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与鬼赌博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4-22

    世上究竟有鬼吗?很多人都会这样的问题。科学断定没有鬼,可是无论古代还是现代,总会有很多灵异事件发生,这是科学无法解释的。甚至有些人自称见到了鬼,还绘声绘色地描述出鬼的摸样。鬼的容貌总是那样阴森可怖,可能是因为死时痛苦,所以模样自然会扭曲吧。当然自称见到鬼的人,有一大部分是危言耸听,可是有些人说的却是真的。我也很想知道世上是否有鬼的出没,着迷研究此类事件,对见到鬼的人进行了很多调查。下面我就叙述一个真实的事件。
    那是一个冷冬,滴水结冰,我踏着“吱呀!吱呀!”不断*的积雪,走进了疯人院。我此次前来只有一个目的——找到黄阿四!听人说黄阿四真的见过鬼,而且是鬼给他逼疯的。我出于强烈的好奇,想弄清事情的原尾。行了很远的山路才赶到了这里。
    院里听说我是记者,很热情,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大夫接待了我。
    可是我和这个大夫一打听黄阿四,他就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仿佛见到了鬼,上下打量了我半晌才问道:“你是他什么人?怎么现在才来找他?”
    我被问愣了,随即说:“我是他的一个朋友,特意来看他,他还好吧?”
    大夫淡然地说:“死了,他已经死一个多月了!”
    我一听又惊讶又失望,看来这次白跑冤枉路了。可是听大夫又说:“黄阿四在临死的时候曾经说过,如果有人来看他,那人一定是索命的恶鬼!黄阿四还说,他会把欠的钱还给这个鬼的!”
    我被听得一头雾水,不知如何作答,好在大夫替我解围说:“呵呵,一个疯子的话,是信不得的。不过他孑然一身,从来没有人看过他,你把他的遗物带回去吧。”
    我诺诺地应了一声,黄阿四一生孤苦一人,想来也没有什么稀奇的东西。正在捉摸,突然眼前的东西把我吓了一跳!一个黑色纸包,骨灰盒大小,边角已经破损,露出一叠发黄的纸钱,阴气森森,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大夫一看,淡淡地一笑:“如果你不要,我们就把这东西销毁了。”
    也许是出于好奇或者是不甘心,我立刻就说:“我要,东西我带走。”我拎着这东西,就像拎着一个炸弹,再也不敢多看一眼,匆匆地告别而去。
    我临走的时候,大夫一再嘱咐:“如果你要写什么报道,千万要把我院的严谨作风和对病人的负责任态度加进去!”

    现在的我心思都在这个包裹上,只是含糊地答应着。
    这是一个深夜,我之所以选择此刻打开这个神秘的包裹,是不想让人知道这件事。
    我奓着胆子,不知什么原因手颤抖起来,心“嘭!嘭!”狂跳的厉害。包裹困得很紧,拆了半天也没打开,心中一急,用力一撕“啪——”包裹怦然而开,纸钱立刻满屋子飞扬,我心中一紧,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起来。细一看,还有很多较大的纸张簌簌而下。
    我随便抓起一张一看,心中一喜,竟然是手稿,黄阿四记的手稿。我赶紧把这些纸张整理成一叠,借着暗淡的灯光读起来,一行行扭曲的文字映入眼帘:
    我黄阿四不知做了什么孽,会摊上这种事,本打算把这件事带进棺材里,因为说出来也没人信。可是还决定倾诉一下,如果没有遇到有缘人,就当我自言自语吧。
    一九七五年七月十三日,这个日子我刻骨难忘,就是这一天改变了我的一生。
    这是一个燥热的夏天,因为家里不让我赌钱,让我的一个朋友监视我。在这个朋友家,我赌瘾上来,烦躁不堪,我喝了很多的酒来消磨时间。深夜才从朋友家出来,跌跌撞撞地正往前走着。一阵刺骨的阴风打来,我不仅打了一个冷战,
    往四周一看,原来这儿是一片荒坟林立的坟场。静寂无声,却暗影闪动。我也算是个胆大的人,可这时也有些脑后起鸡皮疙瘩。不由得脚步加快起来,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鬼地方。脚下高低不平,生踩着什么异物,就这样苦挨了很久,心中暗骂这片坟地怎么这么长。心越悬越紧,一不留神,脚下一滑,整个人滚下了山坡。
    我抱着头,身体不停地碰撞,耳边竟然隐约听到嬉笑声,突然一个大石头把我拦住了,撞得我头昏眼花,浑身剧痛。眼前迷雾重重,里面人声嘈杂,我紧悬的心一下子放松下来。赶紧向人群走去,寻找安全感。

    我往人群里一钻,立刻来了精神,他们竟然在赌钱。今天我太走运了。二话不说,我掏出钱来,高喊:“”算我一个,算我一个!“
    我一看是推牌九,这是我最拿手的,再看这帮人都是臭牌篓子,脑子就一根筋,我不一会儿就赢了很多钱。这帮人咬牙切齿,却奈何不了我,只是不停地加注,我才不怕他们呢,今天我是大小通吃,让他们输到姥姥家去。我连看他们一眼的时间也没有,这时在我眼里只有牌九和钱!
    这帮人果然输红了眼,有个人声音沙哑说话象杀猪声,很是高大,没好气地向他身边的小个子吼道:”你小子敢偷看我牌,我吃了你!“
    小个子吓得浑身哆嗦,连连摆手:”没,没有!我发誓我真的没有看你的牌!“
    高大的家伙厉声说:”出息啦,还敢顶嘴!“拉着小个子拖到了僻静的角落里。
    就听一阵从未听过的凄厉的哭喊声响起,吓得我一不冷脑袋,酒醒了一大半,细一看这帮人竟然都穿着古代人的大袍子,有个乌黑,有的雪白,脸上一层雾气,都是一张张死气沉沉的脸,没有一个人关心吃人的事。再看那个大个子余怒未消地回来了,嘴里竟然呲着两颗獠牙,嘴中不时泛起一阵白烟,我的赌瘾一下子云消雾散。
    我带着哭腔喊道:”不早了,我得回去了。“说着撒开腿夺路就跑。
    这帮人哪肯放过我,边追边怒喊着:”赢了钱就跑,我碎了你!“我哪还敢停留,恨不得长出双翅膀来飞离此地,忙不择路地狂奔。
    可是跑了很久,却发现总会跑到原地,这难道就是人们说的鬼打墙。我的挣扎显得越来越脆弱,几乎绝望起来。
    我正往前亡命地跑,突然,看到前面树上吊着两个人,身子随风飘摇,脖子上的绳子,已经缧出了血,两张惨白的脸,表情痛苦之极。他们看到我跑过来,两只白眼珠,竟然闪动起来,两声尖笑,从树上跳下来:”咱们不荡秋千了,和他玩玩吧!“
    说着向我扑来,我极力挣扎着,试图摆脱,可是四肢尖利的爪子刺进我的肉里,染红了衣衫,一股剧痛让我几乎昏厥过去,偏偏这时,那些穿着黑袍和白袍的索命鬼奔过来,纷纷喊道:”给我们留块肉,不然连你们一起吃!“
    这两个吊死鬼显然是怕了,推开我,刹那间就化作两股烟雾消失了,我踉跄着身子,向前跑了几步,就眼前一黑,栽倒在地,清楚地看着这帮人身子飘在地面,躺着口水,慢慢向我逼过来,我暗想:”完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声公鸡的啼叫惊得这些人”嗷——!“地一声,都化作烟雾四散了。
    我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好不容易回到家里,倒头就睡,正在睡梦中,忽然感觉有人在我的耳边阴阴地说:”赢了我得钱不还,我早晚弄死你!“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与鬼赌博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ly/48779.html
上一篇:美团外卖    下一篇:我要去殡仪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