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屋中女鬼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耕人 发表时间:2016-04-04

    段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地方的人了,长到十七八岁的时候,丰姿神态,清秀明朗,称得上是潘岳卫玠一流的美男子。
    可是,段生年少的时候就没了父母,家里很是贫寒,然而,乡里邻居亲戚朋友大多都很器重他,常常资助给他金钱,因此,家里才不是很困窘。
    段生对自己的才华很是自负,锐意进取,心里想出了读书作文,考科举之外,再也没有别的路能让自己不被穷鬼讥笑了,因此,对于考取功名,十分心。
    考童子试,得补县学生员,地方乡试没有考中,便从亲戚那里借了一些钱,到都城去参见顺天府举行的乡试,可最后还是落第了。
    段生没了钱,没办法回去了,于是,就留在了京师,以图再考。
    城东有一处小宅院,向来不安宁,因为这个缘故,主人收取的价钱很低,段生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事,就租下来居住。
    从夏到秋,也不见有什么怪异的事,只有几扇纸窗,一架榻,让自己孤闷无聊而已。
    一天晚上,吹灭了蜡烛,就睡过去了。
    过了一会儿,从睡梦中醒过来,自己却睡在绡帐绣被之中,麝兰的芳香,扑鼻直入。
    段生惊讶地坐起来,向四周看了看,地上摆上着漆得鲜亮的桌几,墙壁上挂着各种金属装饰物,有人影映照在墙壁上,是一个女郎,正背对着灯坐在那里,金钗闪亮,鬓发有光,隐隐约约地晃动,珥铛玉佩,时时铃铃作响。
    段生不毛发直耸,立即问道:“这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人?”
    女郎稍稍回过头来,露出小半脸来,向了段生看了几眼,一会儿发出流莺般的声音,说道:“你自己来了这里,还不知道吗?我不问你,你反而来问我?”说完,又把脸完全转过去,背对着灯,微微听到她在叹息。
    段生心里怯惧,就不敢再问了,只如刺猬一样缩在被子里,犹如在蒸笼,全是汗水,不觉头脑发昏,又熟睡过去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一轮残月照在窗户上,远处报晓的钟声已响了,自己仍然是独自睡在客舍中,便认为自己是做了一个梦。


    第二夜,等睡下之后,忽然有人来摇他醒来,则是前面背灯坐着的女郎,对他微微发笑,什么话也不说。
    段生仔细一看,姿态容貌倾国倾城,当世恐怕没有几个女子能比得上,心里的疑惑惧怕,顿时就消减了,就推开枕头,抱着被子坐起来,询问女子的邦族姓氏。
    女郎低低地答应道:“天下哪有这么仓促的客人,两次造访人家,还不知道主人的姓氏。我姓杜,名兰秋,籍贯本来是洛阳人。当初跟随父母,移居段生就请拜见她的父母。
    兰秋道:“搬走又有五年多了,只有我和一个婢女小铃居住在这里。”
    段生又问有没有什么亲戚和她们往来。
    兰秋道:“没有什么亲戚,只有几个异姓姐妹几个而已,都居住在别屋宅中。”
    段生暗自高兴,就和兰秋开起玩笑来,兰秋两颊泛红,也不回答他,只是低着头,捻弄着自己的衣带而已,一双纤纤细手,犹如一对壁玉。段生喜无比,上前去握着她的手腕,拥抱着兰秋,把嘴往她的脸贴去,想要和她亲。
    兰秋虽然微微地推拒,然而已露出一副妖冶漾的神态,渐渐地就不再支撑了,低声骂道:“何处来小郎,如此作恶。”
    于是,解衣上,一番。秋兰抱璞含苞,依然还是个未经人道的初女。
    一会儿,一个婢女敲门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器皿,放在桌子上,说:“我来了。”穿着青色窄袖的衣服,也生得妖冶异常。

    等看见了段生,一脸严厉地说:“谁家秀才不守法度,该当让他遭受水灾,以惩罚他的风流之罪。”
    段生听了,显得惶恐疑惑,不知道怎么回答,兰秋看着他笑了笑,向婢女挥手,道:“去,去!狡狯婢子,故意说这些大话来吓人,不害怕书痴吓破胆吗?”
    婢女一脸含着笑,慢慢地走了。
    兰秋对段生道:“这就是小铃,是我的心腹,你不用害怕。”
    段生才敢放开来出了,畅快地出了一口气,慢慢地也明白了水灾是什么意思,问兰秋道:“卿喜好饮茶吗?”
    兰秋戏抚着他的腮道:“多亏小郎聪明颖悟到了这一点,我生平确实有这癖好,自认为是女中卢仝,因此,婢女们向来都是这样说。不知道小郎空着肚子,能陪我喝上几壶不?”
    段生向来也喜好喝茶,立即答应道:“有何不可,喝多少都不在话下!”
    兰秋道:“书生大话恐吓众人,是常用的伎俩,要试一试,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秋兰提着衣裙,准备下,段生从后面戏捉着她的脚,说:“新花带雨,惹人喜,让人看得眼花!”
    兰秋回过头来,两眼恼怒地看着他,一时心急,脸上变得通红,不知道说什么,就拉过段生的衣衫来看了一下,掷在地上,说:“穷书生貂裘破败了,落第秀才,贫寒至此,还对着人做出这些丑态!”
    正中段生的心怀,不觉羞愧难安,叹息着坐起来。
    兰秋又转而安慰她道:“只不过说说笑而已,大丈夫不耻于粗衣布袍,难道还为破衣败絮感到惭愧。”就拾起地上的衣服,给他穿上,让他也起来。
    接着,取来碗,倒上兰秋道:“不也全是这样!我听说曹沫不因为三次连败而感到可耻,卞和不因为再次受到砍断脚的刑罚而感到惧怕,忍耐才能成功,经过艰苦才能得到。看他们的行为,志念坚定而已!读书人只要有真才,终会得到赏识,为何要让自己如此不快呢?”
    段生道:“这些都是老生常谈的话了,哪个不知道?等入其中了,怎会不动于心?况且前面我看你,背灯叹息,也好像有什么忧愁的事。你生得玉貌珠颜,正当妙龄,还有什么不快的?也这般愁苦,难道是为了郎君而憔悴吗?”
    兰秋也不觉伤心起来,说:“我的愁苦,比落第秀才还要重。一孤苦,犹如天上明月,命运浅薄,犹如天上云彩。回首当年,已是几度风,人世孤苦零丁,还有比这更愁苦的吗?”说完,流下两行泪水来,声啼哭起来。
    段生也感到凄伤,泪水涌出眼眶,不能自主,又用衣袖给兰秋擦脸,用宽心的话来安慰她。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屋中女鬼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8106.html
上一篇:棺中鬼手    下一篇:锦鲤湖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