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古代聊斋之巨蝎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彧瑾 发表时间:2016-10-13

    明末清初,陈明与父母一家三口为躲避战乱,常年居住在深山里,世代以打柴为生。陈明父亲年纪大了,陈明就接过父亲手中的斧头,自己出力砍柴,背回家里,母亲把柴收拾到手推车上,然后第二天一大早父亲再拉到城里去卖。每天如此,生活虽然简单清苦了点,但是一家人平平安安在一起,倒也知足。
    这天,陈明像往常一样背起斧头去往常砍柴处,路途中突然想方便,就离开小道,寻一处偏僻的地方。走着走着,发现不远处有几块长满绿苔的大石,可以遮到人腰部,陈明觉得是个隐蔽的好地方,就走过去。刚到,就发现怪石下有一个大洞。洞口很宽大却不高,人要伏在地面才能爬进去,拿个石子丢进去,石子翻滚着响了好久才渐不可闻。原来这么深,陈明心想。趴在地面往里面探望,幽黑一片,里面阴风阵阵送出一股寒气。再看地面,洞口两侧有非常清楚的数道痕迹,中间却什么痕迹都没有,两足之间分开距离这么大,似乎有什么大家伙经常进进出出。陈明有些害怕,找来几块大石头,堵在洞口,这才离去。
    第二天陈明又来砍柴,突然想起昨天的那个洞口,一时好奇现在怎么样了,就多走几步到那里去,发现那些堵在洞口的石头都不见了,洞口又大开,阵阵冷气往外冒。陈明想,谁把石头搬开了?那些石头也不轻,费了我好大力气呢,怎么今天说不见就不见了,难道住在洞里面的那东西真的很大,所以能轻而易举的把石头弄走?陈明越想越害怕,赶紧又搬来几块大石头堵住洞口。走几步又觉得不放心,去附近的溪水边捧来一把稀泥和在石头上,这下石头粘得牢牢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吧。陈明心满意足地看着这些,这才返回砍柴。
    又过了一天,陈明半途中又来这里查看洞口,让他吃惊的是,洞口豁然敞开,昨天堆好的石头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陈明吓得半死,一次可能是偶然,两次会是恰巧,这三次那就是……里面到底住着个什么玩意儿,怎么会这么有力气?它要是爬出来伤人该怎么办?不行,这里靠近小道,我又经常打这里经过,它在这里,我怎么安心?我还是要堵住这个洞。打定主意后,陈明再次堵住了这个洞口。
    砍完柴回来,陈明已经疲劳不堪,把柴系好,放肩膀上背着带回去。 因为每天都要砍一车的柴,所以柴很多,也就重,陈明不免中途放下来休息一下。看看差不多到那个洞口,陈明放下柴,又走过来看洞口是否无恙。不用想,结果跟之前一样,洞口又开了,石头依然不知去向。陈明这下郁闷了,怎么回事呀?正想着,突然从石头后面闪出一个女人。陈明刚刚还在想这石头怎么不见了,突然出来一个人,着实把他吓了一跳。那位女的看陈明一副被吓傻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让陈明很不好意思,抬头去看她,只见她亭亭玉立,蜂腰纤手,明目皓齿,不由得呆了。那女人轻咳了一声,陈明才反应过来,脸红红的,低着头问她:“这深山老林的,你怎么一个女孩子在这里?”
    那女人叹了一声,说:“世道乱,人心不古,有一个纨跨子弟要娶我,我不愿意,但是我们家势小,又斗不过他,我只好逃出来,打算投奔一个亲戚,他们家就在前面两座山后面的镇子里,只是现在迷了路……”
    陈明听了,连忙用手一指一条小路,说:“你从这里走下去,过前面的凉亭,就能看到直通善后村子的路。”说完又眉头一皱:“可是现在不早了,你天黑前赶不到。”
    那女的知道了方向,没想陈明的后半句话,只对陈明说了声谢谢,于是匆匆往前赶去。陈明把柴挑在肩膀上,又继续往家里走。没走多远,听到后面有人叫他等一等。他回头,看到了那个女的,她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喘着气说:“我看这天色也不早了,也害怕赶不到,担心晚上有狼,所以我想了想,还不如跟你一起走,就是不知道,你家里有没有多余的空房。”


    陈明是个老实人,虽然乐意帮她,但也告诉她实话:“我家里还有父母,平时都是他们做主。父亲要晚些才能从城里卖柴回来。但是我可以问下母亲,如果她说可以,那就可以。”女人还有点担心,不知道该不该跟他一起回去。陈明看了出来,说:“没事的,你先跟我回去。我母亲是个心善的人,她不会让你孤身一个弱女子呆在荒郊野外的。”那女人才点点头,跟陈明回去。
    有个人相伴,陈明一路上话多了许多,那女人也很随和,两个人一起说说笑笑,很快到了陈明的家。陈明对女的说:“你先在门口等待片刻,我跟我母亲先打声招呼。”女的笑着摆摆手,要他先进去。陈明进了门,先把柴堆在院子,把斧头放进杂货屋,然后进屋找母亲。母亲正在烧水做饭,见陈明回来,笑着说:“回来了。饭一会儿就好。”陈明接着跟母亲讲了有个女人想要在家里住一晚的事。母亲很惊讶,问他这女人哪里来的。陈明把女人逃婚的事情讲了一遍,母亲想了想答道:“我们住的这么偏,找他们的人还不至于找到这里来,这女的也不可能给我们带来什么麻烦。而且她一个女人家的,孤身在外多危险,我们应该收留她一晚。”陈明很高兴,本想立马去告诉那女的,一想又问母亲:“那她住哪里?”母亲说:“就这几间房。你要不晚上到杂货屋打地铺,她今晚就睡你的房间吧。”陈明一点都不介意,说了声“嗯”,然后高高兴兴地奔向门口。
    到门口一看,人呢?怎么不见那女的?难道她不耐烦走了?我跟母亲也没说多长时间呀。正四处张望,突然背后有人拍了自己肩膀一下,陈明吓得自己差点跳起来,回头一看,正是那个女的冲着自己微笑。“你刚才去哪里了?怎么一下子就出来了?”陈明想不明白。那女的笑笑说:“我刚去捉蝴蝶玩了,突然回头发现你在门口找我,所以马上又回来了。”陈明还是有点想不明白她怎么那么快出现,但是又不愿意想那么多,就带她进了家门,见过母亲。母亲有些惊讶,她原来长得那么美,还穿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虽然心里感觉有些奇怪,但是没有说出来,还是客客气气地请她坐下来,然后又去忙活着做饭了。没过多久,父亲也回来了,看家里多一个女人,有些吃惊,陈明就向他解释了。他们一家人都老实本分,就非常热情地要客人一起吃饭。
    吃过饭,夫妻两个忙着收拾木柴打算第二天拿到城里市场上卖,陈明也帮着收拾了一会儿,然后母亲就要他把自己的房间收拾下,好腾出来给别人住。陈明就去自己房间收拾了。没一会儿,女人跟过来,先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他收拾房间,看得陈明不好意思。女人好像看出来了,就走过来拉着看着他笑,逗他说:“你怎么会脸那么红呀?”陈明更加不好意思,拿了自己的席子被褥抱出来,女人居然跟着他来到杂货屋,在后面拉了被子一角不让他放下,还柔声撒娇道:“你说呀,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呢?”恰好母亲走过来,看到这一幕,颇为疑惑。女人急忙松了手,走了出来,经过陈明身边时,偷偷说:“今晚不要关房门。”女人一走,母亲立马用严厉的眼光看着陈明说:“这个女的,跟男人讲话没羞没耻,恐怕来路不正。你今晚一定要管好门窗,无论这女的怎么敲门都不要打开,跟这种人厮混,不会有好结果。”

    经过一天的劳累,陈明很快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敲门。陈明醒来,才知道是在敲自己睡的杂货屋的门,就问:“谁呀?”对方回复:“是我。”陈明还没有完全醒来,第一反应就是,你是谁呀,然后一回想声音,就想起来了,是住自己房间的那个女的。一想到是她,就忍不住心里扑腾乱跳,想着她的花容月貌,站起来准备开门,手刚碰到把手,就想起来了母亲的话。他愣了一下,母亲活了半个世纪了,比自己多吃了几十年的饭,多走了几十年的路,她这么交代是有自己的道理的。而且我确实不知道她的底细,只是听她说的,还是不开门的好。于是就低声对外面的人说:“这么晚了,你也早点歇息吧,明早你还要赶很多路呢。”没想到那个女的没有离开,反而娇滴滴地说:“那你开下门嘛,人家和你说几句话就回去睡觉。”陈明还是没打算开门:“你还是回去吧,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不好。”女的手指甲轻轻在门上摩挲,陈明都能想像出她那只芊芊玉手触碰门的样子。女的依旧温柔细语:“你就开条缝儿,难道你就不想看看我吗?”陈明听完感觉心都要化了,真恨不得打开门,但是幸好头脑还是清醒的,他定了定神,说:“你还是回去吧。”
    片刻安静,女的又来到窗户跟前,说:“既然你不愿意打开门,那就打开窗户吧。”不过声音里明显已有了些不耐烦。陈明有些失落,摇摇头说:“不行,会招惹闲话。”没想到那女的语气一变:“哼,你以为这窗户能挡得住我吗?”陈明很不解,看着窗户,没有了那女的身影。正惊讶间,突然窗户上映出一个影子,好似两个石磨大的圆盘,两边长出七八条细长的根须。突然圆盘贴近窗户一撞,整个窗户连带窗框脱落,向内甩进房内,差点打到陈明。陈明心里一慌,后退几步,摸到了自己砍柴的斧头。
    夜晚光线差,陈明看不清楚趴在窗口上的是什么东西,但他也不敢去想。窗口上的那个东西撞坏窗户后,迈着细长的腿不慌不忙地伸进窗内,有股冷冷的腥味隐隐散发出来。陈明打了个激灵,他心里很清楚,一旦这个东西进来,就一定会把自己吃掉,与其等死,不如自己拼死挣扎,也不能就这么束手就擒。他紧紧地握住了斧头,大喊一声给自己打气,冲到窗户前面,对着要新来的庞然大物一顿乱砍。陈明平时就是砍柴的, 练得一身好力气,本来那东西外壳也坚硬,但是也经不住陈明几斧子。陈明砍着砍着,就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从那怪物身上掉下来,心里一喜,但是也不敢松懈,加大力度,又轮上几斧子。那怪物吃陈明几斧子后,身子急忙退出来,本来身躯就大,卡在窗口,还有半个圆盘一样的身子进不来,现在看陈明不但不怕自己,还穷凶极恶地要砍死它,哪里还敢逗留,马上从房子上爬下来,消失地无影无踪。陈明看怪物消失了,窗口也没有了,留一个大洞在那里灌风进来,不敢闭眼,一直握着斧头睁大眼睛看着窗口到天亮。
    父母起床后,听陈明讲了昨夜地事,很惊讶。他们不知道怎么回事,沉沉地睡着,什么动静都没听到。听到陈明差点被妖怪吃掉,真是唬得半死,只有一个儿子,怎么舍得呢。陈明给他们看从那妖怪身上砍掉的东西,硬乎乎的甲壳,带着乌黑的血肉,都不知道是什么妖怪。他们又检查了杂货屋,发现了血迹,点点滴滴洒了一路的血伸到远处,三个人各抄家伙,顺着血迹来一路走来,发现一个巨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好几道口子,还缺了一块皮肉,身下一滩发黑的血,半个身子没入一个洞口,这就是陈明屡次塞住又被打开的洞口。陈明这下明白了,那妖怪肯定是恼怒他几次塞住它洞穴,所以才报复他的。幸亏夜里他没有打开门,窗口很小,它身子怕不进来,所以那尾巴还留在窗外,要不然蛰一下,哪能看到今天的太阳?心里不由得暗自庆幸。他们把巨蝎卖给城里的一个老中医入药,赚了一大笔银子,父母给陈明娶了一个媳妇,一家人又在城里开了个小茶铺,其乐融融,再也不用辛苦打柴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古代聊斋之巨蝎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9117.html
上一篇:水鬼的故事之别无选择    下一篇:乡村聊斋之老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