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王府鬼戏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吴卫华 发表时间:2016-07-16

    一曲深闺怨,一段不了情……
    繁华的北京城内,有家大财主给老母亲办90寿诞,请来闻名京津的“麻家班”,连唱七天大戏,引来不少人围观。
    那天唱下午戏时,班主麻贤良在台下一侧远远坐着,旁边一个穿着半旧长袍马褂的中年人,边看戏边嘬着牙花子评戏:“嗯,有那么点儿意思。”
    麻贤良听了,感觉很不舒服,一拍大腿站了起来:“乡巴佬,你懂戏吗?能白看这么好的大戏,是你沾了人家大财主的光。北京城内,没有几家请得起我的戏班子,连唱这么多天,还顿顿供应大鱼大肉不掺青菜。”中年人也不恼:“请问你是什么人?”麻贤良甩甩袖子,两手背到身后,说:“麻贤良,‘麻家班’大当家的,一看你这种人就没见识!”
    中年人看了麻贤良一会儿,冷笑道:“在你看来这么着就是好,那你等着。”说完拂袖离去。
    麻贤良并没有把这当回事,“麻家班”准备装箱挪地儿时,他突然接到一单大生意,北京城的豪托王爷,请“麻家班”到王府唱一百场大戏。麻贤良高兴得直想翻跟头,看来“麻家班”要发横财了。
    王府宅大邸深,后花园里亭台楼阁湖水假山,一应俱全。戏台搭在王府的后花园里,一开始,演员们都很高兴,哪知一开戏,就显出诡异来。唱这么大的戏,不仅豪托王爷不露面,连其他闲杂人员也看不到,更别说专为看戏而来的观众了。空荡荡的戏台下面,正中央只坐着一个王府主管,主管跷着二郎腿,喝着茶水,死死盯着台上,一脸的挑剔相。
    演员们在诧异中唱完一场戏,吃晚饭时,王府的厨师用大盆端来颤巍巍的油腻肥肉和白花花的大鱼段,尤其是那切成方块的肥猪肉,两块就有一斤。演员们放开肚腹大吃起来,还感叹王府就是财大气粗,供应这么丰厚实惠的饭食,要是搭配些米面青菜就更好了。
    唱第二场戏时,台下除了那个主管,依旧没有别的观众。一连几场唱下来,台下空荡荡的没个人喝彩,台上的演员就觉得这戏唱得无趣,心思走神难以入戏。几天下来,天天如此。演员们戏唱得寂寞不说,大鱼肥肉吃得他们直反胃,吃饭成了受苦刑。
    五天后,麻贤良沉不住气了,那天,台上唱着戏,他殷勤地凑近主管跟前:“爷,贵府嘛事要唱一百场大戏?”主管正眼不瞅麻贤良:“不为嘛事,就为王爷喜欢。”
    麻贤良问:“怎么不见王爷来看?”主管道:“你这戏不入流,王爷懒得看。”
    麻贤良一愣:“那还让我们进府唱?”主管一指台上,声音陡然变得严厉起来:“让你们进府唱戏,王爷可是花了大价钱的,不要以为没有人看就取巧偷懒,那个武生,这个时候该连翻九个跟头,怎么翻两个就完事?重来。”
    麻贤良的头上惊出一层冷汗,敢情这主管是个戏精,丝毫都糊弄不得,赶紧吆喝台上的武生重翻跟头,一气翻九个,一个不能少。
    “麻家班”唱这么大的戏,不让人看不说,还得一丝不苟唱下去,简直像给鬼唱戏。尤其是到了唱夜戏时,亭榭间假山上,常常能看到躲躲闪闪的人影,那是王府里的人溜过来偷看戏。主管心知肚明,但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台上灯火辉煌鲜甲亮裳,台下黑暗寂静一片诡异。连王府外面的人,都在传说王府的后花园里在唱鬼戏。


    “麻家班”的演员中,有个叫梅如海的武生,是一个少见的靓角儿,就算不上妆,一张脸也能英俊得逼人眼目。这武生不仅身手了得,刀枪耍得风雨不进,而且唱腔清朗、韵调悠扬,是“麻家班”的台柱子。
    那天,夜场戏唱完后,梅如海卸了妆去茅厕方便,才走到必经的假山那儿,听到有人低声地叫他:“梅如海,你过来。”梅如海循声看去,假山的阴影里,站着一个丫环打扮的女子,向他招手。梅如海疑惑地走过去:“你叫我?”女子遂递给他一个食盒,里面竟然是一大盘炒青菜和两个雪白的馒头。二十天没见青菜和馒头了,梅如海感动得差点掉下眼泪:“这些,是给我吃的?”女子点点头:“大鱼大肉会吃死人的,我偷偷弄来点青菜馒头,你悄悄吃了,别让人知道,以后我天天给你送。”梅如海也顾不得上茅厕了,拿了食盒找一个僻静角落,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给梅如海送饭的丫环叫小月,是王爷最小的女儿如意格格的贴身丫环。小月给梅如海送了几次饭后,心细的梅如海就从小月口中探出了实情,原来是如意格格指派小月送的盒饭,而且如意格格每天晚上,都会在清风阁里偷看梅如海演戏。“麻家班”的演员们,经不住天天大鱼大肉地吃,一个个坏了肠胃,不是拉肚子就是呕吐,演出时精神萎靡四肢无力,尽管台下有王府的主管虎视眈眈监督着,仍然有演员唱得荒腔跑调,甚至一屁股坐到台上罢演的。只有梅如海依旧生龙活虎,满戏台干净利落地翻打扑跌,显得格外与众不同,这引起了麻贤良的疑心。
    自从知道如意格格偷看演戏后,梅如海就十分留意如意格格藏身的清风阁了。在戏台的侧前面,有片湖水,湖中建有一座精致的小阁子,雕栏画柱透纱糊窗,原是王府里女眷们消暑纳凉的地方,坐在里面隔窗看戏,还真不易被人发现。梅如海眼尖,唱戏时见那清风阁里,果真有一女子看他演出,身姿袅娜神情专注,就知道是如意格格了,他演戏越发卖力,连刻薄的主管都忍不住为他喝彩。

    “麻家班”的人不能走出王府后花园,只有唱满一百场戏,而且不能重样,才能离开后花园获取自由。麻贤良撑不住劲了,这样奇怪的事,越琢磨越觉得再唱下去凶多吉少。社会上传说豪托王爷是个笑里藏刀心狠手辣的人,“麻家班”怎么得罪他了,这么软刀子杀人地整治几十号人?
    麻贤良费尽心机,终于有一天,他爬墙偷看到豪托王爷的真面目,吓得他差点从墙头上摔下来,豪托王爷竟然是他骂为乡巴佬的中年人!
    麻贤良跟主管说话的语气,谦卑得近于哀求:“爷,我们命贱,吃不惯大鱼大肉,能不能换成粗茶淡饭,没青菜,老咸菜也成。”
    主管慢条斯理地说:“王爷要我好好招待你们,我哪敢降了饭食的档次。”麻贤良都要给主管跪下了:“顿顿大鱼肥肉,会吃死人的,拉肚子拉得他们脸都绿了,哪有力气唱戏?”
    主管一脸惊奇:“不会吧,那个演武生叫梅如海的,不就挺精神?我家王爷有时还吃生猪肉,给你们的那些可是用大料炖得烂烂的,别不知足了。”
    一说到猪肉,麻贤良就条件反射地胃痉挛了,他痛苦地说:“您老人家替我求求王爷,小戏班演不起一百场不重样的戏,打死也就会二三十出。小的不敢要戏钱,只求王爷放了我们。”
    主管毫不通融:“王爷说过,必得唱够一百场才能走人,会二三十出也不能让你们现学,可以反复演。你也识相点,别惹王爷不高兴。”求告无门,麻贤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突然脑中灵光闪现,想到了梅如海,整个“麻家班”里怎么就他精力充沛?
    小月再给梅如海送饭时,说如意格格在牡丹苑的两间净室里等他。梅如海十分感激如意格格的暗中照顾,就跟小月去见如意格格。在宫灯红亮亮的光照下,如意格格安静地坐在椅子上,银白的脸上,秀眉美目好像是画上去的。梅如海不敢正视如意格格,拘束地垂手站着,小月知趣地退了出去。梅如海见净室内就他同如意格格两人了,更加手足无措。
    如意格格仔细看了梅如海好一会儿,看得梅如海额上都渗出了汗,她却忽然细声唱起来:“凉夜迢迢,凉夜迢迢,投宿休将门户敲。遥瞻残月,暗度重关,我急急走荒郊。”韵调清伤荡气回肠,竟是林冲《夜奔》中的武生唱词。一时感触了梅如海,禁不住接唱:“身轻不惮路途遥,心忙又恐人惊觉。吓得俺魄散魂消,红尘中,误了俺,武陵年少。”
    一段唱完,两人目光相对,瞬间拉近了心的距离。如意格格站起身,打开桌子上的大饭盒,从中一一端出素菜米饭:“特意给你准备的,慢慢吃。”这顿饭吃的时间好长,足有一个时辰。
    麻贤良再看到主管时,十分机密地说:“府上的如意格格,跟我们的武生梅如海好上了,再不放我们走,这乱子就大了。”主管变了脸色:“掌嘴,这事你也敢乱说。”麻贤良真的打了自己一个嘴巴,接着说:“牡丹苑的两间净室里,夜戏散后,爷亲自看去。”
    两天后,主管拿给麻贤良一张硬弓两支毒箭,说是豪托王爷的意思,要想离开王府,就看麻贤良敢不敢下手了。等梅如海唱独角戏《夜奔》时,麻贤良在台下的黑暗处,向着台上瞄准,然后拉弓射箭。梅如海中箭倒下,台上顿时一片混乱。清风阁里,传出如意格格一声惊叫,更是瘆得人头皮发麻。
    梅如海死后,“麻家班”很快离开了王府。接着如意格格疯了,每天晚上在王府的后花园里唱“凉夜迢迢”,听到的人都觉得心酸。
    再后来,如意格格投井自尽,王府里的人在夜里还是能听到后花园里有人唱“凉夜迢迢”,听声音却是一男一女在合唱。
    恍恍惚惚之中,又有锣鼓琴弦声,十分热闹。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王府鬼戏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8727.html
上一篇:聊斋故事之挖田    下一篇:夜谭记之画师·美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