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小鬼”当家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wo928159 发表时间:2014-06-10

    清朝乾隆年间,相传在一个风景秀丽的小村里。经常有鬼怪出没。雨夜里经常还会听见古战场的厮杀声。传言说那是古人战死杀场,尸首没有入土,故而阴魂不散。因此当夜幕降临时,镇上家家闭户。
    “老爷快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干吧。您得多注意自己的身体,”管家吞吞吐吐的说,“再者说…”
    赵老爷借着烛光瞟了眼管家说:“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你是不是也信什么鬼怪之说?”
    “老爷有些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咱们村很多人都说曾在夜里看见过长着凤毛麟角的怪物;村里有几个壮汉无缘无故大病不起,相传是撞了邪。”管家说着不时的四下张望,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似乎周围有无数双眼睛正盯着自己。
    看着管家的样子赵老爷放下了手中的账本,调凯说:“没事,咱们每年不是都把那些妖魔鬼怪当上宾,好吃好喝的供着吗?他们咋可能找咱们的麻烦啊!”
    “最近老爷我的去外地,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就多受累,帮我照看好家里。”
    “老爷您放心好了,我一定照看好家里。”管家恳切地说。
    第二天一大早赵老爷坐着马车离开了村子。看着远去的马车,村里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一个黑影对另一个说:“哥那个姓赵的终于走了,咱们可以开始行动了。把属于咱们的都夺回来。”
    “别急,先把他们家里的那些家丁,仆人处理干净。咱们人少,不然还不好办;再得找个合理的理由,把钱才转移到咱们的账上。”
    “哥,你不用管,我自有妙招。你只要配合我就行。”黑影的脸上露出一丝邪笑。
    夜里一个庞然大物跳入了赵家大院,这怪物怒目而视,眼露寒光。身形如闪电,势如猛虎。到处乱窜。一时间赵家大院呼喊声震天,乱作一团。
    “大家别慌,不要乱跑。都到大院去,咱们一起捉拿怪物。”管家大声呼喊。可任他再怎么喊也无济于事。有的家仆也顾不上包袱,连夜就离开了赵家大院。去了邻近的人家。
    第二天早上整个村子传的沸沸扬扬,赵家昨晚出怪物了。村里人议论纷纷,说什么赵家得罪了上苍,故而妖怪作祟。更有甚者说赵家出了不干净的人。
    “夜里出现怪物,让人整夜提心吊胆。大多数家丁,仆人都要走。您看这事咋办?”
    “夫人您有所不知,自从昨晚怪物出现,现在村里说什么的都有。别说那些个仆人都要走,我要不是老爷临走时托付,我也离开这里了。”
    “老爷不在您现在可不能离开,有些事还得您拿主意,要不然这个家可就散了。”夫人哀求道,
    “为今之计,只有先请得道高深的大师,开坛作法,驱除妖魔。再给家里的仆人、家丁加薪。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看能不能留住他们。”张管家目不转睛的盯着夫人的脸,看着夫人的表情变化,张管家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那就依您,您看着办吧!”
    管家安抚好家里的仆人、家丁。自己亲自去请法师。并让自己的亲信小五去赵家商铺,拿着老爷的亲笔信。以家里最近不太平为由,将商铺的银子提出来,转移到钱庄。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妖魔鬼怪快走开……”一个身穿道袍的道人,左手拿剑,右手拿一个铃铛,在大厅晃来晃去。
    “请问大师我们家究竟是什么妖物在作怪?怎样可以除掉此妖物。”管家说,
    “如果我算的不错,应该是只得道的麒麟。定是你们家谁得罪了它,故而来寻仇的。麒麟如门,阴魂缠身。今晚必有阴兵来。”
    在场的仆人,家丁一闻此言无不惊骇。
    管家急忙说:“大师既然知道,我想必有破解之道,还望大师指点。”
    只见大师脸色阴沉:“这这……这个吗。我恐怕法力不够,难降此妖。”
    “还请大师就我等性命。不管什么要求都行。”管家一挥手给仆人“来人给大师拿上来。”
    “哼哼,你们把本大师当什么人了。本大师岂是你们想的那种贪财之人。既然如此那你们另请高明吧!”说着就往外走。
    “大师留步,是我不好。您别介意,不看僧面看佛面,您看在这的几十口子的无辜者,您务必帮我们除此妖魔。”
    大师看了看周围的仆人与家丁说:“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只好勉为其难。不过我有几个要求。”
    “其一你去叫我的徒弟们来帮忙,我一个人怕是不行。其二告诉底下人,今晚上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许出来。如果出来发生什么事,我概不负责。”
    “好,好大师放心,我马上通知下去。”
    “小五快去按大师的吩咐去做。”
    “您放心我这就去做。”小五快步出府离去。
    夜里电闪雷鸣,大雨倾盆。院子里,到处都是刀剑碰触的声音与战场中的嘶喊声。屋里的仆人吓的直打哆嗦。似乎感觉到死神的降临,紧紧的抓子。整个屋里静的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小五子,看来他们进展的够快的!”
    “是啊!老爷接下来该怎么办?”
    “看来我的忍让被他们当做了懦弱与无知。真是把我当做笨蛋了!哼哼……”
    “你看到昨晚的马车走的那条路了吗?”
    “老爷昨晚我在门口盯着他们,见他们吧几个大箱子抬上了马车。可是到村口我看着他们进了谷,我怕……我就没敢跟进去。”
    “你个笨蛋,他们都敢进去。你跟着他们,你怕什么?”
    “老爷,您又不是不知道,山谷那条路几千年来平时都没有人敢进,更何况雷雨交加的时候进去。”
    “他们既然敢进,我觉得他们肯定知道雷雨之际山谷里的情况。他们精心布置的这个局。难道就是为了钱,可为钱的话我每年让他拿去给那些妖魔鬼怪的还少吗!他潜伏在我们家这么长时间,拿走了不下万两银子。”
    “老爷,我看他就是一个贪财好色之徒。经常去赌坊、逛窑子。对他,我是再了解不过了。我整天都和他在一起。”
    “你个笨蛋,你既然那么了解他,那你告诉我,他下一步要干什么?”赵老爷有点气愤的说。
    “以我看,你说的那都只是表象,是他迷惑他人的手段。他不让你跟那些人一起进谷,看来是还不相信你,对你也留一手。真是个狡猾而又阴险的对手。”
    “他再狡猾,再难对付。他也斗不过您啊!孙悟空再厉害,他也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行了,别贫嘴了。你现在回去,别让他们看出破绽来。告诉那几家钱庄按计划办事,别露了陷。”
    “那他们拉走的那几箱东西咋办?可不能便宜了那些家伙,”
    “那您打算咋办?您给老爷我支个招。”
    “我觉着,不如我们报官吧!”
    “报你个头,照现在这种情况,报了官也没用。他可以推的一干二净。我们反倒被动。”赵老爷踹了小五一脚恨声道。”
    “那您打算咋办?”小五后退几步说,
    “不如虎穴,焉得虎子。我将计就计。看他们玩什么把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好戏该开场了。哈哈哈……”
    “终于平静了,这几天总算不用过那提心吊胆的日子了”一个仆人一边扫地一边说,
    “唉,你别说那个大师还真是厉害,那天晚上还真就把那些个妖魔鬼怪给收拾了。”另一个仆人说,
    “要说那大师,我觉着还真是个怪人,白花花的银子也不要,除完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
    “你以为人都像你,人家这叫境界。”


    “说什么啊!还不干活,以后不许再提这事。谁要再提这事,小心你们的饭碗。”管家大声训斥道。
    “老爷回来了,老爷回来了。”送信的从外屋一直跑到内厅。不一会儿院子内就聚满了人。管家、夫人闻信都出去迎接。
    “老爷您可会来了,我差点就见不到您了。您不知道在您走的这段日子里。家里……”还没等她说完,
    张管家忙说“夫人还是等老爷,歇会再说吧!我想老爷也累了。”
    “嗷,不说了。差点把这事忘了。对给老爷接风。”说着夫人用手绢擦了擦眼泪,“快准备饭菜。”
    不一会儿,一院子人就开始忙碌。赵老爷和管家、夫人进了大厅。
    赵老爷拉着管家的手说:“这阵子你受累了,刚听夫人说似乎出了什么事?
    “老爷我对不起您啊!”说着管家跪在赵老爷面前,
    “难道我不在的日子里出了大事?”你起来说,赵老爷搀扶起管家。
    “老爷家里闹鬼了,还出了妖怪。”
    “你说的可是真的?”赵老爷眉头一皱,两眼放光。
    “是真的,家里的人大都看到了。要不是管家,咱们这家恐怕早就散了。是管家请大仙降妖除魔。留住家里的家丁、仆人。”夫人说,
    “那看来我得好好谢谢张管家!张管家你想要什么?只管说,只要我赵某人有的。”
    “替老爷分担是应该的。哪敢要老爷的东西。”
    “这就不对了。老爷,我恩怨分明,你替家里立下大功,你还是说吧!你要什么?要不然这个家里的那些家丁、仆人怎么肯为家里做贡献。你说呢,张管家?”赵老爷笑着说,
    “老爷说的对,您还是听老爷的吧!想要什么就说。”夫人急忙说,
    “那我一时也想不起要什么,等我想好了再说吧!老爷还是吃完饭早点休息吧!”
    “那也行,等你找到自己想要的再说吧!”
    夜里,一黑影纵身一跳进入院内。避开家丁,顺墙溜到书房外,透过窗户。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赵老爷的一举一动。
    自打吃完饭,赵老爷躺在床上,打开密室。密室里已然空空如野。
    “东西他们既然都拿到了,为什么他还呆在这里。难道他们发现了,”赵管家眼前一亮,脸色大变,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那可是我花了不少钱,找名师绘制、雕刻的高仿品,一般人是发现不了的,他们一群门外汉,又何以发现得了。不行看来我得看一下,万一他们找到真正的宝藏。那可就坏了。”因此他走到密室中央,蹲在地上,当他正要揭开地板,按下通往另一个密室的机关时,听见密室外门咯吱的响声。他立刻站起来,迅速闪身,两步一跨飞身到门前。按下按钮,跳出密室。眼睛迅速扫视整个房间内阴暗的角落。直到自己确定屋内没人才离开书房。
    躲在屋顶的黑影看到赵老爷离开这才跳下来。可刚走两步,出了屋子。就被等在院内的赵老爷堵住了。
    “你是谁?到底想干什么?”
    “我是谁对于你来说并不重要吧!重要的是你过去干过什么!”
    "我还是不明白,自从你来我家,我对你不薄吧!张管家。"赵老爷试探性的说。
    “您认错人了吧!哈哈哈……赵柯,我可不是你的什么管家。”
    “真的吗?那我是该叫你鬼魅了。我给过你机会。可你还是贪得无厌。你的衣物虽然可以遮住你的脸,但遮不住你的声音。因此你就不必跟我装了。我的密室被你一扫而空,那些东西足可以让你们锦衣玉食,过一辈子人上人的日子。可你们却并没有离开。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们并不紧紧是为了钱,你们是为了某样东西吧!”
    “您听错了,也猜错了。二哥,看来过去的事情您都忘了。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
    “你你……你是”
    “别吞吞吐吐的,怎么了害怕了。当年你为了独吞那颗西域供给朝廷的夜明珠,杀死了大哥,将我打下悬崖,我本以为会死,可碰巧被四弟之子所救。老天让我留下来揭穿你,并替大哥报仇。”
    “现在我明白了为什么等这么多年迟迟不动手,是还没找到那颗夜明珠吧!”
    “二哥的狡猾、心细程度让小弟佩服,直到前不久我才知道了那间密室。不过看来二哥是早有准备啊!”
    “当年有人救你,我很想知道今晚会不会有人救你。”
    说着赵柯右手往前甩,一道寒光径直朝黑影的咽喉刺过来。黑影一侧身子躲过了寒剑,赵柯手腕一转来了个横扫天军。黑影双腿下弯,身子与地面成一定角度,而后黑影向后跳出一丈,拔出宝剑。两人战在一旁。
    “唉!你听外面好像有打斗声。不会是阴兵又来了吧!你去看看”
    “你咋不去看看了。我看着家是没个安生了,咱们明天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银子再好也没有命值钱啊!”
    “小五子你听好像是刀剑声,”
    “宝贝赶紧睡吧!管他刀剑声,只要不打到这屋来就没事。”
    “你个混蛋,对我势如猛虎。一让你办事就拖拖拉拉,你个废物,快下去看看。”赵夫人一脚把小五子踹下了床。
    “好吧!好我这就去看看,我的姑奶奶。”
    小五子撞着胆来到前院一看,原来是老爷和黑衣人打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场景,小五子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这姓赵的还真是藏而不露啊!
    就在赵老爷快要压制住黑影时,突然墙外传来了笛声,不一会儿一只庞然大物越墙而过,朝赵老爷扑了过来,赵老爷闪身后退了几十步才躲开。
    赵老爷大笑,好,看来今晚这妖魔鬼怪都到齐了。省的本老爷去找你们。拿起剑便朝黑影冲了过来。哪知麒麟从侧面冲了过来,赵老爷立即停下脚步,来了个空中大翻转,躲开了麒麟的攻击。趁此时机黑影左脚点地右脚腾空而起,跳出几丈外,转身离去。赵老爷只能眼看着黑影离去。

    躲在边上的小五虽说已不是第一次看见麒麟,但还是吓的直哆嗦。赶紧顺墙根离开。
    “你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干什么?”
    “你知道我看见了什么。”
    “难不成你撞鬼了,瞧你那点出息。”
    “我又看见妖怪了。”
    “看见了,就看见了。瞎咋呼什么呀!你又不是第一次看见了。”
    “除了妖怪还看见什么了?”
    “那老东西和一个黑衣人打斗,似乎那老东西好像更高一筹。没想到我跟他这么多年也没看出,这老东西武功如此了得。”
    “哼,等你看出来,恐怕这满世界都就知道了。我那几天交代你的事都办妥了吗?”
    “你就放心好了,都办妥了。可惜那谷中的宝贝,落入他们之手。”
    “你说起那些宝贝,我总觉的那里不对劲。按理说那批东西才是他的真家底,可他也没让我去调查,只是训斥了我一下。还不准去报管。回来就去了书房,可他也没对管家动手。真不明白他打的什么主意。”
    “听你这么说,还真是有点不对劲,难道那些东西是假的。
    “对啊!如果是假的。那他完全没必要去找。要说不让报官那有两种可能:其一我听说那些东西都是见不得人的赃物;其二那些东西是假的没那个必要。”
    “夫人果然厉害,堪称诸葛孔明,小五子佩服。那我们现在咋办?”
    “你现在再帮我办一件事,”
    “干什么您吩咐,你穿上那次闹鬼时的衣物去院里放几把火。别太大了。”
    “放火干什么?”
    “你别问我,自由妙用,是时候摊牌了。”
    小五子穿上衣服,出了们就到处乱窜。不一会儿整个院子就热闹起来,“闹鬼了,闹鬼了。”“休的胡言,大家听我说这不是什么闹鬼,而是人放的火。”赵老爷大声喊道。
    “老爷,我刚刚还看到那几天的鬼影了!”
    “你说那鬼影朝哪儿走了。”
    “好像朝后院去了。”
    “去告诉家丁,扑灭火后到后院来。”
    “老爷放心我这就去。”
    “谁,是谁?”
    “是我啊!宝贝,”小五子说,
    “你怎么还敢来,你个蠢货。要是被人抓住我们就死定了。”
    “那我现在出去,现在就回家。”
    “小月睡了吗?我已近睡了,老爷这会儿有事吗?”
    “没什么大事,看你房间蜡烛亮着,就问一下你睡了没。给老爷开门,老爷这么长时间没见你,有很多话想跟你说。”
    ”那你等会儿,我待会就来。”
    “老爷你可想死我了,”赵老爷刚一进门她就贴上去,双手紧紧的抱住。赵老爷仔细环视了一下四周,就见衣柜下面露出一个衣服角。赵老爷推开小月说:“看来您这儿还有其他人啊!”
    “老爷您这是什么意思,这房里就您与我两人啊!”
    “月儿啊!你现在叫他出来我或许还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如若我找出来,那就别怪我了。”
    “老爷您……”
    “你给我闭嘴。”
    “既然如此出来吧!”
    ”原来是你,小五子你小子胆子可够大的,敢动我的女人,还敢穿成这样在这家里装神弄鬼。“
    “老爷您误会了,我……”
    “你是想说你没和她睡过觉,还是想说着家里的鬼魅不是你扮的。”
    “是又如何”小月说,“我的床他上了,火也是我叫他放的。”
    “你个臭婊子,真是不知羞耻。你们现在就给我滚。”“滚,还不只谁要滚,实话告诉你,这个家现在我说了算。家里的宅子、商铺现在都归我管。”
    “看来小五子是什么都替你办好了。可他不知道一件事,我打开始就是一个强盗。我现在就宰了你们这对狗男女。”右手一只金镖脱手而出,小月刚反应过来,金镖以到眼前,情急之下他一把拽住小五子。只听见啊的一声小五子躺在了地上。
    “你可真够阴险、无耻的,竟然如此做。我发现我们还真是挺像的。”
    “一头蠢猪,我早就厌倦了像他这样的东西,就算今天不死,我迟早也会杀了他。”
    “真没想到,你我同床共枕这么多年,没发现你还有这么一面,看来我真是失败啊!哼哼……哼”
    “不过话说回来,你现在这样。我到挺喜欢,和老爷我的脾气。我都有些不忍心杀你了。只要你告诉我,你是什么人?是不是也为了那些财报而来?”
    “你们这些臭男人都一样,该死。我是为什么而来你没必要知道,想要我的命,恐怕你还没那本事。”
    “那你就去死吧!赵老爷飞身直入,一道寒光直逼月儿来。两人斗在一起,这一交手赵老爷不禁有些怕了!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的功夫如此了得。以自己的身手一般人也就十几个回合。这女人几十回合下来看不出败势。”就在这时,外面小六子带着家丁冲了进来。“老爷脸上露出了笑容。月儿束手就擒吧!老爷,我可以念在这么多年的份上,让你少受点刑。”
    “就凭你,想的美。”说着就消失在大厅里。
    “东瀛忍术,看来是碰上高手了。”
    看着阵势家丁都傻眼了。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保护老爷。”几个胆大的就直接朝赵老爷身边跑过去。
    “别过来,”赵老爷急忙大声说。可是已近晚了,急忙之下,赵老爷左手腕一抖,手顺势一甩,只听见两声惨叫,两个冲上来的家丁倒在地上。
    “是你”管家和家丁惊呀的看着月儿。
    血从月儿的胳膊上流下来,月儿勉强用剑支撑着身体。
    老爷大笑:“你忘了我对东瀛忍术也有研究。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真正的目的了吧!”
    “你休想从我嘴里得到你想要的。”
    “你中了我的镖,还嘴硬。你可知道我的镖上是有剧毒的,见着血就会发作。没有解药不出半刻钟你就会毒气攻心而亡。你就好好品尝毒药穿肠的感觉吧!”
    “老爷要不要看着她,”管家说
    “不用她中了我的毒,没有解药必死无疑。”
    就在赵柯为拿下月儿而高兴时,只见外屋一群黑衣人冲了进来见人就杀。包围了整个内宅。
    “赵柯好久不见了。”
    “你……你是,真没想到,你竟然是东瀛人。那她是你的什么人?”
    “她是我的养女。”
    “看来五弟在哥哥我身上花了不少心思啊!你们父女两的演技是真不错。既然都是为了那些东西而来,那当年你为什么不动手。却不告而别。”
    “不拍您笑话,当年我亲眼看见你杀了大哥、三哥。以小弟的能力自知不是您的对手。在您杀死三哥的那晚上我就逃了。”
    “你说错了小五,你三哥还活着。你来晚了,那些东西已经被你三哥夺走了。哈哈……哈”
    “这事我已经知道了,我现在来是想和二哥合作。一起进谷,把东西夺出来。”
    “好啊!那我能得到多少。”
    “咱们平分,您看如何?”
    “一言为定。”
    “那麻烦二哥把解药给我,”
    “老五啊!你还是不会办事,解药我给她,我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吗?”
    “二哥这话说的,我保证没人敢动二哥。如若二哥还不信,那依二哥您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既然如此,那好吧!我就相信你一次。”
    “这是解药给你,你可那好了,”赵柯左手寄过去一个药丸。
    老五接过药丸,在鼻子前闻了闻,给了月儿。对月儿说:“还不谢谢你二伯父。”
    “谢谢,老爷不杀之恩”月儿哼声道!
    “管家还不快给五爷和这些朋友准备房间、饭菜。”赵老爷给管家使了个眼色。
    “唉,老爷马上准备。”管家看了看赵老爷就吩咐家丁撤了,让仆人准备饭菜。
    “你们父女这么长时间没见,叙叙旧。我还有点事,就不打扰了。至于如何将宝藏夺回来咱们吃饭时再行商议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老五扶着月儿进了屋。听小月讲了这些年的事。
    根据她的推断,那些抢去东西可能有问题。谷中那些人似乎还没发现。真正的宝藏应该还在赵柯手中。
    “看来赵柯是想借咱们的手除掉谷中那些人啊!”
    “小女想也是如此。”
    “这么说,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找到宝藏。”
    “小女惭愧,他实在是太狡猾了。”
    “为父不怪你。你已经干的很好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小鬼”当家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2511.html
上一篇:天惩    下一篇: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