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鬼节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鬼故事大全 发表时间:2010-05-30

  话说每个人小的时候记的事情都不是很清晰,而我在六岁那年的一件事我却历历在目不能忘怀。

  那是一个我们这边东北特有的傍晚,气温是热的,而风却吹的很温柔,这样就象躺在母亲怀里的感觉一样,家家户户都打开着门,大人在侃着家常,而孩子们在玩着他们天真无邪的“过家家”。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也在和我的小兄弟小姐妹一起玩耍。天已经黑了,但是不知怎么今天我的那些朋友们都回家很早,我感到很奇怪。最后只剩下我们三个小兄弟了!其中一个问我:“小胖儿啊!你咋还不回家?你不怕吗??我可要回去了!不陪你了!”我说道:“怕什么?大家还不是经常在这里玩到很晚?今天怎么都走的这麽早?”另一个则说:“哇!今天是鬼节耶!大人们说今天不可以在外面玩很晚的!不然会被鬼抓走的!”我惊讶的大叫一声:“啊????真的?我怎么不知道?那……我们快回家吧!”我们三个当时都很胆小所以都不敢单独穿过漆黑的巷子,就只有三个人一起结伴回家了!

  等回到家里我问父母:“今天是鬼节吗?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老爸说:“对啊今天是传统的鬼节,我们以前没告诉过你吗?每年的今天都是鬼的节日,大鬼小鬼都会出来的,不过那些都是迷信,你就当成象粽子节一样过吧!”因为当时我还小,而且总是记不住端午节,只记得到时候就到粽子,所以老爸也对我说粽子节!

  当时我心里就画了一个问号,但是小孩子的心里是装不住事儿的,等过了几个钟头我就把什么鬼节神节的忘的一干二净了。

  到了深夜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眼睛不自觉的就睁开了,也就睡不着了,耳朵边有动物的叫声,由声调可以听出来是猫的声音,但是却不是普通猫“喵喵喵”的叫声,至于叫的是什么,我当时小,没有分辨出来。

  因为当时我全家住在姥姥那里,半夜经常有野猫叫春,我也听的习惯了,当时就没怎么害怕。

  这时我们家旁边的钟楼里的钟也敲响了。我心里有些紧张了,就想到了今天是鬼节的事。然后就觉得猫的声音叫的越响,钟楼的钟敲的也就越响,我心里想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就越多。

  最奇怪的是,如果当时是12点的话,只要敲12下也就够了,但是那钟却敲个不停。

  我在那里强忍了几分钟,感到实在太恐怖了,我就壮着胆子,起了身对着猫叫方向大喊了两声,想把猫吓跑。但是并没有什么作用,我这回真的知道害怕了,第一想到的就是父母。我没敢下地,顺着窗户爬到我父母睡觉的房间,哭着叫道:“爸……爸……妈……妈……我害怕……我害怕!”并且用手拚命的推动着父母的身体。但是他们二人就象根本没听见一样,还是在那里睡的很死。

  我实在没办法了,就索性躺在父亲和母亲的中间。左边是爸爸右边是妈妈,这时感觉到心里踏实多了,但是那钟还在敲,而那猫还在叫着它那奇怪的话,只是我心里已经不去想它们了,因为我父母在身边,有什么好怕的。朦胧中,我终于睡着了。

  第二天我起的很晚,挣开眼睛一看父母焦急的坐在我旁边,一看我睁了眼,就关切的问:“昨晚怎么了???害的我们担心了你一夜,没睡觉的陪着你?”我就把我昨晚经历的事一一说了出来,爸爸妈妈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我说:“不对啊!昨晚我们听到你在外屋大叫了几声,把我们都吵醒了,但是我们并没有听到什么猫叫啊!然后你从窗户扒进来,脸色是青的,把我们也吓了一跳,然后你就用手推我们,说你很害怕,我们安慰你不要怕,你象没听见一样,还是推我们,过了一会你就安静了,我们就一直守在你身旁一直到现在。”

  这时候姥姥跑了进来让我们到门口看看,我们一起到了门口,看到一只金色花纹白色底毛的猫,直愣愣的站在那里,眼睛睁的大大的。姥姥说:“你们看吧,它已经死了。我开始还以为它是活的呢,用扫帚打它,但是它没有躲开,我才知道它是死的。”爸爸妈妈互相对视了一下,好象明白了什么,当晚就请了一个老头子到我家里唱唱跳跳的,衣服穿的也很好玩。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个道士,是到我们家驱鬼的。

  后来我就再没有听到古怪的猫叫不熄的钟声。

  这个故事是我亲身经历的,我刚才闲来没事时想找些鬼故事写一些,于是在我的记忆中寻找我过去听过的鬼故事的时候,搜索到的这个我曾经亲身经历的恐怖事件。

  我刚才又想了想这个不可思议的经历才决定把它写出来让大家分享,经我刚才想的时候仔细回忆了一下当时那只猫叫的声音,好象叫的是人话,隐约听到叫的是“识博,识博,识博”……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鬼节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218.html
上一篇:茶鬼    下一篇:屋顶的女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