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皮猴子精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果木贩子 发表时间:2016-04-22

    听老人说,早年间有这么一种妖精叫皮猴子精,是狐狸精和黄皮子精私通生下的,因为刚托生出来就是个妖精,未经修炼,所以皮猴子精大都生性愚钝,欺软怕硬,但尤其祸害百姓,嗜人肉,经常出山吃人。
    话说在胶东洋河镇有这么一户人家,是一个寡妇带着三个孩子过日子,老大老二是两个小嫚儿,都十二三岁,一个叫扫帚疙瘩,一个叫笤帚疙瘩,老三是个小子,才五六岁,叫炊帚疙瘩。
    这一年夏天刚割好麦子,寡妇用新面烙了一提篮油饼,准备带着老三回娘家看他姥娘,临行时候嘱咐两个闺女老老实实在家看门,别乱跑,谁叫门都别开。
    娘俩走到半路,炊帚疙瘩闹着说害渴了,要喝水。寡妇哄孩子说马上就到姥娘家了,等到了姥娘家再喝。炊帚疙瘩不听,坐在路边哭闹着犯浑不走了。寡妇没办法,这时正好瞅见前面有片西瓜地,瓜棚里还坐着个大嫚儿在看瓜,寡妇就带着炊帚疙瘩过去了。
    走进了瓜棚,寡妇跟大嫚儿商量,妹妹,恁看看孩子走了一路害渴了哭得这个样儿,给孩子割块瓜吃吧!大嫚儿笑吟吟的说:中啊,让孩子上瓜地里挑个大的抱进来,割开咱三人吃。炊帚疙瘩一听就不哭了,蹦蹦跳跳的自己上瓜地挑瓜去了。寡妇坐下等着,这大嫚儿就跟寡妇聊天:大姐,恁这是待矣上哪啊?寡妇说:俺带着孩子回俺娘家看他姥娘。大嫚儿又问,这小孩真讨人欢喜,大姐是哪个庄的,家里就这一个孩子?寡妇当聊闲天,就把家里什么样住在哪全告诉这个大嫚儿了。
    坐了一会儿,炊帚疙瘩还没回来,大嫚儿就说,大姐,俺看恁头上出了个大虱子,俺给恁抓抓吧。说完大嫚儿的手一下子变成两只长毛的大爪子,一把扳过寡妇的头摁地上,撕下了头皮带着头发塞进嘴里嚼吧嚼吧咽了,寡妇疼的吱哇乱叫,那大嫚儿又呲出一口尖牙把脑壳咬开,咕嘟咕嘟把脑浆子都吮干净了,咔嚓咔嚓,连骨头带肉狼吐虎咽的,几下就把寡妇吃了个精光。原来这个看瓜的大嫚儿是皮猴子精变得,在这条路上等着抓人吃,今天正好撞到这娘俩。


    皮猴子精吃完了寡妇,便穿上了寡妇的衣裳,化作寡妇的模样。炊帚疙瘩在瓜地里听见他娘惨叫,连忙跑回瓜棚,却看见他妈好端端的坐着,便问,娘啊,娘啊,恁没事叫什么叫!那个看瓜的小婶婶咧?皮猴子精说,恁听错了,娘没叫,看瓜的小婶婶回家了啊,走,咱们也回去吧。说罢,这皮猴子精便把炊帚疙瘩一把抓到背上背着往寡妇家走,这一路上,皮猴子精使劲箍着炊帚疙瘩让他动弹不得,嘴馋了就从他腚上掐块肉下来塞到嘴里吃。炊帚疙瘩哭了一路也没人搭理,最后身上的肉活活被皮猴子精连掐带撕吧吃的光光的。
    这边家里,扫帚疙瘩和笤帚疙瘩听他娘的话乖乖在家看门,可是俩人一直等到天黑也不见人回来,姊妹俩就干脆先吹灯上炕睡了!半夜里,突然听见有人敲门,扫帚疙瘩和笤帚疙瘩起身到了天井里,隔着墙头问,谁啊?皮货子精就在门外回话说,我是您娘啊!快点开门啊!
    姊妹俩隔门缝一看,果然是他娘站在门外,就拉开门栓把门儿打开了。
    皮猴子精进得门来,两个孩子就问,娘,娘,俺弟弟咧。
    皮猴子精说,恁姥娘见了恁弟弟没亲够,留他住两天,俺自己先回来了。
    姊妹俩说,那中,娘,咱快困吧。

    三个人就进屋吹灯上了炕,姊妹俩睡一头,皮猴子精睡一头。没过多时,扫帚疙瘩和笤帚疙瘩就听见炕那头他娘在嘎嘣嘎嘣嚼着东西吃,扫帚疙瘩就问,娘,娘,恁在那嚼什么?
    皮猴子精就说,走的时候,恁姥娘给俺捎了几根枇杷梗。
    扫帚疙瘩说,娘,娘,恁给俺拿根吃吧。笤帚疙瘩一听有好吃的,也跟着要。
    皮猴子精不给,姐俩儿个就闹,最后没办法皮猴子精就一人给了一根。
    扫帚疙瘩接过来,咬了一口,没咬动,一摸是个人指头,再一看原来是他娘的手指头,上面还套着他娘的顶针。
    笤帚疙瘩也接过来,咬了一口,没咬动,一摸也是个人指头,再一看原来是他弟的手指头,指甲盖上还有早上刚擦上的的油。
    姊妹俩心里知道坏了,炕那头可能躺着个皮猴子精,之前听庄上的人说过,山里出来了个皮猴子精,专门抓人吃人肉,肯定是这个皮猴子精吃了他娘跟他兄,现在又变成她娘的样儿想来吃她们姊妹俩,两个人都就没做声,心里打鼓。
    过了一会儿,扫帚疙瘩说,娘,娘,俺害憋了,待矣去尿尿。笤帚疙瘩连忙也跟着说,娘,俺也害憋了,俺跟俺姐姐一块尿。
    皮猴子精说,恁俩事儿真多,不准出去,尿炕根儿里头中了。
    扫帚疙瘩说,俺不,尿炕根儿里骚,骚得恁都困不着觉。
    皮猴子精怕骚就说,中,中,恁俩快出去尿吧,尿完快回来,我点灯看着恁俩人。
    姊妹俩穿上衣服,进了天井里,蹲在一块小声合计怎么弄死这个皮猴子精。扫帚疙瘩让笤帚疙瘩悄悄去厢屋把烙饼的鏊子拿来,搁在炉子上烧红了,埋了天井那棵大槐树底下。
    埋好了鏊子,姊妹俩就爬到树顶上吆喝,娘,娘,恁快出来看啊,天老爷奖媳妇了啊,天上神仙都出来看景啦,天兵天将抬着个大花轿子在前面走啊。皮猴子精一听就从屋里出来了,站在树下边说,俺怎么看不着啊?姊妹俩说,叫树挡着了呗,恁快上来吧,上来就看见了,真热闹啊!
    皮猴子精不会爬树,又爱看热闹,急的团团转,就问,树那么高,俺上不去啊,怎么办?
    姊妹俩说,不要紧,不要紧,恁上屋来去拿那个装菜的大筐,拴上井绳。恁坐筐里头,俺两个把恁慢慢拉上来不就中了。
    皮猴子精按姊妹俩说的进屋把家什拿出来绑好了,把绳子头扔树上两姊妹接住,自己就坐筐里头了。姊妹俩攥住了绳子开始往上拉,拉到快挂树杈那么高了,两人把井绳对着埋鏊子的地方一撒手,皮猴子精哐当就掉了地上了,跌的眼冒金星,满地打滚地叫唤说,哎呀,亲娘咧,疼死俺了,烫死俺了,跌了俺个半死啊。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皮猴子精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8225.html
上一篇:参娃娃    下一篇:人头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