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灵异档案之痴母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周逸飞 发表时间:2016-06-01

    夜,漆黑,风,狂怒,头顶卷雨的乌云,巨浪般翻滚,一条闪电划过天空,大地瞬间宛如白昼!
    狂风暴雨中,周逸飞一身白色的雨衣,鬼魅般站在景湖春苑25号别墅门口,雨水不断从帽檐落到她额头上,又顺着脸颊滑进脖子,一阵冰凉!
    为她开门的是个中年妇女,保姆的摸样,衣着朴素,只是神情木然还有些冷冰冰“是周小姐吧!”
    周逸飞点点头,拎着行李,随她进门,“我是这家的保姆红妈,周小姐先自便,先生一会儿就下楼了!”说完,不等她答复,红妈便径自离去!
    好奇怪的人,周逸飞心中暗想,偌大的客厅灯光幽暗,环顾四周,奢华极致,富丽堂皇的装潢,超级名贵的真皮沙发,茶几不知用的何种稀有木质,在黑暗中闪闪发光,茶几下陈铺着澳洲来的皮毛地毯,墙边架上摆着各类瓷器玉器、文玩古董,想来每个都是天价,不过她对这些没有研究,也不感兴趣,唯独一件她认得,就是摆在最边上的,那尊不起眼的石雕观音像,如果她没看错,那是罗布泊深处才有的蛋白石,极为稀有,看石材之细腻,颜色之瑰丽,最低价值千万!
    正出神之际,突然一个惊雷在耳边炸开,心脏骤然一抖,窗外树影摇动,正承受风雨肆虐,想到自己来这的目的,后背徒然升起一阵寒意!
    半个月内,这个城市已经有两个高官三个富豪死于非命,几个人的死都十分离奇,凶手极其残忍变态,是将活人用利器剁成一节一节的,经验丰富的法医,鉴定不出是何种凶器,警察在现场也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来判定凶手是如何接近重重保护的被害人,甚至找不到一个指纹或和人有关的东西,一切迷一样!
    像这种匪夷所思的案子,公安内部会交给神秘调查科,周逸飞便是这个组其中一个成员,这个案子,已经让各级领导极度震惊,省里已经封锁消息,只让公安内部秘密调查!
    她一直是个无神论者,在她看来,不过是又遇到一个智商比较高的凶手罢了!
    “逸飞,你来了!”突如起来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
    楼上走下来一个面容憔悴的中年男人,周逸飞走到近前,面前的人,着实吓了她一跳,“表哥,你~”
    这个男人是她的表哥刘凯,一个星期前还荣光换发的他,此时却身形消瘦眼窝深陷,面色青白,满眼血丝和黑青的眼圈,好像多日没睡觉了。
    他是这个城市的几大富豪之一,三天前,他在夜里被什么声音惊醒,醒来后便看到,偌大的玻璃窗上,写着血债血偿四个大字,同其他几人被杀前的征兆是一样的!
    刘凯邀她坐下,随即佝偻起身子,十分无助的抱住自己的头“表妹,你一定要帮我,我不想死!”他抬起头,一双通红的眼睛里,充满恐惧!
    “表哥,我们一定会抓到凶手的!”周逸飞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好怕,我真的好怕!”刘凯抱着她一阵颤粟!
    “表哥,有我在这,你不用害怕,先好好睡一觉,我守着你,醒来后,我还有事要问你!”周逸飞轻轻在他耳边说道!
    刘凯点点头便躺在沙发上,他很快睡去,周逸飞找到一条毯子盖到他身上,窗外的风雨闪电依旧没有停歇,丝毫没有影响到这个男人均匀的呼吸,他睡的很沉很沉,显然困到极致,看来他这几天根本就没睡过,此时的样子,让她十分无奈!
    自从有钱之后,他便与亲属们都疏远了,和周逸飞还算有点交集,不过她早就劝诫过他,要多做善事,少些杀虐!
    人一旦有了钱,就很容易变态,特别是这个刘凯,不禁喜欢搜集名贵罕见的古董文玩,更对稀有动物感兴趣,她知道他珍藏了许多不知名动物的皮毛、茸角甚至还有尸体标本,尝其肉,剥其皮!
    他的这些行为都太残忍了,让她十分生气,多次警告他,万物皆有思想和灵性,要保护生态,可他从来都没听进去!
    幽暗的灯光下,她打开笔记本电脑,点开案子的阅卷,“周小姐,喝杯热咖啡吧!”一个阴沉的声音,冷不丁的打断她!
    周逸飞不由吓了一跳,红妈不知何时,站在她身边,昏暗中,看不清她的脸,“噢,谢谢您!”她顺手接过!
    红妈转身离去,走路的时候没有一点声音,看着她的背影一点一点消失在黑暗中,周逸飞若有所思!
    眼睛移回电脑,随后从卷宗了解到,刘凯同几个死者的关联,一共有两处,一个便是本市的当红歌星叶桑,几人都与她有过绯闻,还有就是两个月前,几人一起去过云南,此外再无其他交集!
    叶桑?云南?不知不觉,一阵困意袭来,她给刘凯掖了掖被子,便蜷在他脚下睡去!
    一夜相安,她早起时,刘凯还在沉睡,红妈给她准备了早餐,她打电话回局里,说了相关事项,接着便继续守着刘凯,直到黄昏时,他才醒来!
    此时,他整个人精神多了,用过饭,二人便来到书房,周逸飞直奔主题,询问他与叶桑的关系,和几人去云南后都做了什么,一件都别落下!
    刘凯简单的说了叶桑,不过是相关金钱和肉体,再无其他,而谈到云南一行时,便有些支吾!


    “表哥,相关你的性命,你最好别撒谎!”周逸飞严肃的看着他!
    “我,我们只是去品尝一种没吃过的野味,还有~还有~”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头也随之埋了下去!
    “还有什么!”周逸飞的心提了上来!
    “表妹,我们不是故意的!”刘凯的声音里带着哭腔,接着道“我们那天喝多了补汤,便在树林里转悠,见到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长的挺漂亮的,不禁都一阵燥热,为了刺激,我们就~就~”说完他的头缩进脖子!
    “有没有出人命!”周逸飞强忍怒气!
    刘凯点点头,蚊子似得声音说“我们完事后才发现她早就没气了,流了很多血,事后,我们给了当地很多很多钱,算是把这件事了了!”他抱住头不再吭声!
    “你们~,那是一条人命,你究竟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周逸飞气的发疯,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你真是无药可救!”
    这时,门外传来红妈的声音,“先生,有两个自称是周小姐的同事,要见你们!”
    “先这样吧,这件解决之后,在说那个女孩的事情,今晚我同事陪着你,我还有事!”周逸飞说完便不再理他,径自走出书房,同楼下的同事会和,年长的是老何,年轻的是孙海!
    三人凑到一处,周逸飞小声道“今晚我去会会叶桑,何叔在这守着,还有~”她附在孙海的耳边低语几句,二人会意的点点头,随即孙海转身离去!
    紧接着她也走出门,忽然看到不远处一个穿黑衣服的女孩子,正盯着这里看,一动不动像尊雕像,出于好奇,她走了过去,那女孩并不躲闪,直径迎上她的目光,周逸飞怔了怔,第一次见到如此灼热的目光,似是能将人烧伤!
    面前的女孩二十出头的样子,十分清秀,略显消瘦,只是那双大眼睛太迷人,似有无数颗星星在里面闪烁!
    她看着周逸飞缓缓说道“他逃不掉的,一个母亲要为他的儿子报仇,这是劫数,她昨晚应该得手的,却被你破坏了,你多加小心吧!”说完那女孩便转身离去,留下周逸飞愣在当场不知所措!
    什么乱七八糟的,她在说什么,预言?警告?看着远处风一样背影,周逸飞心下又是一沉,这个案子越来越奇怪了,随即转身离去!
    来到叶桑的住处时,天已经黑了,惊讶的是,一切太顺利了,见大明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她的助理保镖甚至家里的保姆,见到她都十分客气,像是提前知道有人到来!
    有人带着她很快见到了叶桑,那是一个美的让人惊心动魄的女人,雪白的肌肤,一头卷着大波浪的长发,粗黑的眉毛,细长的丹凤眼,眼角微微扬起,小巧的鼻子,丰润的嘴唇,举手投足间,妖冶妩媚,一身白色丝质睡衣,修长雪白的双腿展漏无疑,性感的倚在在柔软的沙发上,身边一只雪白似狗样的动物,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盯着她瞧!
    “周小姐别客气,坐吧!”叶桑十分礼貌,随即夹起一根香烟,弯着细长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你知道我姓周?”周逸飞十分诧异!
    叶桑微微一笑,“我不仅知道你姓什么,还知道你叫什么,而且还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哦!”周逸飞心里惊讶的程度在翻倍!
    “他们的死跟我无关,我跟他们之间,无非就是金钱交易,而且跟我有关系的可不只他们几个呦!”叶桑如此坦白与不拘小节着实让她佩服!
    “奉劝你一句小丫头,最好别管那事,他们实在该死,做了太多罪虐深重的事,老天都快看不下去了!”烟雾弥漫中,她眼神缥缈!

    “你好像知道些什么!”周逸飞狐疑的看着她!
    “嗤!”桑叶一笑,将脸凑近她,黑色闪着蓝光的眼里似有无数漩涡,透着无限神秘“我只知道还有两个人要死,刘凯是其中一个!”
    “你~什么意思!”周逸飞心下一沉,这个叶桑又是什么人,她和那个女孩说的话好像,她们究竟在暗示着什么,还想追问什么时,主人已经下了逐客令,但在她临走时,叶桑告诉她不是那个小女孩,因为他们身上都带着各种开光的辟邪法器,一般的超自然之物,很难近他们身!
    回来的路上,她接到孙海的电话,一切证实了她的想法,她如释重负松了口气,在电话里告诉孙海回来准备抓人!
    回到别墅时,局里的人还没到,此时已是深夜,别墅竟漆黑一片,她心里顿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门是虚掩的,她小心翼翼推门进去!
    正值盛夏,屋内却寒意十足,呼出的气体,都是一股白雾,此刻她强烈的预感到,一定出事了!
    随即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她胸口不住的起伏,还是晚了一步,急忙打开手机的电筒,面前的楼梯上满是鲜血,触目惊心的红,让人不寒而栗,紧接着她看见,刘凯的身体和四肢被切成一节一节的肉块,散落在楼梯四处,这时,咕噜噜滚下来一个东西,到她脚边,是头颅,周逸飞的心一下提到嗓子,办案多年,也没从遇见过如此血腥骇人的案子,刘凯空洞无神的双眼,撑的大大的,有些夸张,面目扭曲的变形,嘴巴都拧到一侧耳后,显然生前受到非人的折磨!
    楼梯口的不远处,趴着一个人,她急忙跑过去,是红妈,她浑身上下沾满鲜血,“红妈,红妈!”呼唤间,头顶几个惊雷炸响,震的头嗡嗡作响,从小到大,她没见过这么响的雷声!
    红妈幽幽转醒,流下两行眼泪,满脸的悲戚与不甘,随即狠狠瞪着面前的周逸飞“还有一个,还有一个,要不是你多事,我就都杀光了,我要~杀了你!”说完,她一双如枯木般粗糙的大手死死掐住她的脖子!
    “红妈,你~”周逸飞奋力挣扎,这时一个闪电带着火光从窗户射进屋里,所有电器一阵电光火石,顿时满屋火星飞溅,嘭啪作响,红妈突然松开手,直愣愣的向后仰去,屋内突然凭空刮起一阵旋风,似哭似嚎的呜咽着,随即顺门而出!
    门外一个黑色的人影,像是早已等候多时,见此,忙追着旋风而去,周逸飞挣扎起身,也追了上去,
    那股旋风直到临近的江面上,才消失不见,周逸飞朝人影看去,原来是昨晚那个黑衣女孩,这时,二人脚下的江水突然掀起十几米高的浪,浪花越去越远,二人都呆住了,随后几个烈火一般的闪电劈向江面,追赶那股浪花,不多时远处的江面上便燃起熊熊大火,那火光不住涌动起,是个圆形火柱,不时飞出江面几十米高,不知何物,“那是什么?”周逸飞目瞪口呆!
    “是红蚺!”黑衣女孩一脸淡然的回答!
    “红蚺又是什么?”周逸飞此刻一片茫然!
    “红蚺,龙的后代,只有传说,没人见过,古书记载,其肉,仙品,世间难寻,可解百毒,去百病,且延年,尤对男性极佳,这几个人不知从哪得到的消息,说云南有人见过两条红蚺,一大一小,堪称无价,几人出巨资请人寻找,竟真被他们找到了,抓了那条小的,活剥了皮,切了数段分食,那老蚺几百年修行,他们吃了他的儿子,它岂能善罢甘休,蛇类冷血,有仇必报,动了杀虐,它必遭天谴,来这,它抱了玉石俱焚之心!”
    “你怎么知道?”眼前的一切周逸飞实在无法相信!
    “我是个阴阳先生,你信么?”黑衣女孩眨着那双在暗夜里依旧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她!
    周逸飞没有回答,远处江面的大火渐渐熄去,一切回归平静“看来明早又有大新闻了!”女孩狡黠一笑,转身离去!
    “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么?”周逸飞冲她的背影喊道!
    “我叫沃玛,放心,还会见面的,噢,对了!”沃玛停住脚步转过身来“知道那东西为什么伤不了你么,因为你做过善事,有东西在保护你!”
    “呃!”周逸飞又愣住了,发生太多事,有些神经错乱,得好好缕缕,在抬头时,沃玛早已消失在夜色当中!
    这时,一辆红色跑车,停在她面前,车窗摇下,露出一张极妖艳妩媚的脸“叶桑!”周逸飞一脸不敢置信!
    “上车吧!”叶桑妩媚一笑!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周逸飞问道,此刻她不知道该不该用巧合这种常理,来解释她的出现!
    “我呀,嫌屋里太闷,出来散心,谁知这么倒霉就碰到你了!”叶桑又弯起细长的眼睛神秘一笑!
    周逸飞突然觉得那双眼睛好熟悉,像自己曾经救过的那只小白狐!
    回到刘凯的别墅,同事们早就到了,现场已经清理干净,有人告诉她红妈死于心脏病发作,并在沙发后找到晕倒的老何,还好他没事。
    这时,孙海来到她近前,其实昨晚是指派他去调查红妈,他如实说道,红妈年轻守寡,一个人苦苦将独子抚养长大,而半年前刘凯同几个人合伙,包了个煤矿,而后煤矿出事,埋了不少人,其中就有红妈的儿子!
    他们给每个家属一笔还算可观的抚恤金,算是了事,而红妈一直不相信儿子是意外身亡,一心想查个明白,但一直奔走无门,所以便潜伏到刘凯等人其中一家,果然让她知道,那次煤矿事故不是意外,是他们有意为之,为了骗一笔巨额保险金,此时种种证据指向红妈,而且她在每个家里都出现过,但现场却没有与她相关的指纹和脚印,而且以她的年纪,怎么可能有那么大力气去杀人,虽然缺少足够的证据,但我们实在无其他无痕迹可寻,上级追的还紧,我们只能将她暂时定为凶手!
    周逸飞在江边目睹的一切,也未曾跟任何人提起,因为她始终没见到传说中的红蚺,只在整理刘凯遗物时,发现一张照片,上面是一条红色的巨蛇,清晰可见的鳞片,那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之后的半年里,在没有类似的案件发生了,此案自此封卷结案!
    而周逸飞和叶桑、沃玛成了好朋友,沃玛告诉她,可能是母亲之间的惺惺相惜,老蚺才找到红妈,上了她的身~
    周逸飞还是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直到有一天她独自在家看电视,一则新闻报道吸引了她,本市一领导被自己家的风水石砸成肉饼,当场死亡,随后身旁的手机就响了,电话那头是沃玛的声音“逸飞姐,电视上那个人就是最后一个~”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灵异档案之痴母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ly/18427.html
上一篇:无人船携棺千里返乡    下一篇:都市灵异怪谈4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