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中魂 第十章 可疑的眼镜

    秦癫子名叫秦成芳,在她没疯的时候,那可是锁龙沟里首屈一指的美人儿。论五官,评身材,她丝毫不比城里那些美女差,却比她们多了几分山里妹子的纯朴和天然。打个比喻,城里的美女就像是放在花篮中摆在花店里的玫瑰,明白自己是给人看的,因此总要有意无意地卖弄自己仅有的一点美丽;而秦成芳却像是从飞鸟嘴里掉下来的一粒种子,落在山林中默默生长出来的一株白玉兰,被雨露、阳光和云雾滋润得光彩夺目而不自觉。
    就是这样一个出水芙蓉一样的姑娘,在她含苞欲放的季节里,却突然遭遇了一场噩梦,变得连枯枝败叶都不如了……
    秦癫子遇鬼的情形和张跛子完全相反:张跛子是在傍晚,她是在大白天;张跛子是父子二人,和她在一起的却有七八个人;张跛子始终不见鬼影,她们却真真切切地看到了鬼。张跛子遇鬼的事儿传开后,有人相信,有人不信,更多的人将信将疑,自从出了这件事后,才没有人怀疑老林湾里有鬼了,“鬼湾”的名声也才响起来。七八双眼睛大白天活见鬼,而且有人被吓成了精神病,这样的事情还用得着怀疑么?
    那是在张跛子父子遇鬼之后没多久。那天上午,秦成芳和几个要好的姐妹来到老林湾里,有的割草,有的打柴,说说笑笑,好不热闹。不知是谁提起张跛子遇鬼的事儿,引起了大家的激烈争论,多数人相信,少数人不相信,相持不下。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就算有鬼,它也不会大白天出来害人吧?”
    秦成芳是信鬼的,一听这话顿时就紧张了,抬起头来四处张望。突然,她指着不远处的树林里,惊恐地尖声叫道:“鬼!鬼来了!!”
    其余人顺着她指的方向一看,果然发现了一个怪物,在树林里躲躲闪闪的。听见喊叫声,那怪物索性从树后走了出来,让她们看个清楚。只见它浑身黑毛,红眉绿眼,青面獠牙,头和脖子浑然一体,没有下巴,和传说中的鬼一模一样!
    姑娘们吓呆了,回过神来后,刚才还不信鬼的人撒腿就逃,信鬼的人就更不用说了,一路哭喊着飞也似的逃回家里,一连几天不敢出门。逃跑时自顾不暇,哪里还有心思去想别人?又过了好长时间,当她们听说秦成芳自从撞上鬼后就变得有点呆呆傻傻了,向她家里人问起她回家的时间,才知道她是逃回家里最晚的一个。
    秦成芳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到后来她整天躲在家里,不见任何人。有人同情,有人惋惜,也有人幸灾乐祸。然而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看法,那就是秦成芳首先看见了鬼,因而惹恼了鬼遭到了鬼的报复才病成这样的。有的好姐妹上门去看她,也都被她父母好言好语挡了驾,说她神志不清,已经认不出几个人了。按照本地习俗,这样的事只有请端公或道士前来施法捉鬼祛邪,才是唯一的办法,然而令人费解的是,十分迷信的秦成芳父母,到最后却毅然决定陪她去县城的医院进行治疗。用现代的眼光来看,这无疑是正确的,可惜他们上医院花了不少钱,不仅没有治好病,反而加重了秦成芳的病情。回家后不久,她就成了一个真正的疯子,人们也改口叫她秦癫子了……


    听完鲁所长的介绍,罗洛沉思着问道:“那是哪一年?她多少岁?”
    鲁所长回答说:“我调查了一下,那是一九七七年,当时她十九岁。”
    “她结过婚吗?”
    “没有。”
    罗洛的眉头又拧了起来,不再说什么了。秦癫子的家离鬼湾不远,一会儿就到了。五间土墙房子,一半盖着瓦,一半盖着茅草,已经很破旧了。她家里的人——父母、弟弟、弟媳和两个侄子都在,正在吃早饭。看见鲁所长带着客人来了,秦癫子的弟弟端着饭碗迎了出来,热情地招呼他们吃饭,却对站在一旁的秦癫子视而不见。秦癫子也似乎对自己的家没有印象,手里舞动着一根小树枝,一边四处闲逛,一边唱着莫名其妙的歌。三人走进堂屋坐下,鲁所长指着门外的秦癫子说道:“刚才我们在鬼湾里碰到了她,就把她送回来了。你们怎么能让她到处乱跑呢?”
    一听他提起秦癫子,这家人的脸色顿时阴沉起来,谁也没吱声。秦癫子的母亲叹了一口气,盛了一碗饭菜,给她送去了。鲁所长继续说:“看那样子,她昨晚是在鬼湾里过的夜。晚上她没有回家,你们也不管么?”

    她弟媳拖长声音回答说:“家里的事都忙不过来,谁有那工夫啊。再说她很少在家里吃饭睡觉,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我们都习惯了。”
    鲁所长严肃地说:“作为病人家属,你们至少应该看护好她。再这样下去,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你们是要承担责任的。要是让我再发现她在鬼湾里过夜,我可要采取措施了。”
    罗洛问起秦癫子发疯的详细经过,秦家人不是支支吾吾,就是说不记得了,态度非常不配合。罗洛明白问得再多也是白搭,于是和蒋超、鲁所长二人起身告辞了。
    三人一边往回走,一边议论着秦癫子的事情。罗洛说:“我本来猜测蒙面人是她家里的人,现在看来错了。家里人对她的态度是眼不见心不烦,她也似乎对他们丝毫没有亲近感。在她发疯之前,有过男朋友吗?”
    “没有听说过。”
    “她虽然疯了,却不像一般无家可归的疯子那样蓬头垢面,这说明有人在照顾她。既然不是家里人,又会是谁呢?”
    蒋超自言自语地说:“一般人要想给疯子戴上面罩,几乎是不可能的。不会是她自己闹着玩的吧?”
    鲁所长也提出了心中的疑问:“罗老,秦癫子既然是被鬼湾里的鬼吓疯的,她为啥还要经常去鬼湾呢?”
    “这个问题很好解释。她疯了,但是对鬼的恐惧感还深深地留在她的潜意识里,她只有找到那个曾经强烈刺激过她的鬼,并且把它消灭掉,才能摆脱内心的恐惧。在这种意识的支配下,她经常出入鬼湾,并且袭击在她看来是鬼的人,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鲁所长恍然大悟,接着又担心地问:“那么,我要她的家人看管她,不准她去鬼湾,会不会加重她的病情呢?”
    “当然会有一些影响,但你的做法是对的。”
    说到这里,罗洛忽然改变了话题:“接下来你们要帮我做一件事情,调查一下眼镜的真实身份和来这里的真实目的。”
    鲁所长愣了一下:“花书记不是说他是泰国华侨吗?”
    蒋超立即省悟过来:“可他还因为我说罗老是我的老师,就一直把罗老当成了一位退休的中学教师呢!由此可见,眼镜的泰国华侨身份,也是他道听途说来的,不能全信。”
    罗洛点点头说:“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疑点。刚才在鬼湾里,我说野生天麻是国家禁止出口的珍贵药材,不过是试探他的信口胡诌,他却深信不疑。如果他真是一位经常出入国境的药材商人,不会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吧。”
    真是无巧不成书。三人刚刚回到派出所,悦来客栈的老板小秀才就双手提着长衫,急匆匆地跑了进来,神情显得非常紧张。鲁所长问他有什么事,他看了罗洛和蒋超一眼,把鲁所长拉到一边,附耳说道:“我发现了一个重大情况。那个泰国华侨马国敬,肯定是一个特务!”
    罗洛虽然上了年纪,但他的听力依然高出一般人一筹,听得清清楚楚,不禁为之一怔。鲁所长“啊”地一声叫了起来,疑惑地问:“你有什么根据?”
    小秀才平时说话慢条斯理,这时却像在打机关枪,音量也提高了八度:“刚才我无意中发现,他正躲在屋里,用电台在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