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中魂 引子 恐怖的脚步声

    云贵高原和四川盆地之间,是一大片崇山峻岭。这里地形复杂,贫穷落后,民谣有“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的说法,历来被外界视为畏途。其中最偏僻的一个地方,名叫锁龙沟,它的四面都是高耸入云的大山,要不是一条小河七弯八拐冲出一道缝隙,作为与外界相连的唯一通道,那可真要与世隔绝了。
    锁龙沟方圆几十里,居住着近两万人口。这些人的祖先来自不同地方,分属三教九流,在不同时期流落到了锁龙沟,因此沟里多种习俗、信仰并存,有的富有神秘色彩;沟里河谷纵横,森林密布,如同迷宫,也有不少神秘的地方,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鬼湾。
    鬼湾,这个带着阴森气息的地名,来自一个真实的故事。
    鬼湾位于沟内一座名叫黑山的山峰脚下,原来名叫老林湾。在农村刚搞包产到户的年代,住在山腰上的村民修了一条“山村大道”从老林湾中穿过,使它成了大伙儿外出的捷径。老林湾里生长着一大片原始森林,村民们走得多了,也不觉得阴森可怕了。
    当年有一个姓张的收荒匠,因为右腿有点毛病,大家都叫他张跛子。他每天要经过老林湾两三回,熟得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张跛子自称不信鬼神,是沟里出了名的“张大胆”。他有一句口头禅:“天不怕,地不怕,碰到阎王要打架”。谁知就是这样一条汉子,在一次经过老林湾时,遇到了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怪事儿,吓得差点丢了老命。
    那天黄昏,张跛子带着十二岁的儿子,从镇上往家里赶。路上早已没有了人影,外面夜色朦胧,老林湾里更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儿子走在前面,张跛子打着电筒在后面压阵。父子二人忙着赶路,谁也没有说话,四周一片死寂,静得只听见两人的脚步声和呼吸声。走着走着,张跛子突然听见身后传来有节奏的“沙沙”声,和自己的步伐完全合拍。他以为有同路的人跟上来了,便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哪个?”没有人答应,但脚步声依旧在响。张跛子有些生气了,猛地停下脚步,转过身用电筒一照,身后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张跛子疑惑起来:莫非有人搞恶作剧,想吓唬自己?但只要是人,就不会躲得这么快呀;就算躲得快,大路两边是茂密的树木和野草,也不会没有一点声响呀!看来并没有人跟在后面,多半是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张跛子摇了摇头,回过身去正要继续赶路,这时他儿子转过身来,有些紧张地低声说:“爸爸,我听见后面好像有脚步声。”
    张跛子心里一惊,瞪了儿子一眼,训斥道:“别胡说,好生走路!”
    接下来张跛子多了一个心眼儿,一边走一边竖起了耳朵。没走几步,身后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也许是心理作用,他觉得那人紧贴在自己身后,后颈窝上似乎也感到了那人鼻孔里呼出的气息。张跛子耐着性子,麻起胆子,硬是没有回过头去看。越是这样,他就越是心里发毛,越走越两腿发软。最后他实在熬不住了,闪电般地回过身,同时用电筒一照,不禁浑身汗毛倒立起来:脚步声突然消失了,茫茫夜色里,还是什么都没有!

    张跛子定了定神,缓缓地将四周照了一遍,大声说:“他妈的,偷偷摸摸不敢露面,算个啥东西!我张跛子最瞧不起的就是这种… …啊呸——”
    张跛子自言自语,咋咋呼呼,目的是给自己壮胆。说完后,他心里果然踏实了一点,于是回转身继续赶路。谁知没走出多远,那恐怖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距离由远而近,声音由弱而强,以致到了后来,张跛子感到要是自己稍一放慢脚步,就会和身后那人撞在一起。他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速度,额上直冒冷汗,牙齿也开始格格作响。他再也不敢回头去看,因为他明白看的次数越多,自己心里会越害怕。眼看就要走到湾口了,他的心理也彻底崩溃了,猛然一把拉起儿子,尖叫一声“快跑——”,父子二人便没命地狂奔起来。
    他们跑多快,身后的脚步声也就有多快,如影随形地缠着他们。父子二人越跑越怕,越怕越跑,连滚带爬地冲出了老林湾,来到一户人家的门前。张跛子把门拍得震天响,惊醒了的主人开门一看,见他赤白着脸,两眼发直,神情举止如同一个疯子,不由得大吃一惊。见到主人,张跛子如同见到了救星一般,抓住他的手刚说了一句“有鬼——”,就咕咚一声栽倒在地,顿时昏了过去……
    这件事很快就一传十、十传百地传开了,轰动了锁龙沟,并渐渐传遍了整个川南山区。张跛子大病了一场,差点见了阎王爷。病好了以后,打死他也不敢走近老林湾半步了。村民们大多信鬼,也被唬住了,外出时纷纷绕道而行。年深日久,那条用大石板铺成的捷径居然荒芜了,老林湾也被新地名“鬼湾”代替了,以致许多年轻的一代不知道湾里有一条大道,也不知道老林湾是什么地方。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人迹罕至的鬼湾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就在年轻人怀疑“张跛子遇鬼”的真实性的时候,故事的主角张跛子却带着一生的迷惑与恐惧,悄然离开了人世。仿佛要为他正名似的,没过多久,鬼湾里接连发生了几起更加离奇、更加神秘的事情,不仅唤起了人们久违的恐惧感,而且引起了警方的高度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