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义狐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梦外人 发表时间:2015-11-16

    张鹏程,秀才出身,刚过而立之年。他母亲死得很早,爹又热衷于习举业,老先生考了一辈子仍然是个童生,左邻右舍念他父子可怜,请他家办一间私塾,教教子弟们三字经千字文什么的,好混点束侑勉强度日。
    那年他爹将死,攥住儿子的手不放,有气无力地说:“孩子啊,爹要去了,也没给你留下什么,这三间学堂和几张书桌就是全部家当。你比爹强,年纪轻轻考取了黉门秀才,我观你一生前途无量。你要牢记,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往后你要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将来考个一官半职,爹在老坟里才能瞑目啊!”
    爹走了,张鹏程独自支撑起蒙学私塾,白天传道授业调教村童,夜晚秉烛苦读发愤不已。
    那夜,雷鸣电闪大雨倾盆,他正在书房温习《论语》,忽听屋外“咔嚓”一声炸雷,地动山摇。启窗看时,当院那棵百年老槐树被拦腰劈断,庞大的树头轰然落地。借着闪电,他看见从树洞里窜出一只雪白的狐狸,一眨眼,纵上窗台,转眼逃进书房,一头钻进他的怀抱蜷曲不动。接着,响雷一个接一个惊天动地,在书房屋顶连续轰隆几个时辰,耀眼的闪电把院子照得如同白昼。张鹏程心善,觉出那白狐在怀里索索发抖,暗想:雷公闪婆难道专为殛杀这畜生而来?也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即使它不是人,也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啊。于是,顺手关上窗户,仍旧伏案读自己的圣贤之书。
    后半夜,风停雨住,月亮出来了,月光射进屋子,张鹏程掀开蓝衫,放白狐出怀,那灵畜跳下来,伏地朝张生作揖叩首,越窗走了。
    第二天一早,张鹏程刚起床收拾院子,忽听院门外传来几声轻轻地叩门声。开门,一位白衣胜雪的少年书生站在门外,手里拎着大包礼品,脸上挂满谦恭的微笑。张鹏程很是诧异,问道:“仁兄要问路吗?”那白衣人却稽首说:“是客投主,来会兄台!”张鹏程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但是我们认识吗?”那白衣人轻轻一笑:“贵人多忘事,我们不但认识,而且是多年的好邻居啊。怎么,官不打送礼的,拒之门外,不是读书人的待客之道吧!”
    张鹏程如坠云里雾里,心里七上八下,他最担心的是: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贼来不怕客来怕,拿什么招待客人呢?
    白衣人也不再客气,径自进屋,从礼品盒里掏出来现成的酒肉菜肴,摆了满满一桌,拉张生分宾主坐定,痛饮一番,起身告辞。
    以后见天每日,白衣书生总来相聚,与张生谈诗论文,甚是投机。张鹏程问其身世,白衣人伤心不已,告诉张生:他原本住在离此不远的槐树营,也是有头有脸的富贵人家,后来家里横遭劫数,一夜间突发天火,烧得片瓦不存,一家老少大都死于非命,只有他自己幸免于难。所幸父母在钱庄里多少有一点存货,如今他在城里又置办一处豪宅。深宅大院,一个人孤苦伶仃寂寞难耐,总想找个志同道合的兄弟做帮衬,访来访去,打听到张生与自己的身世相仿,于是登门拜访,兄台果然一表人才而又心地坦荡,真是相见恨晚啊。


    张鹏程听了,联想到自己的境遇,不禁泪如雨下,两人同病相怜,抱头痛哭一场。
    此后,白衣人每次来访都用马车拉着家什物件和吃穿用品,两个月下来,张家在不知不觉中变了样。张鹏程无端受赐,心里很是过意不去,白衣人却说:“城里装修,这些东西扔了也是扔了,自家兄弟何必客套呢!如不然,今天黄道吉日,你我二人结拜如何?”张鹏程正求之不得,于是二人撮土为香,在文昌帝君牌位前结成异姓兄弟。
    白衣人自称姓白,小张生一岁,以后就正大光明住进张家,村人称他白二公子,他在村里扶弱济贫,出手十分阔绰大方。
    不久,白二公子又出巨资,把张家学堂和楼门厢房修缮一新;笔墨纸砚等一应教材,供应村童免费使用;大小家务从来不劳大哥分心,让他集中精力专攻诗书,准备迎接三年一度的乡试大考。
    白二公子饱读诗书,才华横溢,善知过去未来之事,张鹏程自愧不如,常聆教诲,一年下来受益匪浅。有一夜,兄弟同榻而眠谈及风花雪月,张鹏程暗自怅然喟叹,白二公子心中便有了数。第二天,白二公子亲自备了礼物去拜访媒婆柳妈,央求她给张生说合一门亲事,柳妈挑三拣四,选了个老门老户才貌双全的闺中千金,名唤倩玉,是邻村王员外家的独生女儿。双方知根知底,一说即成,不久合了八字,又送喜帖,吹吹打打择日完婚。

    小两口成亲后情投意合恩恩爱爱,本来是一场好姻缘,但是张鹏程却沉湎于卿卿我我的温柔乡里,无意参加今年的考试,因为不思进取,学业渐渐荒废,白二公子说破了嘴皮子也无济于事。
    眼看乡试临近,白二公子突然一反常态,往常的温文尔雅不见了,变得异常暴躁和冷漠。一天傍晚,他来东厢房找张生,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他趁着酒劲冷不丁说了一句有违人伦的差板话:“大哥,你的蜜月已经度完,看在小弟辛苦操劳的份上,今夜你搬进我的西厢房,我就在东厢房陪嫂子,你我兄弟一人轮一夜,你看可好?”
    张鹏程这一惊非同小可:“二弟,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
    “不,我一点也不醉!当初娶嫂子,小弟花费纹银二百两,加上这一年多的吃喝住行,五百两也没多说。珍珠玛瑙出在鳖身上,却让你捡了个大便宜,难道,你搂着娇妻睡热炕,把我搭到房梁上!”白二公子板着脸句句如刀。
    “二弟啊,你就是哥这辈子遇见的贵人,哥永远记着你的好。但是,朋友妻,不可欺,你我都是读书人,这千年古训你难道忘了?”张鹏程叹了口气又说:“唉,大哥只顾自己享乐,忘记了小弟正处在青春年少,赶明儿,我去央柳妈,去给兄弟物色一个更好的姑娘,”
    白二公子不依不饶:“说得轻巧,吃根灯草!像嫂子这样的贤淑美貌方圆百里何处寻找?我此生非嫂子不娶!”
    倩玉姑娘躲在里间听得清楚,只是嘤嘤地哭。张鹏程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可是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这时候已是无话可说,伸手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一跺脚,甩门就走,临走撂了一句狠话:“今日轮妻之羞我牢记在心,就此与你割袍断义!张鹏程今生,若不连中三甲,决不踏回家门半步!”
    白二公子装出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疾步追出院门,将一个沉甸甸的包裹扔出去:“张鹏程,把你这破书烂卷带走,希望你能够衣锦还乡哦!”……
    那夜,白二公子伏案奋笔疾书,一夜间反反复复只写了四个字——“过后凭心!”,“过后凭心!”,“过后凭心!”……
    天明,白二公子把一摞字纸交给通宵纺织的大嫂,说道:“我大哥这一去,必中头名状元,夸官回乡之时,请嫂子务必将此信交付大哥,对他言明,别老觉得亏欠我的恩情。我本千年灵狐,久炼成精,因为命中劫数,合该天谴雷击。大哥宅心仁厚,雷雨夜救我于危难之中!昨夜之事,为报恩不得已而为之,我心昭昭,天地可鉴,实则是给兄长一个当头棒喝,让他从安乐窝里惊醒而迷途知返,然后倾力进京考取功名。此事如有不当,哥嫂见谅为盼!”
    白二公子说完,给嫂子鞠一个躬,转身一道白光,便失去了踪迹。
    张鹏程后来果真高中魁元。衣锦还乡回来,闻听义弟有留笺留言,看毕,禁不住泪湿蟒袍,心中憋足的那口恶气忽然间灰飞烟灭。他几步迈进白二公子住过的西厢房,伏在书桌上嚎啕大哭。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义狐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7451.html
上一篇:荒唐赶尸人    下一篇:鬼火鸣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