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蝶怪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明月竹叶青 发表时间:2013-10-16

    雍正初年,北京城有个年方二十余岁的书生名叫张赟,他有一个好友杨君在易州(河北易县),两人自幼皆为同窗,相互间情谊深厚结为莫逆之交。这年七月初七是杨君老父的六十寿辰,杨君写了一封书信托人捎给张赟,请他来为自己的父亲祝寿。张赟接到信后就按惯例准备好一份重重的贺礼,早晨天还未大亮便骑上家里的小毛驴出发前往易州贺寿。待到路经房山的时候已是日头西沉,天色将暮,此时他忽听身后马铃叮当作响,回头一看却见一人骑着白马疾驰而来,经过张赟面前的时候,此人忽然勒马停了下来,随即向张赟拱手问道:“请问兄台,去易县杨村怎么走?”张赟抬头看去,见此人生的方头阔面,身材魁梧,再一听所问之地恰好又是自己要去的地方,于是便热情的对他说道:“真是巧了,我也正要去易县杨村,你若不急的话就同我一路吧。”此人一听大喜,双手抱拳道:“如此甚好,那就有劳您了。”当下两人便一起赶起了路。
    路上这人自称名叫张雁南,也是北京人氏,住在绳匠胡同里。张赟听罢便随口问道他去易县何事,张雁南说他有一个中表亲在易州,名叫杨君,此去正是给他的老父贺六十大寿,张赟一听觉得这真是“巧她爸打巧她妈,巧急了”,于是忙道自己和杨君是金兰之交,此次也是去贺寿。两人一听彼此皆喜,都说这一路有人相陪不再寂寞了。一路二人说说笑笑的又走了片刻,原本他们是并肩一起前行,可是不知不觉张雁南就慢慢走到后面去了,等张赟停下等他,方才一起前行,可过不了片刻,张雁南又远远落在了后面。如此反复几次之后张赟便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张雁南骑的是马而自己骑的是驴,按理说应该马比驴快才是,为何张雁南却老是落在后面?想到此处他便对张雁南道:“兄台所骑骏马非凡,必然脚力强健,可先至前方一边休息一边等我。”张雁南道:“如此甚好。”可是答应归答应,他却故意磨磨蹭蹭,不一会又远远的落在张赟后面。


    时当所经之处比较荒凉,经常有强人盗贼在路上杀人越货,张赟见状不由心里打起鼓来,看此人鬼鬼祟祟,形迹可疑,莫非不是什么好人而是强盗不成?再一想此时路黑人稀,若他突然发难,想我一介文弱书生如何抵挡,最后恐怕必遭其害啊。心中所想,手上不由扬鞭轻打驴臀,加快速度一路当先。走了片刻之后,开始还能听见身后隐隐约约的马玲声,再走了一盏茶的时刻连铃声也听不见了,张赟此时才感微微心宽,他回头望去,想看看张雁南是否还跟在后面。此时天色擦黑月色朦胧,只见身后白马依旧,远远看去似乎张雁南的头悬在在马下,面目模糊口吐黑气,双脚踏空而行,伸出的舌头有一丈多长,颜色猩红状若朱砂。张赟不看则已,一看当时就吓的魂飞魄散屁滚尿流,这可比碰到强盗还让人恐惧万分,但是此刻路上除了他们一个行人也没有,周围也不见村庄灯火,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他只好强忍惧意,使劲抽打着毛驴,加快速度向前奔去。

    这一路失魂落魄胆颤心惊,张赟再也不敢回头去看,好在又走了一个多时辰,终于远远看见了杨家的宅院,而杨君和他的家人也早就站在门前等侯着他,张赟见状强打精神疾驰过去,与杨家人还没寒暄两句就听后面马玲声声,转头一看,原来张雁南也策马赶到了,只是他的面目如同常人一样,并无什么异常,反而一见张赟就笑道:“兄台路上走的如此之疾,我差点就追不上了。“张赟听罢脸色煞白,胡乱找了个理由推脱过去,当下将杨君拉至一边,悄声向他问道:“此人究竟是谁?”杨君笑道:“这是我的表兄张雁南,住在在京城绳匠胡同,是个银匠。我本没有请他,不想他还能记得老父的寿辰,特地赶来祝寿,也是机缘巧合,让你们在路上相见才能一起来此啊。”张赟听罢这才稍感安心,于是怀疑是不是自己路上疲惫,以至于头晕眼花看错了。杨君将二人让进家中,随即沽酒做饭招待来宾。张赟本来酒量不好,兼之路上受了惊吓,也没有什么食欲,滴酒未沾,只草草吃了几口饭,而张雁南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大碗喝酒,甚是豪爽,待酒足饭饱已是二更时分,此时众人皆困乏不堪,杨君便安排张赟和张雁南一起住在偏房里。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蝶怪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mj/10588.html
上一篇:时医    下一篇:灵堂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