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亲历的几件怪事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故事编辑 发表时间:2011-08-28

   怪事1:按说人对小时候的事情都不会记的十分清楚,但我却能很清晰的记的,那是我3岁时。我希望说出3岁的字样时你们不要吃惊,更,更不要怀疑这些事的真实性,我敢打赌,一些太特别的事,是会烙在人心灵上一辈子的。我的奶奶,我从小和她住,她也一直记的在我很小时就对她提过我那天看过的。这足以证明,岁月并没有模糊并混淆我的记忆
  现在说正题
  记的很清楚那是个大白天,并不是一般鬼片里的夜晚。我姑姑当时还没嫁人,就像是我姐姐一样,天天和我蹦啊闹的。当时我很无心的打开了一下缝纫机的针线盒,你们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吗?一只手,我记的很清楚,手心向着我,5指分开,看不见胳膊。针线盒下面不是有个逢吗?那个手就是从那个缝里伸出来的。
  当时我姑姑就在我旁边,在自己唱着歌玩。我记的很清我当时啪的一下就把针线盒合上了。并没有像一般电影里那样大喊大叫。也许因为小?当时是有点害怕的,但似乎也没多想什么,当时脑子里也没鬼怪的概念,只本能的觉的这事有古怪,不能说。我姑姑就在我旁边,我什么都没提。我连对我爸妈都没提起过,小时候和奶奶最亲的。长这么大我只告诉过她。
  现在大了,看的东西也多了。有时候再回想小时候的事,依然没有怕意(很奇怪吧?)只是常想:难道别人说小孩子能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是真的??
  怪事2:记的那是我上初一的时候。我奶奶是革命干部,我一直随她住在80年代分给她的100平米的房子里。我的几个姑姑,叔叔,各有各的家。我小时候他们没结婚时,奶奶家里还是很热闹的,天天好多人。随着岁月流逝,奶奶家里也就只剩下了我和她。我的妈妈,在我童年时代,并不是很关心我。我从小就被扔在了奶奶家,而我妈妈,我经常几个月看不见她来看我一次。爸爸那会常年在外地做事。


  你们可以想象,一个老人,一个孩子,常年守在一座100平米的老房子里。奶奶睡的早,每个看书熬夜的深夜,都是回响在房子里滴答滴答的钟表声陪着我的。
  那个时候我奶奶家的床,明明没有人,也经常会发声“支呀“几声。就像人在床上动了一下时,床发出的那种声音。当时我们也不在意,奶奶家是木头床嘛,谁知道是哪个木头块松动了发一声呢?
  那年我初一,我在靠着总门的房间里边写作业边看电视里热播的台湾版的《倚天屠龙记》。那会我在市重点中学念书,作业多的吓人,像那天一样11点半了还不睡是家常便饭。

  那天我奶奶有点不高兴了,不高兴我看着电视看书。就一直催我睡觉。她很关心我学习的,想来我童年时代,也只有她真正关心我。那天我说什么也不去睡,奶奶年龄大了,就先睡了。
  怪事就那时发生的,我在房间里看着电视,很清楚的听见奶奶房间里有拉灯绳的声音和开抽屉的声音。大家都知道,前几年家里开灯什么都没开关的,都是灯绳,拉的时候响一声。再加上夜静房子大,听的很清。然后从里面向我这屋子里就”砰“的扔出个东西,砸在我房门上好大一声。我远远一看,是奶奶用的”顶针“。其实到底是不是奶奶屋里扔出来的我也没看,扔的时候谁看啊,但砰的一声砸我门上了,屋里就2个大活人,不是她扔的是谁?
  我当时一下就气了,心想:好啊,叫我睡觉我不睡,就装神弄鬼吓我了??我气冲冲的就跑走廊上,呀,奶奶房间里居然是黑着灯的。因为我早先听到过拉灯绳的声音,在我潜意识里,一走出屋看见奶奶房里亮着灯才对。
  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接着叫”奶奶“”奶奶“。奶奶答应了一声,很明显是从梦里被叫醒的那种有点亿整的声音。我就让奶奶过来看地上的顶针,奶奶倒先问我怎么顶针在这里。
  我气呼呼的质问她为什么吓唬我。我奶奶说顶针本来在她抽屉里,不是她扔的。我不信,谁吓唬了人会轻易承认啊。我奶奶最后说了一句:要是我扔的,让我夜里发心脏病明天再也醒不了。
  我沉默了,要是奶奶扔的,她不会发这样的誓。再想一想,我奶奶,30多岁时就残废了,卧床近40年啊。她有什么力气把顶针那么远的扔在我门上还砸那么响。
  这件事至今我们都不知道谜底。我们的家里很安全,不可能进来外人。这件事后来我对谁说,他们都有理由告诉我那是巧合:比如顶针本来就在门口,砸在门上的声音是我的幻觉。只有我心理明白,怎么可能是幻觉。
  但当时我一点也没有害怕。而且事后我也没有一般鬼片里写的发烧啊倒霉之类的事。此事就作为我家的怪事之一不了了之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亲历的几件怪事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ly/3309.html
上一篇:女鬼缠身    下一篇:洗出血来的白手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