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聊斋之白虎书生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小风雪月 发表时间:2016-06-13

    扬州城郊外有个书生,他不恋宦权官位,只求清歌为伴,秀书为邻。
    书生名曰李不然,与老母相依为命。他每日踏星而出伴月而回,于此书耕不辍,日子倒也清闲自在。
    近日,总听闻树林闹鬼之事,十分煞人,一时间,传得沸沸扬扬。李不然家距林子也近,一听说林子里不知何时多了具女尸,生性胆怯的他便不再早耕晚归了。每日他也是等鸡鸣之时才敢拉开门栓,走出家门。因为众人都说鸡鸣乃卯日唤阳之声,鬼魅是听不得的。如此几天过去,风声不再乱刮,闹鬼之说也随之停息。
    一日,家中无柴,老母差李不然去林中捡些来。李不然心中仍有余悸,还念着鬼魅之事。但转念一想“都说林中往来之人见入不见出的,但这几天也没听闻类似之事啊,这定是哪家小娃淘气拿大人开心,故意造的谣。也罢。”于是李不然硬着头皮去了。
    此时已是黄昏,天边又突生乌云。李不然不禁打了个冷战。“这是鬼生之兆吗?”他啐了一口,“呸!哪有什么鬼物,我是自己吓自己罢了。书中圣贤哪有怕鬼的,亏我还饱读诗书,真是不该。我问心无愧,自然不用怕他们。”李不然还是提起胆子进了林子。
    说也奇怪,往日这片林中枝叶繁茂,一天下来掉落的也不少。如今却尽是些小枝小叶,如此带回去,恐怕也是不够烧的。李不然不知觉地又向深处摸索。“要快些呀,母亲惦记着呢。”他想。
    半晌过后,李不然手中仍是些孤枝残叶,他不禁有些急迫。忽的一阵微风吹过,李不然紧了紧脖领。这刺骨的冷风不似这个时节该有的。不管这些了,李不然只是低身俯首找寻,口中扔念着:“要快些呀!”正找得匆忙,一双,绣花鞋突现在眼前。
    李不然身子顿了顿,脑袋顺势抬起。只见一名女子站在他身前,她眉似远山青黛,眼似秋水柔润,唇似樱桃初红,脸若清莲萼瓣,身着朱粉挂佩裙,头戴碧玉梨花钗,眉间还惦着灵气的三点砂。
    李不然也算半个乡野村夫,哪见过如此娇人的女子,一时间竟看得出了神。
    “公子……公子?”
    女子被他痴傻的眼神盯得无比羞涩。
    “姑……姑娘”李不然才发觉自己失了态“姑娘,小生多有冒犯,真是对不住了。”李不然做了个揖,算是施礼。
    女子掩嘴轻笑“不打紧,不打紧。”二人开释。
    “公子,天色以晚为何公子孤身一人在此?”
    李不然如是回答“小生李不然,因家中无柴,母亲无以把炊,故差我至此捡些柴枝。”
    女子一脸疑状“哦?公子难道没听说过此处闹鬼的吗?死了好多人呢!”她有些故作惶恐。
    可李不然没看出来,一提鬼,李不然自然害怕,只是旁边有个貌似仙人的女子,若显怯态岂不被人笑话。
    “虽说听闻有鬼,但从未见过也就不怕了。”李不然的话多少有些勉强。
    说着,李不然发觉有些不对劲。
    “对了,姑娘只身一人在这深山老林中是要做什么呢?这林中多走兽,姑娘一个女儿家岂不怕生出个鬼物歹人什么的东西出来?”
    女子又是一阵娇笑。
    “姑娘笑什么?”
    “公子是怕奴家是鬼喽?”
    李不然一本正经,“非也,非也,谁不知道鬼物肮脏不堪入目丑陋无比的,哪有像姑娘这么如花似玉的呢?”说到这李不然竟不好意思挠了挠头。


    女子仍故作严谨。“难道公子没听说过鬼物都精通变化之术的吗?”
    李不然不知所错哑然“呃,姑娘说笑了。”
    女子又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公子不必担心,奴家名叫红妆,家便安居在此,小女子自小在林中与父兄打耍根本没什么鬼物的!”
    李不然这才呼出口气“原来如此啊。”这时,李不然才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事。“姑娘,小生看天色不早了,怕母亲惦记,故就此告辞了。”说罢便要离去。
    红妆叫住了李不然“公子!”
    李不然转过身“姑娘还有事?”
    “公子前来拾柴,可公子手中却就这么稀稀溜溜的几根,怕是拿回去也用不上啊。”
    李不然这才恍然大悟。“姑娘说的是,今日也不知道怎的如此不走运。”
    红妆有意留他,他却不知其意。
    “公子不必担心,小女子家中正好有些柴草,公子若不嫌弃可是我到家中取些。我家父兄也是爱客之人,公子若肯去他们必定欢喜。”
    李不然考虑再三,便同意了。
    一路上风吹树影,李不然发现在不远的暗处有许多绿澄澄的眼睛在发亮,不禁有些害怕。
    “姑娘,怕是有些走兽在周围要小心呐!”
    女子反倒不怕“公子,这些都是小女子收养的山猫,颇具灵性,林中黑暗,猫儿们正巧可为我们探路。”
    李不然以为自己大惊小怪“是……是吗?”
    月色正浓,路途颇为遥远,二人认得突然,话语自然不多。
    忽的又是一阵风,李不然又紧了紧脖领,这风来的蹊跷,而他却没觉得。
    果然,风生从虎,一只斑斓巨虫突现在眼前,目似铜铃声如惊雷。
    “这……这林中竟然有虎,我……我怎么不知道。”他双腿直颤,不直觉地跌倒在地上。红妆却略显怯态。
    猛虎步步紧逼匍匐前行,牙吐寒光,喉咙低吼,李不然见势不好顺地爬起“姑娘快跑!”
    然而女子只是躲在树后,无动于衷。面色早没了怯色,反而有一抹微笑。鬼魅之色尽显。“虎儿,吃了他!”

    猛虎听得命令拔地跃起。
    李不然自是不知道红妆本为鬼魅要害他。还以为巨虫是向红妆而去。他飞快冲向她身前“不要伤害姑娘!”巨虎见状取舍不得,身子一转撞上了树,用力过猛昏了过去。
    红妆几欲上前却都被李不然拦住了身。红妆心头怒起眼睛泛起寒光。李不然只是双眼紧闭,眉头锁紧,脑袋侧向一方“姑娘,你不用怕,大不了就让它吃了我,你快跑。”
    红妆惊诧,眼色渐渐温和,不知道这怯弱的李不然哪来的勇气。
    许久之后,李不然没再听到一丝声音,他尝试地睁开双眼,“巨虫呢?”而红妆的目光只是凝在了他的脸上,丝毫没有在意他的问题。
    “你为何要救我?”
    “姑娘有难,小生岂有不救之理?”
    “你不怕死吗?”
    李不然被问的一头雾水,“自然是怕的。”
    “那你为什么不走?”
    “因为,小生怕的是内心不安,怕有愧与书中圣贤。”
    红妆一时凝噎,说不出话来。
    李不然则余惊未消,见巨虎晕伏在一侧,仍感到畏惧。不敢直视,急道“姑娘,我们还是早早离开这儿为妙。我看这巨虎似乎还在喘息,怕是没有死绝,若待其清醒定会亡命反扑,到那时真的就凶多吉少了!”
    红妆面带惭愧之色,细声道:“公子莫怕,这虎儿是小女子所养,现已至此怕是一时半会醒不过来了。”
    李不然一片疑惑“这畜生竟然反面噬主?”
    红妆犹豫开口“不满公子,奴家本欲借虎儿加害于你……”
    “啊……”李不然大惊“为什么?”
    “因为奴家是鬼……”
    李不然说不出话来。
    红妆深吸一口气“奴家本是城内王家之女,与邻家周生自小相识青梅竹马。年纪稍长后,我俩共誓山盟,终身相守。不想大婚之前他出言反悔,转而入赘府尹,求名逐利。小女子伤心欲绝,投湖自尽。不想奴家怨气不消,魂魄飘至林中,成为山中一鬼,自此我对世间男子恨之入骨,于是养了虎儿自为伥鬼,诱杀路经男子,以此泄恨。今遇公子临危大义,奴家真是深感惭愧。”
    说罢,二人百感交集,“姑娘为情所困实为不该,幸而今已翻然悔悟,这也是最好不过的了。”
    但红妆依然低沉“公子有所不知,如今小女心结已解,怨气已散,已然活不长了。现只求公子能够帮小女到家中捎去信物以示奴家对爹娘的歉意,好让他们安心。”说着她递过一个发梳。
    李不然答应了请求与之作别。只是可怜他白走一遭,家中相必还是清锅冷灶无柴生火。
    回至家中,见老母已然用过晚饭,桌上还摆着未冷却的饭菜。李不然奇道:“母亲何以把炊?”老母也是疑惑“莫不是你烧的饭?”李不然跑到灶房,只见房中超多柴垛积满,且见底的米缸也变得充盈欲溢。他会心一笑,已然明白。转向窗外鞠躬作揖“小生多谢姑娘好意,一路走好!”
    三日后,李不然应红妆之托,去王家传达信物,说与其中原委,王家欲重礼相谢,李不然拒而不受。
    一日,李不然临窗写作,只见一白虎突现院中,他识得这是红妆养的虎儿。但是李不然仍然畏惧,两股战栗不能动,“虎儿……虎儿……你可不能乱来,我与你家主人已经没有恩怨了……”
    白虎不管李不然的话只是向前又踱了几步,李不然实着被吓了一跳,身子不自己地向后挪动。但他在惊吓中无意见到虎口中衔着一卷锦帛。李不然不再躲避,他见白虎并没恶意,试着将其取了下来。打开来看,上面写有字“小女子谢过公子大恩!”
    这竟是红妆遣来了白虎谢恩。他收起锦帛。此时他已没有了刚才的恐惧,但是细细想来,反倒觉得这虎儿有些可怜。
    李不然用笔敲敲它的脑袋“红妆姑娘走了,你也苦遭丧主小生念你孤苦无依,有心收你,你可愿意?”
    白虎低首咕哝,似是点头。李不然大笑“真是妙极,妙极呀!”
    此后,李不然携母隐居后山,自号白虎书生。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聊斋之白虎书生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8526.html
上一篇:无面仕女图    下一篇:夜谭记之黄泉双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