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鲤鱼坠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许建立 发表时间:2016-05-11

   堕州有一个戏班,盘踞在汝南。一直以来,班主龙贵华在闽中贵为芗戏王之称,只可惜闽戏遭到地方府衙的打压。后来,在堕州,就出现了挂名 “倪家玉”的戏班,班主仍是龙贵华,走的路子不再是闽戏的秀外慧中,而是融入了堕州风情的地方戏种。
   龙贵华有个女儿,叫香香,眉心上方有粒红痣,与挂图中的观世音菩萨极其相似。因这个缘故,戏班子里逢有仙戏,观音的扮角定是香香。戏班子曾经在堕州总兵汤险安的府上演过一出戏,戏名叫 《观音收童子》,这是在堕州一带流传甚广的传说。谢幕戏上,香香扮的观音踩上莲花座,莲花座悬空浮起,观音手扶绿柳瓶,目光和祥,座下莲花花瓣徐徐展开,祥光四射。童子穿红妆,扎小辫,腾着浮云也飘向空中,戏场烟雾弥漫。汤总兵的老母亲看了这出戏后,还耸在戏端下不来,她对汤险安说,那尊观音真神了,跟她梦里的观音菩萨一模一样。言下之意,是要汤险安多赏银子犒劳戏班子。不久,汤险安的母亲病逝,汤总兵在堕州西郊山陵造了座豪华陵墓。头七那天,汤险安请来了班主龙贵华,要戏班在西郊山陵其母坟前搭台唱戏。龙贵华很生气,他认为戏班子从没有在坟前为死人演过戏,戏是演给活人看的,演给死人看的那不叫阴戏了?
   汤险安笑道:“班主该改口了,这不叫阴戏,叫仙戏。”龙贵华拂袖而去,不欢而散。
   这算是与汤总兵结下了怨。
   这一年,堕州一带一年没下半滴雨,农作物颗粒无收,百姓处在恐慌之中。当朝皇帝南下游玩正好路过此处,见百木枯零,田野荒废。
   皇帝指着饥荒的堕州大地问汤总兵:“这满目荒凉,让朕的心胆寒呀!”
   随行的一名叫达达苏的蕃僧,替汤险安开解,对皇帝说:“贵国民间素有龙王显灵一说,今天下太平,惟独龙王不行云布雨,定是那龙王酣睡不醒,休眠在这波平浪静的堕州河。”皇帝听了蕃僧的一席话,并不放在心上,汤险安却如捉住了救命稻草。
   当晚,皇帝睡至半夜,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召唤他,便合衣坐了起来,他看见芸窗兀自开了,窗前飘来一朵祥云,祥云中立着个人,分明是一尊身穿白衣的观世音菩萨,手提杨柳枝,丹唇轻启:“今堕州大旱,原因在这堕州黎民中,有个名叫香香的女子竟然假扮本座,时常扰乱龙王视听,龙王怪罪下来,禁闭了雨期。今本座手上有张图,便是香香姑娘,惟有用她举行祭雨仪式,方能开禁雨期,重降甘露!”说完,把手上的卷图抛进窗内,祥云各自散去。皇帝伸手去捉,果然接住一个物件,这一捉,蓦地清醒,见拿在手上的却不是什么图,而是自己腰间的一个鲤鱼坠。
   隔日,皇帝将这一梦境公布,向蕃僧讨个解释。蕃僧转过身对汤险安道:“皇上此梦做得及时,不然,堕州百姓岌岌可危也。当下务必要依皇上梦境行事,用那个名叫香香的女子行祭雨仪式。”随后蕃僧又对皇帝讲道:“既然皇上的鲤鱼坠在梦境中变为香香姑娘的画图,请皇上把玉坠交与汤总兵,以用于祭雨仪式用!”
   皇帝头脑一发蒙,就解下腰间的一枚鲤鱼坠来,交于汤险安,嘱咐道:“切不可劳命伤财!”袖管一拂,便离开了堕州。
   原来,汤险安用财宝贿赂蕃僧,让其作法,促使皇帝得梦,便是要治龙贵华的辞戏之祸。
   汤险安立马派人去捉龙贵华的女儿香香。戏班子当时正在汝南集圩拆解戏棚,不料一队人马包围住了戏棚。
   汤总兵喝道:“皇上有旨,选用民间女子香香,行祭雨仪式。来人,把她给我捉走!”
   “荒唐呀,荒唐!”龙贵华拦在官兵面前。官兵一拥而上,把龙贵华推搡开来,捉走了香香。


   戏班子的人看着班主的女儿被捉走,有一种树倒猢狲散的悲哀感,又逢这旱灾,人都吃不饱,谁还有心思看戏,便三三两两地卷起包裹逃命去了。龙贵华看着眼前这一切,昏死过去。
   堕州河边,祭雨师开坛祭雨。官兵押解着将被献给堕河龙王的香香,香香胸前挂着那枚鲤鱼坠。
   堕州百姓虽不满拿香香来行祭雨仪式,但一想到如若真能求来雨露,他们的良心就蔫了,全都木然地看着这场祭雨仪式。汤总兵让一队官兵排成一堵刀墙,以防止不良百姓搅了仪式。
   祭雨师把几道符用桃木剑挑了,焚烧后便扬扬手。
   随着官兵一推,香香沉入堕州河,水面上并未起波澜。
   堕州河底,有一对朱家兄弟,正在水底潜水挖蚌。突见河面上沉下一物来,待兄弟俩看清,原来是一个好看的姑娘,身上绑一块巨大的雨花石。哥哥朱大赶紧用腰间的刀划开绑在石上的绳索,弟弟朱二在前引路,一前一后,在水底把姑娘偷偷给救出。
   求雨仪式后,堕州并未见下半滴雨来。祭雨师被千夫所指,慌乱之下,祭雨师口口声声说:“定是有人坏了求雨秘咒,供奉龙王的女子,必出了差错。”于是汤总兵命人下河捞人,果然只寻到一块雨花石。
   风声四起,百姓也跟着附合,都道:这下坏了,天谴了。
   朱大听到了堕州巿面上的诸多传闻,香香自然不能再在堕州出现,便用一种鱼膘做成的面胶,覆在香香的脸上。没过几天,那鱼膘胶就成了一张人皮膜,把香香的容貌改变了。
   香香感于朱大朱二的救命之恩,因担心露面会害了朱大朱二及连累父亲龙贵华,便断了去意,安心住在朱家。不久,与朱大日久生情,便嫁与朱大。朱二表面上没说什么,内心却堵得慌,其实他也恋上了香香。朱二不久便搬离了朱家,且不再与朱大一起下河挖蚌捕鱼,各干各的,兄弟情分日渐生离。
   这天,香香补鱼网,突然针扎到了拇指上,拇指渗出了血珠子。有一滴被香香无意中沾到了腰间挂的鲤鱼坠上。倾刻间,香香感到腰间晃动,似有什么东西在争个鱼死网破似的,忙伸手去摸腰间,手上却并无它物,只是腰间的鲤鱼坠热得烫手。
   香香预感到出了事,一定是朱大。便赶紧跑去赌坊,喊出朱二。原来朱二搬离朱家后,便沉迷赌场。算朱二还有点良心,速去堕州河,在朱大平日下水的地方,潜入河中,果然见朱大沉在堕河底。
   朱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朱大拖上岸。幸好朱大练过闭气功,捡回一条命。
   这天,赌坊来了一个大佬,赌技奇淫之术,练得是炉火纯青。坐镇赌坊后,横扫一片本地赌徒。朱二也着了大佬的道,与大佬赌了三盘后,朱二输光了家底,且欠了一大笔赌债。

   大佬带了几个帮手,按住朱二,要朱二偿还赌债。朱二人穷志短,扑通跪地,求大佬宽限几日,几日之后,必有不义之财。
   朱二出了赌坊,便潜入朱家,把香香藏挂在腰间的鲤鱼坠扯在手上,跑远了。
   朱大回来听说后,骂道:“朱二怕是穷途末路,抢去典当了。”香香却摇头道:“若是去典当了还好,只怕去那恶贼的府上,告发你坏了官府的求雨!”香香话一出口,朱大顿时愣在那里,赌棍什么事干不出来?香香说得没错,朱二出了门,便跑到了汤总兵的府上。看门的兵丁见朱二不像善种,拦住去路。
   朱二说有天大的秘密献上。汤总兵传朱二进见:“听说你有天大的秘密,普天之下,跟天有关的,除非圣上。你一个小小的平民百姓,能有多大的屁事!”
   “大人,若小的讲出的秘密有价值,求大人赏小的一笔赏钱。”
   汤总兵点了下头,朱二便把朱大救走香香一事,添油加醋说了出来,只是略过了自己也参与其中。可怪的是,朱二找遍了身上,也不见鲤鱼坠踪影,好在汤总兵没让他拿出证物。
   汤总兵并不信祭雨,只是为了报复龙贵华,看来他的女儿香香是被救了。
   汤总兵一声令下:“速去把朱大和香香。缉拿归案。”众兵丁领命而去。朱二眼巴巴地等着赏钱,汤总兵却让兵丁把朱二轰出去。汤府内有一个大池子,水气氤氲,朱二多看了几眼,冷不防,背后被兵丁一推,掉入池子。兵丁只是嫌朱二走得慢,推了一把,想不到把朱二推入了池子。
   朱二落水后,才知池子好深。怪的是,朱二被一股力量推往池底,池底有个暗道,朱二顺着暗道游去,没多久,游到了天方地阔的堕州河,原来暗道贯通堕州河和总兵府。水能聚财,汤总兵是听信了风水大师的话,才花大力气秘密挖通了此水道。
   想不到这时,河面上漂着一条船,船上有个老者,正在钓鱼。朱二借机爬上船,老者见朱二腰间挂着玉坠,吃了一惊,伸手让朱二摘下。朱二也很奇怪,在总兵府上,苦寻不到玉坠,玉坠何以就一直戴在腰间呢?朱二解下玉坠,老者摸着这块玉坠道:“这乃是圣上之物,为何在你手中?”老者自称前朝国师,只因当今圣上偏信蕃僧蛊乱,这才远离朝都,漂泊于此。他知道这枚鲤鱼坠的出处,便讲予朱二:
   很久以前,凡物若想要修练成人的样子,而又不想苦修上百年的话,有一个捷径可走,那就是到观音庙去,变成一对占卜哭笑钵,尽让人去摔打,换取功德。果真有这么一条鲤鱼,它来到观音面前,虔诚地央求观音把它的躯体变为哭笑钵。观音笑着对它讲,世间万物若想索取,必要赌风险,若你变不成人样,只能永生做一块石头,你甘愿吗?那红鲤没有意见,观音就真的把它变为一对哭笑钵。做了一对哭笑钵,由此它听遍了来参拜观音的人的话,才知道人有太多的烦恼事,哭笑钵真的能左右人的喜怒悲乐。它的心肠太软,见不得人落泪,有一次,一个姑娘求问观音,摔了哭笑钵,姑娘破涕为笑。而观音却直摇头,姑娘走后,观音就对哭笑钵说:你只是按自己的意愿去办事,你闯下大祸了。果真,很快传来姑娘被浸猪笼的消息。原来,姑娘问的是她想和男子私奔,行得通吗?哭笑钵私下答应了她。哭笑钵为此付出代价,它真的变不成人。还好,以它的道行,它即使变为石头,也是一块名贵的玉石。刚好有个玉匠避雨路过观音庙,在沾满蜘网的墙角,发现了这块混沌的红玉,欣喜若狂。玉匠的儿子当时正要参加科举,玉匠便用玉石给儿子雕了一块鲤鱼玉坠,取鲤鱼跃龙门之说。玉匠的儿子腰间戴着这枚玉坠参加科考,运气很好,过五关斩六将,终来到大殿经受皇上殿试。他的才思敏捷博得皇上的认可,由此钦点给了他头名。他叩首谢恩时,腰间那枚红鲤鱼玉坠晃了出来,正被偷偷躲在大殿玩的太子见到。太子还是一个顽童,却看上了这个玉坠,他便摘下玉坠送给了小太子。想不到小太子后来当了皇上,竟然还带着这块玉坠。这是一块灵玉啊。
   朱二能逃出总兵府,必是这块灵玉所助。拜辞老者后,朱二方想起汤总兵已命人去拘捕朱大和香香,悔得肠子都青了,便火速赶回朱家。
   朱家已人去楼空。
   原来,赌坊大佬寻不到朱二,便到朱大处拘人,想不到香香一眼就认出,大佬乃是其父龙贵华,几个打手是戏班子的师兄。香香喜极而泣,撕下脸上的鱼膘胶,恢复容貌,把自己得朱大相救之事相告。龙贵华本来万念俱灰,他也耳闻了香香在河底失踪,便抱着一丝信念,和几个不愿散伙的戏班子成员四处打听,以赌为幌子,寻女儿是真。这时,怕朱二去报官坏事,众人赶在官府到达之前,已动身离开了堕州。
   倒是朱二,痛改前非,洗心革面。腰挂鲤鱼坠,得此神助,几次三番,从汤总兵的库房内偷出大量的金银珠宝,通过池中暗道,运出总兵府,兑换成大米,送给受灾的堕州百姓解救饥荒。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鲤鱼坠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8319.html
上一篇:捞尸人    下一篇:小老鼠伸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