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山村鬼事之祖屋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贝壳 发表时间:2016-08-04

    一望无际的麦田,在微风的吹拂下,成波浪状起起伏伏。麦田的边上,一条平整干净的水泥道路,蜿蜒穿行。在水泥道路的尽头,坐落着一座山村。
    此时道路上,一辆小型轿车正在行驶。驾驶座上,一个男子打开车窗,望着窗外原汁原味的山村风格,心情十分的轻松舒畅。
    他是一家文学杂志的撰稿人,姓王,叫王铮。带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发表的一些田园风光的散文诗歌,颇受大众的青睐。
    只是最近有点无奈的是,好像灵感全都消失了,眼看着交稿日期越来越近。正好,一网上认识的朋友要回乡修葺祖屋,便邀请他来乡下。
    反正也没有灵感,说不定看到乡下的田园风光,灵感就来了。于是,王铮就带着自己的笔记本,根据朋友留下的地址,坐车来到了这里。
    到了山村村口,就看到前面有一个人在那等着。
    车停在了山村的村口,王铮下了车。刚下车,就看到这男子穿着背心大裤衩,微笑的看着他。
    男子大步上前,握住王铮的手:“欢迎欢迎,怎么样,来到山村是不是有不一样的感觉?”
    微微一笑,王铮点头道:“没错,山村原汁原味的田野,确实让我有了一些灵感。”
    此时,天已经暗了下来,男子便邀请王铮来到自己的家中。
    这男子,就是王铮在网上和读者互动的时候认识的,叫王军,是一名打工者,别看只有二十多岁,但是已经跑了很多的城市了,他们认识的时间已经有三个月了。
    他是一名散文爱好者,加上眼界开阔,见识过很多地方不同的风景,所以和王铮聊的很投缘。
    在聊天中,他告诉王铮,他的老家是一个山村,从小跟着家人生活在外面。所以山村只剩下了一个祖屋。王军说,山村的环境很是优美,到处都是充满着原汁原味的田园风光,如果王铮有时间的话,他可以邀请王铮来山村转转。
    正好,王铮最近没了灵感,也恰好王军要回去修祖屋,听到王铮抱怨没有灵感,就提出了邀请。
    话不多说,王铮跟着王军进入到了山村,看着四周的土墙、篱笆,还有时不时一些鸡鸭来回散步的景象,让王铮整个心神都松懈下来,体会着山村那没有受到一丝工业污染的原始,灵感如泉涌般涌现出来,恨不得立马坐下来开始创作。
    天色将晚,路上没有碰到一个村民,每家每户的烟囱都冒出一缕缕炊烟,估计都在做饭,所以没有看到人。
    穿过山村,来到山村最边缘的地方,就看到一座老房子。老房子四周并没有其他的建筑,孤零零的。
    王军走上前,将锁打开。推开门,也许房门比较老旧,推开的时候,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在这空旷的空间,显得有点慎的慌。
    王铮不由自主的缩了缩头,看到王军进去了,忙紧走一步跟了进去。
    电灯打开,微黄的灯光有气无力的洒落下来。
    借着不甚明亮的灯光,王铮打量着屋子的四周。
    空旷,整个屋子没有什么家具,只有中间摆放着一张明清时代的八仙桌。在八仙桌后面,则摆着一张灵牌,灵牌的上方,挂着一张大寸的黑白照片。
    照片上,是一名男子的头像,王铮发现,这照片上的人,和王军十分的相似,如果不是显示的年龄,他都以为是同一个人。
    只是,在王铮打量照片的时候,却发现照片上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
    心里一咯噔,王铮朝着左边走了两步,又往右边走了两步。心里突然冒起了凉气,他发现,随着他的步伐,照片上的眼睛,始终跟随着自己。
    照片中那头像的微笑,在王铮看来也渐渐的变了味道。就好像,好像,贪婪?是的,就是贪婪。
    死死紧盯的眼神,那带着贪婪的笑容,就好像看到了美味可口的饭菜,恨不得想要马上吞了自己一样。
    王铮头皮发麻,一股凉气从脊椎尾骨冒起,腿肚子都已经有了痉挛的现象。
    一个大手用力的打在王铮的肩膀上,随后一阵爽朗的笑声将王铮从诡异的状态中唤回。
    “你这是怎么了?我看你一头的汗水,这天没有那么热吧?哈哈,你是不是怕进祖屋啊?”


    王铮连忙矢口否认,如果承认了,岂不是变相的承认自己怕鬼?开什么玩笑,现在都什么时代了。
    转过头,看到王军手里掂着一兜的饭菜,除了一些凉菜,王铮还看到好几个热菜。
    王铮有点疑惑道:“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饭菜,热菜都有?”
    王军爽朗一笑:“这村里有一家小饭馆,我就是从饭馆里面拿的。”
    这山村里面小饭馆?王铮有点疑惑,按说这不大的山村里,你说有小卖铺很正常,但是有饭馆,怎么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而且,这么一点功夫,难道饭馆提前做好了饭菜?
    摇了摇头,不在去想这些。帮忙招呼着,将饭菜都摆放在八仙桌上。
    两人面对面坐下,并没有喝酒,因为王铮想要保持清醒,在晚上的时候,好开始写稿子。
    微黄的灯光下,二人开始吃起了饭菜,期间二人也是天南地北的聊着天。
    只是,吃着吃着,王铮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比如这一盘红烧茄子,咬开后,里面竟然流出的是绿色的汁液,细细闻下,还有着一丝的腥气。还有这一盘鱼香肉丝,这肉丝好像切的太短了,而且颜色怎么是白色的?难道是新菜品?
    而且这些饭菜,都是一些家常菜,但是吃到嘴里,好像并没有家常菜的味道,细细品尝下,好像都能吃出一丝的腥气。
    看着烧茄子流出的绿色汁液,王铮再也没有任和的胃口。王军也发现了,正在破口大骂饭馆的老板,声称一会就要找他好好的说道说道。
    王铮表示算了,毕竟天这么晚了,就这么收拾下,休息吧。
    王军一再的道歉,表示以后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
    笑了笑,王铮表示没事。然后在王军的安排下,来到屋子的边上。
    边上摆放着一张折叠床,因为王军的房子早就扒了,也是住宿在别人家里,只能是在祖屋中摆一张折叠床,让王铮睡在这里。
    摆放好东西,看着天已经很晚了,王军就准备回去了,说第二天一早在来接王铮。
    关上门,王铮看着空荡荡的祖屋,还有那一张让自己觉得诡异的黑白照片,没来由的心里有点发虚。心里暗暗后悔,早知道就厚着脸皮要求王军给自己找户人家住了。
    大声的咳嗽一下,给自己壮壮胆。王铮觉得,这一晚上就不要将这灯给关了,自己应该码字一晚上,明天白天的时候在睡觉吧。
    王铮坐在折叠床上,打开笔记本,脑中回忆起一路上看到的山村田园风光,准备开始写稿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外面一片寂静,就是连山村一些小动物小虫子,都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
    微黄有些暗淡的灯光下,王铮专注的盯着电脑,时而皱着眉头思考,时而眉头舒展,快速的打着字。
    就在这时,微黄的灯光开始一闪一闪,并伴随着灯泡滋滋的声音。

    皱着眉头,王铮并没有在意,只是以为电压不稳。就在这时,笔记本上突然弹出一则腾讯新闻。反正刚才写了不少字了,也该放松一下了。
    点开新闻,标题写着,警惕!数名王姓之人失踪!
    新闻大概的内容,就是好几名姓王的男人,网上认识了一个叫王军的人。经过各种原因,接受王军的邀请,去他的老家,一个偏远山村散心。然后就失去了踪迹。媒体呼吁大家,网上认识的人,说出的话要保留警惕。公安机关正在抓紧时间查案,已期尽快时间找到王军这名嫌疑人,尽快破案。同时,上面还有一张山村的照片。
    王铮看着这张照片,怎么这么熟悉?在仔细看了一下,王铮心里一惊,这不就是自己现在所在的山村么?
    想到这里,王铮拿出手机,拨打了王军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关机?王铮不信邪的又拨打了一次,电话中传来的还是提示关机的声音。
    一种不怎么好的感觉浮现,王铮下意识的看了看桌子上的吃剩的饭菜。
    变了。呈现在王铮眼前的的饭菜全都变了。饭菜里全是一些虫子和蛆虫,盛菜的盘子也都破破烂烂。
    这就是自己吃的饭菜?一股恶心感涌到嘴巴里,让王铮干呕着。
    微黄的灯光在这个空荡荡的祖屋中闪烁,王铮咽了一口吐沫,不由的看了下四周。
    忽然,王铮整个身体都紧绷着,一股凉气从脊椎骨直冲到头皮。
    那张大寸的黑白照片,里面的头像不见了!
    王铮紧绷着身体一动不动,身躯僵硬。在这夏天的气温中,打着冷颤。
    难道是光学作用让自己看不到头像?王铮心里试图找到一种理由来说服自己。
    微黄的灯光开始急促的闪烁,滋滋的声音也越来越频繁。
    眼角的余光,看到身边灯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有着一道身影。
    “谁?谁在那里?王军,是你么?”王铮大着声音喊道,只是声音中有着颤抖。
    那道身影静静的站着,和周围空荡黑暗的空间融在一起。
    王铮头皮一炸,想也不想,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转头跑向门口,用力的打开门,准备跑出这个诡异的地方。
    只是,王铮绝望的发现,门怎么也打不开。
    就在王铮拼命打开门的时候,一股冷风吹向脖子,引起脖子上一片鸡皮疙瘩。
    王铮的动作停下来,僵硬的慢慢转过头。
    一张惨白的脸猛然出现,那带着贪婪的眼神,张开森白的牙齿,在王铮没有反应过来,伸出一双干枯腐朽的手,紧紧的抓住王铮的脖子。
    王铮死命的挣扎着,双手用力的想要掰开抓住脖子的手。
    森白的牙齿,一条血红的舌头卷动着,离王铮的脖子越来越近。
    王铮拼命将抓住自己脖子的手掰开一点缝隙,艰难的呼吸着,嘶哑着声音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
    森白的牙齿不动了,从里面传出来阴冷的笑声。
    “呵呵,三个月前的同仁医院。有一个男的,好不容易凑齐了手术的钱,却被你给破坏了。那人死不瞑目,死前发誓要吃尽你的血肉。”
    三个月前?同仁医院?王铮想起来了。
    在三个月前,王铮的一个亲戚,肾脏有了一些毛病,修复不好了,需要换肾。但是医院说,肾脏很紧凑,要换的话只能等了。亲戚没办法了,就找到王铮的头上。
    恰好王铮的一个同学是在同仁医院,是医院的主任。请同学去外面吃了顿饭,将事情告诉了同学。同学表示,最近几天有一个肾脏,不过已经有人预定了。
    王铮的亲戚表示钱不是问题,可以和预定的那个人商量一下,无论给多少钱,都行。
    结果,那个预定的人根本就不同意,说自己的病实在没法拖了,之前钱不过,现在钱已经凑了出来,不可能将肾脏让出去。
    王铮的亲戚很失望,让王铮想想办法,并一再表示,钱不是问题,只要有肾脏,花再多的钱都行。最后,王铮又找了同学。同学表示,可以在化验上做手脚,就说肾脏和你的身体不契合,不能进行手术。
    之后,王铮的亲戚顺利的做了手术,换了肾脏。至于之前的那个人,听说肾病突发,已经死亡了。对了,听说那个人叫王军。
    “原来是你!”王铮睁大着眼睛不敢相信道。
    一条血红的舌头舔在了王铮的脸上,森白的牙齿上下触碰出咔咔的响声,在王铮惊恐的眼神中一口咬在王铮的脖子上。
    “啊——”祖屋中,一声惨叫,在寂静的深夜,传的很远很远……
    天,亮了。阳光顺着窗户照进屋子里,照在那张大寸的黑白照片上。
    照片上的头像,那原本瘦削的脸庞变得圆润,那一丝显得诡异的微笑,也变得安详起来……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山村鬼事之祖屋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8809.html
上一篇:民间异事之蛇鼠斗    下一篇:传奇故事之巧寻真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