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生死契约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秋果 发表时间:2016-08-22

    一、旅店救援
    贞观七年的初春,杜嘉铭去往南方做生意,还未出青州地界就遇到了雨夹雪的天气。走了五六里路,好不容易看到路旁有家小旅店,可老板却很无奈地告诉他,因为旅店不大,加上天气恶劣,住店的人多,小店里已经人满为患。
    杜嘉铭问老板,最近的旅店离此地多远。老板告诉他,大约五里外有个村子。听了旅店老板的话,杜嘉铭傻眼了,天冷,棉衣又都湿透了,别说五里,就是一里他也走不了了。“老板,我给你钱,只要能遮风避雨,在你家柴房里待一夜也行!”杜嘉铭打着哆嗦说。“客官,不是我不乐意,店小,别说柴房,就是牲口棚里都住满人了!我现在是真的没地方了!”老板摇了摇头,无奈地说。
    “老板,让这位客官跟我挤挤吧,这大冷天的别说五里,就是再多走一里也要人命!”一位二十六七的年轻人对老板说。
    年轻人住的是一个单间,这单间很小,一床、一桌、一椅就没了空间。店伙计搬走桌椅,才腾出一张床的位置。
    杜嘉铭很感激年轻人,两人互通姓名,方知道年轻人姓肖名正,也是出来做生意的,因为经常来往于此地,跟老板熟悉,便长期租下一间房,有时兼做库房,存放货物。杜嘉铭换下湿棉衣,交给伙计烘烤。
    这当儿肖正要来了酒菜,对杜嘉铭说:“你赶路淋了个透湿,咱哥俩喝点酒去去寒!”杜嘉铭一个劲地向肖正表示感谢,肖正说:“大哥客气了,举手之劳不必放在心上!咱们常年在外的都不容易,我也经常得到别人的帮助。”


    第二天早上,杜嘉铭一醒来,就听到肖正痛苦的呻吟声。他凑过去一看,肖正正裹着被子发抖,杜嘉铭伸手一摸,额头滚烫。他赶紧去找老板,问哪里有郎中。老板告诉他,五里以外的小村里有位郎中。杜嘉铭拜托老板看护肖正,自己赶紧去村里找郎中。
    天很冷,地上结了一层冰,杜嘉铭一步一滑地走在路上,尽管小心翼翼,可还是不断摔跟头。他跌跌撞撞走了半天,才到了小村。找到郎中,好说歹说,承诺给郎中多出诊费,郎中才跟他去了旅店。
    看完病,杜嘉铭又随郎中拿了药,煎好,给肖正喂下。肖正糊里糊涂昏睡了一天才清醒,得知杜嘉铭为自己做了那么多,肖正很感动。
    等肖正病全好了,已是几天以后,他们两个人也成了知己,决定搭伙做生意。
    二、破庙守信
    这天,两人经过一僻静荒凉处时,从一个破庙里窜出两个拿刀的强盗,强盗洗劫了他们身上所有的钱,还嫌钱少,恼怒之下非要杀了两人。
    就在强盗要动手的时候,肖正突然说:“两位大哥,我在旅店里存了个五十两的金饼,我马上去拿,只求两位大哥放了我们!”“放了你们?你当老子是傻子!你会去告官府来抓我们!”肖正说:“那这样,让我大哥跟你们在这里等着,明天早上,我一定把金饼拿来!”强盗看了肖正一眼说:“你别想跟我耍花招!”说完指了指杜嘉铭道:“让他去!明天早上,他要不回来,我就杀了你!”

    “好!就让我大哥去!”肖正对杜嘉铭说:“大哥,那块金饼,是我这几年做生意积攒的。我没家没业,金饼带在身上不方便,就存在旅店我租的房里。这是门和箱子上的钥匙,大哥快去快回!”杜嘉铭拿过钥匙,赶紧离开了破庙。
    一出破庙,杜嘉铭撒腿就跑。一气跑了两三里地,才敢停住脚喘口气。他心里暗自庆幸,幸亏土匪选了自己去拿金饼,否则自己的小命就丢了!你想啊,谁傻到还会回去送死?
    又走了两里左右,杜嘉铭的脚步慢了下来。他想起肖正让他挤自己房间,又为了救两人性命,甘愿拿出自己积攒多年的金饼。自己若跑了,肖正的命就没了!
    天亮时,破庙里的两个强盗正等得不耐烦,一个雪人跌进庙里。“我回来了!”雪人爬起来说,“金饼我拿来了!”肖正看着那个雪人,眼泪流了下来,杜嘉铭真的回来了!
    杜嘉铭拿出一个布包交给强盗,强盗看了看布包,又看了看杜嘉铭,向他竖起大拇指,连布包都没打开就走了。
    杜嘉铭赶紧把肖正的绳子解开。肖正含着眼泪对他说:“大哥,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兄弟,说实话,我确实动过这心思。可我再想想,你甘愿拿出金饼赎咱们的命,我若坏了良心丢下你一个人逃命,我还怎么有脸活啊!”停了一下,杜嘉铭又苦着脸说:“不过,兄弟,咱们的本钱都没了,这可咋办?”“没事,大哥,在旅店床下,我还藏了些老本,够咱们做生意的!”肖正笑道。
    靠着肖正的本钱,两人走南闯北,往返于南北之间贩卖两地的特产,生意倒也做得顺风顺水。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生死契约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8904.html
上一篇:古代聊斋之鬼面    下一篇:蛇老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