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怪事(黄大仙)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恏了 发表时间:2013-12-29

    村里的老人们经常说,黄鼠狼是有灵性的。“千年黑,万年白”说的就是它们。
    刘大伟是个优秀的空军战士,对于这样的传言,他向来是不相信的。
    空军例行中,每年一次的野外训练又如期而至了。刘大伟所在的排按要求驻扎在一个叫黄猫坡的野外。部队每年都会有不同的排轮流驻扎在这里,所以在这儿有比较齐备的生活用品和训练设施。
    按规定,每年的野外训练都是由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兵带领一个排的新兵在规定的范围内进行为期一个月的体能拓展与自我防范训练。初来乍到,新兵们都跃跃欲试,想要在这一个月里做出点成绩来。
    刘大伟当然也不例外,作为一个新兵,他更是非常重视这次的野外训练。训练结束后,他们排将与其他的5个排进行结训拉练,这是他一直期待的事情,也是最能证明他们排实力的大好机会。刘大伟暗暗鼓励自己,一定要努力做到最好。
    然而老兵张志勇的脸上却没有过多的期盼,相反,一张本来长得就比较长的脸,现在拉的更长了。第一天晚饭后,他就召集了所有战士开了个例会。在总结了一天的训练工作之后,他意味深长地说到:“同志们,你们知道这个地方为什么叫黄猫坡吗?因为这里的黄鼠狼特别多,而在乡下,人们大多把黄鼠狼喊作大黄猫,这附近的老乡跟黄猫都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尽量不去打扰它们。这些东西都是有道行的,所以你们在平时的训练时一定要多加注意,别过多的去干涉它们,我希望大家能够顺顺利利的完成这次野外任务。
    听了张志勇的一番话,几个胆小的新兵蛋子顿时觉得后背凉飕飕的,好像附近就已经蹲卧了不少的黄鼠狼,随时要给他们带来威胁一样。胆大的刘大伟则并没将老兵的话放在心上,反而在心里嘲笑张志勇的胆小跟迷信,作为一名军人,怎么能让这些没来由的传言给吓着呢。
    夜深了,入秋后的黄猫坡因为老兵的那一席话似乎笼罩着一种阴冷的诡秘氛围。凌晨3点左右,刘大伟起来上厕所。因为是在野外训练。所以厕所就建在了坡下的一个低洼处,而所谓的厕所也不过是用砖简单堆砌而成的。可能是水土不服的原因吧,身体一向健壮的他今晚竟然拉起了肚子。秋风吹动着坡上的杂草和树叶,不时发出阵阵让人心里发毛的声响。刘大伟总感觉厕所的围墙头上有点不对劲,有影子忽隐忽现的,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上面跳来跳去似地。虽然胆大,但是独自一人在这荒郊野外的,他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于是,大伟抬起头,盯着厕所的围墙,在昏暗的月光下努力地寻找着让他心里不安的东西。突然,嗖的一声,一只黄色的小猫窜到了墙头上,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刘大伟。说时迟那时快,身手敏捷的大伟将早就握在手里的腰带抽向了那只黄色的小猫,嘴里还念叨着:“叫你这个狗东西吓唬我。”那只小黄猫只能眼睁睁的挨了大伟的那一抽后,慌忙的逃命去了。
    第二天的训练也是按照日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这天晚饭后,几个战士嚷嚷着要下象棋。这可乐坏了刘大伟。入伍前,他的象棋技术在附近的十里八村还是小有名气的。很快,棋盘上的胜负大局就渐渐明朗起来。大伟一边得意的看着对方抓耳挠腮的着急样,一边伸手去拿放在旁边的杯子。下棋之前,大伟就倒了满满一大杯的开水,等凉了之后喝。这也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一个习惯。每逢下棋,都先倒好一杯子水在一旁凉着,等到棋局大势已定的当口,他便拿起杯子悠闲地边喝着水,边看着对手一步步走入死局。那种意境是独属于他的专利的。可是,大伟这次伸手拿到的却是一只空杯子。他想,可能是观战的人给喝了吧。都是战友,他也不好意思过多的询问,便起身又倒了一杯水,这次则放在了自己的腿边,准备水凉了之后再喝。
    刘大伟不愧是棋场上的老将,没多久,这第二盘琪也接近了尾声。大伟又习惯性的拿起杯子,可是让他奇怪的是,杯子竟然又空了!但刘大伟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杯子是他特意放在腿边的,而他也一直在关注旁边观战的人,没有一个人会在他毫无觉察的情况下喝掉他杯子里的水。揣着这个疑问,大伟便分了心,这棋盘上的走势也明显的说明了这一点。自然,这盘棋他输了。大伟看着惨败的结局,想着这莫名其妙就空掉了的杯子,棋兴也顿失全无。他便早早的回到寝室睡下了。(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呜呜呜,半夜里,大伟迷迷糊糊的听到院子里有人在哭的声音,但是由于白天的训练强度太大,他实在是太累了,便又倒头继续沉沉的睡去了。
    日子在一天天的忙碌中过去了,先前的那些奇怪的事,大伟也渐渐忘记了。今晚大伟做了个梦,梦见院子里有个女人在哭,当他来到院子里时,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背影,肩膀一抖一抖的,哭声也越来越悲伤,似乎有伤心的事。大伟便想上前打探个究竟,可是,那女人却慢慢的走远了,还不时回头看两眼大伟,可惜月色太暗,大伟并没有看清那女人的模样。大伟实在觉得此事蹊跷的很,就加快了脚步,想要追上这个女人。就在这时,起床号响了,大伟猛然醒来,惊出一身冷汗,方才那个梦实在太真实了,仿佛就在昨晚亲身经历了一般。
    这天夜里,大伟又开始做梦了,而且是延续着昨晚的梦境开始的。大伟跟随着这个神秘的女人来到了一片很空旷的洼地,那个女人却突然不见了。正当大伟四处观望寻找时,他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冷汗直冒。这哪里是什么洼地,分明就是一个诺大的坟场,地上还洒落了不少冥币白纸。大伟拔腿就想往回跑,可是腿却像灌了铅似的,怎么都挪不动,他想喊,可是喉咙里像塞了东西似的,怎么也喊不出声来。就在这时,大伟突然醒了,然而眼前的场景更让他吓了个半死。他现在竟然躺在院子里,而这个位置就是梦里那个女人哭泣的地方,大伟隐约的还能听到嘤嘤的哭声。不,这不可能,一定还是在做梦。大伟使劲掐了下自己的大腿,天呐,怎么这么疼?这是怎么回事?他逃也似的冲进了寝室,躲进被子里,浑身直打哆嗦。
    天亮之后,大伟直接找到张志勇,把这几天的事一五一十的全告诉了他。听完之后,张志勇的脸色陡然凝固。那样子就好像他也经历过同样的遭遇一样,那是一种深深的恐惧和强烈要摆脱某种思想挣扎的神情。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种不祥的味道,大伟从没见过张志勇如此模样,他紧握着双手,等待着张志勇能给他个什么答案,或者什么提示。大伟现在真的太害怕了,他在想自己是不是被鬼魂缠上了,虽然他从来都不信这些东西,但是事到如今,他根本无法阻止自己的这种想法。大伟的手心里全是汗,额头上也沁满了汗珠,此时此刻,只有张志勇是他唯一的依靠与寄托。半响,张志勇才从复杂的情绪中回过神来。他望着神情恍惚的刘大伟,拉起他就往外走,嘴里还一直在念叨着:“你小子闯大祸了啊,你小子闯大祸了啊”

    大伟跟着张志勇来到了坡下的一个老农家里,张志勇和老农进了里屋,谈了有一阵子,才神色凝重的回到了堂屋。老农坐下后一边拿烟袋,一边对大伟说:“小伙子啊,你自己惹的祸要自己承担啊。你那天拿皮带抽的是只大黄猫啊,它娘这是来寻你报仇来了。”大伟听着,脑袋嗡嗡的,他回想起那天在厕所的时候,如果早知道那是只有灵性的黄鼠狼,他怎么也不会下狠手的。他眼巴巴的望着老农,艰难的吐出几个字:“那……那我应该怎么办啊?”老农把烟袋在鞋边上磕了几下,边拿烟叶边说:“估计她今晚还会来找你的,如果她来,你就跟着她走,但是你要记住,有桥必过,有坟必躲,找准时机就朝她开枪,但是开枪之前,一定要在枪口抹上你的血。放心吧,我和强子会在后面跟着你的,你只管去就是了,但是你一定要记住,千万不可回头。能不能逃过这一劫,就看你的造化啦。”大伟把老农说的每一个都记在了心里,他下决心一定要彻底解决了这件事。
    很快,天又黑了,晚饭之后,大伟就一直在擦自己的枪,他把子弹都上满了,快要熄灯前,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将血涂满了枪口。然后抱着枪坐在床上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到来。正如老农所料,“她”果然又来了,同上次一样,在院子里低声抽泣,那声音就像是个伤心的女子在哭诉着自己的辛酸史一样。大伟定了定神,毅然决然的抱着枪来到了院子里。“她”一路哭着引着大伟前行着。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一架吊桥前,那桥摇摇晃晃的,像是座年久失修的危桥,大伟刚踏上去,桥就强烈的晃动起来,而桥下则是湍急的水流,一个不小心掉下去就是不死也残了。大伟犯犹豫了,在桥头徘徊着。这时桥上传来了更加悲伤的哭声,那声音越来越大,就好像在召唤着大伟一样,催促着他快点过桥。老农的话也在此时响彻耳畔,大伟一跺脚以最快的速度跑过了那架吊桥,来到了桥这头,大伟心里仍惊魂未定,只听到后面乒乒乓乓的声响,像是正在经历一场混战。虽然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大伟还是牢记着老农的那句话“一定不要回头看”。前面的“她”还是一直在低低的哭泣着,继续引着大伟一路前行。终于,“她”停住了脚步,也停住了哭声。大伟借着淡淡的月光,也终于看清了眼前的阵势。他们已经来到了一片坟场,此刻“她”就蹲在一个坟头上,远远的凝视着大伟。而大伟刚好就在坟场的边缘,如果再往前迈一步,他就进入了坟场的范围。大伟直觉头皮发麻,周身发冷,庆幸自己没有多迈出那一步,但他根本就不敢直视“她”。大伟现在动也不敢动,只等着看“她”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行动。然而过了好一阵子,“她”仍旧纹丝不动。大伟忍不住了,低声说道:“我不是故意要打你的孩子的,你别在这么折磨我了,我真的受不了了。”话声刚落,远处的“她”便发出了凄惨无比的哭声,紧接着,坟场的周围哭声一片,似乎有好多的冤魂嚎啕着渐渐逼近大伟。大伟立刻举起了紧握在手里的枪,朝四周开了起来。大伟一开枪,身后即刻枪声一片,那是张志强带领了整个排的战士,一直在后面悄悄的保护着大伟。大伟真的是吓坏了,将所有的子弹全部射光了之后才听到了身后此起彼伏的枪声,他知道那是保护他的战友们,心里的恐惧也减轻了,他只觉得双腿发软,随即“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然后眼前发黑,便昏过去了。
    当大伟醒来的时候,看到围坐在他身边的战友们,止不住热泪盈眶,他抱着张志强放声大哭起来。在经历了这样一场浩劫之后,大伟的心里防线彻底崩溃了,他从来没这么害怕过,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踏实过。张志强拍了拍大伟的肩膀,说到:“都已经过去了,没事啦,你去那边收拾下残局吧。”“残局?什么残局?不是都已经过去了吗?”大伟疑惑着抬起头,顺着张志强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那边的一个坟头上好像有些什么东西。大伟有点胆怯的走了过去,才看清那是一小撮黑色的动物毛发。
    事后,老农告诉刘大伟,那一小撮黑毛就是那只母黄鼠狼身上的,“她”已有千年道行了。如果不是大伟打伤了她的孩子,她也不会这样祸害人的。跟人一样,同样都是母亲,“她”也是爱子心切。
    自这件事之后,排里的人对黄鼠狼更有了一种敬畏的感觉。大伟偶尔还是能看到在草丛里窜来窜去的黄鼠狼,但他却对这些小家伙多了一种亲切感,他们彼此一直保持着和睦的氛围,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怪事(黄大仙)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1093.html
上一篇:蟾王报恩    下一篇:洞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