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异闻之情人蛊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楼兰格格 发表时间:2016-11-11

    江山如画,薄雾轻绕。岁月无情,人心易老。
    番离和陈峰追了三天,马过西境峰时,终于身尽力竭,侧卧枯草不归处。吴进南的兵马早已掠过湘河,直驱南海。
    西境峰下炊烟寥寥,良田多倾,粟谷金黄,村庄农舍几何。
    陈峰瞅着暮色将至,远处群山起伏,便闹起了要进村找农家住宿的心。
    “番姑娘,我受不了了,马没了,全靠腿赶路,不行,我要歇脚,今晚就这了,你看这荒郊野外的,再赶夜路,我怕被老虎野猪拖了去。”
    番离没有接话,只是自行先往村中农舍走去,陈峰欣喜的跟在身后。
    农舍向南三间,后院两房,想必也是个殷实人家。叫了门,迎出来的是一中年汉子,黑脸宽背,个高七尺,满脸诧异的看着番离:“这都要入夜了,姑娘从何来?”
    番离抬手施礼:“这位大哥,我打探一件事,前几日吴大将军是不是带兵从此处经过?”
    汉子略一低头回道:“前两天是有兵马从村前经过,至于是不是吴大将军,这我就不太清楚。”
    原以为番离是要借宿,谁知讲说半天也不到重点,害怕又借此离去,陈峰忙上前接话:“吴大将军不认识么?唉,农家兄弟,你家厢房有多么?容我二人借宿一宿如何?我自会给些银两。”
    汉子觉得面前二人打探军事,怕放了歹人入户,家中有妻儿,还是小心点为妙,稍稍思畴回复:“我真不认识什么大将军,不过,过桥那边的王大应该认识。”
    “哦?为何?”陈峰有些狐疑的看着中年汉子,“前两日王大的儿子成亲,好像来做掌婚人就是个什么将军,你不如去他家问问。”
    番离转身就走,陈峰不舍离去却又不得不跟,表情十足痛苦。
    “番姑娘你咋走了?不是说了借宿么?还有,那农家汉子门口一股血腥气,你不觉得怪异么?”
    “汉子是个农夫,双手掌心成茧,臂膀有力,平日里定然也会上山狩猎,那血腥之气亦证实,都是山间活物所留。”
    陈峰顿感新奇:“你好厉害!分的出山兽和人的血气,不愧是清镜司的黑吏大人。”
    “马屁少拍,先去叫门吧。”wwW.Guidaye.coM
    “那我们是要借宿么?”陈峰涎着笑。
    “那也要看人家有没有地方容你。”番离依旧冷色如常。
    过桥柳树下,两间农舍,门外还贴着红裱对联,一对双烛灯笼挂在门下,闪着莹莹红光,厢房东面还有点灯火,细听一下,也就是家中主人在商议农事安排。
    陈峰上前拍门:“农家,还没入睡呢?打马过路借个屋,我给些银子。”
    屋内嘘了声,半晌才有一妇女答应:“那位哥哥,我家屋小,没有空房。”
    “无妨,柴屋也可。”
    “屋外檐下就是。”
    陈峰脸色青绿,一时火起,尤其还见番离脸上有些戏谑:“我是官差办案,开门问事!”
    屋里窸窸窣窣的响了一阵,有个老汉哆哆嗦嗦的开了门:“官爷,家小屋少,真的是无房可住啊。”身后老妇战战兢兢的跟着磕头。
    番离扫了屋内一眼,两间大房,家饰简陋,堂前桌上还摆着红烛长香,正厢房后的小耳房门帘上贴着红红的喜字。
    “听闻你家收了新媳,怎不见新人?”
    王大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番离,又怯怯的瞄下陈峰,才敢慢慢回言:“官爷,小儿与媳不在家中。”
    “三朝回门,成亲才两天,不在家去了何处?”番离细语询问。
    王大突然跪了下来:“官爷,我儿从小性子老实,今年才媒说了新妻,不知我儿所犯何事,望官爷体谅,好歹让儿媳留下血脉。”
    王妻扯起衣角嘤嘤哭泣,王大扶背安慰,这倒让陈峰有些错愕。番离上前扶起王大:“你儿与儿媳已随军南下了吗?”
    两老点点头。番离脸色如霜盖面,转头对陈峰说:“你去刚才那家农户买马,多给些银两。”Www.gUidaye.cOm
    陈峰有些不信:“你怎知道人家有马?”
    “打山货的人家,没马怎么出山?”
    “嘿,有道理。”说完,一溜烟跑去先前的农家。
    番离看着两位身驼发白的老者,轻叹一声:“你儿怎会随军的?”
    王大慢慢诉说:“小儿媒说了山后面一家农户的女子,定了两日前成亲,正好娶亲的抬轿经过村前时,遇上了吴大将军的行军,将军位高权重,居然来喝喜酒,顺便做了我儿的掌婚人,将军下了礼,我们分文未动。”说到此处,王大推了把妻子,她慌忙从里屋端出一个匣子,里面有些珠宝银两。
    “那将军身边可有一绿衣女子?”
    王大连连点头:“是有,也是她要我儿与儿媳一同随军的,说是我儿可以做个伙夫,我儿媳可以帮军浆洗衣物,每月有百钱。原本儿媳想回门再走,可行军日程急,所以成亲当夜就已离去。”
    王妻小心的开口:“官爷,是我儿犯了错么?”
    “没有,我们只是寻那绿衣女子而已。”“哦,对了,”王大想起一事,“那绿衣姑娘临走前交我一封信,说是如果有人来找,就将此信交给她。”
    番离接过信,里面只有一张纸,上面写着“情人鼓”。番离心中长叹一声,半天未言语。二老小心的立于一旁,也不敢擅自出声。
    陈峰牵了马匹过来,在黑夜里打着响鼻,“番姑娘,人家只有一匹马,这如何是好?”声音透着狡黠,顺便还拍了拍马屁股。
    番离别了王大,径直牵马就走,陈峰算盘似要落空:“哎哎哎,你难道让我走路不成?番姑娘,我叫你姨,今晚借宿一宿吧。”
    “那你住吧。”番离双腿夹马,丢了陈峰在后嚎叫:“你这女人,怎么这么没良心!马是我买的,居然甩了我!”
    谁知马跑了两步,番离又折回他身边伸手:“上来。”
    陈峰倒是不客气,骑马绝对比走路好,至于马受不受的住无妨,反正是出了银子的。只是这一上马,挨着番离太近,一下乱了心神,手脚有些无处安放,“这马常带山货,背宽力大,你我二人的力度,它受的住。”番离双腿夹马,策马前行。
    陈峰心中念道:只怕我是中了蛊,这双手冰冷不似自己的一般,掩了慌乱开口问番离:“这情人鼓是何物?”
    “男人皮,女人骨。”
    “啊?”
    番离长叹一声:“只怕那新婚燕尔已遭不测。”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异闻之情人蛊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20730.html
上一篇:古代聊斋之鬼官司    下一篇:怨鬼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