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中魂 第三章 李乡长尿了裤子

    听到这里,罗洛和蒋超相视了一眼,再也坐不住了。罗洛站起身来说道:“小伙子,能不能帮我们找一个向导?”
    小刘瞪大了眼睛:“你们想去出事地点啊?那地方在大黑山的半山腰上,等你们赶到,天也黑了。”
    “没关系,我们会安排好的。”
    “向导不好找哪……”小刘为难地挠了挠头皮,想了想说,“李乡长也是白果村人,有时下了班要回老家去,不知道他今天——”
    “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好吗?”罗洛简直急不可待了。
    “好的。” (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三人一路说着闲话,来到几米之外的乡政府。经过一间门口标有“副乡长办公室”的房间时,小刘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回头对两人说:“还好,他在。”
    李副乡长名叫李江,是个年轻英俊的三十多岁的小伙子。一件质地不错的茄克衫,一条青色的牛仔裤,一头梳得整整齐齐的黑发,使他显得和一般山里人不同。听蒋超说明了来意,他上下打量了两人几眼,热情地说:“我正准备回家去,顺便看看鲁所长找到失踪的人没有。有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作伴,我一路上也就不寂寞了。请你们稍等一下好吗?”
    十分钟后,三人出发了。经过街道时,罗洛一眼瞥见对面一幢两层楼房的墙壁上,龙飞凤舞地写着“悦来客栈”四个大字,眼镜和瘦猴站在二楼阳台上东张西望;楼下房间里,那个孤独的艺术家和主人说着什么,看样子正在办理住宿手续。李江见罗洛盯着客栈看,便热情介绍说:“这是我们镇上唯一的旅馆。平时生意冷清,但有时也会客满。二位是不是打算预定房间?”
    罗洛回答说:“回头再说吧。我觉得这四个大字写得真不错,而且奇怪的是,现在居然还有人用‘客栈’这样的词语。”
    李江笑了一下说:“老板出身于书香门第,当然要咬文嚼字了。”
    罗洛心中一动,问道:“店家是不是当年羞辱陈阴阳的那位张秀才?”


    李江说:“是张秀才的儿子,大家都叫他小秀才。”
    说话间,三人就把锁龙镇抛到了身后。到了乡间公路的尽头,罗洛看见路边有一排长长的房屋,屋顶盖着牛毛毡,四周堆满了土坯,十多个工人正在忙碌着。李江有点自豪地介绍说:“这是世泰砖瓦厂,我们沟里最大的企业。老板龙世泰,就是失踪了的龙世凤的哥哥。现在肯定不在厂里。”说完他向工人一打听,龙世泰果然一整天没露面了。李江脸上顿时露出了焦急的神色,加快了脚步。
    走完公路,就是山间的羊肠小道了。山路确实难走,但罗洛健步如飞,如履平地,使得担心他跟不上的李江暗自称奇,不禁对这位老头子刮目相看起来。山里的太阳落得早,下午五点刚过,天空中就开始弥漫着暮色了。
    他们来到一条小河边。河水很浅,清澈见底,河岸却很高,在临近河面的地方有被洪水冲涮的痕迹。河面上横卧着一座石拱小桥,桥头竖着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一行字:“捐建人:龙世泰。锁龙乡人民政府2OOO年一月一日立。”过了小桥,迎面是一道数丈高的绝壁,红褐色的岩壁上青藤倒挂,不时“扑腾”一声,飞出一只不知名的鸟来,洪亮的鸣叫声在河谷中回荡。绝壁下的小路一分为二,左边一条光秃秃地,几乎寸草不生,看来是人们常走的,右边一条却荒草丛生,显然很长时间没人走了。罗洛心中一动,指着那条荒草路问道:“这条路是不是通向鬼湾的?”

    李江回答说是。罗洛说:“听说里面有上山的捷径,我们就走这里吧。”
    李江瞪大了眼睛,连声问道:“老同志,您既然知道鬼湾,难道没有听说过关于它的故事吗?”
    罗洛呵呵一笑:“正因为听说过,我才有兴趣去看一看啊。年轻人,一起过去看看吧,我相信你心里也一定很好奇的。”
    李江犹豫起来:走吧,心里害怕;不走吧,岂不在外乡人面前出丑?他抬头看了看天色,然后下了很大决心地点点头,前头带路了。
    进了鬼湾,三人举头四顾,发现这座林子果然生得十分险恶:浓荫遮天,野草蔽地,怪石突兀,阴风弥漫。由于很少有人经过,原本宽阔的石板路几乎被野草、枯叶和鸟粪所覆盖。走在这里,感觉黄昏提来临了,一切都显得朦朦胧胧,天地间充满了一种怪异的神秘气氛。尤其奇怪的是,路上多鸟粪兽迹,一路走来却见不到动物的影子,也听不到一声鸟叫,仿佛这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世界。
    这一切对罗洛毫无影响,他一边气定神闲地走着,一边兴致勃勃地左顾右盼,还不时向李江问这问那。领头的李江神色紧张,埋着头匆匆赶路,答话的声音低得像蚊子叫;蒋超紧跟在罗洛身后,生怕他有什么闪失,哪里还有心思欣赏风景?因此,一路走来,只剩下罗洛“孤芳自赏”了。
    走到鬼湾腹心地带时,潮湿的云雾突然浓了起来,在树木和嶙峋的怪石中飘浮,使人觉得如同进了一座迷宫。李江放慢了脚步,回头忧心忡忡地说:“老人们曾经告诫过,进了鬼湾一定要尽量少说话,否则惊动了山灵或鬼怪,就会大雾弥漫,迷失方向的。”罗洛听出了他话里责怪的意思,尽管感到有些可笑,他还是点点头,从此少说话了。
    李江一心想着早点走出鬼湾,埋着头往前冲,而罗洛东瞧瞧西望望,留连忘返,两人之间逐渐拉开了距离。云雾更浓了,罗洛和蒋超看李江,只能看见前面一个模糊的黑影。就在两人加快脚步准备赶上去时,意外发生了。
    猛然间,旁边树林里“哗啦啦——”一阵响,一股腥风掠过,一团黑影如同闪电一般,向李江的身影扑去。李江“啊——”地发出一声尖叫,摔倒在地。蒋超大吼一声,越过罗洛飞奔过去,那团黑影又旋风般地掠地而起,直射林中,眨眼间无影无踪了。好在蒋超目光敏锐,瞥见那东西十分怪异,似乎只有半边屁股!他心里非常惊骇,但来不及细想,弯下腰去扶李江。
    李江全身瘫软得如同一团泥,他半闭着眼睛,嘴里喃喃念叨着:“鬼、鬼——”蒋超看他并没有受伤,顿时松了一口气,使劲摇晃着他,大声说:“李乡长,是我!”
    李江睁开眼睛看了看,然后挣扎着站起身来,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这时罗洛也赶到了,刚要安慰他几句,突然闻到一股尿臊味儿。罗洛低头一看,不禁哑然失笑:李江的裤裆,湿漉漉的一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