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我会回来的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顺顺 发表时间:2014-01-12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村里的祖宗祠堂内悬挂起一口异常硕大的棺材,每一位村长上任之初,都要在祠堂内对棺材进行祭祀。在我上高中走出大山的那一年,大伯家的儿子任九成了新村长,正因为如此,我第一次见到了那口神秘的棺材—一半高的房梁上,十几条拇指粗细的铁链将棺材捆得牢牢的,那黑黢黢的棺材上还贴着数张黄符,看起来鬼气森森的,让人不寒而粟。
    我一边给兰若曦讲述悬棺的事情,一边推开了自家院门。父母听闻我要带女友回家,正满头大汗地预备饭菜,他们看到我和穿着复古粉色旗袍的兰若曦时先是一愣,继而才把我们拉进屋里。
    看他们的脸色似乎不太对劲儿,我开玩笑地问: “怎么了,难道对若曦不满意吗?”
    母亲目光闪躲地看着兰若曦,然后说: “村里出事了,前几天祠堂不知道怎么回事,房梁塌了下来,那口棺材被震开了。从那以后,村里就传说有个女鬼跑出来到处害人,已经有好几个人失踪了。有老人说,是那个女人回来索命了……”
    我听得一头雾水,刚想问什么女人索命,就在这时,在院子里和父亲说话的兰若曦忽然像见了鬼似的一声大叫,我奔出门去,兰若曦颤抖的手指着院门外的大槐树,我顺着她的手指望去,只见高大茂密的槐树枝桠里一双人脚正随风飘荡、时隐时现!
    我陡然一惊,忙跑过去站在树下向上看,只见一具已风干的血红色尸体直挺挺地挂在树枝上,而这具尸体身上的皮竟然被扒了下来!
    表哥任九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他脑门上沁着密密麻麻的冷汗,看到我只是敷衍了两句,便叫人把那具恐怖的尸体抬走了。因为尸体全身的皮都被扒了下来,所以都不知道死去的是谁。
    晚上,兰若曦在我身边小声啜泣着,她后悔跟我来到这样一个闭塞的村里,还碰到这样晦气的事,吵着明天一早就要坐车回城里。把她哄睡后,心烦意乱的我走出院子,想到院子里抽支烟,缓缓神。


    刚点燃烟没抽几口,忽然听到院门外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有人正用手抓门,夜半的寂静让那声音显得很鬼祟。我悄悄地从门缝中向外看,看到一个上身赤膊、下身穿了一条褐色裤子的男人正伸手在门上抓挠。(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我猛地一下拉开了门,借着清冷的月光,我看清门外的人居然是小时的玩伴三喜,他抬起头来木讷地看着我。我笑着说: “三喜,大半夜的你怎么来啦?白天没见到你,这个时候想起来找我了?”
    他目光有些呆滞,好像瞳孔的聚焦不在我身上,我顺着他眼睛盯着的方向看去,他在看院中挂着的那件粉色旗袍。我有些不快,想要赶他走了,便说: “这么晚了,有话我们明天说吧。”说罢,我双手将院门关上,从渐渐变窄的门缝中,我看到三喜那张呆滞的脸上,居然隐隐显现出一种阴森的表情。
    第二天直到日头高照我和兰若曦才起床,院门外不时传来男女的哭嚷声,我对兰若曦说: “你先在屋里待着,我去看看又出什么事了。”说罢我连背心都没穿,就走出了屋子。
    院外,一群男女围成一圈,将一个中年女人圈在中间。那个女人对着茂密的槐树一个劲儿地哭喊着: “你……死得冤啊……儿你……死得冤啊!”

    拨开人群,我看到瘫坐在地上的女人居然是三喜的娘!我脑袋“嗡”地一下就大了,从旁人的只言片语中,我知道昨天上午被发现吊死在槐树上的尸体居然是三喜!这怎么可能?难道昨夜是三喜的鬼魂来探望我了吗?想到这里,我感到头皮阵阵发麻!
    我走回家,正看到兰若曦穿着我的衬衣呆立在院子里,她瑟瑟地对我说: “庄镇,我的那件旗袍不见了。”
    我猛地想起昨夜三喜那呆滞却充满欲望的眼神,难道鬼魂偷走了那件旗袍?
    因为那件粉色旗袍的意外丢失,倒让兰若曦改变了主意,她说: “那件旗袍是我最喜欢的一件衣服,要不是因为见你的父母,我才舍不得穿呢。不把它找回来,我哪儿也不去了。”所以我们只能放弃了头天的打算,在家里住下来。
    随着村里的谣言愈演愈烈,我也渐渐知道了一些事情。原来祠堂内那口棺材里葬着的是一个外乡女人,几十年前被人贩子拐卖给了当时的村长——如果按辈分细数的话,我应该叫那人四爷爷。当时那个女人在嫁给四爷爷后生下了一个男婴,而她因为心怀怨恨,所以在孩子出生不久,就抱着孩子在家里点燃了一把大火。大火不仅将她和孩子烧死,四爷爷一家人也都没能幸免。后来村里人在原址建了一座祠堂,又把十几具残缺骸骨入殓到一口棺材内,为了不让邪祟入侵,他们在棺材外还封印上了符咒,就此将那女人和四爷爷一家的屈死之魂禁锢在了祠堂内。
    而前不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祠堂坍塌导致棺材被震开,遗骸散落一地。村长任九认为这是大凶之兆,所以将这些骸骨埋葬在了山里。但恐怖的事情还是开始接二连三地发生,很多村民莫名失踪,最后又被发现,而被发现时,他们身上的皮都被扒了下来!
    得知这一切后,我感到背脊一阵阵地发寒。我没敢对兰若曦讲起这些事,生怕吓到她。又因为害怕父母误会,我也没对他们说要马上离开。看来我们在村里还要再住几天,希望在这段日子里村里能消停一些。
    “喂,晚上要不要出去转一转,说不定我们能捉到偷我衣服的贼呢!”兰若曦恨恨地说。
    我有点恐惧地回道: “你不知道最近村里闹鬼吗,我看还是不要出去了。”
    兰若曦有点儿不高兴了: “哼,就知道你是胆小鬼,你要知道,那件衣服对我很重要,要是找不到,我恨死你了!”
    没有办法,我只能答应她的要求。到了晚上,家家户户紧闭院门,而我和兰若曦走在空荡的石板路上,像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
    “不能再往前走了,那边是一片乱葬岗。小时候大人吓唬我们小孩子都说,要是不听大人的话,就会被丢到那里呢。”不知不觉我俩竞走近了靠山的一段土路,这时我才回过神来对兰若曦说。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我会回来的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1182.html
上一篇:鬼变    下一篇:魔鬼古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