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冤鬼情仇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杨友 发表时间:2015-05-31

    康熙年间,东平县有个货郎子叫张万,四十多岁年纪,常年挑着一副货郎担子走村串户卖些针头线脑的零碎杂货。这年秋后的一天,张万到城里进货,办完事在一家小酒馆就着一副大饼喝了二两小酒,,担着担子出了城天色就黑了。张万胆子大,起早贪黑是家常便饭,什么野兽鬼怪的他一概不在乎。晚间路上少有行人,夜色越来越浓,张万也加快了脚步,不知不觉地走出了四五里路。因为在小酒馆喝了点儿酒,又累出一身大汗,张万感到口渴难耐,想寻个人家讨点儿水喝。四处一瞅,正好前面不远处有灯光,一座小院隐隐地出现在眼前。张万紧走几步来到院门口,伸手敲门。不大工夫门开了,一个青年迎了出来,青年身后跟着一个女子,手里端着灯盏。张万抱拳说:“打扰小哥了,我是过路的,口渴难挨,小哥能否给碗儿水喝?”年轻的男人打量一下张万,说:“请进屋吧。”
    张万跟随主人进了屋,一气儿灌下两大碗水。这时候他才看清:面前的青年着一袭长衫,是一位眉清目秀的书生,那女子衣妆华美,容貌端庄又温柔文雅。张万大惑不解,便问书生:“看你们也不是农家小户出身,为何住在这荒僻的野外?”
    张万这一问,书生顿时一脸凄苦的神情,双眼中也蓄了泪水。书生长叹一声说:“实不相瞒,我俩乃是泉下之鬼。但你不必害怕,我们前世都出生于书香之家,不会害人的。”
    鬼书生告诉张万说他叫刘仲文,女子姓赵小字素玉,原籍湖北黄州。刘仲文的父亲叫刘允名,与素玉的父亲赵靖功本是同乡秀才,两个人交谊甚厚,情同手足。那时刘仲文和素玉尚在幼年,两个人常在一起玩耍,两小无猜,亲如兄妹。那年京中开考,刘允名与赵靖功结伴赴考。发榜后赵靖功中举,刘允名却名落孙山。后来赵靖功补缺出任外省做了知县,在携家眷赴任前,两个好友便给年幼的刘仲文和赵素玉订下了终身。后来,刘允名又两次赴考,终是榜上无名,从此心灰意冷,再不想进身仕途。日月如梭,不知不觉的刘仲文已长到十九岁。父亲刘允名便命他投奔岳父任所与素玉完婚,并在那里读书,待大比之年进京科考求取功名。刘仲文遵从父命单人独马离开家乡,经过一个多月的跋山涉水,这天终于来到岳父赵靖功治下的小镇西营堡。这西营堡离东平县城尚有百余里,刘仲文见天色已晚,便投宿到南关一家客店。这家客店住宿客人不多,夜里却有一帮人在店内聚赌“押大宝”。刘仲文由于一路劳乏,用过晚饭便上床睡了。第二天,拂晓前刘仲文就上路了。到日暮黄昏时,来到一个山坡下,刘仲文想这里离东平县城里不会太远了,贪点儿黑也要赶到城里。就在这时候,突然从路边的树林中冲出三个持刀凶汉!三个汉子将刘仲文拖下马,刀架在他脖子上,要他交出银钱,不然就要他的命!刘仲文一个文弱书生,遇见强盗早已吓得魂飞天外,只好乖乖地任强盗们搜身。可是,三个强盗搜遍刘仲文的行囊和全身,只翻到几个零碎盘费钱。强盗们感到晦气,一怒之下将刘仲文杀害,然后把他的尸体拖到树丛中。树丛中有一座埋葬不久的新坟,强盗们就挖开坟墓把刘仲文的尸体埋了进去。没想到是这座孤坟里埋葬的正是素玉姑娘!


    原来素玉的父亲赵靖功携家眷赴任后,十几年中一直政绩平平,后几经调任辗转来到这东平县。三年前素玉的母亲因病故去,赵知县便续娶了一位年轻的夫人。这位年轻夫人出身富贵人家,从小父母娇宠,性情乖戾。她自己生下小女儿后,便视素玉如眼中之钉,对素玉百般刁难、辱骂,并撺掇赵知县早日把素玉嫁人……面对后娘的威逼,素玉严词抗拒,誓死不从!她说父亲身为一县之父母官,亲自为女儿订下的婚盟岂能无故撕毁?赵知县觉得女儿之言既合于“情理”又合于“法礼”,便将小夫人训斥一番,不许再提此事。虽然后娘没有得逞,但素玉却时时担心父亲经不住耳边风日久生变,她日夜盼望刘仲文早日前来完婚。可是,家乡水远山长,难通音信。为此她终日愁肠百结抑郁成疾,渐渐地一病不起,就在一个多月前终于命赴黄泉,父亲为她在郊外僻静的山坡下买了这块茔地安葬了。
    没想到刘仲文与素玉两个相思相盼的痴情人都做了泉下之鬼,又意外的在这野外荒冢之中相逢。两个鬼魂悲愤交加,抱在一起嚎啕痛哭,生前未能结为夫妻,死后也要做一对“鬼鸳鸯”,永远相伴!但一个是知书识礼的书生,一个是宦门之女,没有主婚人就这样苟合毕竟有失礼仪。
    鬼书生说到这里,www.guidaye.com便拉过女鬼素玉,双双跪在了张万面前:“大叔,你来得正好,就请大叔给我们做个主婚人吧,有了主婚人我们也就名正言顺了。”

    张万一脸为难地说:“我是人,你们是鬼,我怎么给你们主婚呢?”鬼书生说:“此事不难,待我写一纸婚书,写上我和素玉的名字,再写上主婚人大叔您的名字。请大叔选一个黄道吉日到城隍庙中,在城隍老爷面前将婚书焚烧,事情就算妥当了。”张万说:“要是这样,我就答应了。”鬼书生见张万答应了,非常高兴,让女鬼素玉取来两锭银子,鬼书生恭恭敬敬地把银锭递给了张万,“大叔,还有一事相求,请大叔为我们买一副新棺椁,扒开坟墓将我和素玉的尸体重新装殓。这两锭银子除去买棺椁费用,余下的就算是我们夫妻对大叔的酬谢,大叔的大恩大德我夫妻将世世不忘……”张万说:“请你们放心,我一定照办!”
    张万回到家里后,拿出两锭银子看了又看,见两个银锭上均打着一个字号,他虽不认得字,但银锭货真价实无疑。第二天,张万起早进了县城,他到钱庄准备把银锭兑换成铜板制钱,再到木匠铺购买棺椁。钱庄掌柜接过张万的银锭看了看,又把张万浑身上下打量一番,微笑着对张万说:“请先生到里面坐坐,喝杯茶。你的银锭是上好的银锭,保证按最高兑率兑换就是……”张万听掌柜这么一说心里当然高兴,就跟着掌柜进了钱庄的客房。掌柜和张万一边喝茶一边闲唠。两个人正唠着,突然间闯进两个衙役,不问三七二十一就把张万带走了!原来钱庄掌柜看了张万的银锭,当时就生了疑心。一个货郎子哪里来的银锭?特别是那银锭上面还打着一个“赵”字篆书记号,掌柜心里就断定来人不是小偷,就是拦路劫财杀人越货的强盗!于是,他就把张万让进客房稳住,暗中派人到县衙报了案……
    张万被带到县衙后,知县赵靖功便升堂审问,张万把昨夜遇鬼的前后经过一一讲了,又将两锭银子和鬼书生所写的“婚书”呈给知县。赵知县看了银锭和“婚书”后,惊得睁大了眼睛——那银锭上面的篆书“赵”字乃是他家银锭的标记,那女鬼素玉正是他的女儿,两锭银子是他给女儿的陪葬之物。那刘仲文又确确实实是他为女儿订下婚盟的夫婿,想不到投亲路上竟惨遭杀害……但这人鬼之事赵知县仍有些疑惑,当下便带着张万和众衙役来到女儿坟地察看虚实。赵知县命人扒开女儿坟冢,果然坟中有一男一女两具尸体!赵知县惊诧不已,看来张万所说并非编造。次日,赵知县与张万一起来到城隍庙,赵知县又在“婚书”上签写了自己的名字,与张万同为女儿和刘仲文的主婚人,他跪在城隍爷塑像前一边焚烧“婚书”一边为女儿、女婿祈祷。然后又将新棺椁运到郊外女儿的墓地,将素玉和刘仲文重新装殓,合葬一墓,使鬼夫妻终于如愿以偿。张万如此忠诚,受女儿和女婿的鬼魂之托,办事一丝不苟,赵知县非常感激,决定将张万留在县衙管事。
    赵知县想到女婿刘仲文死得悲惨,决意要为女婿报仇雪恨。根据张万提供的情况,命衙役到西营堡将刘仲文那日住宿的客店主人传到县衙,要他供出常在店中赌博的众赌徒姓名和住处。店主不敢隐瞒,具实讲出众赌徒的情况。赵知县当即命捕快将赌徒们一起抓获,经过逐一审问,杀害刘仲文的赌头和两个同伙如实交待了罪恶事实。文书案卷整理上报后很快批了下来,三个恶徒终于伏法。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冤鬼情仇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5156.html
上一篇:皮影人除恶记    下一篇:真实鬼故事之碰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