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情深几许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叶莫 发表时间:2014-07-29

    一、落水
    唐敬尧昏睡了一天一夜,终是睁开了眼,唐夫人第一个哭出了声。
    原来,昨夜唐敬尧吃醉了酒,失脚掉进了荷花池一陪同的侍从伴鹤因救主不力,被唐老爷关进了柴房里。
    一年前,唐府里死了个丫头,从此之后,府里便有些不太平。原是唐夫人见那丫头年岁渐大,便做主将她配给了府里的小厮,哪知这丫头气性大,竞投荷花池自尽了!真是好事变坏事。随后,唐敬尧大病一场,唐老爷便将府里的丫头小厮换了个大半,这伴鹤便是买来不到半年的小厮。
    说来也是奇,别人伺候唐敬尧均是各种不如意,但自从这伴鹤一来,唐敬尧便渐渐好了起来,于是,唐夫人便让伴鹤贴身伺候着。
    “爹,您别为难伴鹤,他才多大,见我落水一定吓坏了。”唐敬尧半撑着坐起来,一旁的唐夫人赶紧扶住儿子。
    唐老爷还是不肯消气,又不想让刚醒来的儿子操心,便只道:“还是要小小惩戒一番,待明日再放他出来吧。”
    庸敬尧便也不好多说,就顺着父亲的劝躺下了。父亲又坐一会儿,便去照料绸缎庄的生意去了。
    吃了药,唐敬尧又昏昏沉沉地睡去。恍惚间,好像又回到了那片荷花池。伴鹤在后面要扶他,他却推开他径直往前走,不一会儿便到荷花池边。突然,水池中恍惚出现一张脸。
    —个容颜清丽的女子,着一身水红衣裳,飘在水中,静静地看着他,神态眼色,流露出几分凄清。唐敬尧正觉得心口微微泛出酸涩,忽然,她猛地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踝……
    唐敬尧惊叫着醒来,慌得唐夫人连忙迎上前来。就着母亲的手喝了半盏温茶,他才渐渐地定下心来。但不管唐夫人怎么问,他也只说做了一个噩梦,不记得了。
    然而,唐敬尧心里却记得十分清楚:那从荷花池里突然伸出一只手的女子,分明就是去年投池自尽的丫头。
    难道,是来向他索命的?
    正暗自惊诧间,忽然外面飘飘渺渺地传来一两声吆喝。唐敬尧听了一会儿,说:“好像有人打卦算命?”
    唐夫人平素就信这些,连忙叫小厮去瞧瞧。
    不一会儿,小厮倒真带进来一个长相极丑的老头。谁知隔了老远,老头便站定了脚,远远地将唐敬尧打量好几眼,忽然一努嘴,竟是嫌弃他们似的,掉头就走了。
    唐夫人见状,心下一沉,连忙使人拉住老头,然后苦苦哀求老头指点迷津,只差没有跪下了。
    老头叹息一声:“老太太,看你还有几分诚意,我今日就跟你说实话吧。”


    唐夫人求之不得,忙道:“敬请指教。”老头哼哼冷笑,却丢出一个晴天霹雳:“快准备后事吧!”
    二、罪魁祸首
    老头说不出三日,唐敬尧便会一命呜呼。唐敬尧并不很相信,倒惹得唐夫人哭了多时才走。
    这一夜,唐敬尧始终睡得不安生。脑子里面混混沌沌的,总像藏了什么要命的东西。后来,他觉得越来越冷,寒气从四周侵入他的骨髓,透进他的血液。
    那道哭声就是在此时响起的。
    低低的,很赢弱,像一根游丝一样,不停地在他的耳边飘来荡去。
    谁?唐敬尧倏然睁开眼睛。
    只见榻前立着一位穿水红衣裳的妙龄女子。一张脸不施脂粉,却天然清丽,眼角几滴晶莹泪水,正是我见犹怜。
    唐敬尧猛吃一吓,身上一阵阵地发冷,慌忙问道:“是你,又是你?怎会深更半夜在我房中?”
    女子轻启檀口,却又不知为何并不说话。如此反复两三回,只是白着脸向他招了招手。
    那时唐敬尧心中本是又惊又怕,可见女子如此伤心,竟也不曾想许多,就真下榻,一根筋地跟随在女子身后。女子引着他走出房门,房门外却不是他熟悉的家中景致。四周黑黢黢的,冷风阵阵,吹得他身上刺骨地疼。
    有几次,唐敬尧也很想停下脚步,但身子就像不再是他的一样,自己动个不停。说不害怕是假的,就算那只是一个弱质女子,在这样漆黑得诡异的夜晚,她究竟想要将他引往何处?何况先前一梦,似乎是在暗示,自己落水也是因她作祟。
    正反复焦灼间,女子终于停住了,玉手往前一指,回头又望他一眼。
    唐敬尧抬眼一看,还好,不是将他引往荷花池。前方不足五六步远,有一道雪白的门大大敞开,非石非玉,兀自泛着冷荧荧的光。他猜她是要他从那道石门出去。

    此时已不见来时路,看来看去也只有这一条路。
    唐敬尧便把心一横,软着两条腿,一步一挪地向石门走去。说来也怪,那石门明明距他不过五六步远,却惹得他走了不止五步。直走了十几步,也不见靠前半分,反倒是身上凉飕飕的,越来越冷。
    近了,近了,更近了……
    不知走了多远,终于近到伸手可及时,忽然响起一声长长的厉叫!好像有人在叫着他的名字,就像一把尖刀狠狠插进他的耳朵。
    他猛然惊醒!只见自己正站在荷花池中,那水俨然已经到了自己的口鼻。唐敬尧心里一惊,脚下一滑,整个人便跌了下去,冰冷的水顿时从他的口鼻涌人……
    迷迷糊糊间,他似乎听到有人在不停地叫他,那声音凄厉而哀伤……唐敬尧睁开眼时,看到了唐夫人挂满眼泪的脸:梦中听到的声音,大约就是母亲的呼唤吧?
    只是……似乎还要年轻一些。
    唐老爷和唐夫人想不通,儿子怎么。半夜三更去了荷花池,就连唐敬尧也不明白,一想便头疼难忍:“还是放伴鹤出来服侍我吧,都惯了的。”
    唐老爷终于松了口。
    至午间,终见一个相貌清秀的小厮端着唐敬尧的饭菜走进来:还没放下饭菜就给唐敬尧跪下,倒头就拜,说是多谢公子搭救。
    “你是伴鹤?”唐敬尧怔怔的,却只觉得眼生,可要说眼生,仔细看时,却又有几分熟悉。
    小厮一惊:“公子,我是伴鹤啊!”忽而又恍然大悟,“我被关在柴房时,听他们在外头议论,说公子忘了许多事,怎的连我也不认得了?”
    这些日子唐敬尧过得是有些混沌。郎中说,许是跌落池塘受惊过度,又或是多吃了几口水,所以才会忘这忘那。
    唐敬尧走近伴鹤身边,又将他的眉目仔细看来,越看越觉得熟悉……忽然眼前一晃,伴鹤的脸陡然化作了一张女子的脸——那是害他差点溺死的罪魁祸首!
    唐敬尧猛然退后一步:“你,你是人是鬼!”
    这一喊,又惊动一干人等。好几个丫环小厮奔进来,唐敬尧再去看伴鹤,却文是那少年的模样了。只是,怎么看都觉得眉目与那女子有几分相似。
    唐敬尧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一干人等英明其妙地转了一圈,便也都出去了,伴鹤还是留下来继续服侍他。唐敬尧嘴上不说,可时时刻刻都对他存着一分戒心。不觉又到晚上,伴鹤本要在房里替唐敬尧守夜,也被他打发出去。
    睡到三更半夜,唐敬尧被些动静惊醒。他循着声音走去,竟见伴鹤正背对着自己和一个老者说话,那个苍老的声音道:“你要快了,三日之期就快到了。到时还不取了他的性命……”
    唐敬尧心口一凉,往后退了一步……他看到了那老者的脸,竟是先前那位算命先生!
    “谁?”伴鹤听到声响回头。
    唐敬尧索性大大方方地走出来,佯装初醒道:“你刚和谁说话?”
    伴鹤却若无其事地笑着:“少爷一定听错了。别人都睡了,只有我一个在外头守着。”
    唐敬尧再看他身后,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情深几许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2775.html
上一篇:泣血地狱变    下一篇:糊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