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相思垢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无相 发表时间:2016-01-26

    1.再相见
    “锦带宽,芭蕉孤赏今零落,哪堪受,落花独立园萧瑟。密雨声,乱三更,伊人垂首身长侧,低眉叹,风中酒旗已残破……”
    台上的女子虽然已是徐娘半老,却还是将一把琴弹得空灵干净,曲折多情,水蓝色的长袖在挥舞间带起一阵香风。
    女子唤做七娘,是这素颜阁的掌柜,在天都城颇有名气,本已而立之年的她,凭着一身说唱的好本领,羞煞百花,艳倾天都城。
    一曲终了,七娘理了理舞乱的发鬓,略微歇了一会儿,抱着琴便要下台。
    “七娘,讲台戏吧!”台下的人见七娘就要下台去,便连忙喊道。
    她未理会众人,仍向后台走去。
    “沉碧。”台下不知谁轻声唤道。
    七娘听到这二字,突然顿住,又折了回来。回眸,她发现出声的是一名男子,男子坐在烛光照不到的角落,烛影摇晃,样貌隐隐约约却看不清楚。
    七娘低头看看手中的桐木雕花琴,纤指轻抚,便有呜咽的声音传来,似女子低声哭诉。
    七娘长叹,目光闪烁不知想些什么。她望了男子一眼,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琴,接着便望向前方,眼眸渐渐没了焦点。
    “今日,我便讲讲这把琴主人的故事。”七娘道。
    2.陈年奇事
    言城正值初春,大街上长长的一排木棉花一簇一簇开得正盛。男子匆匆行在街上,手中还拎着一包油纸包着的绿豆糕。
    走了许久,他才到了沉府。男子抬手拭去额头细密的汗珠,这才向门上扣去。
    苏笑的手还未碰着铜铸的门环,大门便开了一半,一身碧绿轻纱的年轻女子哭着跑了出来,身后还紧跟着一个俊秀的青衫男子。
    “怎么了这是?”苏笑步子一顿,扯住了那女子的衣衫。
    “她偏要去沉老爷那里去退亲,被沉老爷给骂了。”青衫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


    苏笑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古怪起来,强忍着笑意看了青衫男子一眼,然后故作严肃的样子,冷哼了一声:“沉碧,你就那么不情愿嫁给我吗?”
    沉碧扬眉瞪了他一眼,一跺脚,扭头就走,青衫男子略带歉意地看了下,苏笑,随即跟了上去。
    走了没几步,便听见门后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女声:“姐姐,爹爹叫你过去呢。”
    苏笑循声望去,只见一眉目与沉碧有几分相似的白衣女子款款走了过来:“苏笑哥,少游哥,你们随我到前厅吧,爹爹说今日留你们吃饭。”
    这门衣女子是沉碧的妹妹沉黛,自幼学医,与苏笑也是打小相识。苏笑在原地踌躇了片刻,将手中的绿豆糕给了沉碧,吩咐她带给沉老爷,便随沉黛去了。而少游则随着沉碧去见沉老爷。
    苏笑本是沉碧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奈何两人见而就掐,没有半分情人间应有的你侬我依,反而是沉家世交的梁家公子梁少游,与沉碧是两情相悦。
    将绿豆糕送去给沉老爷之后,沉碧便借口换衣退了出来,只留下梁少游和沉老爷在书房闲聊。百无聊赖的沉碧在厨房溜达了一圈,晃晃悠悠便来到了后花园。
    哪知刚走没两步,便隐隐约约看见前方花丛掩映中,一男一女正紧紧拉着手,相互依偎着,竟是苏笑和沉黛!沉碧怕被两人发现,慌慌张张便往回跑,却不料脚一绊竟是摔在了地上,正好惊动了两人。

    事已至此,沉碧也顾不得那么多,狼狈地爬起来便逃了。
    待她回到书房,正好遇见少游和沉老爷要去前厅,沉碧见沉老爷在场,也就没多说些什么。到了前厅,才发现苏笑和沉黛也早早回来了,沉碧扫了他们一眼,发现两入神色如常,并无异样。
    “苏笑送的绿豆糕很美味。”沉老爷笑着把众人迎卜了桌,举起了杯子,“伯父敬你们一杯。”
    梁少游和苏笑忙不迭站起身来回礼,沉老爷见状,也是哈哈一笑,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未料想,还没等沉老爷坐下去,便见他身子一顿,紧接着七窍流血,身子一歪,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在场的人一愣,随即冲了过去,学医的沉黛颤抖着右手探了探沉老爷的鼻息,脸色“刷”的—下就变得惨白。
    出于沉家声誉的考虑,沉老爷的丧事并没有大张旗鼓,沉家也并没有急着报官,而是将那日在现场的人都留了下来,饭菜也悉数不动地放在了原地。
    显而易见是有人下毒害死了沉老爷,他是在喝了酒之后立即身亡的,可众人将那酒喂了府里的狗,那狗仍旧活蹦乱跳的。
    “那日爹爹出来之前,吃了苏笑带来的绿豆糕……”沉黛略微沉吟,带着怀疑的目光看向了苏笑。
    苏笑脸色一变,慌忙摆手:“绿豆糕是我从城西林家铺子买的,绝对没问题,诸位若是不信,现在便可将那绿豆糕带来让我当面吃下!”
    梁少游沉吟片刻,方道:“会不会是绿豆糕和酒相冲,有了剧毒?”
    听闻此言,沉黛眼睛一亮,随即凑到沉母耳边低语。她刚说完,沉母的脸色便变得铁青,没等沉碧反应过来,沉母便几步走上前来,狠狠地甩了她一个耳光!
    “滚!”沉母气得浑身发抖,梁少游和苏笑怔在原地不知所措,沉黛挑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沉碧。
    而沉碧自始至终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沉母一挥手,下人便冲上来将她推搡出前厅,接着架着她扔出了府外,然后重重地关上了大门。
    那日,沉碧跪在大门外哭了一夜,嗓子都哭坏了,可任凭她怎么哀求,沉府的门始终没有打开。
    她在门外跪了三天,沉府却没有半点回应。直到那日,沉府对外发送喜帖,宣称沉黛将择日嫁入苏家
    心灰意冷的沉碧拖着麻木的身子离开了沉府,大街上人人都在议论,沉家把整个家族的家产都当作嫁妆陪着沉黛进了苏家。
    沉碧此刻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可她却无力改变些什么,最终一步一泪地离开了言城。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相思垢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7795.html
上一篇:民国异事之断椎    下一篇:山村鬼事之水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