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魔鬼的脚跟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狐丘 发表时间:2010-01-25

    民国五年 七月十五 有雨
    今天是我嫁到冷家的第三天,我站在屋檐下,听着雨点打在瓦片上所发出的“叮咚”声,那些雨水顺着瓦片之间的空隙细流一般落下来,砸在泥地上,溅起一小串水花。
    我叫方羽,三个月之前还在省城里念大学,而那时,身穿青蓝色校服的我是多么光彩照人,无忧无虑,可就在我尽情享受青春的美好之时,忽然收到一道消息,惊的我是有如晴天霹雳一般,父亲生意失败,心脏病发作去世。为了偿还他生前所欠的债务,我不得不休学回到家乡,然后嫁来这荒凉偏僻之地。
    冷家的祖屋是一栋古式的庭院,有长长的走廊和雕梁画栋的阁楼,花园又大又深,假山石桥林立,长满了各种各样的树木花草。
    听说一直到光绪年间冷家都还是京城里的显贵,但后来不知怎么得罪了宫里的主子,被人陷害,枝叶凋零,家业衰落,最后不得不搬来这乡下地方,到现在已是三代单传。
    我所嫁的,就是冷家大少爷冷子君。
    虽说是名媒正娶嫁过来的,但对我来说这和卖身其实没什么两样,一直到现在我都还没有见到我那没有一点感情基础的夫君,还记得新婚之夜,我盖着红巾坐了整整一晚,泪水湿透了我的衣襟,但他还是没有来。天亮之时,我松了一口气,也不知是喜是悲。
    “少奶奶。”一声低沉的呼唤,我转过头,见到一袭青衣。
    他是冷家的大管家,在这个几乎没有什么人气的大院子里工作了三十年,到现在已是长须胜雪,两鬓白霜。
    “张老爹,有什么事吗?”我问。
    “夫人让您过去,说有很重要的事要嘱咐您。”
    “恩。”我整了整那大红色的旗袍,随着他绕过三个长廊,来到了正厅。
    正厅摆设古朴奢华,宽敞明亮,采光非常好,但不知为什么,每次来这里向婆婆请安时我都会感到异样的压抑。
    此时,我那身穿绸缎绿衣的婆婆正端坐于正堂之上,她看着我,眼中露出灿烂而又诡异的笑容。
    我上前拜了一拜,道:“婆婆万安。”
    “起来吧。坐。”
    “是。”我听话地坐到一旁,恪守做媳妇的孝道。
    “羽儿,这几天难为你了。”婆婆的声音和蔼温柔,却让我生生打了个冷战。
    她这是怎么了?前几日她是那么的威严,我甚至可以从她眼中看到对我的厌恶,如今为何对我如此和善?
    这样的变化,意味着什么?
    “羽儿不苦。”我怯怯地答。


    “哎,你也别倔了。”她低低地叹了口气,“成亲三天了,都还没见到丈夫的面,哪有不苦的。不过你也不必太伤心,今晚我就让子君来陪你。”
    我全身一震,定定地看着她,心中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言不由衷地答:“谢婆婆。羽儿一定好好服侍夫君。”
    “恩。”她满意地点了点头,脸色又转为阴沉,“不过,羽儿,你要记住,子君有畏光症,见不得一丁点的光,你一定要将烛火都灭了,知道吗?”
    畏光症?我悚然一惊,冷子君有畏光症?为什么我先前不知道?他不是自小身子弱,一直住在院子最深处的聚月斋吗?难道他足不出户的原因就是因为这种可怕的病?
    “婆婆放心,羽儿记住了。”
    “好!”老太太大喜,对身旁的丫鬟道,“去把‘摇红’端来。”
    “是。”那神情有些木讷的女孩答应一声,转身走进内堂,不一会就捧出一杯茶来,恭恭敬敬的奉到我面前,道:“少奶奶请喝茶。”
    “这……”
    “羽儿。”老太太颇为自豪地说,“这茶名叫“摇红”。是我用三十六种奇花泡制而成,对美容养颜有奇效,你尝尝看。”
    “是。”我将茶接过来,细细地看着那琥珀色的液体,沁人心脾的异香扑鼻而来。钻进我的肺里萦绕不去。我的手顿了顿,然后一饮而尽。
    “味道如何?”婆婆急切地问。
    我回味着口里残留的香味,露出一丝笑容,道:“果然好茶,婆婆也教教子君泡茶的手艺吧,羽儿泡给夫君喝,”
    婆婆眼中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光,令丫鬟将空杯端下去,道:“你和子君圆了房,我自会教你。好了,你先下去吧,好好准备。”

    “是。”我站起身来,再拜了拜,退出房去,抬头仰望碧蓝得耀眼的天空。
    今夜,将是我一生中最长的夜吧。
    夜,静如止水。
    我坐在床沿上,身穿成亲那天的大红嫁衣,静静地看着紧闭的房门。
    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还记得很久以前有位教授在授课时曾说过,对黑暗的恐惧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早在远古时人类的基因里就有了这种恐惧,一直遗传了千万年,依然存在。
    但我恐怕已经失去这种恐惧了吧,当一个人的心变得麻木,所有的感情都将失去,只剩下冷酷。
    门无声地开了,我的心紧了紧,放眼望去,屋外没有月光,依然漆黑一片,但我能感到,有人进来了,他那细微的脚步声在这寂静的夜里如此清晰。
    我紧张地绞着十指,但他似乎没有要过来的意思,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门边,定定地望着我。
    时间仿佛停止了,我与他在黑暗中对峙,似乎经历了一个轮回。
    “你――不过来吗?”最后还是我打破了沉默,也许是紧张的缘故吧,声音竟有些沙哑。
    他没有回答,只是低低地叹了口气,轻轻地走了过来。
    接着,我感到一只手抚上了我的脸,那只手如此冰冷,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就像是……就像是……
    尸体
    我一惊,触电般跳了起来,躲开那只如鬼魅般的肢体,向墙角靠去。
    然后,我听到一声幽幽的叹息,那声音比他的手还要凉,让我仿佛掉入了千年不化的冰窖。
    良久,他似乎又迈出了步子,向门边缓缓走去。门开了,屋外有一丝暗暗的星光,让我看到了一道白色的浅影。
    我全身一震,也不知是好奇还是什么驱使着我,追了出去。
    他的步子好轻,白色的影子一跳一跳,仿佛没有一丝重量。我就这么远远地跟着,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他穿过了一条长长的走廊,这并不是去聚月斋的路,大约过了一刻种的时间,我跟着他来到一处极偏僻的院落,那里有一座小小的假山,他走到山后,呼地一闪就不见了。
    我的心一动,跟到了假山后,这里一无所有,我伸出手在那用石头筑成的山上一点一点摸索,如果我没有猜错,这里应该有一个通道的入口。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手下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脚下发出一声轻响,陷了下去。
    那是一条长长的阶梯,又陡又潮湿。我没想到通道竟在脚下,一个不稳,滑了下去。
    一阵天旋地转,我滚到了地下室的底部,顿觉全身疼痛不堪,几乎就要昏厥过去。
    我艰难地爬起来,这里和我那冰冷的新房一样,都是一片漆黑。我在空中虚空地摸索着,缓慢地移动着步子。
    地下室并不大,走了一会就摸到了一个长长的箱子,大概有半人高,木是好木,却找不到箱门和抽屉,只有一个厚厚的盖子。
    这是……
    棺材!
    我向后跌去,拼命忍住就要冲口而出的惊叫。
    棺材?怎么会是棺材?这里怎么会有棺材?谁死了?难道……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魔鬼的脚跟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375.html
上一篇:裁缝铺里来的小偷    下一篇:恐怖经历之鬼问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