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异闻之摄魂鲛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楼兰格格 发表时间:2016-12-15

    年后初春,万物复苏。
    “峰儿,你,当真要北上去寻离儿?”陈夫人帮忙将物件搁在马背上,陈峰理了理怀中盘缠。
    翻身上马,拜别娘亲:“娘,离儿身有伤,她离去已有一月,至今未有信,君上命我前去寻她,放心,不出月余就归,娘在家安心就好。”
    受了君命,陈夫人自然不好再言语,倚门望儿离去。
    一路北上,又是寒冬行路,番离在北望镇逗留已半月,小镇位于大靖边陲,再向北,便是北疆境界,此处群山连绵,关隘狭长,是守疆得天独厚之地。
    有信表明风舜曾在北望镇出现过,后失去踪迹,来回寻得几次,人未寻着,倒是让那蛊毒引起风寒,让人难受,托小二哥去医馆抓几副药。
    大夫心细,知番离是个女子,下手药效甚慢,番离吃几剂,才醒了力气,得一日天气不错,去往后山,找几个冬眠的毒长虫,用暖炉烘醒,取刀放血,直饮而尽,借以压住蛊毒。
    店里小二哥看的两眼发直,放了血的长虫,倒是好东西,一锅炖了,吃的人热气沸腾。番离住店的时日,小二天天磨叽着要拜其为师,不堪其扰。
    这日,番离正在房中调息,小二哥敲门:“女侠,今日老板娘熬了牛骨汤,我给你端了些来。”
    打开门,小二哥一脸涎笑端着汤盅,番离让进来,放下汤,小二哥不急着走,上前忙不停的献殷勤擦桌子:“女侠,收我为徒的事,考虑的怎样?”
    房中简洁,番离坐在桌边,心中暗叹:莫非在清水巷呆些时日,竟对这样的纠缠之人不似以往讨厌?
    “你要学武做何用?”
    听得番离问话,小二哥跪了下来:“女侠,小的学武想回乡救心儿。”
    “心儿?你心上人?”
    小二原是月山镇人,与镇上姑娘心儿有盟誓之约。提起心儿,他先有些羞涩,转而愤慨:“心儿原与我已定终身,我来此做工,就是想多攒些银两好娶心儿,本定好今年初春结亲,谁知,谁知……”
    小二哥哽咽起来:“前些时我得假回乡,却发现,心儿被镇上王财主强抢上门了!我寻上前去要人,倒被乱打了一顿!”wwW.Guidaye.coM
    “强抢?报官就行。”
    “姑娘说的轻巧,那心儿的父母收了银两的!官府不认,说是下聘为证,又将我一顿好打。”
    番离叹口气:“世间情深缘浅,也许只是命而已。”
    “胡说,心儿不愿嫁那王八财主的!”
    番离眉头挑了下眉:“哦?那你说你想怎么办?习好武去抢心儿么?等你学成,心儿姑娘未必能等。”
    小二哥泄气,眼神呆滞:“我也知道,可心有不甘,那财主仗势欺人。”小二略一沉思,“哦,对了,话说这财主原本不过是个小户,也就这几月,忽的财气空涨,加了宅院,攀了官衙,人硬气许多,还有,官衙还派了人手帮忙护宅,我总觉得这财气来的不正。镇上人传言,说那财主占了铁矿。”
    “铁矿?”番离心头一跳,“铁矿可是要上表天子,收为国用,私自开釆,是灭门之罪。”
    “这山高天子远的,他怎知?不是没可能,不过,我好奇的是,若是挖矿得需不少人手,但镇上未曾见来外人啊?小小月山镇能干这休力活的可不多,也没听说谁去呀?”
    牛骨汤没喝成,番离让小二哥收了包袱,牵马去了月山镇。
    月山镇离北望镇不远,半天脚力功夫就到,小二哥一路带头,直至暮色将至,才见到镇角。
    一进月山镇,番离甚感异样,那镇上虽说人来人往,行坐吃穿无异常,面色却似痴似傻。
    小二哥也摸摸头不解,入得院中,一老妪正忙着做晚食。
    小二哥上前搭手:“娘,我来,你歇着。”老妪没有说话,转身进了房,未曾看番离一眼。Www.gUidaye.cOm
    番离出门转了两圈,回屋时,饭菜已上桌,小二哥招呼番离入座。
    都是农家,饭食简单,番离刚坐下,只见那老妪以常人不及之势,夺碗盛菜,狼吞虎咽,完全不似年过半百之人,莫说小二哥,连番离也惊的忘了端碗。老妪吃完饭食,直接回房不再理会他二人。
    小二哥回过神,满脸歉意:“女侠,这,这,平日我娘不是这样,上次我回来也觉得有异,但如今看来似魔怔一般,也不知是否得了什么癔症。”
    番离想起刚才出去所见问小二:“这镇上有宵禁么?”
    “从没听说。”
    “那为何都早早都闭了门户?还未夜尽,外面早已没了人迹。”
    小二哥跑出门去,满脸诧异的回来:“当真没人啊。”
    番离又起身出门朝街上走,小二哥连连跟着。
    寒风凌烈,小二哥不知是冻得哆嗦,还是怕得发抖。
    夜色漆黑,万物寂静,愰惚间有人骑着大马沿街而入,马蹄声声,番离示意小二哥一并躲入暗处,远远望去,那马背上人影似有相识,沉了下心思,盘手做哨,吹出一长一短两声,小二哥暗叫不好:这女侠倚仗自身会功夫呢,还吹哨引来那马匹,也不知马背上是人是鬼,这黑夜里到这小山镇转悠,怕也不是什么好人!
    眼见马直奔番离而来,到了眼着住了蹄,马背上翻下一人,声声惊喜:“离儿,真的是你!”原来,来者陈峰。
    三人一同回屋,小二哥上茶陪坐。
    “离儿,你这一路走的让人好找。”
    “你寻我何事?”
    原本陈峰满心欣喜,一路寻来,几次都不得知番离落身之处,唯恐与之错身,后因君上提醒,那白吏大人去了大靖与北疆边境,才得以寻至北望镇,来此月山镇,幸得客栈老板指路。
    只是番离以为又有公事相托,倒让陈峰收了心思,转天子嘱咐:“君上知离儿来北望镇,恐将有用兵力一时,所以让我送兵符给你。”
    番离看见陈峰脸有绯色,心息微动,提起茶杯饮水,却不知杯中无茶,叹息一声,放了茶杯说道:“兵符你先收着,今夜倒是有事要查。”
    小二哥心惊:“女侠,你莫不是又想出去?这天冷夜黑,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吧。”
    话语未落,番离隐隐中听见远处传来一丝荒糜之音,似人声,似鸟鸣,又或是其他。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异闻之摄魂鲛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25141.html
上一篇:恶惩长舌妇    下一篇:夜谭记之众生相·月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