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异闻之阴婚汤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楼兰格格 发表时间:2016-12-29

    春寒已过,惊蛰将至,世间万物复苏,北望镇接连下了几天雨。
    番离在镇上客栈落脚半月有余,北疆暂无异动,但已知风舜在其军营,去了边疆探望,对方只是扎寨,廖廖几人在帐前走动,不似战事将起,让人捉摸不透。
    月夜风高,执了壶酒,倚坐窗前,与月对酌,过了三巡,远远街角人影攒动。
    番离待人群过窗下瞅个仔细,原是出殡,不知哪家稚儿早夭,恐其家人倍加伤心,街中人家应知此事,所以闭了门户,怕扰了阴魂。
    人群无声过街,寒风掠过,冥钱与锡箔漫天飞舞,番离心念世事无常,不论无齿小儿或是白发鹤颜,都躲不过阎王殿上走一遭,红尘俗世,万般纷扰,何人能赤心离去?唯愿至死人心不悔,已是足矣。
    举了酒,洒了三点,示以尊重,却不知人群尾有一男子冷冷的看着番离,许是惊了队仗,引来不悦,番离快速隐在暗影中,再探头,人群已远离。
    前夜饮了酒,还是鸡鸣起身,在院中舞剑。
    一并早起的还有客栈老板娘,需去早集收菜,原是男人的营生,不想昨夜得了急诊,唯有自己出门。
    番离看她吃力的推动独轮木车,上前搭手相助,老板娘平日里虽与番离甚少言语,可也知她是官家的,有些受宠若惊。
    街上人迹荒芜,直到进了早市,才见热闹,番离管推车,老板娘去了几个摊位,言讨商价,客栈房少,来往只住的下几人,算是小本买卖,番离见老板娘在屠夫案前磨价钱,在路边坐了等。
    早市多是青布白衣摆摊,也有些衣着规整的婆子穿行,那是哪个大户人家出来置办伙食的。
    远远走来一婆子,腋下挂着半截灰布,在各摊前转悠,点了货,也不言语,递上银两,货主收了,将货包好,放在婆子身后的木车上,推木车的是个中年男子,阴着脸,似与人有恨一般,婆子虽然灰着脸,但眉眼中却有些沾沾自喜。番离看着奇怪,货主卖了货,却在摇头叹气,不知何故。
    正看着,婆子踩上了谁丢落的果皮,崴脚坐在地,一时爬不起身,旁人似没见着一般,无人相助。
    番离只得上前扶起:“没事吧,脚上可好?”
    婆子有些吃惊,慌忙回答:“无妨无妨,姑娘有心了。”就着爬上男子推的木车,有些怪异的看着番离,中年男子眼里闪过一道精光,嘴角扯了些阴笑,推着婆子离开。
    远处老板娘冲了过来,声声紧急:“姑娘,你可与那婆子说上话了?!”
    番离点头。老板娘菜也不买了,拖了番离就走:“姑娘啊,你还未成亲吧?”
    “还未,不知有何异?”番离不解。
    出了早市,路上人少,老板娘长叹一声:“姑娘你惹上事了,你可知那婆子是什么人家的?”
    “……”
    “那是镇上赵家的婆子,赵家虽财大,但不知为何,赵家老爷连娶了七房妻妾,也未见有所出。后听得异士言,终让小妾种下珠胎,十月相孕,一朝分娩,全家上下都视如珍宝,平日里连大门少出。谁知,那孩子还未行束发礼,忽得急症,不出十日就归了西,真是生生折煞了赵老爷。”


    “前日夜里出殡的可就是那赵家孩儿?”番离问道。
    “那不是出殡,是收脚,死去的人将生前常去之地再过一遍,免得到了阴世挂念。”
    老板娘看了下番离:“北望镇习俗,家中如有未行成年礼的孩儿早夭,便会在腋下挂上灰布,挂足七日,因为认为未成年的孩儿,心有余怨,留恋人世,灰布与‘回’同音,是让他回阴世的意思。旁人不与其家人搭话,怕沾了晦气。所以那婆子适才买货,虽说是给了银两,肯定是不够的,但货家又不能言讨,只得吃闷亏,赵家家业大,但也不保有这种贪性之人。姑娘你还未成亲,这与婆子搭了话,怕会是对子嗣有影响啊。”
    听到此,番离淡然一笑:“让老板娘操心了,这事应难,我独身在世,何来子嗣。”
    老板娘不信:“姑娘莫瞎讲,前些时离去的那个公子,我看就不一般,临走托我好生照看你,心里定是担忧着姑娘。”
    是啊,陈峰走了许久,也不知情况如何,华帝见信会怎样,那天子城中可还安稳?与师姐同谋的是谁?
    老板娘见番离未回话,心有不忍:“姑娘人好,菩萨心肠,要不,你去镇尾的七娘娘庙烧柱香,求她给个庇佑,可别折了自身的福气。”
    番离听在耳边,却不言语,蛊毒未解,不知何时归黄泉,若是那北疆战火起,不定会马革裹尸,哪来后半生之事?
    眼前忽的想起清水巷徐家孙儿玉安,原来孩童会是如此可人样,小手小脚,似玉琢一般,若是那小东西有何不测,心中何忍!
    大抵女人都有天性,虽说番离心知后生难有子,但这郁结萦绕,过了半晌仍不得解,眉间生疼。
    天瑶苑里,华帝坐在榻上,面色阴沉,玉姫侧坐一旁抚琴,琴声悠扬,却不应景。
    “君上,我师父已云游,不知音讯,这事怪不得我,我也想救离儿,好歹她叫我一声师姐。”
    华帝捏碎了手中茶盏,一旁侍女吓的跪拜在地。
    琴声止,玉姫起身,行至案前,取出一小盒:“君上还是莫急,我抵不过师父,可多少有些真传,这颗药丸虽解不得离儿的毒,也能压制些时日,这厢继续寻我师父,愿尽快找着她老人家,好为离儿解毒。”

    华帝接过药盒,拂手离去,玉姫在身后露出一丝苦笑。
    话说心念曹操,曹操就到,傍晚时分,陈峰赶着落霞进了客栈,一进门就急勿勿的拉番离入房间,看得老板娘满眼笑意。
    “离儿,快将此药丸服下,可压制蛊毒。”陈峰从怀中掏出盒子,一颗白色药丸躺在其中。
    “从何得来?”番离未接手。
    “是玉姫娘娘熬制的,她师父云游,君上四下寻不见,娘娘功力浅,只能做出这药丸,暂时压制蛊毒,待寻得她师父,再让她解了你的毒。”
    陈峰心急,举了药丸往番离口中送,番离惊的退了一步,有些诧异的看着陈峰:“峰儿,我,可以自己动手。”
    陈峰却不然,这些时日,满是担心与牵挂,眼前人似不明白半分,上前捉了番离手,柔情如水:“离儿。”唤了一声,又难以再言语。
    番离脸上嫣色起,慌忙抽手:“峰儿,怎的?有何事要与姨说起?”
    陈峰气结:“你少来装大,今日心思你明白与否,我都要说出来,你,可知在我心中位置?”
    也是多年未见过这神情,愰惚间,一如当年忘忧山上,华帝执剑翻舞,月华满天,剑掠潭水四溢,番离看着欣喜,取了腰间软剑一并上前,琴瑟合鸣,剑影双飞,剑招舞毕,华旁借势牵住番离玉手,掠水而过,落在山头:“离儿,此生有你,如天中月满。”
    番离浅笑不语,天地苍茫,形同沙砾,红尘翻滚,与子无忧,此生有君,余念足矣。
    陈峰上前拥住番离,声音低沉:“离儿,与我相随一生可好?”
    门外响起老板娘的吆喝:“晚食可用了,姑娘下楼来!”
    番离“忽”的惊醒,推开陈峰,竟从窗间翻了出去:“不可跟来!”
    西山薄暮,隐了日头,番离看着脚下无路,才知已走到镇尾。
    路旁有一庙宇,庙中供奉的娘娘画像,佛面禅指,望着番离,似有所语。
    应是七娘娘庙,本想自已孑然一生,可适才峰儿怀中相拥,分明是动了情念,怎会如此?
    进得庙中,跪于画像前,心中念道:“我佛慈悲,信女心中有结,可有明指?”默了半晌,七娘娘依然眉眼半闭,闲然怡得。
    番离暗笑一声:“真是痴了,这事如何求问的菩萨?”刚想起身,听见门外传来呼救。
    月影下,一妇人跌坐在地,看见番离连连伸手:“姑娘心善,快来扶我一把!”
    番离上前扶起,妇人似有身孕:“这位姐姐,有着身子怎么此时还外出?”
    妇人倚着番离起身:“姑娘有所不知,我前些时在七娘娘庙求孕,今日是来还愿。”
    番离扶妇人往庙中,未走两步,腰间一凉,那妇人抽了短匕在手,面色狰狞:“怪不得我,赵家看中的,都是下了大价钱。”
    番离刚想提气,不料手足发软,坐倒在地。
    “别费力气,这匕上是加了猛药的,嘿嘿。”妇人看着番离倒下,脱了乔装,扯块布,缚住番离手脚,搬至木车上,盖了些杂草,想想又将刚才扮孕肚的软布塞在番离口中,这才向赵宅推去,心中得意,盘算领多少赏银。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异闻之阴婚汤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31955.html
上一篇:鬼将军剿匪    下一篇:乡村鬼事之草人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