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鬼狐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守望天使 发表时间:2013-12-16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山里的人祖祖辈辈都靠打猎而生。这里的山常年被浓雾笼罩着,老人们常说这是一块灵异之地,顾山中多狐。山里人深信在这苍翠的深山中,人迹罕至的地方一定有狐仙居住,所以山里人打猎很少猎狐。老人说猎杀狐狸会遭到狐仙的报复,甚至死于非命。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寒冬,村子里来了一批商客,商客队伍庞大,行装华丽,似乎来头不小,商队的大当家陆羽,走到亲自出迎的村长面前说:“我想要高金购买质地上好的白狐狸皮做狐裘长袍,送给我的妻子做生日礼物。”村长摇摇头:“山里人是不猎杀狐狸的。”陆羽一挑眉毛说出了一个天价,之后他便胸有成竹地住在村子里了,他相信没有钱办不成的事。果不其然。三天后的午夜,一个猎户神色慌张地把几张上好白狐狸皮带给了陆羽,陆羽得到了狐狸皮满意地带领商队,浩浩荡荡地离开了小村子。
   商队上路不久,天突然下起了暴雪,山中的风夹杂着雪花猛烈地吹着,商队根本无法前行,陆羽只好下令就地扎营。
   陆羽坐在刚搭好的帐篷里,喝了一口浓烈的酒,跟前的炉火噼里啪啦地燃烧着,他把冻僵的手伸到炉火上,一股暖意从手掌传到身上,身上慢慢的有了一种暖意,这时候他想起了她的妻子,温柔而漂亮,而且是大家闺秀。陆羽拿出要送给妻子的白狐狸皮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柔软的感觉就像抚摸一个女人的裸体。
   一阵狂风吹过,帐篷的门帘被风掀开,风雪涌进他的帐篷。他皱起眉头,起身去合上帐篷的门帘。在门边,他似乎听见有人在呻吟,微小而颤抖。他好奇地掀开帐篷的门帘,黑夜中铺天盖地的大雪反射着洁白的光。在他的门口躺着一位妙龄少女。黑色如瀑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她一身单薄的布衣,一双脚竟然赤裸地露在外面。此时的她正仰着头看着陆羽,陆羽眼睛在接触到那张脸的一瞬间,他被一张清丽的容颜深深震撼了一下,他的目光变得好温柔。(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少女轻轻地挣扎着想站起身子,可是她跌倒了。陆羽不忍,伸手把她抱在怀里。她没有挣扎,而是紧紧地搂住了陆羽的脖子,把头靠在他的颈窝里,一阵异样的麻酥感传遍了陆羽的全身。
   他抱起少女,大步跨入帐篷内,把她轻轻地放在他的床上。少女流下了眼泪,当温热的泪水滑过脸庞时,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比划着手语。看了半天陆羽明白了,她是在说她自己是一个哑巴。


   他问少女:“你不会说话是吗?”少女用力地点点头,然后浑身颤抖可怜怜巴巴地看着陆羽,陆羽想也没想就把白狐狸皮批在了少女身上,他明显感觉少女浑身一震。他发现白狐狸皮披在少女身上竟然非常适合,仿佛本来就应该在她身上一样。陆羽命人把狐狸皮照她的身材连夜制成狐裘长袍。她穿上这件昂贵的狐裘长袍后就再也没有脱下来过。
   因为少女不会说话,陆羽给她起名叫末语,把她收留在了自己身边。末语很少笑,脸上总是冷冰冰的。自从收留了末语之后,商队里怪事连连,每天夜里商队在山上扎营的时候,总能听见狐狸的叫声,似哭似泣,扰人无法安睡。
   不久陆羽带着商队回到了家中,陆羽的妻子见他带回来一个身份不明的女人,整整哭了一夜。陆母也责怪他不应该带个身份不明的哑巴女人回来,可是陆羽并不理会,依旧对末羽疼爱有加。商队休息了一个月,陆羽带着商队又出发了,临走的时候吩咐妻子好好照顾末语,妻子点头,眼睛里却全是恨意。
   商队刚走,陆家就出事了,一个青年仆人死了,是在夜里死的,死在自己的房里,死因不明,死相非常恐怕,眼睛被挖走,留下两个漆黑的洞,脸变形扭曲成怪异的形状,肚子被豁开,肠子掉出来很长一截,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于是陆家人开始传言说末语是妖精,是不祥的人。趁陆羽不在家,陆母带人举着火把闯进了末语的房间,揪着末语的头发将她拖下床来。她被拖到外面的雪地中,重重地被推倒在雪地上。末语不会说话,只是怔怔地看着火光下这些狰狞的面目。她开始发抖,一只手抓住陆母裙角眼睛里充满着祈求,然而被陆母一脚踹在胸口上。

   陆羽的妻子更是把压制已久的愤怒都发泄在她身上,她疯了一样冲上去撕扯着末语的头发还有衣服,抡起拳脚朝末语的身上又打有踢,片刻间,末语被打得浑身是血,她用力地挣扎着,一大缕头发被陆羽的妻子揪了下来,就在这时,很多狐狸的叫声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末语突然笑了,笑声凄厉至极……
   陆羽带着商队回来时发现宅子的门是敞开的,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他跑进去惊呆了,遍地是血肉模糊的死尸,其中还有妻子和母亲。他感觉身体摇摇欲坠,突然他想到了末语,他冲到了末语的房间,他看见角落里末语浑身发抖的小小身影,一脸的惊恐绝望,他惊喜末语还活着。陆羽跑过去一把抱起墙角里的末语,末语发狂地对他又咬又踢,陆羽大声安慰着她说:“是我,没事了……不要怕……”末语才颤抖着缩在他怀中安静下来,眼泪依旧流个不停。
   陆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末语不会说话,自然不能叙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家里人的死成了一件无头冤案。
   夜晚,雪又开始簌簌地下起来,窗外传来狐狸凄惨的叫声,末语趴在陆羽的胸口上抬起头看着他不安的睡颜。一丝痛苦在末语的脸庞闪过,心中默默地反复回味着他昨夜抱着她泪流满面的喃喃自语“我只剩下你了,末语,这个世上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
   又是一声凄惨无比的狐狸叫声传来,一滴泪从末语的脸上流了下来……
   突然间,她感觉心一痛,一件尖锐的法器,猛的刺入了她柔软的胸膛。末语惊呆了,眼中还有泪没有滴下来,她不相信地看着陆羽握着法器的另一头,随后她笑了,眼神变的冰冷冰冷的……再也没有一点温柔。
   她的样子也在慢慢地变,头发连着白色头皮,一块一块地往下掉,头皮滴下的血顺着眉毛流到眼睛,眼睛睁开,绯红一片。很快,她脸上的皮和身上的皮也在掉,末语开始更大声地笑着,笑得痛不欲生,笑得泪和血一起流下来。之后她变的全身是血,变成了只有肉没有皮的怪物,眼睛和嘴巴显得特别突出,嘴里的血涌了出来,舌头掉出来一大块。
   陆羽指着她颤抖地问:“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全家。”
   末语没有说话,她摇动着她没有皮的狐狸尾巴,仰天发出一阵狂啸,片刻间屋子里出现了几只样子和她一样的怪物,都是没有皮,浑身是血,他们红着眼睛愤怒地看着陆羽……
   陆羽突然想起了那些狐狸皮,他眼睛里出现了一丝愧疚,回手把法器插在了自己的心上,他嘴角流出了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对末语说:“对不……起!”
   末语的瞳孔开始缩小了,刚才的仇恨变成痛苦。它仰着头向天空长啸一声,无数的狐狸围在它的身边,末语将陆羽轻轻托起,飞一般离开了陆家,一路上流下了一串血迹。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鬼狐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1021.html
上一篇:消失的百万神兵    下一篇:狄仁杰纸扇断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