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民间异事之蛇鼠斗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彧瑾 发表时间:2016-07-31

    白沙县最近总是有孩子失踪,不久人们发现山上荒废许久的道观里来了个身材瘦长的青袍道人,每日安静地在观中打坐,与山下从不往来。有人好奇,问他平日生活用度,他淡淡地回答野果野菜填肚,苦修之人不求每日山珍海味。还有些丢失孩童的人家请他做法找到孩子,他则回答自己是修行之人,不便插手这种世俗之事。就这样过了两个多月。
    一天,一个年轻的云游道士路过此地,想要在观中借宿,被青袍道人冷冷拒绝了。借宿人年轻气盛:“你是道士,我也是道士,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你怎能冷言谢客?”
    “同道不同宗,不便共处。”
    “什么同道不同宗?修道之人还会看是不是同一个祖宗?我从来没听过!你休要欺负我年幼。我来之前问过了,这道观之前没人,你也是两个月前才来的,这观不是你的,你凭什么不让别人住?”
    青袍道人嫌他罗嗦,不再回答。闭上眼睛,一甩袖子,年轻道士就随着一阵风退出门外,大门紧接着“砰”的一声关闭了。年轻道士这才意识到自己遇上了高人,急忙伏倒在地,请求拜师学艺,求到夜色将至,观内什么回答也没有。年轻人不甘心,又乏又饿,但是怕青衣道人趁自己走开会离开不再回来,就坐在门口一侧,打算这样过一晚上,希望感动道人。
    正在百无聊赖地干坐着,突然天空中飘来一朵乌云遮住了明月,四周马上暗下来,伸手不见五指。一阵腥臭的冷风迎面刮来,年轻道士被呛了几口,忍不住连打了几个喷嚏。这时候月亮又出来了,却看见眼前有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站在自己面前正看着自己。它小眼长脸,肥胖驼背,看样子是个老妇人打扮,但是身后居然留着一条长长的尾巴,一直拖到地上。
    年轻道士还坐在地上,吓得一点点往门口靠,连呼“师傅救命,师傅救命!”道观两扇大门呼得同时打开,青袍道人坐在庭院中的方桌旁。年轻道士高兴地正准备爬起来,突然发现他哪里不对。他额头棱角凸出,瞳孔细长,嘴巴微张,从里面吐出一条分叉的细长舌头。年轻道士这才知道原来他也是妖,顿时汗如雨下。
    门外的妖怪见门内的青袍道人,吃了一惊,马上化成一道黑烟不见了。年轻道士惊魂未定,呆呆地看着青袍道人。青袍道人冷冷地对他说:“下山借宿去吧。要是今晚的事说出去,我定不饶你。”年轻道士唯唯诺诺地下山去了。
    天亮后,年轻道士正打算离开这个妖怪出没的小镇。迎面走过来一个道姑,蓝衣灰冠,脚步很快,重重地撞了他一下,差点倒在地上。道姑正准备弯腰道歉,看看年轻道士的装扮,说:“我是赶着办一件重要的事,没想到这里碰到同行了,小道长要不要一起去寻找失踪的孩子。”“什么?这里有孩子失踪?”年轻道士刚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道姑忙示意他轻声,然后靠近他说:“前前后后丢了二十多个孩子了,都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怀疑是山上道观的道士,因为孩子失踪是他来之后开始的。”
    这一句让年轻道士回想起昨晚的经历,不由得打了个冷战,结结巴巴地回应:“师姐,我还有事,先告辞了。”转身刚要走,却被道姑紧紧地抓住了衣服,走不动:“你是不是见过他?告诉我怎么回事。”年轻道士记得昨晚青衣道人的话,只管挣扎,怎么也不说。道姑也不勉强,松了手,哼了一声,说:“他不就是个长虫嘛!瞧把你吓得。”年轻道士一听道姑居然道出了他的原本,很是惊讶:“你怎么会知道?”
    “我来就是收他的,怎么会不知道?”然后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瓶子,打开盖口,倒到手中一粒红丸,两指捏起,放他眼前说:“告诉你,这个东西可以制服他。我来就是要想方设法要他把这粒红丸吃下去。到时候他就难逃劫数。”年轻道士好奇道:“这是?”道姑答:“这是我把雄黄精魄沉入鸩毒中提炼出来的,他只要一吞下去,一定会全身疼动不止,不消一刻,吐尽全身血液而死。”年轻道士大吃一惊:“这未免太过了!我们方外之人怎么能用这个毒辣的手段!”道姑笑道:“他吃了那二十几个小孩难道就不毒吗?”年轻道士不解:“那几个孩子你不是说失踪了吗?现在又怎么说是被吃了?”道姑一愣,忙笑着说:“这是我猜的。”年轻道士想了想,叹口气,说:“那怎么做?”“我已有一定道行,只要靠近那道观,妖道肯定能觉察到。不如你假装亲近他,趁机把这红丸放他茶水中,劝他喝下。我在暗中保护你。”年轻道士怕的要死:“我去?他昨天饶我一命,再去命就没了。”道姑安慰说:“有我暗中保护,你不会有事的。”后把红丸放在他手中,小声说:“别忘了这个。”然后一甩拂尘,轻轻袅袅地走开了。


    年轻道士在原地思索一番,大踏步往山上走去。观前门已大开,院中空无一人,偶尔一阵小旋风荡来扬起院中的沙土。年轻道士正想开口询问。忽然有个声音从室内传来:“进来吧。”年轻道士如履薄冰般进了大门,看见青衣道人闭目盘腿坐在老君神像下。年轻道士只好站在门口旁静静恭候。青衣道人一直打坐到日落才起身,看了他一眼,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昨晚留你一命吗?”年轻道士低头记起了道姑的话,说:“也许道长认为我们之间有缘分,所以想招我说话。”青衣道人笑了:“好聪明的年轻人。不错,我是有话对你说。你可知你虽然平生没做亏心事,一心想要除尽天下不平事,到处惩恶扬善,可是却不得善终,最终会落得个身首异处,而且这个结果就要应验在最近几日。”年轻道士听了好比晴天霹雳,怎么会这样?难道他知道了我跟道姑商量的事情,想要害我?
    青衣道人看他的神色多有疑惑,就带年轻道士到院中石桌前,桌子上放了一个洗脸盆,里面盛满了清水。青衣道人伸出食指在水中搅动了几下,水中就出现了一个会动的画面。年轻道士探身去看,画中一个男子走在林间小道上,突然不知道从哪里窜出一伙强盗要抢他的包裹,他拉住包裹不肯放手,其中一个强盗上来朝他脖子上一刀。强盗见人死了,慌忙一哄而散。那个人的头在地上滚动了几下,停下来后睁眼看着他,他看清了,这面孔居然是自己!年轻道士吓坏了,急忙跪在地上求仙师救命。青衣道人把他拉起来,说:“生死簿上决定的事谁也改不了。”年轻道士听了大哭。青衣道人叹息道:“你我也是有缘,我不忍心见你落个如此下场。这样吧,你与我换形,互换身体,我在你体内替你挨刀时,使个幻术,假装头掉了,然后等强盗和阴差走远,再换回去。但是贫道的身体,在你精魄进入后一定要万分爱惜,我乃是千年青蛇,此躯经过多重磨难,已非肉体凡胎可比。”年轻道士听了感激不已,但突然又想起道姑一口断定孩子的失踪与青衣道士有关,到底这个道姑从哪里来,又为什么一定要拉上自己来除掉面前的道士呢?心里想着,嘴上没说。青衣道士传了他一些换形术的口诀,然后嘱咐他现在下山,明天傍晚再来与他一起学习换形术。

    年轻道士刚下山,就看到道姑坐在路边的大石头上等候他。见他来了,就问情况怎么样?年轻道士存了个心眼,说:“我什么降妖术都没有,怎么敢随便下手?弄不好反而被害。”道姑听了,说:“好,我教你一个保命的法子。我这里有一块隐身珠,是我偶然所得。只要手握念动咒语,即可隐身,再念咒语就会现身。”年轻道士听了开心的不得了,连忙说,我一定按道姐交代的把事情办得稳稳妥妥的,然后拿了珠子学咒语。
    第二天傍晚年轻道士如期赴约,青衣道人教了他换形术,然后两人开始各自开始准备换形。年轻道士故意念错记几个词,做动作不规范,试了两次都没有成功。青衣道人也看出来了,说:“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走吧。”年轻道士很吃惊,两次都放自己走,怎么可能是坏人?哪个道姑很可疑,于是,说:“师傅小心,我觉得最近可能有人找你麻烦。”青衣道人没有一丝惊讶,镇定地说:“是一个女道士吧。”年轻道士满脸不解,赶紧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石头。青衣道人继续说:“她跟我之间的仇恨不可化解。那晚你在观外见到的大老鼠就是她。我刚修道时,还未脱荤性,再加上蛇本就是以鼠为食,所以我害了她不少子孙,她对我恨之入骨。只是她修行不如我,所以一直迟迟不敢下手。我听说她最近在白沙县以小孩为食,想要增进功力来向我报仇。我自知自己已罪孽深重,不忍心再牵连她人因我而堕入万劫不复之地,所以也来到了这里,希望与她做个了结。”
    “老东西,做个了结是应该,但是骗人就不应该了。”道姑突然从树后面闪了出来,“你什么时候有后悔过呀?还不是怕我暗算你,就想方设法地要除掉我,”说着瞄了两眼年轻道士,哼哼笑了两声,“嫌我之前用法器损伤了你的身体又没办法恢复,就打人家小道士的主意呀,还把自己给夸得多无辜,我都听得一身鸡皮疙瘩。你怎么越老越不知羞耻了?”年轻道士吓得连连倒退,原来他教我换形术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幸亏我没照他说的做。蛇妖看已揭穿,就变了蛇脸,眼中地瞳孔陡然缩成一把剑;“彼此彼此,既然来了,何必跟上次一样溜走呢?大家一决高下吧!”
    “噶哈哈哈-----”道姑一阵大笑,声音很尖细,非常刺耳,脸也随笑声变成了老鼠模样,“你以为我那么笨吗?明知道打不过你,还出来?”蛇妖马上运功试下自己的身体,突然觉得全身发烫,随着功力汇集到手上,手上血管暴起,越鼓越大,蛇妖惊恐地叫:“你做了什么?”鼠妖笑得更刺耳了:“我就怀疑那个小道士不会听我的,所以把一部分毒偷偷加在他身上,你接触他的时候就会染上,小道士从小吃素,这毒对他没用,但是对你,可就不一样了。你现在功力没办法使出,就只能等着被我宰。哈哈哈哈……”说完就要动手。
    蛇妖马上扭头对年轻道士说:“你还不快帮我把他擦掉,等她杀了我,就回来杀你。”年轻道士还在犹豫,蛇妖又说:“她杀那些小孩子眼皮都不眨一下的,你真的以为她会放过你吗?”年轻道士打了个激灵,忙用袖子擦蛇妖的手。鼠妖见状,用尾巴在地面扫起阵阵尘土,呛得年轻道士直打喷嚏,不得不停下来用手捂住鼻子。鼠妖趁势张开右手,五指指甲瞬间长长,往蛇妖脖子上一挥,蛇妖的脖子就划开了一个大口,血喷射出来,鼠妖立刻跃上去撕咬。蛇妖手上的毒还没有完全擦干净,又被鼠妖咬住,非常痛苦,身体恢复了本来蛇的面貌,一边挣扎一边紧紧缠住鼠妖,把年轻道士吓得缩在一旁不敢动弹。两个妖怪就这样僵持不下,渐渐东方露出鱼肚白,两个都渐渐失去力气,奄奄一息。
    蛇妖喊年轻道士:“帮我杀了她,我把我毕生所学交给你。”鼠妖听了忙说:“他哄你的,忘了他身躯已坏,想拿你的换吗?”两个人吵吵不休,年轻道士谁也不敢靠近,突然想起自己手里还握着鼠妖给自己的隐身珠,于是念动咒语隐身。两个妖怪还在拼个你死我活,没注意到年轻道士的消失。年轻道士看到两个妖怪搅在一起的地方靠近一个斜坡,坡上有个长长的大石头,应该是下雨时从上面冲下来的。于是他爬上斜坡,使劲往下推石头。石头滚落下来正好砸到两个妖怪脑袋上,同时丧命。
    年轻道士看在他们教了自己一场的份上收拾了两个妖怪的尸体,埋在一起,又做了一个简单的道场,从此就在道观安顿下来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民间异事之蛇鼠斗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8804.html
上一篇:民间异事之炼丹    下一篇:山村鬼事之祖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