庆祝大会。您能来吗?
    马建范:我没时间啊。
    眼镜:下个月能来吗?他说有个全国性的学术研讨会在沟里举行,邀请您参加。
    马建范:是吗?太好了。锁龙沟有了这么大的变化,我真是太高兴了。你转告花书记,我非常感谢他的邀请,下个月能不能来,我会在本月内决定好的。
    ……
    鲁所长借口上厕所,来到楼下找到小秀才,对他说:“你去看看,眼镜正在摆弄的东西,是不是你上次看见的电台?”
    小秀才答应着去了,一会儿就跑了回来说,正是那个东西。鲁所长瞪了他一眼:“那叫电脑,不是秘密电台。我说小秀才,要多了解一些新鲜事物,别老是整天‘之乎者也’,否则会被社会淘汰的!”
    小秀才被他说得红了脸,点头如同鸡啄米。鲁所长发现自己过份了,便又安慰他说:‘当然,你的警惕性是值得表扬的。以后发现什么可疑情况,马上来找我。”
    鲁所长回到眼镜房间里,看见花书记坐在电脑前,一边笨拙地操作鼠标,一边向眼镜问这问那,一副不耻下问的模样。眼镜回头看见了他,问道:“鲁所长,你刚才找我什么事,还没说呢。”
    鲁所长说:“一点小事情。早上我们去了张跛子家,他儿子儿媳打工去了,就剩下两婆孙在家里,老的太老小的太小,非常可怜……”
    眼镜点点头说:“我明白了。你放心,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
    正在专心学电脑的花书记听到这里,回头说道:“马先生,这件事情就不用你费心了,由我们镇政府来办。你是来沟里替父报恩的,我们也要知恩图报。张跛子造就了鬼湾,为锁龙沟的旅游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我们要好好感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