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灵猿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宋月航 发表时间:2014-06-07

    北宋时期,在距离京城五里地的地方,有一个小镇,叫永安镇,这里居住着一个叫张瑞的人。张瑞自小家里就很富足,长大后娶了城里教书先生杨安的女儿为妻。杨氏从小就受到父母良好的家庭教育和熏陶,不仅贤惠聪颖,尊老爱幼,而且还治家有法,理财有道,家族内无论长幼都听从她的话,邻人也都非常羡慕她、敬重她。
    一年后,杨氏生下了一个女儿,起名叫兆娘。兆娘聪明美貌,勤学好问,精通针线活计,父母都很喜欢和疼爱她,视她为掌上明珠。可到了十五岁的时候,兆娘还没有嫁人,于是,媒妁纷纷登门。每逢这时,母亲杨氏总是自豪地对媒人说:“我们家这宝贝女儿,一定得找一个门当户对、德才兼备的好女婿才能嫁呀!”
    提起张家,在当地算得上是个地地道道的大户人家,家大业大,常年雇佣了两个仆人,一个姓袁,叫袁浩;一个姓雍,叫雍奇。雍奇为人厚道,忠实且勤劳;袁浩为人刁钻奸诈,好吃且懒作。
    一天,袁浩因为惹怒了主人而被张家逐出门去。袁浩便怀疑是雍奇在背后对主人说了他的坏话,于是就一直怀恨在心,总想着寻机报复雍奇。
    有一天,张瑞去城里办事往家赶,走到半路上,忽然,天气骤变,狂风大作,瓢泼大雨将张瑞浇成了落汤鸡。张瑞因此染上风寒,卧床不起,整天吃药不见好转。由于没有及时求医治疗,耽误了十多天,结果病情越来越重,生命危在旦夕。此时,张瑞觉得自己性命要保不住了,就把杨氏叫到跟前叮嘱道:“咱们没有儿子,只有女儿,年纪也大了,要是我病情不好,以后就把她嫁人,不要留在家里。雍奇为人小心谨慎勤勉,家里的事可以托付他帮你管理。”过了不几天,张瑞就死去了。
    丈夫的突然离去,让杨氏很是哀伤悲痛,后事完毕,杨氏就张罗着让女眷为女儿兆娘说亲。女儿听说后,就抱着母亲大哭:“母亲,我父亲刚刚离世不满周年,况且女儿没有兄弟,现在便将女儿嫁出去,母亲依靠谁啊?我情愿呆在家里侍奉母亲,再过两年许配人家也不迟。”母亲听了她的话,就暂时停止了为女儿张罗出嫁的这件事。
    时光过得很快,张瑞死后三四个月,家里的事务,里里外外都是雍奇接管打理的。主人离去后,雍奇更加小心谨慎,不辜负主人的托付,使杨氏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某天,因有事需要打点,雍奇和杨氏一一交代。杨氏拿了一箱银子让雍奇带到城里,雍奇领了命准备第二天就走。
    当晚,正赶上杨氏亲戚去请她们母女俩吃饭,杨氏交代一番后,便带着女儿去赴宴了。
    袁浩知道杨氏已经出门了,到了晚上便偷偷地潜入她家里,想要盗取财物,径直进里屋,突然看见雍奇在床上打理盘缠。此时雍奇也发现了袁浩,袁浩见行窃不成,便怨恨地指着雍奇说:“你在主人身边说我坏话,我才被主人赶出来,如今你却把持家业,悠闲自在,着实可恨!今天我就要你的命!”说完,就从腰间拔出一把尖刀向他刺来,雍奇躲闪不及,胁下被刺,一刀毙命。袁浩慌忙收起了银两,急急忙忙地逃出了门,可是没人发现。


    等到杨氏和女儿在亲戚家吃完饭回来,呼唤雍奇既没回音,又见不到人。杨氏感到很奇怪,以往杨氏外出,雍奇总是早早地候在大门口,等待着主人归来,今天却不见人影,于是杨氏便快步走进屋里去找。突然,她看见雍奇满身是血,倒在地上。杨氏一见大惊,顿时瘫倒在地上。
    女儿听到母亲的尖叫声,预感到情况不妙,急忙跑进屋内,立刻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过了一会儿,杨氏缓过神来,哭着对女儿说:“张家怎么这么不幸,你父亲刚刚才死去,雍奇又被人平白无故地杀死,我们到哪里申冤啊?”女儿也在哭,哭声惊动了四邻,邻人都知道了,大家都痛惜雍奇死得不明不白。
    当时,有一个叫汪魁的佃户,平日与张家有点小矛盾,得到张家仆人被杀的消息后,就跑到官府里,向洪知县告发了此事。
    人命关天,洪知县立即拘捕了张家母女和其他仆人来审问,杨氏哭诉不知道家中仆人是如何被杀的。
    汪魁却当堂指证她们母女与人通奸,雍奇出来捉奸,所以被奸夫所杀。洪知县听信了这些话,就威逼杨氏母女招供,杨氏宁死不肯屈服。因此,这起疑案连年得不到结案,连累而死的有好多人。
    几年间,杨氏母女不仅数十次被拷打,而且在狱中深受折磨,家里的财产都被花光了。兆娘也被折磨得骨瘦如柴,死去活来。她实在忍受不了种种酷刑,对母亲说:“我很快就会死去,只是遗憾没有人照顾母亲,这份冤屈在人间是没法申明的,我还是到阴间神灵那里去申诉吧!但是,母亲您一定要坚持住,一定不要被屈打成招,丧失名节。”说完母女俩拥抱在一起,哭泣不止。

    第二天一早,兆娘果然死了,杨氏难过悲伤也想自尽。同狱中人都极力劝阻她,杨氏才没有去死。
    第二年,洪知县升迁离开这里,包公来此任职。杨氏听说换了父母官,就变买房产贿赂狱官,得以出狱申诉冤情。
    包公接到诉状后,立即调阅了卷宗,觉得此案疑点重重,决定重新彻查此案。传来邻里审问,都说雍奇死得不明不白,又都不知是被谁所杀;杨氏母女平时也没有不检点的行为。通过走访调查,包公也越来越觉得此案很蹊跷。
    第二天,斋戒后,包公独自来到城隍庙祷告说:“现在有个杨氏的疑案,连年不能决断,如果她真的有冤情,就请您托梦给我,我会为她决断处理的。”祷告完毕,便回了衙门,手持蜡烛端坐。
    还没到二更时,突然一阵狂风刮过,吹得烛影昏暗。此时,他突然听到“当!当!”的敲窗的声音。包公立即起身来查看,突然看见窗外好像有一只黑猿似的影子在敲窗。
    包公问道:“是谁在敲窗?”
    外面答应道:“猿人!特地来证明杨氏的冤案。”
    包公立即打开窗户来查看。奇怪的是,窗外四下里异常安静,杳无人声,也不见那黑猿的踪影。
    “难道黑猿在暗示我什么吗?”
    一连串的疑问,萦绕在包公的脑海中。他沉吟半晌,终于计上心头。
    第二天清早,包公升堂。他令衙役从狱中提解出杨氏一班人到堂听审。包公开门见山地问道:“你们当中有没有姓袁的?”
    “没有。”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
    “那么,你家有和姓袁的人来往的吗?”
    杨氏回答道:“只是丈夫在世时,有一个离开的仆人姓袁,因他平时好吃懒作,挑拨是非,已经被撵出去多年了,除此再没有与任何姓袁的人来往了。”
    “他叫什么名字?”
    “袁浩。”
    包公听后,随即派衙役前去拘捕袁浩到衙门审问。
    袁浩到堂后,故作镇静,不肯招认。
    于是,包公又派人偷偷地进袁浩的家里进行搜查,结果搜查到了一个箱子,箱子里面装了很多银两,衙役们就将箱子抬来见包公。
    “这不是我家的器物吗?”还没等包公问话,杨氏一眼就认出是当日付给雍奇的装钱的器物。
    包公就直截了当地问袁浩:“杀死雍奇的就是你!怎么?证据在此,你还想抵赖吗?”随后,让衙役取来长枷锁,准备把他锁上投进监狱。此时,袁浩见事情败露,也不敢再有隐瞒,“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如实地供出杀害雍奇、抢夺银子的经过。
    包公当堂治袁浩死罪,押入大牢,秋后问斩;汪魁打击报复,诬陷好人,殃及无辜多人,发配到辽东充军。
    于是,包公释放出杨氏和相关人员回家。事后,人们都说:“兆娘甘愿以身先死,化作猿猴,到神灵那里诉冤,终于得了回应,最终解救出母亲与其他无辜之人。”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灵猿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2490.html
上一篇:孽报    下一篇:歪脖树上过山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