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鬼胎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阿荧 发表时间:2014-12-12

    萧余氏的肚子,就这样一天天大了起来,萧衡章非常苦恼——因为公事繁忙,他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跟妻子见过面了,可是他回家那天,妻子余氏忽然高兴地说:“老爷,我梦见一颗星星掉进我肚子里,我有孕了。”
    萧衡章和妻子为无子嗣苦恼了很多年,他原以为妻子是太想有个孩子,所以产生了幻觉。可她的肚子,就是真真切切大了起来。医生说把不出喜脉,于是开了几剂安神的药,她照样喝,肚子也照样大。十月临盆,破下一摊羊水,什么都没生出来,萧衡章松了口气,以为这场闹剧该结束了。但妻子双手搂在胸前,笑着说:“老爷,这是我们的女儿,你看,多可爱呀!”萧衡章看着她空空如也的臂弯,不觉哆嗦了一下。
    余氏从此开始像每一个母亲那样抚育婴孩,只不过她抚育的是一团空气罢了。有人说她生的莫不是鬼胎吧,建议萧衡章把她送走,免得祸害全家,但萧衡章却有些不忍。
    光阴似箭,不觉三年过去,萧衡章高升了,外派到兴安府作府尹。离家时,余氏也不关心他,就是满地乱找:“囡囡呢?囡囡跑到哪里了?”萧衡章看看疯妻,叹口气,打马上路,只是总觉得有谁坐在他鞍后似的。风吹过,忽听耳边“嘻”一声笑,纯真可爱,萧衡章顿觉毛骨悚然。
    他记得这个笑声。四年前,他在云南武定当参将,家人都留在京中。他孤身一人在外,唯有寄情山水间。一日,他正面对满山翠绿,准备吟诗一首,忽然背后传来“嘻”一声笑。他回头一看,眼前一亮。
    那是个苗女,戴着满副银饰,在太阳下灿烂如琼花,笑容纯真似孩童。没费多少功夫,萧衡章就与她黏在了一起。
    她叫玉珠,据说是当地安罗土司大人的私生女。萧衡章听说她的身份后,心里有点打鼓:朝廷往武定派驻武官,为的就是端掉安罗土司这些土皇帝们。只是碍于他们世代都在此处生活,而且所建土司堡多依山凭险,轻易攻不下来。总帅怕草率行动打草惊蛇,所以暂时按兵不动。萧衡章身为朝廷命官,玉珠又是逆贼之女,为免日后说不清楚,他便对玉珠冷淡了许多。
    玉珠察觉了,缠着他问原因,萧衡章无奈,只得硬编了个理由:“听说安罗家世代与天神是朋友,如果安罗家有人死去,狼群会聚集长嚎;谁如果令他死去,会永远受地狱之火煎熬。我有点害怕,听说你就是安罗土司的女儿,所以……”


    玉珠笑起来:“他确实是我爹爹,经常来看我,顶慈祥呢!那些只是传说而已,有什么可怕的。”萧衡章心里一动,问了她安罗土司一般什么时候来看她、带多少人、走什么路线。玉珠没有半点隐瞒,全都照实说了。
    半个月后,安罗土司出堡看女儿,被朝廷伏击,当场殒命,萧衡章成了功臣。总帅特别表扬了他,说要上表朝廷替他要封赏。萧衡章脸上笑着,腿肚子却在抽筋。因为安罗土司死的时候,山林里居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狼影,一起仰脖长嚎。萧衡章差点儿吓得当场尿了裤子:传说真的灵验!那他献计朝廷伏击,岂不是……这可怎么办呢?
    “要怪也是怪我,我早就猜到你的用意了,但还是把什么都告诉了你。按照你们汉人的习俗,娶我吧。只要能跟着你,我不在乎死后被火烧。”玉珠搂着他的脖子说。萧衡章听说要挨火烧的是她而不是他,心宽了不少,但很快心头又揪了起来。他从没告诉过她,他已经有妻子,也从没想过真有一天要把个苗女带回去。
    “怎样?”玉珠仍然搂着他的脖子撒娇。萧衡章一咬牙:“自然如此!回京我就娶你。来,饮酒。”那杯酒喝下去,玉珠就失去了知觉。
    萧衡章把玉珠作为“逆贼的私生女”交了出去,他的功劳簿上又添了一笔。后来听说,玉珠被押解到兴安府时,不堪忍受凌辱,咬舌自尽了,尸体埋在那里的乱葬岗。萧衡章放下心来,回京受赏之后,家里就出了余氏生鬼胎的事。

    如今马背上凭空出现的笑声,让萧衡章忽然警醒:莫非这是玉珠?她就是他的鬼胎!不管多少年、不管用什么方式,都要追着他回来。自己到兴安府,恐怕也是她在捣鬼。他用力挥袖:“阴阳两隔。你走,走啊!”她仍在笑,尖细娇脆,宛如昨日,娇憨若婴孩。余氏写信来,说囡囡不见了,也许偷偷跟他上任去了,请他好好照顾囡囡,或者想办法把囡囡送回来。萧衡章恶狠狠把信纸揉成了一团。
    他请了不知多少和尚、道士做法事,可那笑声总是不断在他耳边响起。萧衡章精神越来越恍惚,终于有一天,他看见玉珠站在院子里,背对着他,一动也不动。他大喜,拔出宝剑,使尽平生力气砍过去。
    “救命!”一声惨叫。萧衡章张开眼睛,只见面前的哪里是玉珠,他的顶头上司半身浴血,倒在地上挣扎。萧衡章手中长剑哐当落地,知道自己完了。
    萧衡章被关进牢房。他听说这座牢房就是当年玉珠死去的地方,而受重伤的顶头上司,就是当年企图侮辱玉珠的人。
    “天道好还,报应不爽。”他喃喃道。而那笑声仍然缭绕在他耳边,清澈动人,令他无法忍受。于是解下腰带挂到窗框上,将脖子伸了进去。眼前一黑,他到了一处灼热的地方,火海无边宽广。所有传说,原来都是真的。
    玉珠浮在火上,赤着玲珑的双足,全身被火映得通红,烈焰却伤不了她分毫。“因为爹爹宽恕了我,免除我的火焚之苦。可我不宽恕你,来,尝尝诅咒的滋味。”她伸手来拉他。
    “囡囡!你怎么在这里?”余氏此时不知从何处冲出来,紧紧抱住玉珠。火星根本伤害不了玉珠,但余氏就是死死用身体替她护住。
    “她是妖怪!”萧衡章尖叫。“妖怪?不不。”余氏慈爱地紧抱玉珠,喃喃道,“你不在我身边的日子,只有她一直陪着我。你不跟我说话的日子,也只有她陪在我身边。我所有的心力都用来爱护她了。她就是我的囡囡。这几日我觉得心里不对劲儿,不知怎么就跑来了。我要保护她,她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囡囡。”
    “也是我欠你的,当初爱上了你的丈夫。如今你离魂来救我,我甘愿做你的女儿,因为从没有人待我如此……”玉珠把手交到余氏手里:“娘,我跟你走。”余氏珍爱地搂住玉珠,与她携手退进黑暗中。
    萧衡章呆呆看着玉珠的背影,问:“你不给我诅咒了?”玉珠回眸微笑:“即使你活着,你仍然是处在地狱之火中,只是那火在你的心里……”
    萧衡章大叫一声,醒过神来。他系在牢房窗口的腰带已经飘落于地。萧衡章抱住头,牢舍冷清萧瑟。他知道自己错过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从此以后,他的一生都将生活在地狱中。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鬼胎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3688.html
上一篇:盗墓高手“鬼大爷”    下一篇:镜水湖遇妖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