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判官指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唐本庆 发表时间:2017-12-13

    一
    听我爷爷讲,我老爷爷年轻时曾被土匪绑过票。在当时,如果是有钱人家被绑票,可用钱将人赎回来。可我家穷,所以老爷爷就被土匪留在山上当了土匪。我老爷爷被绑的那年只有十六岁,土匪头子马占山见他机灵,就把他留在身边做了一名马弁。
    一天早晨,马占山带着一群土匪到附近的一个集子去打劫。
    集子的人听说土匪来了,一下子全跑了个精光,唯独十字路口一个摆药摊的先生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马占山带着我老爷爷和几个土匪来到这人跟前,其中一个叫宋三的土匪小头目跑上前去,抓住药摊先生的衣服一把将他提起来,劈面就是几个耳光,然后将他的一条胳膊反扭到背后,一脚将他踢跪到地上。
    药摊先生一边喊“哎哟”,一边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无故打人?”
    宋三道:“老子是谁你不知道,难道你的狗眼瞎了不成?”
    药摊先生道:“这位爷你说对了,老朽还真是瞎子,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时,土匪们才看清,这人果然是个瞎子,马占山示意宋三松手。那人站起来拍了拍袍子上的灰,问道:“方才扭老朽的是哪位爷?”宋三拔出枪顶住药摊先生的额角喝道:“是老子,你要怎样?”药摊先生道:“老朽一个瞎子,能把你怎样?只是刚才你扭老朽的胳膊时,老朽感觉你的脉象有点冲,想看看你到底还能活多久。”
    宋三觉得药摊先生在咒他,正要发作,见一旁的马占山示意让药摊先生替他把脉,只得把胳膊伸了过去。药摊先生把着把着,神情渐渐变得暗淡下来。宋三感觉到几分不妙,于是用乞求的口吻问道:“老人家,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宋三的反复追问下,药摊先生才告诉他说:“官爷,实不相瞒,你还有三个时辰的活头,还有什么要紧事没办完赶快去办!”
    宋三一听,当场就瘫软在地上。一个叫四狗子的土匪可不信这个邪,一边扶起宋三一边劝道:“一个瞎子的话你也信?他是有意在咒你!”
    半天没吭声的马占山禁不住发话了:“老先生,也请给在下看看!”说着撩起袖子将胳膊伸了过去。
    不想药摊先生却道:“师傅将这门技艺传给老朽时曾立下规矩,每天只能看一人,再看就不灵了。”
    马占山见说,不由冷笑一声,道:“你平常都是替别人看,不知替自己看过没有?你到底能活多久?”
    药摊先生道:“老朽今年五十有八,民间不是有句俗话叫‘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拉自己去吗?嘿嘿,老朽替自己算过,还有二十四五个年头的活头……不过……”
    马占山见说,一下将盒子炮掏出来,用枪口顶住药摊先生的额角喝道:“老子现在就要你的命,看你怎么活!”
    药摊先生道:“老朽早就算计过了,今天是个坎,要是过得去,还能活上二十四五年……”
    马占山道:“少在老子面前耍花招!来人,先将这老东西绑上,三个时辰后如果宋三没事,就拿他点天灯!”
    药摊先生被土匪五花大绑,押上山去,绑在一棵大树上。为防意外,马占山让宋三哪儿也别去,端把椅子坐在空地上看住药摊先生。同时,马占山还将他的那块怀表交给我老爷爷看时间,并且反复叮嘱,时辰到了宋三没事,就对药摊先生下手。
    太阳从树梢爬上头顶,不一会儿就西斜了。宋三坐一会儿、站一会儿,再不就在空场上踱几步。只有三个时辰的活头,不知是真是假,就算三个时辰后真的会死,怎么个死法?被东西砸死?吃饭噎死?掉到河里淹死?走火被枪打死?自己小心点,看它能怎么作……宋三独个在那里胡思乱想,药摊先生则被绑在那里一声不吭。

    再说我老爷爷生性善良,知道药摊老人是无辜的,不愿看到老人受此酷刑。眼看三个时辰就要到了,我老爷爷并没有打算马上出去报时间的意思,倒是在空场上的宋三沉不住气了,呼着我老爷爷的乳名叫道:“二牛,怎么还没到……到……点……”一句话没说完,突然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只大黄蜂,叮在他的脖子上。他随手一拍,黄蜂是被拍死了,毒针却刺进肉里,脖子很快肿起来,不一会儿就封了喉,宋三跌倒在地上,手脚挣了挣,不再动弹。
    听到我老爷爷的惊叫声,马占山和土匪们纷纷跑出来,见此情形,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随后,马占山跑到树下,亲自为药摊先生解开绳子,连连赔罪,并当即设宴为他压惊。
    二
    第二天早晨,药摊先生还没起床,马占山就来到他的住处门前为他请安。
    经过一番客套后,马占山便要药摊先生替他把脉替他占生死。药摊先生把完脉后,告诉他说:“大当家的,我说了实话您可不要见怪哦……您最多也只有一天半的阳寿了!”
    马占山一听如雷轰顶。他发了半天的蒙,继而问道:“难道就没一点解了吗?”
    藥摊先生道:“无力回天。”
    马占山见说,掀起座位上的虎皮,揭开盖子,里面满是黄灿灿的金条。他随手抓了一大把,放在药摊先生手里,用近乎哀求的口吻说道:“老先生,活神仙,您既然做了好事,就好事做到头,替在下化解了吧!您替在下化解了,就是在下的再生父母,在下愿供养您一辈子!”
    药摊先生轻轻地摇头说:“大当家的,您这就真的是难为老朽了,师傅传这门技艺时,只传了定生死的技艺,没传化解的本事,实在对不起!”
    马占山见药摊先生一个劲地推托,不觉大怒,拔出盒子炮往桌上一拍,咬着牙恶狠狠地道:“老子也是在刀尖上混日子的人,难道怕死不成?听口风,你也是活腻了,那好,就让你给老子填棺材底!”说着朝药摊先生的脑袋就是一枪。他扣动扳机,不想却是一颗臭弹。他想将臭弹退出来,哪知臭弹卡在枪膛里怎么也退不出来。
    那个叫四狗子的土匪挨到马占山跟前,小声道:“大当家的,看来天命难违,不可不信……”马占山这才道:“先把这老东西关起来,等到明天再发落!”
    三
    第三天早晨,马占山来到关押药摊先生的茅屋,满屋子察看一番,阴阳怪气地道:“老东西,你说马某只能活一天半,也就是说马某大限的时辰就在今天晚上对吧?行。不过,马某还想问你一句,昨天宋三是被毒蜂蜇死的,请你再替马某算算,马某当如何死法?”
    药摊先生冷冷地道:“怎么处置你是老天爷的事,要想知道你去问老天爷!”
    马占山讨了个没趣,可他仍不死心,又一把将四狗子扯到药摊先生跟前,说道:“你不是一天只给一个人看生死吗?再替他看看,看他能活多久?”
    药摊先生知道马占山是有意要耍弄他,没有理睬。倒是四狗子也想知道一下自己的生死,顺势将手臂塞到药摊先生手里。

    药摊先生这才不得不认真地替四狗子把起脉来。药摊先生心平气静地把了一阵,说道:“他还有二十来年的光景好活。”
    马占山见说,眼角透出一丝恶毒的嘲纹,嘴里不停地重复“二十来年、二十来年……”突然举起四狗子的枪朝他后脑勺就是一下,四狗子连哼也没哼一声就栽倒在地上。
    马占山将枪往旁边一扔,得意地道:“你不是说他还有二十来年的光景吗?这是怎么回事?你的话不灵了吧?我看你是瞎打胡说!”随后,命人再次把药摊先生绑在空场的一根木桩上。
    太阳升起的时候,空场变得像火炉一样。见药摊先生耷拉着脑袋一副难受的样子,我老爷爷端了碗水过去。
    药摊先生刚喝了两口,马占山就跑过来一把将碗打翻,接着朝我老爷爷就是几耳刮子,随后又命我老爷爷将浸过油的棉布提出来,从下往上替药摊先生一层层绑上去,他真的要拿药摊先生点天灯。
    当布快要绑到脖子处时,我老爷爷实在忍不住哭道:“大伯,实在对不住您,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不知您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您就尽管说……”
    药摊先生说道:“好孩子,别难过,好人会有好报的。老朽今天这个坎过不过得去全凭天意。不过你得记住,今晚可别贫睡,去吧!”
    四
    天黑的时候,马占山将山头的人全叫出来,准备对药摊先生施刑。
    他亲手打燃火镰子将火把点燃,然后命我老爷爷去点火。我老爷爷举着火把走到药摊先生跟前,由于他的手抖得厉害,怎么也点不着。
    马占山气得冲上去夺过火把,他点了半天,还是点不燃。
    就在这时,朗朗晴空突然烏云密布,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将火把浇灭。马占山无奈,只得等雨住了再处置药摊先生。不想那雨一下就是好几个时辰。到入更时分,折腾了一天的土匪大约也累了,就地打起盹来。
    我老爷爷心中惦记着药摊先生,等土匪们睡静后,悄悄地摸到空地上,替药摊先生割开绳子和身上的布条,说道:“大伯,他们是不会放过您的,赶紧逃命去吧!”
    药摊先生却摇了摇头,苦笑道:“我一个瞎老头子,能逃到哪儿去?”
    我老爷爷道:“我给您带路……”说着将一根树棍递给药摊先生当拐杖。二人没走多远就被土匪发现,我老爷爷急得哭起来。药摊先生却道:“别怕,没事的!”说着用树棍在地上画了道圈。
    二人在圈内刚坐下,马占山就带着土匪追了上来。打头的一个土匪跑到圈子边停下来,一边四处观望、一边道:“刚才都看见在这儿的,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
    马占山挥舞着手里的盒子炮气急败坏地吼道:“给老子搜,挖地三尺也要把人搜出来……”
    话音未落,听得“嗖”的一声,不知从哪里飞来一颗流弹,射进马占山的脑门,这个穷凶极恶的土匪连哼也没来得及哼一声就倒在地上。
    土匪们一见,全呆在那儿。不等他们回过神,山下响起一阵排子枪,土匪们被撂倒一大片,没死的四下逃命。
    不一会儿,一个黑大汉带着另外一帮人冲了上来—原来,黑大汉是另一个溜子的土匪,为争夺地盘,对马占山的老巢来了个突然袭击……
    到天亮时,枪声才渐渐地平息下去。等土匪们离开后,二人才走出圈子。
    五
    过后,药摊先生告诉我老爷爷说,他替人把脉定生死的技艺叫“判官指”。所谓判官指,其实是中医先生替人把脉诊病的一门独特技艺。我老爷爷知道药摊先生非等闲之人,要拜他为师。不想药摊先生连连推辞说,这次遇险差点儿送命,全是判官指惹的祸,他劝我老爷爷还是别学的好。
    还有那个被马占山当场打死的小土匪四狗子,药摊先生不是说他还有二十来年的阳寿吗?马占山将四狗子打死后,命人拖出去埋掉。两个土匪将四狗子拖到后山的树林里,正要挖坑,不想林子内一条黑影突然跃起来。二人顿时吓得屁滚尿流,哪里还顾得上挖坑?扔下铁锹抱头鼠窜了。
    四狗子躺在野地里经雨水一淋,竟然醒了过来,爬到路边,被一个过路的人救了去。后来他的伤口总算痊愈,却落得半身不遂的病根。不过,又多活了二十来年,后来是掉到河里淹死的。
    听我爷爷说,当时药摊先生也替我老爷爷用判官指算过,那天晚上也是他的一个坎,同样活不过天亮,是我老爷爷的善良救了自己。看来人生在世,还真应该积德行善多做点好事。要是干坏事,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判官指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49452.html
上一篇:枯井案    下一篇:仙人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