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老北京凶宅的故事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鬼大爷 发表时间:2014-12-27

    四大凶宅的故事
    西单小石虎胡同33号。老北京的胡同多,趣味和讲头可大了。这西单小石虎胡同33号在清时是宗学府,《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到西山著书之前曾是这里的邻居。
    红学大家周汝昌说“院里的一株枣树,应该‘见过’曹雪芹的。”周老说的这棵古枣树,今天仍矗立在北院内,它高10米,周长2.8米,迄今已有600多年的树龄,被称为“京都古枣第一株”。
    小说家曹雪芹在同一胡同内马齐家任教,遇见郭敏、郭城二兄弟结成诗社,与二人交往甚厚,诗歌唱和之外,还靠二人的不时接济。
    后来,曹家屡逢剧变,曹雪芹离开蒜市口,曾迁居到此。曹雪芹就在这里写下了《石头记》,据当地久居的大爷说,在这里住的人,时间长了都会在夜里听到年轻女人幽怨的吟诗声,还有铮铮的丝竹弦歌之声
    传说中的石虎胡同7号的松坡图书馆。松坡图书馆是由讨伐过袁世凯的云南蔡锷将军之名命名,主馆曾设在北海快雪堂,梁启超任馆长。此地在明代是常州会馆,据传后来又成了吴三桂的住宅。陈圆圆的芳魂几百年来都在这条幽深的胡同升空游弋、飘荡,只差没说“还我命来”……
    二龙坑的郑王府。一位古姓大妈说,她祖上是满族人,老人讲他们祖先就是郑王府的包衣家奴。百年间,王府周围三人多高的旋风常常得见。奇怪的是,十步之外就根本无风
    传说中的虎坊桥湖广会馆。清代,湖广会馆大名鼎鼎,光绪年间,这个所在一时风云际会,在此处下榻清谈饮茶听戏的才子达人多为名动朝野之辈。
    此处闹鬼之说由来已久,非谭嗣同公殁后方有。百姓说,此处建会馆之前为一片坟茔,南方人称之为乱葬岗子,后民国初年有佛山大商人杨弘业斥资建义庄,雇一个面如非洲狮的麻风病老头儿看管义庄。这老头儿长得跟外星人下凡似的,待老人在此居住之后,乱葬岗子原来的夜夜鬼哭和磷磷鬼火渐渐少了,直至老人无疾而终。因为其曾患麻风,面目骇人,从无百姓敢上前搭讪,老人的身份也永远成了迷一
    自老人死后,厉鬼丛生,有行止不端或者不孝人家常见墙外无端扔来些石头瓦砾,并传来訇骂声,开门却杳无一人……


    从此,好长一段时间,虎坊桥一带,即便单身男子,亦不敢夤夜出行。
    吴总监家的魑魅魍魉
    话说民国初年,袁世凯称帝,将山东巡警道吴炳湘调到京城任警察总监。这吴炳湘到京之后,袁世凯将虎坊桥湖广会馆的那处大宅子分给了吴炳湘居住。吴氏把这空闲了10多年的老宅粉刷一新之后,也就合家大大小小几十口子搬了进去。这吴总监一大家子一住进来之后,乔迁无喜事儿,反而怪事儿不断。
    话说那日丫姑在住的地方闹鬼魂附体。丫姑手舞足蹈、兴奋不已,把吴家闹得天翻地覆。
    丫姑惊咋咋地喊:“大奶奶,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你不掐我,你不掐我!”吴家的副官家兵、老妈子、姨太太等,众人都给她吓得一愣一愣的。
    这时姑爷跟着吴炳湘走进了丫姑的住处。吴老爷鼓着一对雄暴暴的虎眼,拔出大英国造的手枪往天花板上砰、砰就是两枪。丫姑立即止哭,吓得动都不敢动。过了两日,吴炳湘私下对副官说:“把这女子送回昌平老家算了。”
    可枪声一响、丫姑一走,还是没有吓走魑魅魍魉,事儿还没完。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街沿上的油壶灯发出惨白的青光,老街上的墙壁斑驳破烂,上面贴着这样的字条:“天灵灵,地灵灵,行人君子念一遍,一觉睡到大天明。”这是旧时代人们为夜哭小孩招魂的常用法子。

    市井深夜母亲为孩儿的亡灵喊魂的声音在夜风中格外凄凉:“金蛋儿,快回来啰。金蛋儿,快回来啰!”
    湖广会馆的夜行者
    湖广会馆为花园式建筑,几个大宅院各有住房好几十套,除了吴家几十口子,还有一个班的10来个警察住这儿后院。此时湖广会馆中一派寂静,宅中的更夫杨二丸子打着锣巡夜。吴炳湘睡在床上抽着大烟,看《推背图》。
    更夫杨二丸子在打更。突然,他听院子深处有人喊:“我的脑袋呢,我脑袋呢?”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更夫杨二丸子吓得昏死。他定睛一看,只见前面蹲着一个黑黢黢的东西在地上找什么东西,还在挪动。更夫杨二丸子早些时候就听人说过菜市口有鬼晚上在地上找自己丢失的脑袋这事儿,边找还边说:“我的脑袋呢,我脑袋呢?”杨二丸子想,坏了,遇见了这种无头的主儿,吓得可不轻,牙都打颤!惊喊:“你、你、你是谁?”
    仔细一看,原来是吴府的厨师王大古怪喝醉了酒,在地上找旱烟袋的铜烟袋头儿。这家伙的铜烟袋脑袋给掉了,他这天又喝了点小酒,醉醺醺地在院子里的黑处喊:“我的脑袋呢,我脑袋呢?”
    更夫杨二丸子心惊肉跳地继续打更,突然,一个黑影儿嗖的一下从院子里的假山上蹿到了墙上,又蹿到更夫的脚边。吓得杨二丸子几乎昏到。杨二丸子滑稽地在园子里跳来跳去,喊着:“打鬼!”
    这时吴炳湘的姑爷走进院子大喊:“杨二丸子,你小子整啥呢?再发疯我他妈的把你给骟喽。”杨二丸子惊魂未定地说:“报告官长,有几个小魔在我脚跟前绕来绕去,我迈不开脚。”
    吴炳湘的姑爷对身后跟随的几个弁兵说道:“把这小子拿下。”话音刚落,黑影嗖的又在墙边出现,又嗖的不见了。吴炳湘这时也走出了屋子,用合肥话(此公是安徽合肥人氏)问道:“啥事?”
    黑影嗖的又在墙边出现,一晃就不见了。姑爷紧急喊来后院的一拨儿警察,个个抄家伙,姑爷一挥勃朗宁手枪“追!”一群警察跟着追到井边上。警察上前一看,大喊:“啊,鬼在井里!”跟着来到井边的吴炳湘都吓得直冒汗,让人在旁架起了一挺机枪。姑爷拿来了几颗新式的德国造手榴弹,剑拔弩张。姑爷就是姑爷,嗖、嗖往井里连用了几颗手榴弹。
    轰、轰几声巨响,惊天动地。一小警察上前一看,大喊:“啊,快来看!”众人上前一看,水里漂着一个黑糊糊的东西。家兵们拿大个灯笼一照,原来,炸死的是只二尺来长的大刺猬!姑爷给了小警察一耳光说:“去你妈的!喊啥啊?”事后,姑爷老是自言自语:“怪物是从哪里来的呢?”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老北京凶宅的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ly/13825.html
上一篇:故宫灵异事件录    下一篇:诡异经历之拉萨的酒吧